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亞馬遜探險》[繁]
36. 孤苦伶仃(1)

37. 孤苦伶仃(2)

  他不必再擔心“鱷魚頭”匪幫了——這總算是不幸之中的一點兒慰藉。不過,他真的不必擔心了嗎?他們全都死了嗎?他從來就沒有弄清過“鱷魚頭”匪幫的確切人數。比洛估計他們大約有八到十個人。那條船上有九個無頭人——那應該就是整幫匪徒了吧。然而,他仍然忐忑不安,也許,“鱷魚頭”還活着。恐怖感像噩夢似的,即使在白天也不斷困擾着他。他想對此付之一笑,但是,他笑不出來:伙計們全走了,留下孤零零的兄弟倆;幽暗的林莽充滿凶險。據說,在這黑魆魆的森林里,在可怕的孤寂中,人甚至會精神失常。

  所以,當他看見“鱷魚頭”從樹林的陰翳中東倒西歪地向他走來時,他真寧願相信自己是瘋了。一點兒沒錯,是他——除了魑蝙外,只有他才會有那么丑陋的一張臉。這樣說,還辱沒了魑蝙呢。那家伙的襯衣和褲子撕得破破爛爛,沾滿血污。他的頭發亂蓬蓬的,因為恐懼和缺少睡眠而顯得憔悴不堪的臉,被矮灌木划滿道道傷痕。

  他停下腳步,盯着哈爾,接着,向他撲過去。哈爾舉起槍,但當他看見“鱷魚頭”沒帶武器,就把槍放下了。“鱷魚頭”撲倒在他腳下。

  “兄弟,見到你真高興啊!”他像狗似地哀告。“別讓他們,兄弟,別讓他們把我抓走。”他張開臂膀抱住哈爾的腿抽泣着。“他們會殺了我,好兄弟。他們一定會那么干的。他們要殺我。”

  “他們干得好,”哈爾說着,一腳把那家伙踢開。“你來求我幫忙,不覺得有點兒可笑嗎?”

  “聽着,好兄弟,聽我說,”“鱷魚頭”嚎哭着,“我們都是白人,對吧?白人應該向着白人。你不會讓那些紅鬼把我抓走的,對嗎?”

  “是你們放火燒毀了那個村莊,對吧?”

  “噢,那——那只是一場誤會。”

  “你殺過印第安人嗎?”

  “殺得不多,殺几個印第安人算得了什么?”他慢慢站起身來朝身后望,渾身仍然篩糠似地發抖。“他們在追我。好兄弟,你們的營地在哪兒?”

  哈爾從頭到腳把他打量了半天。這個臭名昭著的壞蛋!他枉披了一張人皮,讓子彈穿透這張臭皮囊,哈爾心里才痛快呢!他真該朝這狗雜種狠踢一腳,把他踢進林莽,讓他死在那兒,或者落入印第安人手中。

  他轉身把他帶回營地。“鱷魚頭”又大又笨,像只大食蟻獸似地拖着腳跟在他身旁。“為了這,上帝會保佑你,好兄弟,”他用沙啞的嗓子陰郁地說,“我早就知道你不會把一個白人丟棄在野獸出沒的林莽里。你和我會成為朋友的,不對嗎,小兄弟?最好的朋友。一切都忘掉,一切都饒恕,我說得對嗎?這是我們時代的精神。”

  一走進營地,他就停下了腳步。

  “你的人呢?”

  “回上游去了。”

  “耶穌基督!印第安人就這德行。絕不能相信他們。你的那些動物呢?也丟了嗎?”

  “沒有。它們在大船上,就在河灣那邊。”

  “好哇!”“鱷魚頭”熱心地說,“小兄弟,你真走運。你的伙計剛走,我就來了。放心吧,我幫你把船駛下去,我起碼能做到這一點。有吃的嗎,小兄弟?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

  哈爾喂飽了那家伙。

  “你弟弟呢?”“鱷魚頭”問,“帶着槍打獵玩兒去了?”

  “不。在后面的弔床上。發燒呢。”

  “真糟糕,不是嗎?你不折不扣地只剩一個人了,對嗎?”

