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鬼打墙》·壹
第二十八章 鬼门关

第二十九章 鬼打墙

  前面有杀人的机关,后面的黑弥勒步步紧逼,旁边是古怪的令人生疑的老徐,周围听起来象是不少动物在蹑手蹑脚的靠近,我看看,只见黑暗中移来一盏盏绿幽幽的眼珠,那是猫眼,眨也不眨地包围着我们。

  田丽靠在我身边,有点发抖。

  我说:“这是老猫的眼睛,跟狼眼一样,据说可以采光。一到黑夜,就会发出绿光,别怕,老猫是不吃人的!只是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老猫,它们吃什么呀?”我猛的想起来吃了黄金尸后变异的黑弥勒,软不拉唧得恶心人,有点害怕这些老猫是不是也是吃尸体长大的?

  想想此地不宜久留,我决定暂时不回答老徐的话,疑点暂时搁在心里,脱离险境再做计较。头灯左右晃晃,到处白惨惨的。

  我对老徐说:“老秦在哪里,我真不知道,老徐别想那么多了,这会还要靠你脱险呢,有啥事儿,咱们安全了再说。”

  老徐可能觉得自己有点失态,点点头不吭气了。

  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脚下的动静,往前走了几步,累得满身是汗,我心想这样不是个办法,黑弥勒的速度可比我们快得多,甩不掉这些吃人的东西,压根别想走出去。

  这鬼门关里头是别有洞天,走了这几步,我们就发现环境起了变化,原来这只不过是个走廊,前面有股寒风吹了进来,望过去,只见雪地泛着白光在月色里,似乎是通到露天的所在,我们不会是快要走出洞了吧!

  前面不知道什么情况,难道山中有山,雪山顶是一个中空的大坑?这也太奇怪了吧!

  管不了那么多,我知道老猫还有黑弥勒都在周围潜伏着,等着我们精神松懈后,好扑上来饱餐一顿。

  我努力辨认着前面,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看起来这雪山顶还真有可能是个中空的大坑,象那月球上的环形山,只是上面的口子要小得多,丝丝缕缕的还有些东西,鱼网一样扯在上头,而我们就意外地穿过山腹,站在了平坦的环形山底部。

  前面有一条小路,象是黑石头铺的,在雪地里很显眼,路并不长,只有二十多米,两侧啥也没有,都是墙壁,要不了多久就能走到头。

  迟疑了一下,我想这条路毫无疑问是人工铺的,穿过这条路,会不会就是我们要去的目的地?那秦爷说的“黑焰楼、履真阁?”就算不是,也应该会有些事情发生,我闻到后面黑弥勒的气味越来越近,我赶忙招呼田丽和老徐一起走进了小路。

  快到转弯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胡同的拐角处趴着个老猫,背上醒目的三个大白点排成个三角形标志。

  未曾细想,已经转过了拐角,向右继续走,我跟田丽说:“想必咱们走的是终南捷径,升仙近道,这趟伟大的任务就要划上圆满句号了,小田你说天上那么多仙女,看到我这样的凡人会怎么想?”呵呵笑了两声,可是没等笑完,我就愣住了,我们面前又是一处丁字路口,右厕的拐角处赫然趴着个老猫,背上居然有同样醒目的三个大白点。

  田丽有点发蒙:“别想美事了,咱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怎么这老猫那么面熟?”

  我故作镇静:“别管它,咱走咱的。”我们向右一拐,没走几步,又看到跟前面一样的情况,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叫苦。

  越来越不对头,我们显然没有发现这路的古怪就走了上来,现在看这笔直的小路充斥着邪气,地面和两边都是黑石铺砌,严丝合缝,走来走去都是这样!

  老徐恼怒地低吼一声:“鬼打墙,错不了,你们汉人真他娘会想,原来还真有鬼打的墙,怪不得这么笔直!这下完蛋了!咱们这辈子都走不出去了!”

  我跋涉了这么长时间,快到终点时,居然发现掉进了鬼打墙的泥潭,浑身一软,靠着墙就坐了下来,有关人生观、世界观的知识彻底被颠覆了,心里第一次对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性打上了个问号。

  老徐比较烦躁,一点也看不出象是心里有鬼的样子,照我估计,这老徐就算和那些扛天灯的不是一伙,恐怕也不会和秦爷我们一路,这个向导当的其实心怀鬼胎,只不过这会大家都在难中,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揭穿的好,何况这会看起来,他也是完全没了主意。

  难道这果然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那么怎么会有这么希奇的现象呢?是什么原理造成的?我想得头快要破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对田丽说:“都是我不好,这阵子一直走背运,今天可能要连累小田了,你怕不怕这鬼打墙?”

