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27. 年輕人,到西部去!(2)

28. 老虎夜訪

  日子一天天過去,“鱷魚頭”那幫家伙沒露面。他們還在追,卻不知道他們所追蹤的人正跟在他們后頭。但他早晚會知道真相,那時,他就會在前頭某個地方埋伏起來等着“方舟”。對此,哈爾一直非常警惕。

  船上陸續添了許多新乘客,不過,大都是些小乘客:一只漂亮的猩紅色的朱鷺,一只玫瑰紅的蓖鷺,一只金色的錐尾鸚鵡,一只岩棲傘鳥,還有一只鳳冠雉,這只鳳冠雉很快就成了大家的寵物。

  哈爾并不滿足。

  “這些小東西不錯,但我們還應該逮一條南美大森蚺,還有,一只虎。”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艾克華。漸漸地,他越來越信賴這位忠誠的印第安年輕人。在船上度過的漫長時光中,艾克華一直在教兩個孩子講印第安普通話。每個亞馬孫部落都有自己的語言,但在整個寬闊的亞馬孫流域里,還有一種印第安人都聽得懂的普遍使用的語言。每個探險者都必須熟悉它,因為許多印第安人不會講葡萄牙語,至于英語,几乎沒有一個印第安人聽得懂。

  “我相信,你很快就會抓到一只虎,”艾克華說,“我們已經進入虎的王國。”

  “我怎么也搞不清楚,”羅杰埋怨說,“到底是虎還是美洲虎?”

  “美洲虎是它的學名,”哈爾肯定說,“但在這兒,沒有人用這個名稱,南美的人都管它叫虎。我認為,它既然是南美的野獸,南美人就有權給它起名字。我呢,也就把它叫做虎。叫虎也好,叫豹也好,總之,我們要抓它一只。”

  “你說,是南美的,”羅杰提出異議,“可我聽說,亞利桑那州也發現過一只。”

  “不錯,墨西哥也有許多。但它們不一樣,個子小,很少有超過200磅的——這兒的虎,最重的有400磅呢、墨西哥的虎皮色是黑色的,這兒的虎皮色是鮮亮的明黃上面起黑斑,當然,不是條紋狀黑斑,而是一種帶缺口的圈狀黑斑。墨西哥的那種虎,你不惹它,它就不會惹你;而我們這兒的虎卻隨時都會襲擊人和動物,它們體格強壯,性情凶猛。我剛剛在看一本薩沙·西繆爾寫的關于南美虎的書,他說,南美虎能咬死一頭非洲獅。”

  “他就是人們叫做‘伏虎漢子’的那家伙嗎?”

  “對。北美的大牧場雇用他。虎對牛群危害極大。由于虎害,一個大牧場一年要損失3000頭牛。西纓爾打虎用的是長矛,他認為這比槍可靠,因為要打許多槍才能把一只虎打死。即使一槍就打中虎的心臟,它還會繼續掙扎進攻,直到把獵手咬死,它自己才會倒斃。”

  “我倒想欣賞一下,你怎么樣用長矛逮住老虎。”羅杰笑嘻嘻地說。

  “我怕你沒那眼福。那是一種古老的印第安打虎法,我將讓艾克華來干。不過,我希望沒那必要:我們要逮的是活虎,不要死的。”

  虎出沒得越來越頻繁。夜里,總聽得見它們的吼聲,即使虎遠在兩三英里以外,它的吼聲聽起來都像近在咫尺,這是最令人感到恐怖的。虎吼開始時仿佛是一連串的咳嗽,咳嗽聲越來越響亮,越來越急促,最后,變成震撼整座樹林的雷鳴般的吼叫,不用說,這吼叫也震撼着每個聆聽者的神經,一會兒,吼叫聲逐漸低下去,以一陣呼呼嚕嚕的沉悶的喉音告終。虎叫停息了,但周圍的空氣卻仍然在顫抖。

  根據那呼嚕呼嚕的尾聲,你大致可以判斷出虎離你有多遠。

  “要是聽不見這種尾聲,虎還遠着呢,”艾克華說,“要是聽到了這尾聲,虎就在眼前了!”

