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死亡區域》[繁]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8月12日,1977

  親愛的約翰尼:

  找到你并不難——我有時想,如果你有足夠的錢,在這個國家你能找到任何人,我剛好有錢,也許我這么說會引起你的憎恨,但恰克、雪萊和我太感謝你了,不能不告訴你實話。金錢可以買很多東西,但它不能買通閃電,他們在餐館的男廁所又發現了十二個男孩,他們試圖打開釘死的窗戶。火沒有燒到那里,但煙到了,他們十二個人都窒息而死。我忘不掉那個場景,因為恰克本來很可能是那些男孩中的一個。所以我讓人“跟蹤”你,就像你在信中說的那樣。出于同樣的理由,我不能像你要求的那樣不打擾你。至少在你接受隨信寄上的支票之前不會放過你。

  你會注意到這張支票的面額比你一個月前收到的那張小得多。我跟東緬因醫療中心財會處聯系,用那張支票的大部分錢付了你未付的醫療費。你已經還清債務了,約翰尼。我能做到的事,我很高興地去做了。

  你抗議說你不能拿錢。我說你能,而且會的。你會的,約翰尼。我追蹤你到勞德達爾,如果你離開那里,我會追蹤到你的下一個地點,即使你逃到尼泊爾。如果你願意的話,就稱我為討厭鬼吧:我把自己看作“上帝的獵犬”。我并不想追趕你,約翰尼。我記得那天你告訴我別讓我兒子去送死。我差一點兒讓他去了。其他人又怎么樣呢?八十一人死了,三十多人受重傷。我記得恰克說過我們可以編個故事,我當時很愚蠢,自以為是地說:“我不會那么干的。別要求我那么干”。我本來可以做點兒事的。現在我為此而感到內疚。我本來可以付給那個屠夫卡立克三千元,讓他那晚上停止營業的。平均起來,每個生命才三十七元。所以相信我的話,我并不想追趕你:我忙于追趕我自己,沒有時間干別的。我想未來几年我都會這么干的。我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而付出代價。請別以為付清醫療費和寄去這張支票能使我問心無愧。金錢不能買通閃電,它也不能結束惡夢。錢是為恰克付的,雖然他根本不知道這事。

  收下支票,我就再不會打擾你了。這是交換條件。如果你願意的話,把它寄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或給棄犬之家,或用在賽馬上。我不管。只要你收下。

  我很遺憾你這么匆忙地離開,但我能理解。我們都希望很快見到你。恰克九月四日去斯多文森預備學校。

  約翰尼,請你收下支票。

  謹致問候

  羅戈爾·柴沃斯


  9月1日,1977

  親愛的約翰尼:

  你相信我不會再努力了?求求你,收下支票。

  謹致問候

  羅戈爾


  9月10日,1977

  親愛的約翰尼:

  查理和我都很高興地知道你在哪里,你的信輕松自然,我們都松了口氣。但有一件事很讓我擔心,孩子。我給山姆·魏澤克打了個電話,把你信中不斷頭疼那部分讀給他聽。他勸你馬上去看醫生,約翰尼。他擔心可能是舊傷組織周圍形成了一個血塊。所以我很擔心,山姆也很擔心。自從你醒來后,從沒有顯得真正健康過,約翰尼,六月初我最后一次看見你時,你顯得非常疲憊。山姆沒有說,但我知道他希望你從菲尼克斯乘飛機回家,讓他檢查一下。你現在肯定不能以沒錢為借口了!

  羅戈爾·柴沃斯往這里打過兩次電話,我告訴他我所知道的。他說這不是為使良心獲得安寧而付出的錢,也不是救他兒子命的報酬,我相信他這些話是真的。我相信你母親會說他是在用他所知道的惟一方法表示懺悔。不管怎么說,你已經收下了支票,你說你收下只是為了“擺脫”他的糾纏,我希望這不是真話。我相信你有足夠的勇氣,不會因為這種理由而做任何事的。

  現在我很難啟齒,但還是要說。回家吧,約翰尼。公眾的興趣已經減退,你會說,“噢,瞎扯,在這件事后,公眾的興趣永遠不會消退了”。我認為在某種意義上。你是對的,但你也是錯的。柴沃斯先生在電話上說,“如果你跟他通話,你將明白,所有的通靈者都是曇花一現的,除了諾斯特拉達姆斯”。我很為你擔心,孩子。我擔心你為那些死者而責備你自己,而不是為那些被拯救的人而贊美自己,那些那天晚上在柴沃斯家的人。我很擔心,也很想念你。“我非常非常想念你”,就像你祖母過去說的那樣。所以請盡快回家吧。

  爸爸

  又:我把有關火災和有關你的剪報寄給你。這是查理收集起來的。你會看到,你的猜測是對的,“參加草坪聚會的每個人都會向報紙泄密”。我想這些剪報可能只會使你更沮喪,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把這些剪報扔掉。但查理的意思是,你可以看着它們說,“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糟,我可以面對它”。我希望你會這么說。


  9月29日,1977

  親愛的約翰尼:

