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死亡區域》[繁]
第六章

第七章

  一

  “閉上你的眼睛。”魏澤克醫生說。

  他是個矮胖的人,頭發的樣式令人難以置信,留着絡腮胡子。約翰尼弄不懂他的頭發,那種發式的人在緬因州東部的每個酒吧都會招來一群圍觀者,像魏澤克這種年齡的人留這種發式,會被認為應該關起來。

  那種發式。伙計。

  他閉上眼睛。他的頭上插滿了電線接頭,這些電線接頭與一台腦電圖儀相連。布朗醫生和一個護士站在機器旁,機器冷靜地吐出一張寬大的圖紙。約翰尼希望護士是瑪麗亞·米查德。他有點兒害怕。

  魏澤克醫生摸摸他的眼瞼,約翰尼猛地一動。

  “喏……別動,約翰尼。這是最后兩張。別……動。”

  “好了,醫生。”護士說。

  很低的嗡嗡聲。

  “好了,約翰尼。你舒服嗎?”

  “覺得好像我的眼瞼上有硬幣。”

  “是嗎?你很快就會習慣的,現在讓我向你解釋一下這程序。我將要求你想象一些東西,總共有二十種東西要想象,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

  “很好,我們開始了。布朗醫生?”

  “一切就緒。”

  “很好。約翰尼,我要求你看一張桌子。這張桌子上有一個桔子。”

  約翰尼開始想。他看到一張輕便小桌,帶着可折疊的鋼桌腿,在它上面偏離中心的地方,有一個大桔子,在它坑坑窪窪的皮上寫着“受日光照射的”几個字。

  “很好。”魏澤克說。

  “那個機器能看到我的桔子嗎?”

  “嗯……可以,以一種符號的方式它能看到,機器在追蹤你的腦電波。我們在尋找障礙物,約翰尼,受傷的區域,可能表明腦骨中還有壓力。現在我要求你別問問題了。”

  “好吧。”

  “現在我要你看一台電視。它開着,但沒有收到節目。”

  約翰尼看到公寓中的電視——他的公寓。屏幕上是淺灰色雪花。為了更好地接收,兩根天線頂部裹着錫箔。

  “很好。”

  測試繼續着。到第十一件東西時,魏澤克說:“現在我要你看一張野餐桌,它在一片綠色草地的左邊。”

  約翰尼開始想,在他腦子里他看到一張椅子。他皺起眉頭。

  “出什么事了?”魏澤克問。

  “沒事兒。”約翰尼說。他更用力地想。野餐、燒煤的火盆……聯想,該死的,聯想。在你腦子看一張野餐桌有什么困難的,你在生活中看到過一千張,聯想。塑料勺子和叉子,紙槃,他父親戴着一頂廚師帽,一只手舉着一支長長的叉子,圍着一個圍裙,上面歪歪斜斜印着一句格言:“廚師需要喝一口”。他父親做好碎牛肉夾餅,然后他們都坐在——

  啊,它來了!

  約翰尼微笑了,接着這微笑又消失了,這次他大腦中出現的是一張弔床。“他媽的!”

  “沒有野餐桌?”

  “這是最古怪的事,我不能……想起它。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它是什么,但無法在我的大腦中看到它。這是不是很古怪。”

  “沒關系。試試這個:一個地球儀,位于一輛運貨卡車的車頭上。”

  那很容易。

  到了第十九件東西,一個划艇位于一個路牌的下面(誰想出的這些東西?約翰尼想知道),這種情況又發生了,讓他覺得無能為力。他看到一個皮球位于一個墓碑旁。他更集中精力想,看到一座高速公路上的橋。魏澤克安慰他,片刻之后,電線從他頭上和眼瞼拿開了。

  “為什么我看不到那些東西?”他問,眼睛從魏澤克移到布朗身上,“出什么事了?”