  吼叫聲忽高忽低,像警笛,叫人聽了毛骨悚然,吼聲在耳邊響着,你就無法安睡。現在,他們大都是曉行夜宿,并且總把弔床掛在岸上,篝火徹夜不熄。這篝火真能阻止野獸靠近嗎?或者,它反而會把野獸引來?哈爾可說不准。也許,它只能嚇跑較為膽小的野獸。不過,一天夜里,他從弔床往外望去,看見離他不到20英尺的地方有個黃黑相間的腦袋,虎正凝視着篝火,沒看見他。虎顯得很好奇,它那雙黃色的大眼睛在火光映照下熠熠發光。過了一會兒,那虎趴下了,舒展着四肢,活像一只伏在壁爐旁的巨貓。它張開大口,像貓一樣打了個呵欠。

  對于這只虎的來訪,哈爾還沒有充分准備,沒有現成的箭,沒有網,他的人馬也都還在夢中,几個睡在岸上,几個睡在快艇上,還有几個不怕小蟒蛇往身上爬的,睡在“方舟”上。

  要是喊他們,他就要驚動虎。槍就在他身邊,伸手就拿得到,但他不許自己用槍,他不願意打死這只超級動物。不過,有只虎就蹲在離自己不到20英尺的地方,他實在睡不着。老虎呢,看來并沒有離開的意思。

  一個印第安人起來往篝火上添柴,老虎蹲起來,饒有興致地看着。哈爾几乎不敢呼吸,他偷偷拿起他的“野人”連發來福槍,瞄准了虎,但他沒按扳機。一顆子彈只會把一只溫和的貓變成一個狂暴的魔鬼。

  他希望那貓至少是溫和的。他暗自思忖,除非是遭到傷害或者被逼得走投無路,否則,野獸很少主動襲擊人類,哪怕最凶猛的野獸也是這樣。但他知道,這一規律不大符合美洲豹的習性,美洲豹吃人的事件記錄在案的太多了。經常聽說伐木工和割膠工被虎吃掉。一位水手死里逃生,卻丟掉了一只胳膊。三個神父在教堂里碰上老虎,其中兩個喪生,只有一個逃脫。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動物園里,一只虎咬死過三個人。還有一位阿根廷科學家,他宿營地上的帳篷天天夜里都有老虎光顧,因為帳篷里有牛肉干。科學家把牛肉干掛到虎夠不着的地方,老虎大失所望,轉身向科學家撲去,口一張,嘎扎一聲咬碎了他的頭蓋骨。

  從書本上,哈爾還讀到過好几十宗這一類事件。現在雖然不能一一記起來,但他卻清楚地記得博物學家艾澤雷報道的一起事件:六個人圍着一堆簧火入睡,第二天早上,其中四個人醒來,發現兩位同伴已被老虎拖到遠遠的密林里,他門的尸體已被虎吞吃了半拉。

  印第安人在老虎和簧火之間走來走去。哈爾的食指按在扳機上,他感覺得到額頭上在冒冷汗。老殼伸出鼻子,好像在嗅着什么,這個兩條腿的棕色家伙會變成虎的一頓佳肴嗎?老虎沒有動彈。

  后面的灌木叢里突然傳來貘的高聲嘶叫。老虎立刻朝那個方向扭過頭去,它立起身,不慌不忙地踱走了,聽不見一點兒腳步聲。

  不一會兒,叢林里傳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吵鬧聲——貘痛苦刺耳的尖叫和森林之王雷鳴似的咆哮。

  營地里的人全都驚醒了。

  羅杰用顫抖的聲音說:“啊呀,幸虧我們有這堆火,它還真能使野獸不敢靠近呢。”

