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35. 九個無頭人

36. 孤苦伶仃(1)

  太陽照到哈爾臉上,把他弄醒了。他伸了個懶腰,彎起胳膊擋住耀眼的陽光,靜靜地躺着。

  清早醒來,他總愛盡情享受起床前那短暫的時光——悠閑地躺着,傾聽船員們干活。這時候,印第安人該動手撿柴生火了。昨夜下了雨,生火可能有點兒難。哈爾的弔床上張着的帆布,還在往下滴水。

  往常的這個時候,他總能聽見印第安人說話和鍋勺的叮當聲,嗅到火煙味兒,接着,咖啡的濃郁香氣便撲鼻而來。

  往常的這個時候,這一切早該開始了。印第安伙計們常常是太陽一露面兒就起床了。但這會兒,哈爾什么也聽不到,耳邊只有森林里最常聽到的聲音,還有不斷傳來的印第安人憤怒的鼓聲。

  他張開眼睛望望外頭的營地。本來,這個時候,營地上應該已經升起了火,早餐的海龜蛋已經在鍋里噗噗響,鳳冠鳥已經烤在火上,咖啡已經在壺里冒着熱氣。

  但是,營地上空無一人。

  這可不行!這些家伙越來越懶了。他得馬上整治他們一下。哈爾爬下弔床,穿過林間空地,向緊靠着沙灘停泊的快艇走去。

  他困惑地停下腳步。快艇不見了。

  艾克華被巨蟒纏死時,他心里產生的對未來的恐懼感,這時,又潮水般向他襲來。不過,也許那班印第安人只不過打魚去了。

  但他知道,他是在欺騙自己。他們不會全體一起去打魚啊,總該有人留下來生火煮早飯。

  他走出岬角尖,亞馬孫河上、下游盡收眼底。河面上沒有船只。

  沒必要自己哄自己了。因為害怕當地印第安人的報復行動,他的全體船員都已經回家去了。他真該感謝班科,只有他才有本事說服他們把兩個孩子丟棄在林莽里。

  他們開走了他的快艇。他得承認,這還算公道,因為他還欠他們工錢,不過,他們很可能把能偷走的東西全都偷走了。

  他返回河灣。踏上“方舟”。至少,他們還留下了“方舟”。動物們平安無恙。見了哈爾,它們紛紛向他要早飯吃。哈爾檢查了食品、衣物、網索、漁具、罐頭、珍貴的文件、藥物、槍支彈藥等等,這些東西一件也沒少。

  他這班伙計還是誠實的,但這絲毫也改變不了這一事實:羅杰和他已經被孤零零地拋棄在危機四伏的林莽里——而羅杰病倒在弔床上,什么也干不了。印第安人隨時會對他們釆取敵對行動。哈爾想起頭天傍晚所看見的那幅令人心驚膽戰的圖景。不難想象,不久,在亞馬孫河上,可能又會增加兩具漂向下游的無頭尸體。

  羅杰似乎在輕聲喊他。他給弟弟送了點兒水和早上服用的奎寧。羅杰的前額熱得燙手。哈爾把夜里發生的事兒告訴他。

  羅杰病得昏昏沉沉,弄不清哈爾說的是什么。

  “你怎么就不能讓我多睡一會兒呢?”他發火了。

  哈爾只好讓他睡覺,自己去弄吃的。他下意識地踏着鼓點邁步。這鼓聲怎么就沒完沒了呢?

  他用湯匙給羅杰喂了點蛋和咖啡,然后,扛上來福槍給他的動物弄吃的去——尤其是那條大森蚺,它很不安分,籠子都快叫它弄散架了,澡盆里的水全都被它撲騰出來,再添水也無濟于事。不喂飽它,它是不會安靜下來的。

  哈爾沿着河岸向下游方向走,希望會碰上一只到河里喝水的野物。

  突然,眼前的情景使他大吃一驚。一個男人站在齊腰深的水里。一個女人,懷里抱着個孩子站在他身邊。開頭,他還以為是印第安人,仔細再一看,才發現不是。走近了,他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的細眼睛、扁鼻子和厚嘴唇。

  在回歸線下的海域里航行的水手,常常像哈爾一樣上當。許多出海遠航的人都曾賭咒發誓,說他們見過一種女人身、魚尾巴的動物坐在礁石上梳頭或奶孩子。也許,美人魚的傳說就是這樣來的。

  但是,哈爾眼前的這個亞馬孫“聖母”卻絲毫也沒有我們想象中的美人魚的美貌。她的臉和她那位男朋友的臉一樣,都像牛臉一樣丑陋。哈爾明白了,他看見的是海牛,巴西人管它們叫“魚牛”。

