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黄河鬼棺之千年古墓》
第六章 发光的地下尸虫

第七章 惊人的相似

  该死的南爬子老头,不知道事先是否知道这墓室下面有这个恐怖的尸虫,所以让我们全部都穿上水靠、带著防毒面具?

  想到这里,我再次开始诅咒该死的南爬子老头。

  少爷非常不雅的,一屁股坐在了白色石阶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气,抬头看著距离不远的地面上,遍佈著残肢断骸,无数发光的红色尸虫蠢蠢欲动。

  情景非常的诡异,我以前只怕是做梦都没有想过,我有那麽一天,会站在宛如羊脂白玉一样光滑华美的石阶上,而面对著的,却是宛如修罗地狱般的情节。

  所有的红色发光尸虫,都还远远的不敢靠近白色石阶,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这地方果然有著强悍的防虫设施。我听人说起过,很多古墓中,为了防止棺木不被虫蚁蛀蚀,所以都有断虫埂,这也不算什麽稀奇事情。

  只是这地面都是石头严丝合缝的,如果有断虫埂什麽的,气味从什么地主散发出来?我一边想著,一边四处打量著。

  “老许……你在找什麽宝贝?”少爷见我东张西望的,忙著凑了过来。

  宝贝?我哭笑不得,瞪了一眼他,苦笑道:“这地方有什麽宝贝?我不过找找看这里有什麽东西,让这些尸虫如些忌惮。”

  黄智华用力的踩了踩脚下的石阶,低声说道:“老许,你说这石阶是不是羊脂白玉?”

  我看著这半透明的石阶,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华美异常,对于他这个问题,我和少爷丫头早就讨论过,得出的结论绝对不是羊脂白玉,而是一种类似与玉质的石头也许古代盛产种华美的石头,所以可以大规模的使用。

  “你挖一块回去研究研究,不就知道了?”少爷:“嘿嘿”的乾笑两声。

  “说得也对”黄智华点头,声音透过防毒面具传了出来,显得有点沉闷,而他说话的同时,当真举著手中的军用刺刀,对著地面敲击下出,看样子还真的想要弄一块石头回去研究。

  我突然想起刚才他打出光明弹的时候,见著的灰色影子,顿时心中一惊,忙叫道:“不要鲁莽……”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头顶上响想一阵凄凉的哭声——

  呜呜呜呜……

  又是这该死的哭声,我猛然抬头,直接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一道惨绿色的影子飘忽而过。

  妈的,快走!我顾不上别的,忙著拉过丫头冰冷的小手,快步向著石阶上跑去。退路是绝对没有的,唯一的法子就是儘快的离开这里。眼见我抬脚向著石阶飞快的跑去,黄智华、少爷也忙著跟了过来。可是我刚刚走了几步。

  “怎麽回事?”紧紧跟随在我身后的少爷一时收势不住,撞到了我的背上,急切地问道。

  我没有使用狼眼手电筒,全靠著头顶上的矿工灯照明,这条白色的石阶很长、很高,也不知道通向什麽地方,这模样与广川王陵中的白色石阶很是类似,照常理判断也许在石台的顶部,就是墓主的棺椁所在。

  可是如今,借着黄昏的矿工灯,我看的分明,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影影绰绰的站著几个人……几个穿著灰色衣服的人。

  我忍不住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想到刚才照明弹燃烧的时候所见到的景致,顿时毛骨悚然——这地方是绝对不会有人的,那麽,那灰色的影子是什麽。

  “前面——”我用手指了指前面。

  那些影子很朦胧,但确实存在。

  少爷倒抽了一口冷气,半晌才说道:“那是什麽?”

  黄智华明显的表现出一个军人应该有的冷静,经过刚才的生死搏斗与诡异的惊险场面,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惊讶,冷静的分析说:“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有人先一步进入了这里,你刚才也说过,那个石室内的尸体,很明显就是现代人;另一个可能是”

  另一个可能是什么,他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但由苦笑的语气中,谁都明白———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某些不该存在的东西。

  “不管那是什么,我们必须要闯过去!”我歇了口气,没有退路,后面的层层叠叠的尸虫,前面又有什么凶险诡异的东西在等待着我们?

