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31. 水中逮虎

32. 黑美人

  這是一個制訂行動計划的會議。

  哈爾、羅杰和艾克華正在考慮制訂生擒黑美人的方案。他們還沒有想出什么高招。

  “我們一定要抓住它,”哈爾說,“這是老虎之中最稀有珍貴的品種,連孟加拉虎也沒它值錢。不過,要用網逮住這大家伙是行不通的,它太機警了。”

  艾克華正在攪拌一種粘鳥膠。這種膠是他用面包果樹的膠液制成的。它比稠膠水或粘蠅紙的粘性更好。

  印第安人用這種膠捕鳥,他們在鳥兒經常停歇的枝頭上塗上點兒粘鳥膠,鳥兒一挨着這種膠就飛不走了;它一拍翅膀,翅膀也會被粘住。它只能呆在樹上,等着捕鳥人來把它捉走。

  艾克華用過這種膠給船上飢腸轆轆的動物乘客逮鳥吃。

  他突然停下手,望着哈爾。這印第安人想出了主意。他指着粘鳥膠。

  “這膠能逮住那只虎。”他說。

  哈爾大笑,他根本不相信。“這膠用來捕鳥還不錯,唔,捕猴也許還行。可是,用來捕虎?用一瓶膠水也能粘住老虎嗎!”

  “這膠確實能逮住老虎,”艾克華又說了一遍,“我們的人都用它。”

  他把其他印第安人喊來作證。他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他們,并說明印第安人和他們的朋友是怎么樣用粘鳥膠捕捉這種巨貓的,別的印第安人都點頭稱是。

  哈爾以為他們在合伙戲弄自己。也許,這些人對他被裝入網袋,弔在樹上的窘態還記憶猶新。他們以為可以把他當傻瓜耍。不過,艾克華以前對他一直是很尊重的呀。

  好吧,如果這真是一場惡作劇,那就只管讓他們作法自斃吧。

  “行,”他說,“你和你的伙計們可以執行用粘鳥膠逮黑美人的計划了。”

  艾克華高興得跳起來,他興奮地和几個印第安人議論着什么,他們又收集了一些粘膠,把膠抬到虎跡那兒,塗在離山洞几百英尺的地方。

  他們把網住過哈爾的網張在虎跡上,仔細地用樹葉把它蓋嚴,又在樹葉上倒上大量的粘鳥膠,然后,在上面再蓋一層樹葉。

  “好啦,現在只消等着就行了。”艾克華說。

  等,等!搜集動物的人有十分之九的時間在等。哈爾把弔床掛在樹林里,那兒聽得見虎跡那邊的動靜。艾克華躺在他的床邊。他們輪流看守了整整一宿,沒聽見有老虎的動靜。

  早晨,他們躡手躡腳地走到虎跡那邊,粘鳥膠逮住了一只刺鼠。這是一種兩英尺來長的齧齒類動物。

  哈爾很失望,伸手要把刺鼠從粘膠上扯下來放掉,艾克華攔住了他,“讓它留在那兒,它能把虎引來。”

  一陣低沉的吼叫,他們驀然掉轉身。

  山洞口站着那只華美無比的黑美洲虎,像夜一樣黑,色澤柔潤的毛很長,全身剛勁有力,黃眼睛熠熠發光。他嗥叫一聲,凶殘的黑臉裂開一道縫,露出寒光閃閃的牙齒。印第安人都知道,黑美洲虎是以凶殘著稱的貓科動物,看來,這位黑美人真是當之無愧啊!

  它在山洞里困得太久,現在,要到河邊去喝水,誰敢擋它的道,誰就活該倒霉。

  哈爾正要拔腿往樹林里逃,艾克華說,“不行,它會追我們,那樣,它就不會踩粘鳥膠了。”

  艾克華不但沒跑進樹林子,他反而順着虎跡跑。哈爾跟在他后面。現在,那張張好的網正好在他們和老虎之間。跟那只刺鼠一樣,他們已經成了虎餌。

  那巨大的黑獸順着虎跡不慌不忙地走過來。身體這么笨重的動物走動起來步態如此從容優雅,真是不可思議。那光滑柔潤的毛皮里裹着的骨頭和肌肉准有將近400磅。

  在山洞里迎頭撞上這只黑妖魔的情景,哈爾記憶猶新,他可不歡迎它的另一次接見。他忐忑不安。要是艾克華的辦法不靈可怎么辦?要是那只虎踏過粘鳥膠一直走過來呢?如此力大無窮的畜生,一點兒粘糊糊的東西能擋得住嗎?