  在草叢中,它們蹲坐在尾巴上,雌海牛正在給懷里的小犢喂奶,雄海牛在啃睡蓮,它們直立的身軀隨着從亞馬孫河涌進來的波濤輕輕搖晃。

  真是龐然大物啊!如果隱藏在水里的部位與露出水面的部位相稱的話,這動物至少有10英尺長,一噸重。他可沒本事把它們當中的任何一只抬回去給大森蚺吃。

  正在這時,一陣潑水聲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家海牛的另一位成員來了。這是一頭小海牛,身長約5英尺,體重不會超過200磅,只能給那條大爬蟲當點心吃。這頭小海牛只在几英寸深的水里擺動着尾鰭,一邊亂撲騰一邊啃着岸邊的青草。

  哈爾打了一槍。槍聲一響,兩頭大海牛立刻潛入水里不見了。小海牛開始在淺水里笨拙地拍動着它的尾鰭和尾巴。哈爾走近一點,又開了一槍,他知道,海牛皮非常堅韌,印第安人常用它來造鎧甲。他慶幸自己帶着那支三百響。笨重的小海牛踉踉蹌蹌地在水里亂爬,沒等它爬到深水,哈爾就抓住了它的尾巴。他沒走旱路,借助水的浮力,他拖着海牛蹚過几個淺灘,一直來到“方舟”邊。他把海牛頭托到船舷邊,讓它弔在船邊上,然后,把牛身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往上托。啪噠一聲,小海牛終于掉進了船艙。

  海牛皮很光滑,沒費多大勁兒,哈爾就把它拖過甲板,拽到大森蚺的籠前。不過,下一步可就不那么好辦了。

  他怎樣才能把這只笨重的“魚牛”塞進籠里,而又不讓大森蚺竄出來呢?

  整個早上,大森蚺都很不安分,它不停地用頭去撞籠門。它那30英尺長的身子對折着,頭尾都挨着籠門,而它的尾巴和它的頭一樣危險。

  一般來說,哈爾不怕蛇。從南美的有毒水蛇到落基山的響尾蛇,他曾經和很多種蛇打過交道。但看着眼前這條蛇類中的龐然大物,他的神經仍禁不住顫抖。

  這種蛇不僅大得嚇人,而且性情凶悍。從來沒有人能和大森蚺交朋友。在這方面,大森蚺和性情溫和的美洲絞蟒大不一樣,絞蟒能被馴養成家里的寵物,變得像狗或貓一樣能跟人親近。森蚺卻是蛇類王國里的惡棍,它跟什么人或動物都不能和睦共處。

  哈爾知道,只要他一開籠門,那張鋼鉗似的大口就會咬住他的腿,那條暴躁的尾巴就會把他抽打得遍體鱗傷。

  小貘跑過來用它那長鼻子親熱地拱着他。那大森蚺瞪着飢餓的眼睛盯着它,頭往后一縮,對着籠門猛撞過去,力氣大得嚇人。

  哈爾抱起小貘,順着籠邊走到籠子的另一頭。大森蚺的頭追隨着他們。哈爾把小貘拴在離籠柵好几英尺的地方。大森蚺那雙仿佛具有催眠力量的邪惡的眼睛一直盯在小貘身上。謝天謝地,小貘是深度近視,對大森蚺的逼視簡直無動于衷。

  哈爾跑回籠門那頭。但他仍然不敢利用這一時機把小海牛塞進籠門,因為不等他把半只海牛塞進去,大森蚺就會扭過頭來。他察看着小海牛。它那扁平的像船槳似的尾巴使他想到一個辦法。

  他在門側柱和籠門周圍系上一根結實的繩子,這樣,籠門就只能打開一道兩英寸寬的縫。然后,他把小海牛扁平的尾巴從門縫里塞進籠里。

  接着,他跑到籠那頭把小貘牽回籠門邊。森蚺隨煮小貘轉過頭來,發現了小海牛肥美的尾巴,饞涎欲滴,立刻張開大口咬住這尾巴,開始把海牛往口里拽。

  大森蚺一旦開始吃東西,它就什么也不顧了,直到它把東西吃光為止。哈爾慢慢地放松籠門上的繩子,籠門一點點地打開,等那只海象似的哺乳動物的身體隨着大森蚺的吞咽整個兒進了籠子,它的半邊身子已經被那大爬蟲拽到肚子里了。哈爾關上籠門,上好鎖。

  “好啦,”他滿意地說,“消化那玩意兒,至少可以使你規矩几個禮拜。”

  這樣一頭古怪的哺乳動物,在動物園里想必會引起轟動,看着它就這么樣消失在一條巨蚺的喉嚨里,哈爾不免有几分遺憾。但是,他知道,離開了熱帶地區,任何水族館都只能讓海牛存活几個月。也許,還沒等他把它運到家,它就活不了啦。

  安頓好大森蚺,哈爾又去為其它動物找吃的。光是喂養這么一大群動物就得一個專門的人。沒有了羅杰這個好幫手,他得單槍匹馬地把他的水上動物園運到下游去,想到這兒,他感到壓在肩上的擔子非常沉重。

37. 孤苦伶仃(2)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