  我硬着头皮,嘱咐少爷照顾好丫头,黄智华已经将枪握在手中,伴随着我走在前面,我手中的青铜古剑在矿工灯的照耀下,发出冷幽幽的寒光,闪烁着不属于这个年代的清冷与锋利。

  我手中的青铜剑似乎微微的震动了一下,莫名其妙的,我再次想那十六的鸟篆——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揪紧,猛然这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错,这个墓室的地下建筑,与广川王陵中的那个石台惊人的相似,不管是白玉般的建筑材质,还是布局,似乎都很类似,还有那残缺不全的尸骸。

  天残地缺?难道指的竟然是这些残缺的尸体?

  广川王陵和这个影昆仑风眼,还有黄河眼下的龙棺,到底有什么联系,为什么会这样?

  那十六个字,又代表着什么?我第一次看到这十六个字的时候,是我拔出这把青铜古剑的时候,当时我以为的幻觉,可是——南爬子老头说,镇河印上面雕刻的,也是这十六个字?镇河印和这青铜古剑,又有什么联系?

  丫头从背后轻轻地拉了拉我,“许大哥,这里好生奇怪……”

  “什么奇怪了?”我问道。丫头说,这地方与广川王陵非常相似,旁边的少爷也点头表示赞同,说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个时期的东西。我说这不是废话吗?不是同一个时期的东西,怎么能解除黄河龙棺的诅咒?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嘘……”就在我们小声说话的同时,黄智华对着我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随着石阶一步步的向上,我们已经越来越是接近那些灰色的影子,距离越来越是清楚……隐约之间,我已经能够看得清楚,这些灰色的影子就站在宽大的白色石阶两边,影影绰绰的按部排班向上。

  如此整齐的排列,看得我们不由自主的心惊胆颤。少爷轻轻地拉着我的衣角,低声问道:“老许,你看到了吗?”

  我低声骂道:“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到?”

  “这是什么玩意?”黄智华问我。

  我摇头,忍不住开玩笑道:“估计是某个欢迎仪式,这个金缕素女很好客,一路安排人夹道欢迎?”

  屁!少爷做了个鄙视的手势,冷笑着说,要我们的命才是真的,这丫头不厚道,想男人想疯了,所以想要留我们在这里给她作伴。不过,话说人家几千年都没有见过男人了,寂寞难耐也在情理中……

  我听着少爷越说越是离谱,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道:“等一下开棺后,你就留下来安慰安慰她寂寞的芳心!”

  说话的同时,我们已经接近最近的一组灰色影子,即使是在狼眼手电筒的照耀下,依然看着恍恍惚惚的,不是很明朗,但我们四人心中都清楚,这玩意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如今我是走在最前面,就在我的脚踏上同灰色影子同一阶石阶的时候,我的心没来由的向下一沉,而手中的青铜古剑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在矿工灯的照耀下,散发出清冷的寒光。

  不管怎么说,这是唯一的一条道路,不管我们是想要去开金缕素女的棺材,还是想要出去,破除黄河龙棺的诅咒,我们都已经没有退路了。

  硬着头皮,我踏上了与灰色影子同一阶石阶,站在同一层平台上,我一手持着青铜古剑,一手举着狼眼手电筒,对着左边的那个灰色影子照了过去。

  这——应该算是人吧?至少许多年前他一定是我的同类。不过,现在却仅仅剩下了一把枯骨,借着狼眼手电筒明晃晃的光芒,我抬头看过去,那是一件灰色的外衣,披在一个已经仅仅剩下枯骨的骨架子上面,我的狼眼手电筒的光柱,集中在了它的脸上……

  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黑洞洞的眼窝子,在黑暗中透着诡异……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已经剩下枯骨的骷髅,居然直挺挺的站在石阶上,是在守候着他的主人,还是在等待着我们这些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奇怪!少爷手中也举着狼眼手电筒,连连摇头,光柱在两具灰色骷髅身上扫来扫去,口中念叨着什么。