  “很難確切地說,”布朗說。“它可能是某種健忘症。也可能是那次車禍摧毀了你腦子的一小部分——我是說顯微鏡才能看到的那么小的一塊,我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顯然你失去了一些圖形回憶。我們剛好發現了兩個。你可能還會遇到更多。”

  魏澤克突然說:“你小時候大腦受過傷,對嗎?”

  約翰尼懷疑地看着他。

  “存在一個舊傷痕,”魏澤克說,“約翰尼,有一種理論,建立在數據統計研究上……”

  “這研究根本談不上完備。”布朗几乎是一本正經地說。

  “的確如此。但這理論假設:那些能從長期昏迷狀態中醒來的人,以前大腦都受過傷……受過第一次傷后,大腦似乎具有了某種適應能力,使它能經受第二次腦傷。”

  “這理論尚未被證明。”布朗說。他似乎很不贊成魏澤克談起這一理論。

  “傷痕就在那里,”魏澤克說。“你記不得發生過什么事嗎,約翰尼?我猜你應該昏迷過。你從樓梯上摔下來過嗎?也許是一次自行車事故?那傷痕說明這種事在你小孩子時發生過。”

  約翰尼認真想了想,搖搖頭,“你問過我媽媽和爸爸嗎?”

  “他們倆都不記得發生過任何頭部受傷的事……你一點兒都想不起來了?”

  有那么一瞬,他想起了某種東西——黑色的,刺鼻的煙,像是橡膠的。然后它消失了。約翰尼搖搖頭。

  魏澤克嘆了口氣,聳聳肩:“你一定累了。”

  “是的,有點兒。”

  布朗坐在測試台的邊上,“十一點十五分了。今天早晨你測試得很累了。如果你願意,魏澤克醫生和我將回答一些問題,然后你回自己病房睡午覺,好嗎?”

  “好的,”約翰尼說。“你們拍我大腦的圖像……”

  “那是CAT掃描,”魏澤克點點頭。“即計算機化軸性斷層掃描。”他拿出一盒口香糖,往嘴里扔了三顆。“CAT掃描是對大腦的一系列光掃描。計算機使圖像更清晰和……”

  “它告訴你們什么了?我還有多長時間?”

  “這話是什么意思?”布朗問,“聽上去像一部老電影中的一句台詞。”

  “我聽說,從長期昏迷中醒來的人不會活很長時間,”約翰尼說。“他們又退回原狀,這就像一個燈泡燒掉前會非常亮一樣。”

  魏澤克大笑起來,這是開心的哈哈大笑,他竟然沒有被嘴里的口香糖嗆着,真是不可思議。“啊,這太夸張了。”他把一只手放在約翰尼的胸前。“你認為吉姆和我在這領域一無所知嗎?嗯,我們是神經科醫生,是你們美國人所謂的高級人才,我們并不是傻瓜。我告訴你,的確有退回原狀的情況,但你不會退回原狀。我認為我們可以這么說,吉姆,是嗎。”

  “是的,”布朗說。“我們沒有發現嚴重的損傷。約翰尼,得克薩斯州有個家伙昏迷了九年,現在他是一家銀行負責貸款的,他干那個工作已經六年了。在此之前,他干了兩年出納。亞利桑那州有個婦女昏迷了十二年,她分娩時麻醉劑出了問題,現在她坐在輪椅上,但她活着并很清醒。1969年她從昏迷中醒來,見到了十二年前她生下的孩子。那孩子已讀到七年級,還是個優秀學生。”

