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鬼打墙》·壹
第二章 五鬼轧尸

第三章 黑焰灯

  猫眼跟狼眼一样,据说可以采光。一到黑夜,就会发出绿光,我听到一阵含糊的声音,那是猫的喉咙里发出的低啸。

  陈脸子冷冷吩咐道:"我现在要破他这个五鬼轧尸棺,成功的把握老实讲我没多少,不过就是比等死强点罢了,老五你必须照我说的去做,明白?"

  我当时就傻了,站在那儿,看着陈脸子从怀里掏东西,有黄裱符、小旗、几块散碎的旧玉,一一在地上摆好,还拿出把寒光闪闪的短刀,噌的一声,就割烂了手指头,逐一在这堆物件上面滴了血。

  陈脸子要我做得很简单,就是拿这几块滴了血的旧玉,往每个喜材的黑洞口里塞上一块就成,我想想也不是很难,就接了过来。

  陈脸子告诉我,这种不起眼的旧玉,叫做"死玉",在识货的人看来,这种玉属于品相极差的那种烂玉,但在盗墓贼眼中这可都是宝贝,因为这些散碎的死玉,基本上都出自陈年老墓,见光前已经在地下埋了不知多少年,把墓中的尸气和阴气一股脑吸收在玉内,现在染上了人血,拿来克制喜材里头五鬼轧尸的尸气,是极好的宝贝,阴气和尸气都会被这块死玉吸附,若没有这些"死玉",我俩当时就一命呜呼那是必然的。

  准备妥当,陈脸子干巴巴地对我说:"老五啊,咱俩认识时间不长,谈不上谁害谁,这次也怪我心贪,没有估计到凶宅里的危险。如果运气够好,逃得出去,那是咱命大,往后我是洗手不干了,要是咱们该死绝到这儿,你也别怨我,黄泉路上我背着你就是了。唉!"

  陈脸子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这次破局,必定会折了阳寿,暴死当场的可能都有,这些猫我刚才注意看了一下,都不是些善类,甚至还有些吃人肉的老猫,其中有些猫眼下翻的吉物,我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只能告诉你,凭我的本事,拖个一时三刻,让你逃跑还是可以的。"

  我被陈脸子的悲壮语调说的很黯然,瞅着他,啥话也讲不出来。

  这时候,火折子像是被谁吹了一口气,扑的一下腾起了火焰。

  陈脸子大喝一声:"还不快跑!"一巴掌就把我推了出去……

  我冷不防被推的一个踉跄,看那最大个子的喜材,盖子似乎有点松动,冒出阴冷的气息越发凝重,强大的压力让我迈不出脚步,呼吸都觉得困难。只见陈脸子吞下一张黄裱符,捏起血浸的旧玉,一步步向阴气冒出的地方挪去。

  喜材里,一个束发男尸抬着头一动不动,皮肉干枯,色泽黝黑无比,微微张开的嘴里,哧哧冒着黑色寒气和扑鼻的尸臭,陈脸子费劲的把血玉往那干尸嘴里塞,直到旧玉完全塞进干尸嘴里,我才稍稍好受了些,赶忙去那几个喜材跟前,往里塞染了血的死玉。

  还好,陈脸子的办法很对路子,喜材里刚塞进去死玉,就爆开了盖子,里头的男尸迅速萎缩,皮肤和骨骼间的肌肉像是突然融化,变成一层厚厚的黑皮贴着骨头,萎缩的一动不动,整个化成张狰狞的黑皮。说不出的一种诡异神态,很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可惜我就倒霉了,喉咙里越来越难受,沙哑刺痛,似乎有不少东西,紧紧贴在喉管的管壁上,一只大手要从肚子里拼命地伸出来,后面还有无数的小手在拉扯心肺,让我根本喘不上气来,只能双手捏住脖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就在我掐着脖子蹬着腿挣命时,却见陈脸子瘸着一条腿爬了过来,手里拖着盏黑灯,一脸疲惫。

  陈脸子喃喃的好像是说:"这是黑焰灯,黑焰灯……就是这个词。黑焰灯,没错!"我现在也不太懂是啥意思,难道还有黑色的火焰不成?那还叫什么灯,照给谁看啊?

  我当时也不懂是啥意思,但是自从这黑灯离近,喉咙里感觉舒服了许多,直到沙哑的感觉终于没了,高兴得一翻身爬了起来。

  陈脸子拖着的是一盏黑色的灯,老式铜灯,底座是一个人跪着高举双手,顶部是一个圆碗形状的灯盏,发出暗金色的冷光,有点像自己平常使用的旱烟那么长,就是精致了许多。

  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盏奇怪的黑灯,我和陈脸子都不吱声了,圆形的灯碗里空无一物,连个灯芯都没有,而且整个灯的颜色太黑,黑得让人心慌,我想起陈脸子说的鬼打墙的事,更加忍不住直想逃跑。

  咱们南阳,地理上来看,是位于秦岭山麓,汉水源头,自古都是豫西南的腹地。

  陈脸子小声说,这黑焰灯的秘密,据说和当年的蒙古人有关,元朝时,蒙古人如狼似虎,血洗欧亚大陆,传说这黑焰灯当时可以唤醒战死的士兵,重新投入死亡战场,那不就是个战无不胜的鬼军团吗?