  黄智华好奇地问,有什么奇怪?不过就是两具骷髅而已,大概是殉葬的。

  敢于进入墓室的人,自然不会害怕两具骷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感觉奇怪——西周的奴隶制国家,用奴隶给主人殉葬,好象奴隶的身份还不如猪羊,本来是稀松平常之极的事情,但不在的为什么,我心中也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只见丫头拉着我的衣服,低声说:“他们的衣服好生奇怪,暴露在空气中,居然千年不腐?”

  “啊……”被丫头这么一说,我本能地叫了出来,刚才仅仅是感觉说不出来的怪异,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是这样,确实,没有什么衣料能够保存千年之久,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些尸体的肉身早就腐烂,可是在腐烂的过程中,为什么这些衣服却完整的保存下来。

  而且,这衣服也好生奇怪,形状竟然和现代人的雨衣,连带着头部有个帽子,将枯骨架子遮掩在里面,凭空多了一层神秘与诡异。

  我惊讶的发现,这些看着灰色的衣服表面,似乎有着吸收光线的作用,尤其当我们手中的手电筒照到它们身上的时候,光线似乎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

  千年不腐的衣服,这要能带出去,可是价值连城,彻底的颠覆了现代人对古代的了解。黄智华口中呐呐自语,一边说着,一边居然向右边的一具骷髅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我被他吓了一条,怒道“不能动他们……赶紧走!”

  说着,我忙拉过丫头,快步向前走去,黄智华眼见我们语气不善,无奈也跟随在我身后,似乎要说什么,但终究忍耐住了。

  从第一排骷髅灰影出现,每隔着三阶石阶,就会出现一对这样的骷髅,我一边快步向前走,一边对黄智华解释说,那些骷髅放在这里,绝对不是装饰品,也许有着厉害的机关设置,还是小心为上,别招惹他们。

  就为着那千年不腐的灰色衣服,我就知道这些骷髅绝对不是普通的殉葬品,历史上对有奴隶主的墓葬,多少有点描述——奴隶的身份卑微之极,常常是数十个人一个坑,乱七八糟的乱埋一通,可是如今……这些灰影骷髅出现在主墓室内,就代表着绝对不同的意思。

  我再次想到刚才那些石阶下零散的尸骸,实话说,那些才符合古代人的殉葬制度。

  “我明白!”黄智华倒是好说话,点头说,他会注意。

  呜呜呜呜……

  “什么声音?”少爷跳了起来,急问道。

  一道惨绿色的影子,在灰影骷髅前面凌空打了个转,然后凭空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该死,我暗骂了一声,心中顿时知道不好,忙着一拉丫头,快步向前冲去,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前面一阶白色石阶上的两个灰影骷髅,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挡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时脚下收势不住,差点就撞了过去,幸好丫头拉了我一把,我头上的矿工灯与对面的骷髅打了个照面,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分外恐怖,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们似乎在笑,不错,诡异而狰狞的笑,一如王全胜、教授等人死后的诡异狰狞笑容。

  “不好了……”少爷大呼小叫,“我们被包围了……”

  我连想都没有想,手中的青铜古剑寒光一闪,已经对着考得最近的一个灰影骷髅砍了过去,同时我大声叫道:“少爷保护丫头……”

  我一动,黄智华也跟这挥舞着军用刺刀,很有大杀四方的气势。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我那把锋利无比的神兵利器,连铁链都可以轻易砍断,偏偏砍在似乎腐朽不堪的骷髅身上,好像丝毫效果都没有。

  灰影骷髅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两只白森森的爪子已经掐向我的咽喉,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一声,身子一矮,险险的闪了过去,但这么以来,我的身体平衡度失去,向着地上倒去,同时,另一个灰影骷髅白森森的爪子,抓向了我的旁边的丫头。