  我從爸爸那里得到你的地址,美國大沙漠怎么樣?看到印第安人了嗎(哈哈)?我在斯多文森預備學校。這里不是很緊張。我在上十六小時的課程。我最喜歡高等化學,雖然比中學的更難一些。我認為,我們的中學老師,那位無畏的法漢姆,更適合于制造毀滅世界的武器,把這世界炸掉。英語課上,我們前四個星期在讀塞林格的三篇小說:《麥田里的守望者》、《弗萊妮和朱伊》以及《木匠們,架起房梁》。我非常喜歡塞林格。我們老師告訴我們說,他還住在新罕布什爾州,但已經停止寫作。這使我感到很震驚。為什么有人在他們成名的時候就隱退了呢?噢。這里的橄欖球隊水平很差,但我在學習足球。教練說,足球是聰明人玩的橄欖球,橄欖球是傻瓜玩的橄欖球。我還搞不懂他是對的還是妒嫉。

  我不知道是否應該把你的地址給參加我們畢業聚會的一些人。他們想寫信表示感謝。其中就有帕蒂的母親,你會記得她的,那天下午的草坪集會上,她的“寶貝女兒”昏倒時,她的舉止非常粗魯。現在她明白你是個好人。順便說一下,我已經跟帕蒂分手了。在我這樣“溫柔的年齡”(哈哈),我很難保持這種遠距離的戀愛關系,帕蒂要去瓦薩爾。正如你預期的那樣,我在這里碰到了一個聰明的姑娘。

  有空給我寫信,伙計。爸爸說你現在整日無所事事,我不懂為什么,因為我覺得你一直很努力。他說得不對,是嗎,約翰尼?你并沒有無所事事,對嗎?請寫信告訴我你一切都好,我很為你擔心。這種擔心很可笑,是嗎?但我真的很擔心。

  當你回信時,告訴我為什么荷爾頓·考菲爾德總是那么憂郁。

  恰克

  又:那個聰明姑娘名叫斯蒂芬妮·韋曼,我已經引誘她看《邪惡就是這么來的》。她也很喜歡一個叫拉摩奈斯的朋克搖滾樂隊,你應該聽聽他們,他們太棒了。

  恰


  10月17日,1977

  親愛的約翰尼:

  你聽上去很好。你在菲尼克斯公共建設部門的工作讓我笑死了。我作為斯多艾森老虎隊的隊員,參加了四場比賽,我對你被太陽曬黑一點兒也不感到同情。教練是對的,橄欖球是傻瓜玩的,至少在這里,我們的記錄是一比三,在我們贏的那場比賽中,我三次底線得分,疲勞過度,昏了過去。把斯蒂芬妮嚇壞了(哈哈)。

  你問我家里的人們對格萊克·斯蒂爾森上任以來的工作有什么看法。上個周末我回了家,我將把一切都告訴你。我先問我爸爸,他說,“約翰尼仍然對那家伙感興趣?”我說,“他問你的看法,這正表明他判斷力很差。”他于是對我母親說,“瞧,預備學校把他變成了一個油嘴滑舌的家伙。我就知道會這樣的。”

  好吧,長話短說,大多數人對斯蒂爾森的能干感到很吃驚。我爸爸這么說:“如果一個議員家鄉地區的人們在他上任十個月后必須對他的政績做個評估的話,斯蒂爾森多半得B,他的能源議案和取暖后石油限價議案會得A。他的努力也會得A。”爸爸要我告訴你,他說斯蒂爾森是個傻瓜,這話也許錯了。

  我在家時其他人的評價:他們喜歡他不穿套裝。賈維斯太太說,她認為斯蒂爾森不怕“大利益集團”。亨利·布克說他認為斯蒂爾森“干得好極了”。大多數評論都是這樣的。他們把斯蒂爾森做的和卡特沒有做的進行比較,大多數人對卡特非常失望,很后悔選了他。那些摩托車騎手仍在四處游蕩,索尼·艾里曼那家伙成為斯蒂爾森的助手之一,我問一些人是否為此感到不安,沒有一個人太擔心的。開搖滾唱片店的那家伙這么說:“如果河姆·黑頓能夠老老實實過日子,艾爾里杰·克利佛可以信耶穌,為什么摩托車騎手不能參加政府部門呢?原諒寬恕他們吧。”

  就這些。我想再多寫些,但馬上要進行橄欖球訓練了。這個周末我們要和巴爾野貓隊比賽。我只希望我能安然度過這個賽季。保重,我的朋友。

  恰克


  《紐約時報》1978年3月4日。

  聯邦調查局特工在俄克拉荷馬被殺

  時報專電——愛德華·蘭科特,三十七歲,在聯邦調查局干了十年的老特工,昨天晚上在俄克拉荷馬的停車場被謀殺。警察說一個炸彈被接在他汽車的點火裝置上,當蘭科特先生轉動鑰匙時,炸彈爆炸了。這種黑社會式的謀殺跟兩年前調查記者唐·波勒斯的被殺方式相同,但聯邦調查局警長威摩·韋伯斯特不願猜測其中有任何聯系。蘭科特先生在調查可疑的地產交易及其與當地政治家的聯系,對此,韋伯斯特先生不承認也不否認。

  蘭科特先生目前的任務似乎籠罩着一層神秘的迷霧。司法部的一位消息靈通人士說蘭科特先生根本不是在調查土地交易,而是在調查有關國家安全的事。

  蘭科特先生1968年加入聯邦調查局,而且……

第二十五章
返回 《死亡區域》[繁]
所属专题:斯蒂芬·金恐怖惊悚系列(1...
所属分类:悬疑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