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33. 南美大森蚺(1)

34. 南美大森蚺(2)

  伙計們干得很快,但還是一直干到第二天才把那個怪模怪樣的籠中澡盆造好,并把它安置在“方舟”上能騰出來的最后一個空位置上。一切都弄妥了,現在單等給這籠子弄個房客了。哈爾打定主意,這一回,不管大森蚺什么時候來,他都要嚴陣以待。他把這一戰役計划得十分周密。沙灘上,離“方舟”大約40英尺的地方有棵樹。他在這棵樹和“方舟”的桅杆之間系了根繩子,把鹿拴在繩上,離水邊不遠。

  接着,他准備了三根套索,一根綁森蚺頭,另外兩根用來對付大森蚺的尾巴。籠子里的一切都己准備就緒。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一條南美大森蚺。

  船員們躲進灌木叢里守着。又是長久的等待,老規矩了。白天總算熬過去了。小鹿不時啃着河灘上的青草。這是一只美麗的動物,比起它的加拿大遠親來,體型不算大,棕黃色的毛皮很有光澤,褐色的大眼,漂亮的犄角。哈爾真不願意犧牲它。

  警覺地守候了三個多小時,哈爾不禁非常想走動一下。艾克華說這兒是森蚺的窩,真的嗎?大森蚺的窩是什么樣的呢?作為一個科學考察者,他應該了解這些情況。

  他溜出灌木叢,走過沙灘,跳進水里。河床很陡,一下去,水就很深。哈爾奮力划了几下,潛入水底,惹是生非去了。河水很混濁,水底的東西看不清楚。他首先得弄清楚附近有沒有吃人的鋸齒鮭。然后,就開始搜尋可以說成是大森蚺窩的東西。

  河底長滿蘆葦,哈爾就像在林莽中穿梭。蘆葦又粘又滑,挨上去很不舒服。河底到處沉着橫七豎八的圓木,圓木底下自然可能成為小動物的安身之所,但卻絕不可能成為世界第一大蛇安家的窩。

  他浮上水面換了口氣,又潛下去。這一次,他仔細察看了沙灘那邊陡峭筆直的河岸。突然,他游過一個水底洞穴的入口,這洞一直穿進河岸。

  如果他要證實這就是大森蚺的窩,那么,證據就擺在眼前了。兩條不到5英尺氏的小森蚺從洞里游出來,在蘆葦間穿來穿去。接着,一條大森蚺從洞里伸出駭人的頭,向哈爾游去。

  哈爾再也無心考察,趕緊浮出水面。他已經可以想象,那條大森蚺的血盆大口如何咬住他的雙腿,把他拖進黑魆魆的洞里,然后,不慌不忙地把他吃掉,在爬上沙灘那短短的瞬間,他經受了恐懼的痛苦折磨。

  “你看見什么了?”羅杰低聲問。

  “大森蚺的一家子都在窩里呢,”哈爾說,“你就坐在它們的房頂上。你身下有一個大洞穴。”

  “可是,它們怎么能住在水底的洞穴里呢?它們不是得呼吸空氣嗎?”

  “洞頂可能露在水面上。”哈爾猜道。

  長久的等待又開始了。羅杰睡着了。

  哈爾盯着細浪拍打小鹿腳下的那片沙灘,眼睛都盯累了。有什么東西划破了河灣平靜的水面。開頭,哈爾沒看見。不一會兒,他看見了,那東西在動。它有點兒像潛水艇的潛望鏡。他明白,那是大森蚺的鼻子。為了適應水里的生活,這種蛇的鼻子沒長在通常該長鼻子的地方,而是高高地長在頭頂上,這樣,當它把頭潛入水里時,仍然能夠呼吸。

  大森蚺的眼睛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時隱時現。這對眼睛長得正是地方,它們不僅可以向上、向前看,而且還能往下看。這種絕技,旱地上的蛇類是沒有的。兩眼之間的距離很寬。顯然,長着這雙眼的頭一定很巨大。

  巨頭正向着小鹿直沖過去。頭后的水面有很長一段距離被激起了波浪,這說明,在水底推動着頭前進的軀體必定也十分巨大。也許,有二三十英尺長,誰說得准呢?反正,照哈爾的意思,越長越好。

  他急忙溜過灌木叢,走到樹下,抓住繩子。在“方舟”上看守繩子另一頭的那位印第安人沒打瞌睡,這使哈爾高興。

  那浮動的頭漂到沙灘。它滑出水面,把下頰靠在沙灘上。看見大森蚺,小鹿驚慌失措,要不是被繩子拴着,它早逃之夭夭了。那可憐的小動物拼命掙扎,四蹄發狂似地在沙地上刨,把鵝卵石都踢到大森蚺口中。