  我可不信这一套胡说八道,陈脸子苦笑着解释,后来朱元璋赶走鞑子后,听说这黑焰灯就被刘伯温给毁了,我师傅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打那以后,我下窖子时就很注意这老铜灯一类的物什,却没想到在这儿给碰上了。

  我被陈脸子说的一愣一愣地扭头看看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瞧,差点没把我吓趴下!

  原来在陈脸子的背上,不知啥时候,轻飘飘地趴了个黄衣女人,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两边,白惨惨的脸上毫无表情,两个白眼圈里,全是黑眼珠子,正眨也不眨地看着他,随着他说话和动作左右摆动,根本就没有改变视线的意思。

  我还以为是自己一时眼花,忍不住使劲闭上了眼睛,准备再仔细瞧瞧,而陈脸子还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背上多了个女人。

  我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两声短促地尖叫,睁开眼睛时,只见陈脸子已经瘫地上了,几只老猫跳他背上对那黄衣女人又撕又咬,猝不及防,尖叫两声跌下了陈脸子的身上,立刻被黑焰灯吸了进去。

  陈脸子好久才醒过来,脖子上全是黑手印,这下可给箍的不轻,恐怕再多几分钟,必死无疑!清醒过来后我陪着他喘了半天气,想想此地不宜久留,赶忙往外跑,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鬼,这下算是开了眼界。这黑焰灯恐怕真的有号令阴曹厉鬼的能力呢!

  从那鬼宅子里头跑出来时,天才蒙蒙亮,后来陈脸子回去后,听说大病了一场,躺了三个多月才下地。

  五叔讲完这事儿,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哈欠连天地倒头睡下,我反倒是给这一波三折的惊险事儿,刺激的半夜都睡不安生,不过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压根不信这世界上会有什么鬼怪,一直琢磨那黄衣女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刘伯温可是朱元璋的头号谋士,这五鬼轧尸局恐怕就是他的杰作,黑焰灯和黄衣女人,还有刻着殓文的蹲葬棺,莫非真的是一个镇尸冢,下头埋着什么吓人的秘密不成?

  第二天我问五叔,那藏在山里头的旧宅子现在怎么样了?五叔却说,去年发大水,早淹了,现在在河底,谁也看不着……

  一说两瞪眼,我就打消了去瞧瞧的念头。

  回北京后忙着毕业分配的麻烦事儿,好久没和五叔再联系,这事儿也就慢慢淡忘了。

  毕业后,还算差强人意,我在北京的一家外企找了份工作,同时也交往了一个条件相当不错的女朋友,她叫韩叶娜。长得很漂亮,性格开朗善良,以我的个人条件,已经觉得相当满足了。

  现在说说我个人条件吧,长相比较出众,当然不是英俊到需要去整容那种极端,而是比较瘦削。个子又高,头发飘在后脑勺上,属于那种从背后就能猜出前面长相的人,但问题就偏偏出在这里。

  走在后面看见我的人,都会以为我一定是戴副近视眼镜,没几根胡子,整天熬夜,面色苍白,去电脑城闭眼就能抓一把的俗人,但走上来回头一印证,才猛然发现我根本不是这般样子。

  我眼睛细长,细长到总是给人眯缝着眼的感觉,这样一来,就显得黑眼珠子特别多,再加上小时候不老实,摔跤把下巴磕的往上翻着,连累得嘴角也是往上翘起。一眼望上去,就是个正在嬉笑的家伙,黑眼珠子转转,又有点高深莫测。所以靠这副极有亲和力的微笑面孔,我的人缘不错,朋友还算不少,谈起女朋友来,更是得心应手。

  认识漂亮的女朋友,让我很是开心了一段日子,可惜常言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三衰六旺。"那次出差去江西鹰潭公干,回来后却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要说也是我自己纯属多事。

  鹰潭的龙虎山,一直让我惦记着给我取名的那半仙张天师,想着过去了二十多年,他应该是快八十岁的一个老半仙了,这个从小让我糊里糊涂改名字的怪事儿,驱使我费劲地找了好几天,这都要从我鬼迷心窍地去测字开始说起。

第四章 测字先生
返回 《鬼打墙》·壹
所属专题:《鬼打墙》·鬼吹灯作者倾情...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