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32. 黑美人

33. 南美大森蚺(1)

  在南美大森蚺的身上,是划不着火柴的。這是哈爾的一個卓越的科學發現。

  他們又沿着亞馬孫河航行了200英里,收集的動物增加了一只倒掛的樹懶,一只全身盔甲的犰狳,還有一只漂亮的亞馬孫鹿。

  他們停泊在一道小河灣里過了一夜。河灣岸邊參差不齊,有沙灘,還有很多沼澤。艾克華說,這種地方很可能有大森蚺出沒。

  早上,哈爾登上“方舟”,去看看動物們的情況,他發現朱鷺不見了,只留下几根羽毛,鳥籠也弄了個稀巴爛。那鳥不可能把籠子弄成這樣,只有強壯有力的大家伙才做得到。

  他望望周圍的動物,想從它們的眼神里找到那個作賊心虛的家伙。大鬣蜥正舒舒服服地沐浴在早晨的陽光中閉目養神。它完全有能力搞這種勾當,但縛它的繩子太短。蛇怪是嚴格的素食者,它正在晨運,被繩子牽着,在水上跑步。巨鸛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有絲毫內疚。這種熱帶美洲的巨鸛愛吃鼠類、蛙類和魚類,但它不至于像那種吞噬同類的禽獸那樣吃別的鳥類。即使它真的要吃它的遠親朱鷺,也必須把縛它的繩子扯直才辦得到,可繩子還是老樣子。

  從鳥籠破爛的樣子看來,絞蟒的嫌疑最大。但絞蟒在另一條船上睡得正香,肚子里的野豬還沒消化完呢,因此,也不可能是它。

  魑蝙吱吱叫着要早飯吃。

  哈爾動手給“妖婆”准備早飯。他拿出一瓶去縴維蛋白血——就是說,經使摜勁兒打去掉縴維蛋白的血漿。縴維蛋白是使血漿凝結的物質。“妖婆”不吃凝結了的血。但是,要每天給它弄一只新鮮動物太費功夫。而且,一只水豚的血只夠它吃三天——如果三天都能保持新鮮的話。瓶子里的血已經留了三天,還沒凝結。

  不過,這血很冷。哈爾往鍋里倒出一杯血,放在“托爾多”角落的壁爐上,他往鍋底塞了些刨花和柴枝,准備生火。

  他習慣地在“托爾多”的柱子上划火柴。這回第一根火柴沒划着。他又接着擦了好几根,還是擦不着。

  在半明半暗的“托爾多”里,他覺得這根柱子看起有點兒異樣。但屋外陽光耀眼,他剛從外頭進屋,眼睛一時看不清屋里的東西。他試着在另一根柱子上划火柴,火柴馬上着了。

  火燃起來了,他抬頭看了看那根老擦不着火的柱子,嚇得直朝后退,神經高度緊張起來。一條巨蛇槃在柱子上。他剛才就是在這條巨蛇的鱗片上划火柴。

  開頭,他還以為是他的絞蟒從快艇上逃了出來。但他馬上就發現,這蛇絕沒有絞蟒那種華麗的皮色,身體也比絞蟒大兩倍。

  他猛然意識到,他面前的是一條南美大森蚺,世界第一大蛇。印度的王蟒,有時比大森蚺長,卻沒有它那么粗大,也輕得多。

  大蛇槃繞在柱子上,哈爾無法估計它的長度,但看得出來,它足有一英尺粗。它身上有一個地方鼓了出來,那很可能就是哈爾的朱鷺!

  大森蚺的身體是墨綠色的,一種不吉利的墨綠;頭呈黑色,雙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嚇呆了的哈爾。哈爾想起了印第安人講的故事:據說,大森蚺能用這雙可怕的眼睛使人或動物進入催眠狀態。哈爾并不相信這種傳說,但他仍然感到全身癱軟,費了好大的勁,總算從“托爾多”里走了出去。他不安地回頭看了一眼,那大蛇還是紋絲未動。

  哈爾想呼喊岸上的伙伴,卻喊不出聲,直到爬上岸后,方才驚魂稍定。

  “南美大森蚺!”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在‘托爾多’里面有條南美大森蚺。”

  這消息使船員們大為興奮。“咱們把它抓起來吧!”羅杰說。

  “好哇。不過,怎么抓法呢?總不能就這么走過去,伸出雙臂摟住這條大森蚺吧。”

  哈爾在一根圓木上坐下來思考着。如果他們就在“托爾多”里用套索抓這條大蛇,它准會到處撲騰,把“托爾多”搗成碎片;它會咬死其它動物,甚至可能把“方舟”弄翻。

  艾克華一直是哈爾的好幫手,因此,他又找艾克華,但這一回,這位印第安人卻拿不出辦法來。

  “我們從來也不逮大森蚰,”他說,“印第安人害怕它。”

