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25. 人與獸的角斗

26. 年輕人,到西部去!(1)

  “火!”哈爾驚呼。

  他的船隊回到亞馬孫河主流,順流而下。拐過一個小河岬時,他們看見岸上猛烈的火光映照在水里。

  “一個印第安村莊失火了?”羅杰猜測說。

  “不是印第安村莊,”班科說,“是里約來的年輕人。他在這里建了個農場。也許遭到印第安人的襲擊。”

  “靠岸!”哈爾下令。

  班科沒動舵柄,“印第安人可能還在那兒,我們全都會被殺死。”

  “我們可以幫他把火撲滅,”哈爾堅持說,“靠岸。”

  班科固執地堅持己見。哈爾爬上舵台,奪過舵柄。那位墨西哥印第安混血兒嘟嘟噥噥地走下甲板。

  兩艘船都停泊在離岸几英尺的地方,因為哈爾沒忘記船上的小蟒,要是船挨着岸,它們都會跑掉,所以,船上的人只能跳上岸。

  哈爾和羅杰手中各拿着一支來福槍以防不測。印第安人則帶上弓、箭和長矛等武器。

  班科裝模作樣地用手指試着他那長刀的刀鋒,當人們都往岸上爬時,他卻故意落在后面。他不想參加械斗。瞅准似乎沒人看見他的機會,轉過身要走回船上。

  但是,哈爾一直留意着他,他倒不一定認為班科會砍斷纜繩把船開走,而留下他們任由命運擺布。但他要預防萬一。

  “過來,到前面去!”他厲聲命令,“快,到前頭去。你得給我們帶路。”

  班科嘟嘟噥噥地抱怨着,但他最后還是和自覺自願的艾克華一起走上前去,在隊伍的前頭呆了一會兒。

  一爬到坡頂,火勢就看得一清二楚了,一幢木質結搆的農舍着了火,沒見有印第安人。一個男子勢單力孤地用桶從井里汲水,徒然地想潑滅那熊熊大火。

  哈爾飛奔過去。他仍舊監督着班科,用左輪的槍口頂住他的肩胛,逼他一道跑。在槍口的刺激下,班科以驚人的速度疾跑。

  那男子回頭一看,見一幫全副武裝的家伙向他跑來,他完全有理由以為他們要向他進攻。他急忙伸手去抓左輪手槍,但槍不在老地方。

  “你還有桶嗎?”哈爾大聲問,他忘了該盡量用葡萄牙語說這句話。

  那人大大松了口氣兒。“在棚子那邊有,”他用英語回答。

  哈爾和他的船員奔向棚子,找來一大堆勺斗、提桶和鐵罐。

  他們急忙跑到井邊。井上安有一根循環鏈,鏈上系着六個桶:轉動轱轆,盛滿水的桶就被絞上來了。哈爾他們輪流把自己的桶裝滿,飛跑着去把水潑在火上,然后,又跑回井邊再裝上水。

  小農舍的房頂用波紋狀的鐵皮搭成,本來就不怎么好看,被亞馬孫的雨水鏽蝕之后,就顯得更難看了。但這種屋頂具有防火的優點。救火勇士們來回奔跑着,像在進行接力賽。蔓延到牆上的火很快被撲滅了。那位年輕的農場主走進昏暗的屋里,點着了燈,接着,就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地上。

  哈爾和羅杰把他抬到床上。他閉着眼睛,毫無生氣地躺着。哈爾彎下腰去給他作檢查,看他有沒有受傷。艾克華從牆上拿了條毛巾,跑到外面用水把它浸透,又跑回屋里,把溼毛巾敷在那筋疲力盡的人的額頭上。

  這位年輕的農場主身強力壯,眉清目秀,顯得很聰明,哈爾很喜歡他。年輕人的眼睛眨了眨,張開了,蒼白的臉上露出疲憊的微笑,嘴唇翕動着,說出了兩個字:“謝謝。”羅杰端來一杯水,他們扶起那人的頭,給他喂水,他們的病人的眼睛在屋里轉來轉去,隨着他的目光,他們看到屋里一片狼藉,空箱籠扔得遍地都是,櫃子洞開着,里面空空如也。顯然,這人遭了搶劫,屋子已洗劫一空。值錢的東西都搶光了,屋里只剩下一些破破爛爛。報紙上、地板上到處濺滿血污。哈爾撿起一個錢夾子,錢夾子是空的。

  “你肯定經曆了一場惡斗,”哈爾眼睛盯着摔碎了的椅子和血跡說。

  農場主點點頭,“不錯,一場惡斗,”他無力地說。

  “你一個人住在這兒嗎?”

  又點了點頭。

  “這不危險嗎?在印第安人的地方?”

  “他們不是印第安人。”

  “不是印第安人!那么是誰⋯⋯”他猜到了真相,是“鱷魚頭”那幫匪徒,“他們講什么話?”

  “英語,大都講英語。他們問我有沒有看見過一支帶着許多動物的船隊,我說沒有。他們問我要吃的。他們有八到十人,我盡其所有,供他們吃喝。但他們還要,于是自己動手,把我所有食物全部搶光,搬到他們船上。我不讓他們搶,他們中間的一個大塊頭就一腳把我踢倒。”

  “這人的臉長得像吸血蝙,對嗎?”

  “對,你怎么知道的?”

  “我見過他。事實上,他沿着亞馬孫河追逐的正是我們。我們就是他所說的帶着動物的人。我希望,那是他的血。”

27. 年輕人,到西部去!(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