  丫头吓得惊叫一声,本能地转身就要跑,可是我们的背后也已经被灰影骷髅包围……

  我用青铜古剑支架,撑着身体没有倒地,但面前的那个灰影骷髅,已经是近在咫尺,一双爪子狠狠地抓在我的防毒面具上,差点就将面具给抓了下来,

  “砰……”的一声响,一颗子弹险险的贴着我的鼻子飞了过去,狠狠地打在我的对面骷髅的胸口,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被子弹打中的灰影骷髅仅仅只是摇了摇,依然狠狠地抓向我。

  我心中大怒,手一扬,青铜古剑对着那双鬼爪狠狠的扫了过去,但这么以来,我自己却再也支撑不住,种种的摔在地上。

  我感觉手上一紧,青铜古剑被什么东西带过,抬头看去,黄智华眼见我危险,顾不上自己,举着军用刺刀狠狠地砍杀过来,但一道绿色的影子,却对着我脸上扑了过来。

  妈的!

  几次三番的,都是这个慎绿色的影子在作怪,我直挺挺的躺在白色的石阶上,顾不上背部被石阶格的疼痛难忍,手中的青铜古剑挥起一道冷瘦瘦的寒光,狠狠地劈向慎绿色的影子。

  呜呜……惨绿色的影子一击不中,发出诡异凄凉的哭声,迅速飘远,而与此同时,没有给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间,三个灰影骷髅再次向我扑了过来。

  想到这里,我仗着全身穿着厚厚的水靠,不惧怕这些白森森的鬼爪,就在地上一个翻身,手中的青铜古剑寒光一闪,对着其中一个灰影骷髅的脚上砍了过去。

  它身上的灰色衣服很长,仅仅露出脚上一小节枯骨,但我既然是专程砍向它的脚部,又岂会让它躲开,而且,这些灰影骷髅并不具备思考能力。只是本能的攻击人,我手中的青铜古剑几乎连阻碍都没有,直接砍断了它一只脚。

  少了一只脚的骷髅顿时就难以维持平衡,和我一样倒在了地上,但一双鬼爪,却依然死死的抓住我身上的水靠不放。

  老许——我的耳边传来少爷的惊叫,我顾不上解释什么,青铜古剑再次挥向身边的骷髅,出乎我的意料,这次我轻易的砍下了灰影骷髅的两只鬼爪。只不过,这两只鬼爪虽然被砍下,可它依然狠狠地抓住我身上的衣服……

  不对劲,我心中狐疑,刚才我砍下这些灰影骷髅的时候,这些骷髅强悍的很,就连黄智华开枪,连子弹都不惧?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却轻易的砍下了它的鬼爪?

  被我砍断两只鬼爪、一只脚的骷髅在地上滚得几滚,再次向我扑了过来,但就在此时,我眼前一花,一道惨绿色的影子从天而降……

  妈的!我再也忍不住,吼道:“老子砍不了你,我许三庆就不姓许!”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嗖”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同时大声叫到,“少爷,黄先生,攻击骷髅,避开那些灰色的衣服……”

  而我说话的同时,已经对着绿色的影子飞快的追了过去。

  惨绿色的影子似乎没有想到我居然会主动攻击它,在半空中画出诡异的影子,向着石阶上空飞了过去。

  我举着青铜古剑一路追杀过去。

  呜呜……

  惨绿色的影子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居然没有直接隐身,一路向着石阶的尽头飞过去,我抓着青铜古剑,一心想着砍了这个怪物,根本没有多想,也追了过去。

  身后隐约传来少爷和黄智华的惊叫……

  眼看石阶已经快要到尽头的时候,惨绿色影子在半空中一晃之下,再次凭空消失。

  我感觉不对劲,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个惨绿色影子,似乎都是罪魁祸首,刚才的红色发光尸虫,与现在的灰影骷髅,似乎都是它搞的鬼,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怀疑它有可能是三尸神中的上尸启动,关于三尸神的记忆,来历都不多,但不容否定的,凡是被黄河龙棺诅咒而死的人,很容易启动成三尸神。