  “我以后會坐在輪椅上嗎?”約翰尼問。“我伸不直腿。我的胳膊好一點兒,但我的大腿……”他的聲音漸漸消失,搖搖頭。

  “韌帶縮短了,”魏澤克說。“是嗎?這就是為什么昏迷病人開始呈現出我們所說的胎兒姿勢,但現在我們對昏迷中的身體退化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更容易治療它。醫院的身體治療醫生將定期活動你的身體,甚至在你睡覺的時候。不同的病人對昏迷有不同的反應。你的退化非常緩慢,約翰尼。正如你說的,你的手臂就很好。但的確有退化,你的治療將是漫長而……我應該對你撒謊嗎?我不想這么做。治療將是漫長而痛苦的。你會流淚,你可能會恨給你治療的醫生,你可能愛上了你的床。還會有手朮——如果你非常非常幸運的話,只有一次,但也可能多到四次——這些手朮是為了拉長那些韌帶,這些手朮是很新的,它們可能非常成功,可能部分成功,也可能徹底失敗。不過,我相信你會再次行走的,我相信你再不能滑冰或跳欄了,但你可以跑步而且一定能游泳。”

  “謝謝你。”約翰尼說。對這個口音很重和發式古怪的人,他突然充滿感激之情。他想為魏澤克做點兒事以報答他——隨之而來的便是要摸他的沖動,這種沖動几乎是一種需要。

  他突然伸出雙手,抓住魏澤克的一只手。醫生的手很大,布滿皺紋,很溫暖。

  “怎么啦?”魏澤克和氣地說。“這是為什么啊?”

  突然事情變了。沒法說到底怎么變的,只是魏澤克一下子顯得非常清晰。魏澤克似乎……站了出來,沐浴在可愛、清晰的光中。魏澤克臉上的每一個痕跡,每一顆痣和每一條皺紋都清清楚楚。每一條皺紋都在講述着它自己的故事。他開始理解了。

  “我要你的錢包。”約翰尼說。

  “我的……”魏澤克和布朗吃驚地對望了一眼。

  “你的錢包里有一張你母親的照片,我需要它,”約翰尼說。“請給我。”

  “你怎么知道的?”

  “請給我!”

  魏澤克盯着約翰尼的臉看了一會兒,然后慢慢在工作服下面摸索,掏出了一個舊錢包,鼓鼓囊囊的不成樣子。

  “你怎么知道我帶着我母親的照片?她死了,在納粹占領華沙時死了……”

  約翰尼從魏澤克手中奪過錢包,魏澤克和布朗都顯得目瞪口呆。約翰尼打開錢包,略過塑料照片封袋,卻在背面找,他的手指翻過舊信用卡、收據、一張無效支票和一張參加政治集會的舊門票,最后他掏出一張小小的壓膜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年輕女人,長相平平,頭上扎着頭巾。她的微笑充滿青春活力。她手里抱着一個小男孩,旁邊站着一個穿波蘭軍裝的男人。

  約翰尼把照片壓在雙手中間,閉上眼睛,接着是片刻的黑暗,然后從黑暗中沖出一輛貨車……不,不是一輛貨車,是靈車,一輛馬拉的靈車,燈上蒙看黑紗,當然它是一輛靈車因為他們——

  几百几千地死去,不是德國坦克和黨衛軍的對手,十九世紀的騎兵對坦克和機關槍。爆炸。尖叫着、垂死的人,一匹馬的內臟炸了出來,它的眼睛亂翻着,后面是傾覆的大炮,魏澤克來了,站在馬鐙上,高舉着劍。1939年夏末的雨下着,他的人緊跟着他,駛過泥濘的大地,納粹虎式坦克的大炮發現了他,對准他開火了,突然他腰以下部位不見了,劍從他手中飛出:前面是通往華沙之路,納粹狼在歐洲橫沖直撞……

  “真的,我們必須阻止他這么做,”布朗說,他的聲音遙遠而焦慮。“你太興奮了,約翰尼。”

  聲音來自很遠的地方,來自一個走廓。

  “他把自己置身于某種恍惚狀態中。”魏澤克說。

  這里很熱。他在出汗。他出汗是因為——城

  市着火了,几千人在逃命,一輛卡車在石頭街道上橫沖直撞,上面是滿滿一車德國士兵,戴着鋼盔,在招手,年輕婦女不再微笑了,她在逃命,沒有理由不逃。孩子已送到安全的地方,卡車沖過拐角,擋泥板撞上她,撞碎了她的臀部,使她飛起來穿過一扇厚玻璃窗,掉進了一個鐘表店,所有的鐘表都開始響起來。因為時間到了,鐘表響的時間是——

