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死亡區域》[繁]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一

  1977年1月2日下午,赫伯·史密斯和查爾妮·麥肯西舉行了結婚儀式,婚禮在教堂舉行。新娘的父親,一位几乎雙目失明的八十歲的老先生,把新娘的手放到新郎手中。約翰尼站在他父親身邊,及時掏出了結婚戒指。這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場景。

  莎拉·赫玆列特跟她丈夫和兒子一起參加了婚禮,她兒子現在已經不是嬰兒了。莎拉懷孕了,容光煥發:顯得非常幸福和滿足。看着她,一陣痛苦和妒嫉突然涌上約翰尼的心頭,就像突然受到催淚瓦斯的攻擊一樣,片刻之后,這種感覺消失了。在婚禮后的酒會上,約翰尼走過去跟他們交談。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莎拉的丈夫。他是個高大英俊的男人,留着小胡子和一頭早熟的白發。他競選緬因州議員成功了,他滔滔不絕地談着選舉的意義,以及跟一個無黨派州長一起工作的困難,與此同時,丹尼扯着他的褲子,還要喝飲料,爸爸,再給我一點飲料,再給我一點飲料!

  莎拉很少說話,但約翰尼能感到她明亮的眼睛落在他身上——一種很不自在的感覺,但并非不愉快。也許有點兒悲哀。

  酒會上酒水充足,約翰尼多喝了兩杯。這也許是因為重見莎拉的震動,他這次和她家人一起:也許是因為查爾妮容光煥發的臉讓他意識到維拉·史密斯真的離去了,永遠離去了。在赫玆列特一家離開后十五分鐘,他來到新娘的父親赫克托·馬克斯通身邊,這時他已經有點兒醉了。

  老人坐在角落里,挨着殘存的結婚蛋糕,他因關節炎而粗糙的手握着拐杖。他戴着墨鏡,一個眼鏡架上貼着黑膠布。他身邊有兩個空啤酒瓶,還有一個半空着。他仔細打量着約翰尼。

  “你是赫伯的兒子,對嗎?”

  “是的,先生。”

  赫克托·馬克斯通更仔細地打量了他一會兒,然后說:“孩子,你氣色不好。”

  “我想大概是熬夜熬得太多了。”

  “看上去你需要吃點兒補品,補補身體。”

  “你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嗎?”約翰尼問,老人的藍色軍禮服上掛滿了獎章。

  “是的,”馬克斯通說,興奮起來,“1917年和1918年,在美國遠征軍中服役。我們在戰壕中,病了,風一吹就拉肚子。貝拉森林,我的孩子。貝拉森林。現在它只是曆史書上的一個名字。但我在那里。我看到人們死在那里。風吹就拉肚子,整條戰壕里的人都因此死了。”

  “查爾妮說你的兒子……她的哥哥……”

  “巴迪。對。他本來會成為你舅舅的,孩子。我們愛我們的兒子嗎?我想是愛的,他叫喬,可是從他出生以來,每個人都叫他巴迪。電報到的那天,查爾妮的母親就不行了。”

  “在戰爭中死的,是嗎?”

  “是的,”老人慢慢地說,“1944年,在聖羅。離貝拉森林不遠。他們一槍結束了巴迪的生命。那些納粹。”

  “我在寫一篇文章,”約翰尼說,感到很得意,終于把談話引到真正的話題上了,“我希望把它賣給《大西洋》或《哈潑》……”

  “你是一個作家?”墨鏡對着約翰尼,表現出新的興趣。

  “嗯,我在試圖成為一個作家。”約翰尼說。他已經開始后悔自己的油腔滑調。是的,我是一個作家。我深更半夜在筆記本上寫作,“不管怎么說,文章是談希特勒的。”

  “希特勒?談希特勒的什么?”

  “嗯……假設……假設你跳進時間機器中,回到1932年的德國。假設你遇見希特勒。你會殺了他還是讓他活着?”

  老人的墨鏡慢慢抬起來對着約翰尼的臉。現在,約翰尼不覺得醉或聰明了。一切似乎都決定于老人要說的話。

  “這是開玩笑嗎,孩子?”

  “不,不是開玩笑。”

  赫克托·馬克斯通的一只手從拐杖上挪開,伸進他的套裝褲口袋里,在那里摸索,時間長得似乎像是永遠。最后它終于出來了。手里握着一把骨頭把手的折疊小刀,經過這么多年,刀把已經像象牙一樣光滑圓潤。另一只手過來,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敏捷打開刀刃。刀刃在教堂大廳的燈光下閃着寒光:這把刀在1917年曾隨着一個男孩去法國,那男孩要阻止德國鬼子殺戮嬰兒和強奸修女,要向法國顯示美國人的勇氣,男孩們遭到機槍的掃射,男孩們得了痢疾和致命的流感,男孩們吸進芥子毒氣,男孩們從貝拉森林走出時就像嚇人的稻草人。但這一切都是白費力,不得不又再做一次。

  音樂傳來,人們在說笑,人們在跳舞,燈光閃爍。約翰尼凝視着赤裸裸的刀刃,燈光照在上面,一閃一閃的,讓他着迷。

  “看到這個了嗎?”馬克斯通輕聲問。

  “看到了。”約翰尼吸了口氣。

  “我會把這刀扎進他陰暗、殘暴的心中,”馬克斯通說,“我會盡力向里扎……然后我會轉動這刀。”他慢慢轉動手里的刀,先順時針轉,然后又逆時針轉。他微微一笑,露出光滑的牙齦和一顆翹起的黃牙。

