#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22. 絞蟒(2)

23. 半夜槍聲(1)

  一陣蛇雨兜頭淋下,給不速之客洗了個蛇澡。小蟒蛇從他們頭上往下爬。按在扳機上的手指緊張地撥動了槍栓,“砰,”左輪響了,子彈穿透了島上的一棵樹。“鱷魚頭”的人馬驚恐萬狀,鬼哭狼嚎,渾身上下使勁兒拍打,極力要把那些從天而降的古怪的小爬蟲打掉。誰知道它們是不是會咬死人的毒蛇呢?

  為了雙手一齊與爬蟲搏斗,獨木舟上站着的人抓住“方舟”舷邊的手松開了。但是,沒等他開始拍打身上的蛇,身體就失去了重心,掉入水中,獨木舟也被他掀翻了。

  “嗨,我不會游泳,”掉水里的人哭喊着。哈爾可不願意為救他而耽誤時間。船隊的全體水手,腰拱得低低地拼命划槳,船閃電似地向前駛去,跟蹤的那只船也揚起了帆。

  從追蹤那班人的喊叫中,哈爾發現,他們當中只有極少數人講西班牙語或葡萄牙語,大多數人講的是一種碼頭英語,也許“鱷魚頭”把殺手從美國帶到南美來了,但更有可能是到了伊基托斯城才雇的。伊基托斯沿海的碼頭,停靠着許多遠洋貨輪。它們從大西洋出發,沿亞馬孫河上溯2300英里。這些船上有許多從北美或歐洲來的歹徒,為了錢,這些人隨時都肯干犯罪的勾當。除了這幫殺人不眨眼的暴徒,“鱷魚頭”肯定還雇了一兩個熟悉亞馬孫的印第安人或卡波克魯人,他們當中的一個可能在控制帆,船帆正以最佳角度利用着每一陣風。

  但那几個水手肯定不是河上人。他們對貨輪甲板可能非常熟悉,但對“蒙塔莉亞”快艇上水手的位置卻非常陌生。船的兩邊各有一排槳,每排四支。當然,要想船走得快,槳手們的動作必須一致。但他們的槳卻老打架,只聽到咒罵聲在密密的林牆間回響。

  “鱷魚頭”被迫停下船來,把從獨木舟掉下水的兩個人撈起來,把獨木舟翻好,用纜繩系在大船的尾部。這樣,他就耽誤了很長時間。

  “羅杰,好小子!”看到弟弟的戰績,哈爾說。他們所贏得的每時每刻都可能決定着成敗,每時每刻都生死攸關。

  子彈開始從窮追不舍的船上飛來,哈爾着急了。子彈在身邊呼嘯而過,沖力很大,哈爾從它們飛來的驚人速度知道,它們肯定是威力很猛的來福槍射來的,這種槍的射程不是可憐的500英尺,而是足足半英里。

  一顆子彈打中了船尾,另一顆打穿了“托爾多”,還有一顆打斷了舵手台的一條腿,平台歪了,搖搖欲墜。班科扔下舵,踉踉蹌蹌地從平台上爬下來避難。“方舟”偏離了航線。

  “回去,掌好舵,”哈爾命令說。

  班科爆豆子似地說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話,然后,就縮頭縮腦地鑽進了“托爾多”。

  哈爾一個箭步跳上舵手平台,抓住舵柄,把“方舟”的航向撥正。但他們已經失去了寶貴的一瞬。

  子彈在他的周圍炸響。“我站在這兒當活靶,肯定像個傻瓜!”他想。在高高的舵手台上,在背后星空的映襯下,他的身影肯定十分清晰,他遲早會被子彈打中,除非他能想出辦法使“鱷魚頭”的船停下來。

  “羅杰!”他喊,羅杰馬上跑來。“把獨木舟的纜繩砍斷。”

  “干嘛?”