  “六點鐘,”約翰尼聲音沙啞地說。眼睛翻得只露出眼白。“1939年9月2日,所有的布谷鳥在唱歌。”

  “噢,天哪,我們搞出什么來了?”魏澤克低聲說。護士退到腦電圖儀邊,她的臉蒼白,很害怕。現在每個人都很害怕,因為空氣中彌漫着死亡。這地方總是彌漫着死亡,這——

  是醫院,一股消毒劑味。他們在死亡之地尖叫。波蘭死了,波蘭在閃電戰前陷落了。撞碎的臀部。旁邊床上的人喊着要喝水,喊啊喊啊。她記得“孩子很安全”。什么孩子,她不知道。什么孩子?她叫什么名字?她不記得了。只是——

  “孩子很安全。”約翰尼聲音沙啞地說。“是啊,是啊。”

  “我們必須阻止他。”布朗又說。

  “你說怎么做呢?”魏澤克問,他的聲音有些惱怒。“他已走得太遠了……”

  聲音消失了,消失在天空下。所有的東西都在天空下。歐洲處在戰爭的天空下。一切都在天空下,除了山峰,這是——

  瑞士的山峰。瑞士,現在她的名字是波倫茨。她的名字是約翰娜·波倫茨,她丈夫是一個建筑工程師,是修建大橋的。他在瑞士建橋,那里有羊奶、奶酪。一個嬰兒。分娩!分娩太可怕了,她需要藥,需要嗎啡,這個約翰娜·波倫茨,因為她的臀部,撞斷的臀部。它被治好了,沒事了,現在又醒來了,當她張開骨盆讓嬰兒出來時,它又開始痛起來。一個嬰兒,兩個,三個,四個。他們不是一起生的,不——他們是几年的成果,他們是——

  “嬰兒們……”約翰尼輕快地唱道,現在他的聲音是一個婦女的,完全不是他自己的。然后他開始含含糊糊地唱起來。

  “到底是怎么……”布朗開口說。

  “波蘭話,這是波蘭話!”魏澤克喊道。他眼睛鼓起來,臉色蒼白。“這是一首搖籃曲,是用波蘭語唱的。天哪,天哪,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魏澤克探過身,好像要和約翰尼一起穿過時間,好像要跳過時間,去到——

  橋,一座橋,在土耳其。然后,一座橋在遠東的熱帶地區。是老撾嗎?搞不清。在那里失去了一個人,漢斯在那兒失蹤了。然后一座橋在弗吉尼亞,跨過拉帕漢諾克河,另一座橋在加利福尼亞,我們在申請公民資格,我們去一間悶熱的小屋上課,那是在郵局的后面,總是散發出膠水味,這是1963年11月,我們聽到肯尼迪在達拉斯被刺殺,我們哭了,當小男孩向他父親的棺材敬禮時,她想“孩子很安全”,這使她回憶起大火和悲哀,什么孩子?她夢見孩子,這使她頭疼,那個男人死了,海爾穆特·波倫茨死了。她和她的孩子們住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卡默爾,房子所在的路標看不見,它在死亡區域,就像划艇、草地上的野餐桌一樣。它在死亡區域,就像華沙。孩子們離開了,她一次一次地參加他們的畢業典禮,她的臀部很疼。一個孩子死在越南,其他的都很好。其中一個在建橋,她的名字是約翰娜·波倫茨,晚上一個人的時候她會在黑暗中想,“孩子很安全。”

  約翰尼仰面看着他們,他的頭感覺得怪,魏澤克身上那種古怪的光消失了。他感覺又恢復到原來的自己,但很虛弱,有點兒惡心,他看了看手里的照片,然后把它交回去。

  “約翰尼?”布朗說,“你沒事兒吧?”