  剩余的几皆石阶上,我很快就跑了上去,预计着推算了一下,这里的白色石阶,和在广川王陵里面发现的白色石阶初期的相似,应该都是九九八十一阶,九九归一……,又是这个诡异的数字,不知道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

  如果这里的一切都与广川王陵相似,那么石阶顶部应该就是平台,就是棺椁摆放之地?我心中甚至隐隐有着几分兴奋,但当我爬上最后一级石阶的时候,我彻底的迷茫了……

  上面确实是个平台,但绝对不大,与广川王陵里面的巨大的白玉平台几乎没得比,而在这个平台上,一条长长的。粗大的黑色铁链,横贯拦在面前,仅仅有一米多高,却将去路挡住。

  石阶的另一面,我看不清楚到底有着什么。我情不自禁的走到那条铁链边,伸手抚摸了一下,铁链很光滑,丝毫也没有腐蚀的痕迹,在矿工灯的照耀下,隐隐散发出乌光。

  我心中一动,暗想着莫非这黑漆漆的并不是生铁,而是合金,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跳铁链,岂不是价值连城?

  我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探头向平台的另一面看过去。另一面,明显的没有石阶,仿佛是陡峭的悬崖,一时之间也看不明白。

  而那惨绿色的影子,如今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在平台上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发现,这座高台似乎就安排了一阶阶的石阶,逗着人锻炼身体?当然我想着古代人大概没有这么无聊吧?

  呜呜~~~~~

  远远的,我似乎听得隐约的凄凉哭声,似乎就是那惨绿色的鬼影发出——

  不好!我心中大惊,顾不上多想,忙着回身向下跑去,可是我向下跑了四五十阶石阶,更是感觉不对劲,刚才我虽然没有数着,但凭感觉,应该是在石阶的中间部分,可是如今我向下跑了很久,隐隐之间都可以看到对面的平地上散发着红光的尸虫,但少爷,丫头等人却是一个不见。

  不光是少爷,丫头和黄智华没有了影子,就连那灰影骷髅,也一个不见,刚才明明整齐的排列站在石阶的两边的,如今却全部消失了……

  “少爷~~~~丫头~~~~~”我只感觉口干舌燥,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只不过,我的声音透过防毒面具,沙哑难听,连我自己听着都感觉难受。

  少爷~~~~~

  丫头~~~~~

  空荡荡的墓室中,只有我的声音在回响,不远处的地面上,有着殷红色光芒闪烁,无数的尸虫蠢蠢欲动。

  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恐怖袭上我的心头,我茫然四顾,整个墓室内,除了我一个人孑然站立,再也没有别人,四周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空气无端的压抑着……

  少爷,丫头还有黄智华去了什么地方?我强迫自己勉强的镇定了下来,回想着整个事情的经过。

  对了,一切的关键,似乎都在那惨绿色的鬼影身上。我想了想,我追赶着它冲上石阶顶端的时候,应该没有多久的时间,最多三五分钟,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什么东西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少爷他们三个大活人弄走?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猛然,一声沉闷的枪声传了过来……

  枪声——对了,黄智华身上带着枪。我侧耳听了听,枪声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我顾不上多想,飞快的向着石阶顶部的平台跑了过去。

  远远的,我隐约又听到那“呜呜”的哭声,只是很不明显。

  “老许……”就在我快要跨上石台的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少爷?我大喜,忙着回头,只见少爷扶着丫头,黄智华手中端着枪,护着两人,站在我背后。

  “你们怎么会在我背后?”我不解的问道,我刚才明明听得他们的枪声是从上面传过来的。

  少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他们原本就一直在我们身后,我刚才发疯一样的向前跑去,他们唯恐我有什么闪失,也就跟着跑了过来,无奈那些灰影骷髅纠缠,好不容易摆脱了灰影骷髅,才跟了过来。

  我听得糊涂,怎么会这样?如果他们一直在下面,我刚才回头去找,怎么没有找到?而且,刚才的枪声,明显的是在上面传过来的。

  我满腹疑云,但如今见到少爷,丫头,黄智华平安无事,也算放下了心来,这里是古墓,有着太多不可解释的现象,我想要追究也追究不了这么多,只要我们都还活着,比什么都好。

  少爷问我有没有什么发现,我说我追那惨绿色鬼影追丢了,刚才下去找他们,又没有找到,回头上来,不想他们却又到了我身后。

  丫头身子摇了摇,说——不会是碰到传说中的悬魂梯了?

