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鬼打墙》·壹
第二十九章 鬼打墙

第三十章 此地不宜久留

  在胡同狭小而又压抑的空间中待得久了,紧张与不安的感觉减轻了几分,心里却是越想越怒,蛮劲发作,老徐对着黑暗的胡同一端破口大骂:“操你老母,这些个死鬼,想要你爷爷性命就尽管放马过来,我操你奶奶的,摆这种迷魂阵,滚出来跟老子练一趟,老子还真就能让你没脾气!”

  我不怎么会讲脏话,看老徐毫无惧色大叫大骂,也壮了壮胆子,对着胡同尽头的黑暗大骂,反正只求骂个痛快,形式重于内容,我们越骂胆子越大,脏话也越来越恶毒,把鬼的直系亲属都骂遍了。

  不管怎么骂,始终没有任何反应,鬼东西们似乎在黑暗中冷笑,看着我们还能骂多久。

  骂到最后实在没有什么创意了,只好相对苦笑,又坐了下来。

  我想起来我研究了好久的那本《天渊风水秘术》,上面曾经提到过“鬼打墙”甚至“八阵图”这种现象,还煞费苦心地仔细讲解分析,都怪我看到这里就嗤之以鼻,从小学会的知识先入为主,压根就不信,自然也没有努力的去学怎么摆阵破阵,如今事到临头,真他娘的后悔!

  我长叹一声清清嗓子对田丽说:“我冯一西将来有了宝贝蛋儿,一定痛改前非,决不让我受到的教育悲剧在他身上重演,他在地上画个圈,我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他这个圈是字母O或者数字零,让他自己去想出一百种可能,弄不好他就会想出来这是砸着牛顿那个苹果!小田,你说是不是,被扼杀了自由空间的脑袋,就象我过去的二十多年一样,简直白过了!”

  田丽目光复杂地瞅了我一眼,啥也没有说。

  骂了这么长时间,多少也出了一些憋闷的恶气,虽然仍陷于困境,但是心里痛快了不少,我只觉口干舌燥,正想问问田丽背包里有没有水,我想弄点水来喝,田丽却忽然低声说:“你们看,那老猫旁边是不是蹲着个人?”

  夜色中,我顺着田丽说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幅情景,诡异得难以形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蹲在胡同口正看着我们几个。

  老徐说:“这狗日的胡同里好不容易见到个人,且问问她知道什么情况,过去瞧个仔细,管她是人是鬼,瞧瞧再说。”

  我摸了摸手腕上的穿山掘岭甲,向前走了几步,在距离有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距离很近,月光下瞧得十分清楚。这个女孩好像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很可怜,头上用黄绳扎了两个羊角小辫,脸上无任何表情,还发出一闪一闪的银光。

  小女孩蹲在地上,双手前撑,上半身抬起,田丽可能是受不了这眼光,被看得浑身发毛,扭过脸不去看她。

  我一咧嘴挤出点和蔼可亲的笑容,对小女孩说:“小妹子,你在这附近住是吗?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家大人呢?”问完我就知道自己纯粹废话一堆,很是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下降了。

  小女孩不作声。

  我又问了几句,她还是不理,老徐恼火起来,凑近了就要拉她起来。

  刚一挨到小女孩,老徐忙不迭的缩手,失惊打怪的嚷道:“什么鬼东西!真晦气,这是个死小孩,他娘的,身上还抹了银粉!”

  我不知道抹了银粉是什么意思,正想走上去瞧个仔细,田丽一把拉住我:“不戴手套千万不能碰!有毒的,我们刑侦队有这方面资料,你仔细看这小孩身上,都是一片片青紫色的瘢块,这是水银尸瘢。”

  田丽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看到过的新闻报导,极个别的古墓里头,会有殉葬的童男童女,据说这些童男童女还没死的时候,从嘴里灌进去水银,还要在身体上一些比较柔软容易腐烂的地方挖洞,同样用滚烫的水银封住,活活弄死后再用水银粉抹遍全身,为的就是做成万年不腐的标本,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恐怕就是拿祖国的花骨朵儿来殉葬了。

  老徐戴上手套把小孩的尸体抱了起来,小女孩尸体上有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一片片黑紫色斑点,这种斑块俗称“水银瘢”或者“水银浸”,也有些地方称尸斑为“烂阴子”、“汞青”。

  我低声告诉田丽:“真的是水银瘢,咱们内地解放前有过买小孩陪葬的事儿,活着抹上水银粉,有的地方为了让小孩死得慢,血液多流通一会,还有灌热桐油的,看起来这个死小孩当年死得真惨!”

  我看了几眼,越来越觉得后背发凉,小女孩冰冷的脸上大睁着双眼,似乎在控诉什么不公平的天理,又似乎是认命地流露出无辜。我皱眉说道:“真惨!咱们得把她带出去好好埋了,也算积德做个善事,会有好报的!只是不知道咱们出得去不!唉!”