  田丽虽然是一个女流之辈,却不肯在我们面前示弱,勉强做了个笑脸说:“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我不怕。”

  我见田丽笑得吃力,拍了拍她肩膀以示鼓励:“咱们接着走,我曾经听别人说过鬼打墙的事,只要多走一会儿就能出去,放心吧。”

  老徐逐渐冷静下来,这次到了路口不再往右侧转了,拉住我们改走没有走过的左侧,不过走到底的时候,依然回到了丁字路的交叉处,往回走也是如此,无论走任何方向,始终离不开这条竖着的丁字胡同。

  我情急生智对他们说:“咱们跳墙。”

  田丽攀住墙头,又把我拽上去坐在墙头上,老徐说:“你俩先跳过去,在原地等着我,别乱走,在地方可千万别走散了。”

  田丽答应一声就翻了过去,我咬咬牙跟着跳了下去。

  一落地,就见老徐站在面前,搓搓双手正要往墙上爬,我赶忙叫住他:“老徐,我们在这里,在你后边。”

  老徐扭头一看,我和田丽面如土色的就站在他身后。顿时吓得不轻:“你们不是跳到墙那边去了吗?怎么会在我身后?”

  我说:“我从墙上跳下来,就站在你身后了。”

  老徐说:“那你等着,我跳过去看看,你们站在这千万别乱走,如果那边有路,我再翻回来接你们。”

  老徐没费多大劲就翻上了墙头,落地之后大吃一惊,我和田丽背对着他正抬头看着墙头,原来他和我们一样,从墙上跳下来后便又回到了小胡同之中。

  我们连跑带跳,能想到的招全使了,始终是离不开这条长仅十几米的小胡同,三个人都累得混身是汗,不得不坐下来休息。

  此时的天色看起来已经快要到凌晨了,天高云淡,明月高悬,星星闪烁,在胡同中抬头向上望出去,真不知道天有多高,月亮有多远,一切都被头顶斑驳的黑影笼罩着,灰蒙蒙的,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我看了看手表,刚好零点零三分,我不禁奇怪,我们走上小路的时候我看了时间,正好是零点,我们在这条小路里转来转去,跳墙上房,折腾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怎么时间才过了两三分钟?

  看来这地方实在太过邪门,时间、空间、逻辑概念,在此都不适用,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是没有鬼的,今日身临其境,也不由得我不信了,心想如果能飞就好了。

  我拍拍脑袋,让自己冷静一下,好好想想这是怎么回事儿。

  所谓鬼打墙,意思就是说在夜晚时分,郊外或者一个熟悉的任何地方,冷不丁发现自己在一个圈子里走不出去,走来走去都不行,经历过的人少,知道这事儿的人多。

  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上头说把一只鸟的眼睛用黑布严严实实地蒙上,然后放开它,在开阔的天空中,你会发现,它居然飞出一个圆圈做圆周运动,要是你亲自把自己的眼睛蒙住,在学校的操场上或者一个空旷的环境中,完全凭自己的感觉走直线,最后你发现你走的也是一个大大的圆圈。

  为什么呢?因为身体结构有细微的差别。鸟的两条翅膀力量和肌肉发达程度有细微的差别,人的两条腿的长短和力量也有差别。这样的话,迈出的距离自然产生差别,比如左腿迈的步子距离长,右腿迈的距离短,积累走下来的多了,肯定是一个大大的圆圈。其他生物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为什么我们又能保持直线运动呢?那是因为我们用眼睛在不断定位,修正自己的方向,改正两条腿的差距,所以最后走成了直线。

  好了,说到鬼打墙了,这个时候肯定就是我们三个人失去了方向感,也就是说,我们早已经迷路了。

  眼睛和大脑的修正功能不存在了,或者是周围环境给我们的修正信号是假的、是混乱的,我们感觉自己在按直线走,其实是在按本能走,是在按照周围环境给出的提示走,走出来也就被环境所左右,难免会是个圆圈。

  有时候在固定的地带,比如坟场,会遇到鬼打墙,这好象很神秘,其实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标志物容易混淆,到处都差不多,因为认清方向主要靠地面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物给出了错误的信息,我虽然觉的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也已经迷路了,当人迷路的时候,如果不停下来继续走,再加上自然产生的恐慌感觉,那么一定是本能运动,走出来是一个圆圈。

  而这种错觉被一些高明的风水术士掌握,在建造帝王的陵墓的时候,会运用这个规律,人为地布置一些地面标志物,让人很容易在此迷路,感觉遇到了鬼打墙。还有个家伙更是精于此道,那就是三国时候的诸葛亮,他能用些石头,摆出一个八阵图,千军万马走进去,也转不出来,或许就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说,人走路,鬼打墙,人写字,鬼画符,这些都是有点内在的联系。

第三十章 此地不宜久留
返回 《鬼打墙》·壹
所属专题:《鬼打墙》·鬼吹灯作者倾情...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