  哈爾嚴厲地瞥了他一眼,“對,只剩一個人了。但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乘機施詭計,你也只剩一個人了。昨天晚上,我已經看見你的朋友們漂過去了。你是怎么脫身的?我敢打賭,他們和印第安人搏斗時,你准在樹叢里躲起來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不然,雇他們干什么用?好啦,別爭了,咱們講和吧。我所經曆的坎坷足以使人幡然悔悟。在密林里,我已經痛下決心,只要仁慈的主讓我活着走出密林,我決不再動任何人的一根毫毛了。我要變得像羊羔一樣溫順。我就是那樣叮囑自己的——溫順得像小羊羔一樣。我絕不再傷害任何人了。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會說到做到。聽我說,當你到了隨時都會完蛋的地步,你對許多事情的看法都會改變。當我一眼看見了你——啊,即使見到了親兄弟,我也不會那么高興。”他又吃了一大塊干肉,“是的,先生,這正是我想說的,我們要像親兄弟一樣。”

  “像亞伯和該隱一樣嗎?”但“鱷魚頭”聽不懂哈爾對說他的話。

  “就像親兄弟一樣,”他又說。他往外張望亞馬孫河對岸。哈爾順着他的目光望去,河水比頭一天漲高了,流過岬角的水流更加湍急。一棵連根拔起的樹漂在水上。亞馬孫河上總能看見的浮島出現得越來越頻繁。它們是一年一度的洪水的先兆。

  “上游肯定下過大雨,”“鱷魚頭”說,“從現在起,一星期以內,我們此刻坐着的這塊土地將會被水淹沒。上游漂來的土塊,寬敞得夠起一幢房子。那些漂流的大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船只撞散。不過,別擔心,我們一定能搶在洪水來到之前,使你的船平安抵達瑪瑙斯。幸虧我來了。包在我身上啦,兄弟。”他站起來,勇敢地拍着胸膛,咧着嘴,笑得很難看。

  一支箭嗖地飛過他身邊,射在一棵樹上。一眨眼功夫,“鱷魚頭”就躲進了樹叢,哈爾聽見他在矮灌木叢里奔跑的重重的腳步聲。

  羅杰在弔床上虛弱地喊着哈爾,“什么事?”

  “躺下,”哈爾警告說,“印第安人。”

  他朝箭飛來的方向走去,“我們是朋友!”他用印第安普通話大喊。

  回答他的是又一支飛箭,這箭差點兒射中他的肩膀。

  他想起那九具無頭尸,想到躺在弔床上的羅杰。要保護羅杰,最好的辦法是把印第安人引開,引進樹林里去。他端着槍往前跑,子彈已經推上槍膛。既然他們不肯接受友誼,那就只好讓他們吃子彈了。

  他沖進林莽,又一支箭呼嘯着從他身邊擦過。他覺得奇怪,這箭怎么老是一支一支地射過來呢?

  他立刻就找到了原因——只有一個印第安人。看見一個帶槍的白人追過去,這印第安人轉身就逃,哈爾追了將近半英里。印第安人跑得飛快,他迫不上,不一會兒,印第安人就在被燒村莊的那個方向不見了。

  毫無疑問,他是個探子。過一會兒,他就會和村里的大隊人馬一齊回來的。哈爾奔回營地。不能再浪費時間了。羅杰、他,還有那個不受歡迎的客人都必須立刻登上“方舟”啟航。

  他解下弔床,抱着弔床和沉重的半昏迷的羅杰,穿過矮灌木叢來到河灣邊。一路上,他沒功夫想到“鱷魚頭”。到了河邊,他想起了他。一想到走出沙灘后,眼前將會出現的情景,他不由一陣心寒。

  茂密的綠葉在河邊織成一道屏障。他從屏障后一個箭步沖到沙灘的陽光下,一下子愣住了。那么,這是真的了,“方舟”不再停靠在沙灘一帶。堂堂一個男子漢竟能自個兒把船開走,拋下兩個孩子任由林莽和充滿敵意的印第安人擺布。

  遠遠的河面上,張滿風帆的“方舟”正借助強大的水勢飛快地駛去。除了掌舵,“鱷魚頭”什么也不用干。他站在船尾的舵台上,一手握着舵柄,另一只手揮動着。他那粗啞的聲音越過河面遠遠傳來:

  “再見啦,兄弟。見鬼去吧!”

38. 浮島(1)
返回 《亞馬遜探險》[繁]
所属专题:《哈尔罗杰历险记》全14部
所属分类:社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