  我皱眉,传说中的悬魂梯,事实上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机关术而已,但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比如墙壁,光与影的配合等等,绝对不会弄这样的石阶做悬魂梯,这里就一条石阶,直通顶部平台,明显的很,怎么可能是悬魂梯,而且,如果真是悬魂梯,我们有可能在原处打转,不会达到石台。

  黄智华说:“既然想不明白,不如上去看看。”

  我点头答应着,心中却是百思不解,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刚才开枪了没有?”

  “没有啊……”黄智华不解的看着我说,“这些灰影骷髅根本不惧子弹,开枪也没用,还是你的法子好,直接砍断它们的手脚俐落的多。”

  没有?我刚才明明听到上面有枪声传来,不是他开枪,难道这个墓室内还有活人不成?我不由自主的想到刚才在下面的时候,那个穿着旅游鞋的脚……,这里有人比我们先一步近来,已经是不容否定。

  但从那些腐烂的尸体上来看,这些比我们早一步近入的人,应该死了大概有好几个月了……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隐隐好像抓住了什么,可仔细去想,又模糊一片。

  少爷和黄智华,丫头已经登上了石台,我忙着也跟了上去。少爷手上带着塑料防毒手套,正在摸着那根长长的铁链,眼见我也走了过来,笑道:“老许,这金缕素女和广川王刘去绝对有着一腿两腿的,你看这……”

  不要胡说!我忙着喝止少爷胡说八道,不错,这石阶的布局,建筑材质,包括这铁链,都与广川王陵里面的惊人类似,但广川王刘去毕竟是西汉时期的人,可这里的一切都明显的表示墓主是西周时期的人。

  西汉和西周,一字之差,中间却相隔千年。而且,根据我的判断,广川王陵根本有着鸠占鹊巢的嫌疑,我们所见到的那个庞大的地上墓室,根本就不是什么广川王的墓室,而且,就凭着这一个小小的广川王,我也不相信他能够建造如此庞大的地下墓室。

  黄智华动作迅速,已经跨过一米来高的铁链,走向石台的另一边,我唯恐有什么闪失,忙着嘱咐他小心。

  黄智华站在石台边上向下看了看,皱眉道:“这下面好深,老许,你们过来……”他一边说话,一边回过头来。

  我四周看了看,这石台另外的两面都与石壁相连,一根铁链横贯其中,将石台的两面隔开,但这样的阻隔,事实上确是丝毫作用也起不了,不管是从铁链地下钻过,还是从铁链上面跨过,都是一件非常轻易的事情,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条铁链到底有什么作用?

  丫头很文雅的从铁链地下钻了过去,我忙着也从上面跨了过去,轮到少爷的时候,他非常不正经的拉了拉铁链,似乎是想要试验一下铁链的结实程度。

  就在此时,我猛然听得耳畔传来一阵刺耳的“扎扎”声……

  这声音……似乎就是什么机关启动的声音,不好,我心中本能的知道不好,正欲说话,旁边的丫头惊呼出声……

  这是什么玩意?黄智倒抽了一口冷气,惊问道。

  铁链的两边,原本光秃秃的石壁上,居然凭空出现了四具黑色尸体,这四具黑色尸体表面都呈现半腐烂现象,但每一局尸体的脚下,都锁着铁链,血红色的眼睛。

  “这玩意怎么跑来这里了”?少爷当场就傻了眼,大叫一声,向我跑了过来。少爷一动,四具黑色的尸体也同样行动,一步步的向我们逼近

  我和丫头、少爷都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恐怖的玩意,在广川王陵中,就曾经多次见到这样的黑色尸体,如今再次见到这恐怖玩意,心中不禁更是惶恐,而黄智华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当场就傻了眼。