  “但是,”他說,“首先我要在刀刃上抹上毒藥。”


  二

  “殺死希特勒?”羅戈爾·柴沃斯說,呼出的氣全是白色的。他們倆穿着雪靴在屋后的林中漫步。林中非常靜謐。現在是三月初,但今天這里就像一月一樣安靜。

  “對。”

  “有趣的問題,”羅戈爾說,“沒有意義,但很有趣。不。我不會。相反,我會加入納粹黨,試圖從內部改變它。如果預先知道會發生什么的話,可以把他清洗掉或讓他臭名昭著。”

  約翰尼想起截短的撞球杆,想起索尼·艾里曼的藍眼睛。

  “也可能你自己被殺掉。”他說,“1933年,那些家伙不只是唱唱啤酒廳里的歌。”

  “是的,的確如此。”他沖着約翰尼揚起眉毛,“你會做什么呢?”

  “我真的不知道。”約翰尼說。

  羅戈爾換了個話題:“你爸爸和他妻子蜜月過得怎么樣?”

  約翰尼笑了。他們去了邁阿密海灘,剛好碰上旅館工作人員罷工。“查爾妮說她覺得就像在家一樣,自己鋪床。我爸爸說他覺得自己像個怪物,在三月進行日光浴。但我以為他們過得不錯。”

  “他們賣掉房子了嗎?”

  “賣掉了,剛好都在同一天賣掉的。差不多是按他們要的價賣掉的。現在,如果沒有該死的醫療費壓在我身上,一切都很順利了。”

  “約翰尼……”

  “嗯?”

  “沒什么。我們回去吧。我有几瓶好酒,如果你想喝的話,我們一起喝吧。”

  “我想喝。”約翰尼說。


  三

  他們現在在讀《無名的裘德》,約翰尼吃驚地發現恰克很快地喜歡上這本書(前四十頁讀得很困難)。恰克承認晚上自己會接着往下讀,讀完這本書后,他想讀讀哈代的其它作品。他生平第一次從閱讀中得到了快樂。就像一個初次嘗到性快樂的男孩一樣,他沉迷于其中。

  現在書打開放在他的膝蓋上,但面朝下。他們還是在游泳池邊,但池里沒有水,恰克和約翰尼都穿着夾克。頭頂上,白云飄過天空,要下雨的樣子。空氣神秘而清新,春天快到了。這是四月十六日。

  “這是那種考我的問題嗎?”恰克問。

  “不是。”

  “好吧,他們會抓住我嗎?”

  “你說什么?”這個問題其他人都沒問過。

  “如果我殺了他。他們會抓住我嗎?會把我弔在一根電線杆上嗎?像弔一只雞一樣把我弔在那兒?”

  “我不知道,”約翰尼慢慢地說。“是的,我想他們會抓住你。”

  “我沒法鑽進時間機器回到一個變得更好的世界?回到可愛的1977年?”

  “不。我想不行。”

  “噢,沒關系。不管怎么樣,我還是會殺掉他的。”

  “真的?”

  “真的。”恰克微微一笑。“我會裝上一顆那種空牙,里面裝滿劇毒的毒藥,或在我襯衣領子放一把剃刀片,或類似的東西。那樣的話,如果他們抓住我,就不能侮辱我了。但我會做的。如果我不做,我怕我到死都不會忘記他最后殺死的那几百萬人,一輩子不得安寧。”

  “一輩子。”約翰尼有氣無力地說。

  “你沒事兒吧,約翰尼?”

  約翰尼努力笑笑:“沒事兒。我猜我的心臟停了一下。”

  在陰沉的天空下,恰克繼續讀着《無名的裘德》。


  四

  五月。

  又可以聞到斷草的氣味了,還有金銀花和玫瑰的香味了。在新英格蘭,真正的春天只有寶貴的一星期,電台又開始播放“海灘男孩”樂隊的老歌,路上傳來丰田車的嗡嗡聲,然后夏天熱烘烘地撲面而來。

  在那個寶貴的一星期的最后一個晚上,約翰尼坐在客房,望着外面的黑夜。春天的黑夜柔和而神秘。恰克和他現在的女朋友去參加中學舞會了,她比以前的几個都更聰明。她讀書,恰克悄悄地告訴約翰尼,就像個大人一樣。

  潘高走了。三月末,他得到了美國公民證書,四月,他申請北卡羅萊納州一個旅游賓館的衛生負責人之職,三個星期前,他去那里面談,當場就被聘用了。離開前,他來看約翰尼。

  “你在為并不存在的老虎焦慮,”他說。“老虎有斑紋,這斑紋跟周圍環境融為一體,人們就看不見它了。這使得焦慮的人疑神疑鬼,到處都看到老虎。”

  “有一個老虎。”約翰尼回答說。

  “是的,”潘高同意說。“在某個地方。同時,你越來越瘦。”

  約翰尼站起來,走到冰箱邊,給自己倒了一杯百事可樂。他拿着可樂走到外面的小陽台。他坐下,一邊喝可樂,一邊想:時間無法逆轉,這是多么幸運的事。月亮出來了,就像松樹林上的一只橙色眼睛,在游泳池中投下一條長長的血色小徑。青蛙開始叫起來。過了一會兒,約翰尼走進屋,往百事可樂杯里放了一大片安眠藥。他走到外面,又坐下,一邊喝可樂一邊看着月亮在天空中越升越高,慢慢地從橙色變成神秘、寧靜的銀白色。

第二十三章
返回 《死亡區域》[繁]
所属专题:斯蒂芬·金恐怖惊悚系列(1...
所属分类:悬疑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