  老徐拿出一件衣服,过去盖住小女孩,左右包了一下,扛在肩膀上,点点头说:“是啊,能走出去最好,走不出去也就跟这小可怜做个伴吧,一个人孤魂野鬼的滋味可不好受!”

  田丽眼尖,瞧见小女孩坐的下头有字,赶忙凑过去看,只见歪歪扭扭地写着:右左左右左左右,黄泉路上莫回头。

  我困惑地说道:“这不是小孩的笔迹,肯定是大人写的老体字,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指引咱们出去吗?”

  老徐不说话,看了又看,一指丁字路口的右边,示意让我们快走,“看来咱们不是第一个被困在这里头的,以前有人出去过,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带不走小女孩,所以写下了秘诀,咱们要不是突发善心,也发现不了这字,赶紧走吧!这世上的高人多了!”

  我点点头,回头嘱咐田丽一会儿走的时候,不论背后怎么样,都不能回头看。田丽见我俩说得郑重其事,答应道:“我晓得了,你们放心。”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们顾及不了这许多怪事了,只想尽快离开这条小黑路。

  大声念了三遍“右左左右左左右”,我扯过田丽走在前头,嘱咐她,等我说可以了,才能回头。然后问田丽准备好了吗,田丽点点头答应道:“准备好了。”

  老徐扛着死小孩,嚷嚷:“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按照指示的方向,我们三个走到胡同尽头的丁字路口,向右转去,走到底后又向左转。转了两次左边的路又改转向右的时候,我发现胡同口趴着的老猫不见了。

  接下来还要转左左右三次,看来我们可以走出去了。抑制住心中的激动,老徐又嘱咐了一遍我,千万不可回头,尽量别走太快,留神脚下,别摔倒了。

  想到脱困在即,我忍不住兴奋起来。很快,我们三个就走到了最后一次右转的路口,忽然觉得两条腿变得沉重起来,每一步都迈得很吃力,走不出三步,腰腿酸麻,忍不住就要坐下,田丽这时候说:“我怎么这么累,实在走不动了,老冯咱们歇一会儿好吗?”

  我说:“坚持住,万里长征还差最后几步,你觉得很累,应该是幻觉。一定要克服自己的软弱,明白吗?”这话一是劝他,二也是给自己鼓劲。我们咬紧牙关,又向前走了两步,田丽已经筋疲力尽,向前一跪,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走到她前边,把她背起来,艰难的向胡同口一步一挨的缓缓走去,双腿就如灌了铅一样沉重,背上的田丽也出奇的重,累得我气喘如牛。

  忽听背后有女人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这声音撕心裂肺,深夜听来,让人汗毛倒竖。我觉得心跳加快,那女人的叫声太过凄惨,忍不住就要回头看一眼,心里突然想起“黄泉路上莫回头”,我赶紧定了定神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步,就听到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冯一西,我跟你讲的小人书故事还没讲完呢,今天给你讲完好不好?”这声音让我汗毛倒竖,立刻想起小时候做过的恶梦,恶梦里那个拣松针摆小人的老头,还有那老头没有讲完的故事,忍不住就要回头看一眼。

  田丽在背上用劲拍了我一巴掌:“老冯你怎么了?放我下来吧,你可千万别回头,不然咱就永远出不去了。”

  我心头一凛,这是幻觉!

  我让田丽把眼睛闭上,用手堵住耳朵。不论背后的女人怎样惨叫,有多少熟悉的人和我搭话,我也不去理会,只顾往前走,背后的声音已远远不限于女人的惨叫,时而觉得后面有一辆火车向我们呼啸冲来,时而又觉得霹雳炸雷一个响过一个,时而又似乎是虎哮龙吟刀剑劈风……

  我背着田丽不能用手堵住耳朵,被那些声音搞得心胆俱寒,不过我打定了主意,把心一横,纵然真是有火车从后面撞过来,把我撞成肉酱,我也绝不回头,一步一挪,终于到了路口,只要再走一两步就出去了。

  此刻,背后忽然万籁俱寂,静得出奇,田丽也感觉到没了声音,把堵着耳朵的手放了下来。在这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忽然从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小女孩儿的清脆声音:“你们……带我妹妹……到哪……去啊?……带……上……我一起走……好不好啊……!”

  似乎是老徐背上扛着那小女孩的姐姐在叫,田丽赶忙回过头去叫:“来啊,我们就要出去了,你妹妹在我们这儿。”我想提醒她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大骂:“田丽你这个大笨蛋,中计了。”

返回 《鬼打墙》·壹
所属专题:《鬼打墙》·鬼吹灯作者倾情...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