  哈爾不想讓弟弟知道他夜里看到的驚險的一幕,免得他害怕。五分鐘后,羅杰又睡着了。哈爾卻徹夜難眠。他一直留神着四周的動靜。

  天亮以后,他找到了足跡。虎的足印几乎是圓的,足有湯槃大,足趾間的距離很均勻,沒有爪的印痕。美洲虎走路時,爪子縮進肉墊里,收得很緊。

  完全看不出這會是一種如此凶殘的野獸留下的足跡,足印柔軟光滑,好像有人把一小塊天鵝絨墊子摁進土里。哈爾把這種想法告訴艾克華。

  “虎爪是柔軟,”艾克華說,“但有力!給它抽打一下,牛也得死。”

  在艾克華的指點下,哈爾和羅杰順着虎跡跟蹤到密林里,最后來到顯然是虎貘相斗的現場。一大片草地被踐踏得狼藉不堪,泥上全翻起來,矮灌木叢的枝條被壓斷。但是,找不到貘的殘骸。

  哈爾大夫所望。本來,他滿以為在這兒能逮住老虎。這種巨貓把大個兒的動物弄死、吃夠以后,通常會把剩下的殘骸留在原地,過几小時再回來吃,這時,足智多謀的獵人就會准備好槍支或獸籠,在那兒等着老虎回來。

  這一回,老虎卻比獵人狡猾。

  “看,那兒有條路,”羅杰叫道,“肯定有印第安人來過。”

  “不是印第安人,”艾克華說,“這是老虎蹚出來的。”

  “可這比三只虎的身體還要寬呢。”

  “它在拖那只貘。”

  哈爾睜大了眼睛,這實在難以置信,從被踏平的搏斗現場蹚出一條寬達三四英尺的路,路上的矮樹叢全都壓平了,仿佛蒸汽壓路機在上面碾過。

  “一只美洲虎怎么拖得動一頭貘?”他萬分驚訝,“貘重得像頭牛呢。”

  但是,這卻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南美的原始森林,樹深林密,荊蔓叢生,即使是不帶行李的人,拿着大砍刀穿過這種森林,也是困難重重的。但是,美洲虎卻把南美最大的野生動物拖過了原始森林。

  他們追溯着虎跡。有些地方,與其說是路,不如說是隧道,因為老虎站起身來還不到3英尺高,它在茂密的樹叢里蹚出的通道很矮,他們只好弓着腰,勉強地鑽過去。

  每時每刻,他們都希望找到貘的殘骸,也許,還會碰到那只虎呢。但虎跡一直婉蜒了一英里多,通到亞馬孫河岸,又延伸到水邊,這才不見了。

  哈爾的目光越過河面,往對岸望去。河寬好几英里。他不由得對這只美洲虎肅然起敬。

  “原來美洲豹會游水,我以前不知道,”羅杰說。

  “游得比你還好呢。美洲虎喜歡水。也許,它的妻子兒女住在河那邊,它想讓它們與它共享這頓美味佳肴。但是,想想看,它竟拖得動比自己重一倍的東西,還游了那么遠!”哈爾忽然想起他在一本動物指南里讀過的一篇有關美洲虎的報道,一只美洲虎弄死了一匹馬,拖着馬游過了亞馬孫河;他還想起巴西著名的羅頓將軍的報告,報告提到一匹馬被老虎拖了一英里,穿過密密的灌木林,拖到一個水坑邊,在那兒,那只美洲虎就着水,享用它的美餐。

  這只美洲虎的智慧和體力几乎不相上下。本來,它可以穿過哈爾他們的營地直奔河邊,但為了避免冒丟失它的獵獲物的風險,它繞了個大圈。

  回營地的路上,艾克華把一間老虎的“修甲室”指給兩個孩子看。那是一棵大樹,離地約六七英尺的樹干上,布滿美洲虎爪子留下的深深的抓痕。

  艾克華解釋說,美洲虎就是用這種辦法把它們的爪子磨利的,它們的習性與家貓一樣。它們靠着樹干,用后腿支撐着直立起來。前爪在樹皮上反復抓撓。它們的胸脯經常摩擦的地方已經變得很光滑。

29. 神奇的舵號(1)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