  “很疲倦。”他低聲說。

  “你能告訴我們發生什么事了嗎?”

  他看着魏澤克。“你母親還活着,”他說。

  “不,約翰尼。她許多年前就死了。在戰爭中。”

  “一輛德國運兵車把她從玻璃窗撞進了一家鐘表店,”約翰尼說。“她在醫院醒來時喪失了記憶。她沒有身份證和其它證件。她釆用的名字叫約翰娜……和什么,我記不得后面那個名字了。但戰爭結束后她去了瑞士,和一個瑞士……工程師結婚,他是建造橋梁的,名叫海爾穆特·波倫茨。”

  護士的眼睛越睜越大。布朗醫生的臉繃得緊緊的,要么是因為他認為約翰尼在騙他們,要么是他不喜歡看到自己井井有條的檢查被打亂。

  “她和海爾穆特·波倫茨生了四個孩子,”約翰尼繼續用那冷靜、疲倦的聲音說,“他的工作使他走遍全世界。他在土耳其呆過,到過遠東的老撾,也許是柬埔寨。然后他來到這里,先是弗吉尼亞州,然后又到別的地方,那地方我不知道在哪兒,最后是加利福尼亞,他和約翰娜成為美國公民,海爾穆特·波倫茨現在已經死了。他們的一個孩子也死了。其他的孩子都活着,很好。但她有時夢見你。在夢中她想:‘孩子很安全。’但她不記得你的名字了。也許她認為太晚了。”

  “加利福尼亞?”魏澤克若有所思地說。

  “山姆,”布朗醫生說,“真的,你不應該鼓勵這種行為。”

  “加利福尼亞的什么地方,約翰尼?”

  “卡默爾。靠着海。但我弄不清是哪條街。它就在那兒、但我看不清。它在死亡區域,就像野餐桌和划艇。但她是在加利福尼亞的卡默爾。約翰娜·波倫茨。她不老。”

  “不,當然她不老,”山姆·魏澤克用同樣沉思。恍惚的語氣說。“德國入侵波蘭時,她才二十四歲。”

  “魏澤克醫生,我不得不要求你停下。”布朗嚴厲地說。

  魏澤克似乎從沉思中醒來。他環顧四周,好像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年輕同事。“當然,”他說,“當然你應該。約翰尼剛剛答過問題……雖然我相信他告訴我們的比我們告訴他的多。”

  “那是瞎扯。”布朗粗暴地說。約翰尼想:他嚇壞了,嚇壞了。

  魏澤克沖布朗微微笑笑,然后又沖護士笑。她看着約翰尼,好像他是在一個破籠子中的老虎。“別議論這事,護士。別跟你的上司、你的母親、你的兄弟、你的情人或你的牧師談這事。明白嗎?”

  “明白,醫生。”護士說。但她會談論的,約翰尼想,然后瞥了魏澤克一眼。他知道這一點。


  二

  他睡了大半個下午。下午四點左右,他被推過走廓進入電梯,帶到神經科,接受更多的檢查。約翰尼哭了。他似乎缺乏成年人的那種自我控制能力,在回去的路上,他尿到自己身上了,不得不像嬰兒一樣給他換衣服,深深的抑郁第一次(但決不是最后一次)控制了他,他恨不得自己死去。伴隨着抑郁的是自憐,他認為這是多么不公平。他成了瑞普·凡·溫克。他不能行走,他的女朋友跟別人結了婚,他的母親處于宗教狂狀態中。他看不出活下去有什么意義。

  回到病房,護士問他想要什么。如果瑪麗亞當班的話,約翰尼會要冰水。但她三點已下班了。

  “不要什么。”他說,翻身面對着牆。過了一會兒,他睡着了。

第八章
返回 《死亡區域》[繁]
所属专题:斯蒂芬·金恐怖惊悚系列(1...
所属分类:悬疑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