  哈爾開始拉繩子。守在另一頭的印第安人順勢把繩子一點一點地放過去。小鹿被慢慢地拖往樹下,大蛇緊跟在后面,每當大森蚺快抓到小鹿時,哈爾就把它拉遠一點兒。哈爾自己藏在樹后,其他人都藏在灌木叢里。小鹿被拉到樹下時,大森蚺離它只有大約6英尺,并且正飛快地追上去。

  “好哇,伙計們,沖上去!”哈爾高喊。

  他手拿套蚺頭的套索跳出來。其他人抓着套蚺尾的繩索從兩邊包抄。

  蚺看見了哈爾,但它并沒有退縮,反而威脅地抬起頭來。哪怕最微小的失誤都會帶來嚴重的后果。大森蚺馬上就要撲過來了,必須趕在它撲過來之前,用套索套住它的頭和尾巴。

  哈爾一個箭步沖向那惡棍的頭和那張洞開着要把他吞下去的大口。他把套索往那鼓起來的頭用力甩過去,緊緊地套着軟綿綿的蚺頸。

  套索的另一頭穿進籠子,用老辦法把繩索穿到籠外。繩頭固定在一棵樹上。只要套住尾巴,不讓大森蚺撲騰,就可以一英寸一英寸地把它拽進籠里。

  說是這么說,干起來可不那么容易。抓尾套那几個人激動得手忙腳亂,他們只往蛇尾上套上了一根繩子。當大蛇甩着尾巴向哈爾沖去時。它一下就把這根繩子從印第安人手里扯脫了。

  大森蚺的尾巴猛地一甩,班科和兩個印第安人被直挺挺地抽倒在地上。艾克華拿着另一根尾套,勇敢地跳進去。蛇尾突然往前一繞,把他卷住。艾克華拼命想掙脫。蛇身槃旋着纏住他,把他卷着往身體上部挪,從而騰出了尾巴,繼續到處亂抽亂打。

  羅杰竭力要抓住那飛舞着的尾套,蛇尾重重地抽在他頭上,他頓時失去了知覺。

  蛇尾并沒有按哈爾計划那樣被套住,巨蛇正向着哈爾逼近。他倒退着,絆了一跤,摔倒在地上。他在那兒只躺了一兩秒鐘,卻仿佛過了一輩子。他所聽說過的大森蚺吞牛、吞馬,以及那些在這種無畏的巨蛇口中喪生的人們的故事,都一一閃過他的腦海。這回輪到他了。

  當他的腦子在飛速運轉時,他身體的動作也像鏈式閃電一樣迅疾。他就地一滾,躲開了向他直沖過來的蚺頭,接着,一個鯉魚打挺,跳起身來。

  他驚恐地看到艾克華已經奄奄一息,血從他的嘴和耳朵噴泉似地涌出來,他的身體無力地扭動着。哈爾伸手拿他的左輪槍,但是,槍在他倒地時,已經從槍套里掉出來,不見了。

  大森蚺張開巨口要咬艾克華,哈爾飛身撲向蚺頭。用雙手的大拇指使勁兒卡它的眼睛。大森蚺翻滾着,抽打着,哈爾拼命卡着,毫不放松。緊緊槃卷着的蛇身松開了,艾克華被甩到灌木叢里。

  哈爾奔到他朋友身邊,摸摸他的心臟。心臟已停止了跳動。

  他轉身沖上與世界第一大蛇搏斗的戰場。他暗暗發誓:艾克華的血絕不能白流。

  穿過籠子系在樹上的頭索留得稍長,但卻繃得很緊。船員們已經抓住了尾索,把它系到另一棵樹上。

  森蚺想用它的利齒或尾巴再抓一兩個敢惹它的人,卻沒能得逞。哈爾讓兩個印第安人和他一起拉頭索。他們一把一把地拉,每拉一下,那撲騰着的森蚺離寵子就近一分,最后,它的頭終于被拽進籠里。

  蚺身被尾索拉得几乎筆直。當蚺頭被拉進籠子時,哈爾下令慢慢放松尾索。看見敵人正在被征服,船員們干得更有勇氣更有信心了。一個船員甚至壯着膽子兩次往蚺腰上系繩子,但兩次都被打倒在地。靠了他系的這根繩子,他們把沉重的蚺身往前拉。

  蚺頭終于被拉到籠子的盡頭,但蚺身還有十英尺留在籠外頭呢!

  他們把尾索穿進籠子,用它把蛇尾拉進籠,籠門一關,大森蚺終于抓到手啦。

  哈爾并不開心,他為此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他脫下襯衣,到河灣里浸溼,把艾克華臉上的血洗淨。他已經喜歡上了這位能干、聰明、善良的印第安年輕人。他感到,羅杰和他失去了他們最忠實的朋友。

  艾克華不在了,不知為什么,前途忽然顯得陰沉灰暗。

  船員們把籠子連同里頭的獵獲物一起抬上船,在澡盆里裝上半盆水。

  在蒼茫的暮色中,他們把艾克華埋葬在他獻身的那棵樹下。

35. 九個無頭人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