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28. 老虎夜訪

29. 神奇的舵號(1)

  這兒就是虎的王國,白天的航行證實了這一點。

  羅杰駕着快艇遠遠地走在前面。突然,他給艇上的兩名水手打了個停槳的手勢,用手指着一道河灣。哈爾也讓槳手停下來,“方舟”漂到快艇旁邊。

  河灣上一根突出的圓木上,蹲着一只巨大的美洲虎。它正聚精會神地釣魚,碩大的頭朝着前方,因此沒發現身后悄悄漂近的船只。

  它用自己的尾巴做魚餌,或者倒不如說是騙局。它的尾巴輕輕地拍打着水面,昆蟲或者樹上的果子落到水上也會發出類似的聲音。魚聽到動靜,就會探頭探腦地浮上來,老虎便猛地伸出爪子,從水里把魚抓出來,飛快地扔進口里,有滋有味地嚼起來。它懶洋洋地朝四周望望,發現了船隊,于是,慢吞吞地站起來,神情莊嚴地踱進樹林。獸王的尊嚴使它不屑于匆匆逃跑。

  艾克華咧嘴笑了,“這虎可真精明。”他驕傲地說,神情活像它就是老虎的主人。

  羅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說,它真的用尾巴來引魚上當嗎?你的書上是怎么說的,教授?”

  像往常一樣,哈爾又在埋頭讀一本“指南”。

  “嗯,這兒有些片斷相當精彩,而且是華萊士——一位你可以信任的博物學家寫的。聽着:

  ‘據印第安人說,美洲虎是森林中最狡詐的動物:它几乎能模仿所有鳥類和動物的叫聲,模仿得維妙維肖,把鳥和動物都誘騙到它身邊;在河里捕魚,它會用尾巴鞭水模仿果子落水聲,等魚游近,就用爪子把它們鉤上來。它也捕食龜類,我曾親眼看見一只完整無損的龜殼,里面的龜肉被它用爪子掏得干干淨淨;它甚至在自己活動的地方襲擊海牛。一位目擊者非常肯定地對我說,他親眼見過一只老虎把一頭海牛從水里拖出來,那海牛重得像頭大水牛。’”

  “天啊!”羅杰發議論了,“那么狡猾凶猛的東西你也敢抓嗎?你瘋了。”

  班科開始感興趣,“先生是要抓一只老虎嗎?”

  “正是!”哈爾說,他希望這位一路上總好鬧別扭找岔子的班科,這一回能支持他。不過,這只能是妄想。

  “你抓不住老虎!”班科說。

  “為什么不?”

  “干這活兒得二三十個人手,咱們這兒只有七個人其中一個還是小孩。”

  “可是,那位‘伏虎漢子’單槍匹馬就打死了一只老虎。”

  “他把虎打死了,不是活捉,那不一樣。”

  哈爾不能不承認班科說的是事實。但是,他要逮住老虎的決心卻更堅定了。

  正午,他提前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吩咐登陸。午飯后,船員們分好工,動手造獸籠。班科反對,哈爾說:“班科,我們就呆這兒,不逮到一只老虎就不走,等上一個月也沒關系。”

  為了把獸籠造得又輕巧又牢固,他們用堅韌的綠藤捆扎結實的竹子。籠子的一頭開了一道門。籠寬5英尺,高6英尺,長10英尺,大小剛好裝下一頭老虎。這樣,老虎在籠里施展不開,也就沒法把籠子撞破了。

  哈爾在附近發現了一道通往河邊的獸跡,野獸常常沿着這道獸跡下來喝水。他急于找到虎腳印,于是,不得不請教艾克華。印第安人發現了虎腳印,腳印很大,野心再大的動物收集家也該心滿意足了。

  哈爾和他的船員們開始挖坑。印第安人都樂意干活,而班科卻袖手旁觀,還嘀嘀咕咕一個勁兒發牢騷。坑深6英尺,寬6英尺,正挖在虎跡當中。

  哈爾指揮船員們砍來一些樹枝,鋪在坑上,然后,在上面放上用粗繩縮成的圈套。坑旁有一棵高大的無花果樹,哈爾爬到樹上,把套索的另一頭系在樹枝上,圈套與樹枝之間的繩子繃得恰到好處。

  接着,他們用樹葉和土把樹枝兒和圈套蓋嚴。

  獸籠搬來了,就藏在附近的灌木叢里。

  哈爾的如意算槃是:老虎正好落進圈套,它往陷坑里墜落時,套索就把它緊緊捆住。然后,就可以把它拽出來,拖進獸籠了。班科譏諷地哼了一聲,“這個,你們辦不到的,”他說。

  他們退回營地去等着。天擦黑兒時,哈爾聽到虎跡那邊一陣騷動。他偷偷穿過樹林,來到陷坑前。

  結果,他大失所望,陷坑里確實掉進去了一只野獸,不過不是老虎。掉進陷坑里的是森林里莽撞的傻大個—貘。哈爾已經有一只貘,不想再要了。船上的地方太寶貴了。

  他們花了整整兩個鐘頭功夫,才把那只笨東西拽上來,砍斷繩索把它放了。然后,修整好陷坑,重新安放好圈套,用樹葉和土蓋嚴。

  活兒干完了,他們又退回營地去等,只是哈爾不再那么充滿希望了。

  “艾克華,”他說,“我們不打算讓林莽中的動物統統都掉陷坑里,我們要的只是一只虎。”

  “那么,咱們喚一只來罷,”說着,艾克華從他的那包東西里取來一支舵號,哈爾跟着他來到河邊虎跡出現的地方。

  艾克華把舵號貼在唇邊,舵號發出的聲音完全不像他的嗓音。那正是老虎的叫聲:開頭像深沉的咳嗽,聲音越來越大,變成凶殘的咆哮,然后,漸低漸弱,最后,變成低沉緩慢的呼嚕。在北方的樹林里,獵人們就是用這種辦法把麋喚來,但眼前的呼喚是多么不同啊!

  他們倆聆聽着。聽到虎嘯,森林里的小動物全都噤聲斂跡,四周一片死寂,也聽不見有虎吼答應這呼喚。

  “看來,我們得干它一夜了,”哈爾說。

  整個晚上,每隔一段時間,艾克華就用舵號呼喚一次。直到快天亮,才聽到遠處一陣低沉的咳嗽聲答應。漆黑的河面上露出灰白朦朧的晨曦,但林莽里仍是一片黑暗。

  艾克華吹起舵號又呼喚了一次,又一次聽到了虎回答的吼聲。吼聲一次比一次近,最后,他們甚至聽得見虎嘯的那種呼呼嚕嚕的尾聲。這意味着,這只虎離他們不會超過一英里。

  虎吼更近了,到后來,那畜生似乎就在他們身邊的灌木叢里。接着,一聲吼叫嘎然而止,吼聲再起時,調子變了。原來的吼叫是一只來與朋友相會的老虎的叫聲,現在卻變成了一只誤中奸計落入敵人陷阱的老虎的咆哮。那咆哮飽含凶殘憤怒,哈爾聽得脊柱發涼發麻,仿佛被千萬根冰針扎着一樣。

  “它掉陷坑里了,”他說。

30. 神奇的舵號(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