  老虎加快了步伐,從悠閑的散步變成穩健的奔跑,毛光水滑的雙肩活塞似地前后聳動。要不是已經嚇得半死,哈爾准得承認,這是他所見過的最和諧優美的肌肉運動。

  那野獸一點兒沒注意到那只刺鼠。怎么回事兒?它的目光似乎越過刺鼠直盯着前面的兩個人。就這樣暴露無遺地站着,等着老虎撲上來,哈爾覺得,這簡直傻透了。他討厭那低沉陰險的呼嚕,他寧可聽這只野獸大吼大叫。但是,這只虎不願意耗費體力去大吼大叫。

  它快走到羅網那兒了。突然,刺鼠吸引了它的注意,它停下腳步,紋絲不動地站住,接着,趴在地上,在那兒臥了整整一分鐘。它把全身的肌肉縮緊,毛皮上的黑色光澤像細碎的漣漪在肌肉上蕩漾。

  突然,它縱身一跳,躍起足有十几英尺高。

  多么優美的騰躍啊!在空中,它大吼一聲,吼聲在森林里顫動、回響。它以排山倒海之勢俯沖下來,撲向那只束手就擒的刺鼠,一口咬住它的脖子。

  但它馬上就放開了它。因為它的注意力已轉移到腳底下的東西上去。

  哈爾暗想,這一回,我們可要看看粘鳥膠是不是真能粘住老虎了。不,艾克華錯了!老虎已經舉起了一只腳爪,腳爪上粘滿了白東西。然后,它又舉起另一只腳爪,莫名其妙地盯着它。

  哈爾可看夠了。“看到了吧!”他大叫,“你的粘鳥膠粘不住它。走吧,咱們趕緊離開這兒吧。”

  艾克華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等一下,你還沒明白,等着瞧吧。”

  那虎正想方設法,要舐掉它爪上的東西,但怎么也舐不掉。它動怒了,發瘋似地亂啃亂咬,塗得一臉是膠。它想把膠從臉上搓掉,結果,卻把膠全糊到眼睛上去了。它索性躺下來,四爪并用。這么一來,半邊身子都粘滿了那種怪東西。它竭力要把它弄掉,不料越弄越糟。

  哈爾這才明白了。他奶奶給他講過一種古老的習慣:為了使貓適應一個新環境,人們常把牛油塗抹在它的四只爪子上,貓只顧舐牛油,就沒功夫管別的事兒了。

  眼下,這只虎也一樣,它既顧不上那只刺鼠,也沒功夫管前面的兩個人。它已經變成一只一心一意要弄掉那些粘糊糊的樹膠的貓。只要是貓科動物,不管是哪一種,都喜歡干淨。

  羅杰和另外几個印第安人也來了,正趕上看這場好戲。透過抹得一塌糊塗的眼睛,老虎看見了他們,朝他們低吼了几聲,然后,又繼續在自己的毛皮上舐着、撕咬着。它蹲坐起來,開始用爪子洗臉,那模樣完全像只家貓。

  “我想,我們現在可以抓它了。”艾克華說。

  他讓印第安人把籠子搬來。他把網繩穿過籠前門,再從籠后的籠柵間穿出去。然后,他輕輕拉了拉繩子,使系在羅網四角的繩子繃緊。其他人都抓住繩子幫他拉。

  “慢點兒,慢點兒。”他說。

  羅網的外沿輕輕地披落在虎身上。那猛獸正被一英寸一英寸地拉進籠里,它的掙扎反而幫了艾克華的忙。每當它朝獸籠的方向移動身體的任何部位,羅網都隨着它的移動收得更緊,使它沒有后退的余地。羅網和網里那只粘乎乎的大家伙終于都進了獸籠,籠門上了鎖。籠內的俘虜暫停舐咬爪子,用力推了几下籠柵,又舐咬開了。

  “它這樣將要忙足一星期,”艾克華說,“一直到它皮毛上的每一點膠都舔干淨為止。”

  船員們把籠子放在兩根圓木上,滾動着運到河邊,那虎只顧一心一意地擺弄身上的粘鳥膠,對周圍的一切置若罔聞。“方舟”划過來,虎籠被弔到“方舟”的甲板上,放進了“托爾多”。一個印第安人把那只刺鼠從網上摘下來,留來晚飯時吃。

  哈爾高興得容光煥發,他這里走走,那里逛逛,見人就道喜,對班科也不例外。對艾克華,他格外感激。這一輝煌戰績使這次探險大獲成功。

  不過,只能說差不多成功吧。他還要抓一條南美大樹棲森蚺呢。而且,他還得躲開“鱷魚頭”,把搜集到的動物運往下游,裝上輪船運回家。

  這一切,在他看來都不難辦到。他現在太開心、太快活了。

33. 南美大森蚺(1)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