  “但你們卻有本事把絞蟒馴養成寵物。”

  艾克華笑起來;“絞蟒是我們的朋友;南美大森蚺卻是我們的死敵,‘吃鹿獸’又凶殘又陰險。”

  哈爾注意到,艾克華用了一個印第安名字來叫大森蚺——“吃鹿獸”。這使他想到了一條計策。

  “也許,我們可以用鹿把那條大森蚺引上岸。只要能把它弄上岸,我們就能用繩索把它捆住。”

  聽了這個主意,沒有一個人,包括艾克華在內,願意上那條已經被大森蚺槃踞了的船上去,試試是否可以用鹿做蛇餌。人人都害怕自己會成為比那只鹿更有吸引力的誘餌。

  這主意像足球一樣回傳給哈爾。

  “好吧,我去,”他說着,戰戰兢兢地踏上橫在“方舟”與河岸之間的跳板。現在已經不用擔心那些小絞蟒會沿着跳板逃上岸了,因為它們已經長大,哪兒都能爬,因此,已經被關在籠里。

  送小鹿赴死以前,他必須首先肯定,他要捕捉的東西還在那兒。他朝“托爾多”里張望,爐火正輕輕地畢剝作響,几束陽光穿透茅屋頂,照進小屋。

  槃繞在屋柱上的大蛇已經無影無蹤。哈爾說不出是松了口氣兒還是大失所望。蘆葦牆下方有個大洞,大蛇肯定是從這個洞鑽出去,然后,越過船舷溜到河里。

  哈爾正站在那兒尋思着下一步該怎么辦。突然,一種類似地震的力量搖撼着沉重的船體。哈爾搖搖晃晃地走出“托爾多”。他還以為,是巨浪從亞馬孫河的主流涌進河灣,晃動了“方舟”。可是并沒有巨浪。他看看河岸,也沒有任何地震的跡象。不管怎么說,這兒畢竟不是經常發生地震的地方。

  哈爾站在甲板上,神秘的震動使他莫名其妙。突然,腳下那條兩噸位的船被整個兒拋起來,向河岸撞去。哈爾站腳不穩,啪噠一聲趴倒在傾斜的甲板上。他爬上岸,激動的伙伴們圍了上來。船體已恢復了平衡,但河水仍在船的四周翻滾。

  “是那條大森蚺!”艾克華驚叫,“這兒一定是它們的窩。”

  班科極盡煽動之能事,“我們得馬上離開這兒。南美大森蚺是一種很壞的蛇,它們是魔鬼的靈魂。”他利用了印第安人的迷信心理。印第安人認為各種各樣的鬼怪全都在這種陰毒的大蛇身上安了家。

  哈爾沒讓班科說下去,他說:“不捕到一條南美大森蚺,我們絕不離開這里。我們最好先給它造個籠子。還真該有個洗澡盆呢。”他開始給羅杰講一位紐約畫家的故事。那位畫家為了給巨蟒畫像,從動物園里借來一條15英尺長的巨蟒。根據紐約動物園馴蛇大師雷蒙特·埃爾·迪瑪斯的指點,他在他格林威治村的寓所里修建了一個長約12英尺的蟒欄,欄內放了一個長60英寸、寬一碼、高30英寸的木澡盆。澡盆還挺管用,只是后來,盆上有個地方漏水,水滲到樓下的那套房,房客向房東投訴。那位大人物對公寓里竟有一條大蛇房客提出抗議,畫家和蛇只得搬家。

  據此,哈爾他們決定為還沒到手的獵獲物修個澡盆。但樹枝不能用來造澡盆,林莽中又沒有板材。

  是艾克華解決了這個難題。

  “我們可以弄個木殼子。”他說。

  “好主意,”哈爾說,“帶上這些人干吧。”

  哈爾在河里見過許多木殼子。一個木殼子就是一條用樹殼子,或者說樹皮,造成的船。用一條船來造森蚺澡盆,當然再好不過了。而且,造一條木殼子船比造一條獨木舟要快得多。

  船員們選好一棵紫心樹,繞着樹的底部在樹皮上割了一圈,豎起一個腳手架,在離第一道口子20英尺的上方又割了一圈。然后,垂直割了一刀,這才開始用楔子把樹皮撬開。樹皮從樹干上撬下來后,他們就有了一張長20英尺、寬約10英尺的樹皮了。

  樹皮的兩頭用藤本植物束牢,用粗藤和灌木繩把兩頭扯緊,使它們像公雞尾巴一樣翹起來。樹皮上的裂縫用橡樹的乳液補得滴水不漏。

  現在,樹殼子成了一條不會滲水的好船,或者說,一個可以盛水的好澡盆。

  還要修一間浴室,也就是說,要造個籠子,把澡盆和使用澡盆的家伙裝進去。

34. 南美大森蚺(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