  四具黑色的尸体,一步步的向我们逼近,我的鼻子里再次闻到恶心的尸体臭味,以及腐烂的黄沙味

  “许大哥,怎么办”?丫头带着哭腔问我。

  我皱眉,低头向石台下面看去,这一面,是光滑的石壁,没有石阶可以下去,下面黑黝黝的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用处的,但目前确是我们唯一的退路。我当机立断,对少爷说准备绳子,你们先下去,我来断后。

  下去?黄智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一颗石子,重重的扔下去,“噗通”一声,下面很快就传来回应下面是水水潭?

  我心中更是迷糊,这个下面居然是水潭?但是没有给我太多的时间考虑,我回首之间,一具黑色尸体就在我面前,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它的脸上更是带着狰狞恐怖的笑意,如同是凶猛的野兽,盯着自己的食物。

  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一声,手中的青铜古剑化成一道寒光,对着黑色尸体横扫过去。

  “啊……”旁边传来丫头的惊叫声,我回头一看,只见一具黑色尸体,已经抓向丫头的脖子,丫头一个矮身躲了开去,但出乎我的意料,这黑色尸体的动作,远远的比我想象中还要灵活,伸手一抄,居然揉向丫头的小蛮腰。

  我挥剑横扫,忙着向丫头跑去,但少爷的动作却比我快了一步,而且我连想都没有想到,少爷居然连人扑向黑色尸体,那具黑色尸体被他猛力一撞,少爷连同黑色尸体滚作一团。

  这个莽撞的少爷!我心中暗骂,正欲过去增援,但原本攻击我的那具黑色尸体再次缠了上来,我无奈之下青铜古剑一挥,对着它的脑袋砍了过去,青铜古剑锋利无比,黑色尸体老大的脑袋被我一剑砍下,但丢失了脑袋的尸体,依然微微颤颤的向我抓了过来。

  我慌忙退了两步,人已经站在石台的边缘,在这样的情况下,黄智华就比我们要好得多,他手中抓着军用刺刀,由于是军人出身,精通格斗技巧,应付一具黑色尸体,还是绰绰有余,那具黑色尸体已经被他在身上刺了十几个窟窿,可惜的是——这些黑色尸体根本不畏惧刀剑,一时之间,将我们四人逼得手忙脚乱。

  我胡乱的将青铜古剑挥舞着阻挡黑色尸体,抽空看向少爷那边,这个莽撞的家伙,仗着身上穿着水靠,带着防毒面具,不惧尸毒,居然和黑色尸体在地上扭成一团,如同是人类厮打一样。

  可怜的丫头仗着伸手灵活,被一具黑色尸体追得连连惊叫不已。“少爷小心”!我大叫出声,少爷与那具黑色尸体滚在地上,心中终究害怕不已,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好不容易摆脱了黑色尸体,正欲爬起来,但那具黑色尸体还在地上,双手快速的抓向少爷的脚。少爷这个时候已经站在石台的边缘,徒然被黑色尸体再次抓住,猛然就站立不稳。向石台下载了下去。

  我大惊,顾不上身边的黑色尸体,忙着扑向少爷,险险地抓住少爷肩膀上的衣服。少爷手忙脚乱,慌忙中紧紧抓住我的手,惊恐的大叫道:“老许,快拉我上去我不想死啊”

  我回头看了过去,只见丫头被一具黑色尸体追的险象环生,女孩子本来就胆小,再加上这黑色尸体的恶心与恶臭,更是让她吓得魂不附体,换成普通女孩,只怕早就吓得昏死过去,丫头本来就是做考古的,见过的尸体多了,倒还支撑得住。

  黄智华挥舞着军用刺刀,向我们这边杀了过来——

第八章 水潭下的青铜鸟尊
返回 《黄河鬼棺之千年古墓》
所属专题:《黄河鬼棺》·南派三叔倾情...
所属分类:灵异 惊悚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