  “快!把獨木舟的纜繩砍斷,把它橫在河上。”

  羅杰馬上領會了哥哥的意圖:用這段沉甸甸的空心圓木擋住“鱷魚頭”的船。損失一條獨木舟,但卻值得。

  他把纜繩拽過來,手一摸到獨木舟的船頭,他就把纜繩砍斷,把船斜着往后一推,獨木舟停下來,漂浮在河面上,左舷正對着快駛近的那條船。

  “那肯定能耽擱他們一兩分鐘,”哈爾興高釆烈地說。

  話音未落,一顆子彈射穿了他的褲子,差點兒打中屁股。子彈驚動了哈爾褲袋里的小蟒,它蠕動了一下,又舒舒服服地依喂着哈爾溫暖的腿,安靜下來。

  他原以為黑色的獨木舟與黑糊糊的“方舟”會融為一體,這樣,“鱷魚頭”那幫家伙看不見獨木舟,也就來不及躲開它了。

  只差一點兒,他的神機妙算就奏效了。“鱷魚頭”的船離橫在水里的獨木舟只有10英尺時,他們發現了它。有人啞着嗓子吼出一聲命令,船猝然往旁邊一閃,剛好從獨木舟的尾部擦過。

  裝滿殺手的船上傳來嘲弄的尖叫。有人用葡萄牙語警告了一句,聲音卻被尖叫聲淹沒。這人熟悉航道,他放開喉嚨大喊,想讓其他人聽見。水手們使足勁兒划,船直向一片沙洲沖上去。龍骨掠過沙灘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船擱淺了,但船帆仍然把船往前拖,一轉眼,船翻了,船上的人有的滾到沙洲上,有的滾落水中。

  哈爾的人稍微歇了一會兒,欣賞這一情景。

  “加油哇!”哈爾喊,“向前划哇!只要堅持,我們一定能打敗他們!”兩艘船沿着黑暗彎曲的河道飛快向前駛去,快艇在前,“方舟”在后。班科重新握住“方舟”的舵柄,沙洲上的人又打了一兩槍,都沒打中。惱怒狂暴的呼喊聲終于消失在遠方,哈爾又能從容自如地呼吸了。

  但他知道,他很難總保持領先的地位。“鱷魚頭”匪幫看來有八至十個人。他們也許不算好水手,但他們的帆好,划的是一條“蒙塔莉亞”快艇;而哈爾他們呢,連他和羅杰在內也只有八個人,卻划着兩條船,其中一條還是笨重的“巴塔老”。“鱷魚頭”那幫家伙肯定能夠划得比哈爾他們快。

  哈爾的帆指望不上。“方舟”上的那張帆很大,如果風從后面吹來,它能起很大作用。但是,兩張帆都與桅杆成直角,如果風不是從后面來,它們簡直就不起作用。

  此外,他的任務是搜集動物,這意味着頻繁的停留。不,單靠拼命向前划擺脫不了“鱷魚頭”匪幫,還得繼續跟他們捉迷藏。但是,這么大的兩條船,桅杆和船上的“托爾多”又這么引人注目,要隱藏起來很不容易。

  船隊從狹窄的航道沖入一望無邊的水域。這兒的航道寬約五英里,并且越來越寬,河里沒有島。到天亮,如果他們仍然在這片水域里航行,一定會像玻璃窗上的一只蒼蠅一樣暴露無遺。

  林莽里的動物們已經開始宣布早晨的來臨。東方天空上的星星漸漸隱去,一道灰色的寒光彌漫在水面上,天空中淡淡的几小片云開始閃現粉紅的曙光,接着,熱帶的太陽忽地從地平線上躍起。

  船隊的人都注視着身后的河道,河面上遠遠的一個小黑點都極可能是“鱷魚頭”的船。如果他們看得見他的船,“鱷魚頭”匪幫也就能看見他們的“方舟”。

  不幸的是,河道越來越寬,兩岸距離已達十英里,河面從來也沒有現在那么像一面鏡子,而在鏡面上是無法藏身的。

24. 半夜槍聲(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