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前傳:天驕鐵血》[繁]
第1章 蜀道難

第2章 連環劫

  “唯有天設險,劍門天下壯,連山抱西角,石角皆北向。兩岸崇墉倚,刻畫城郭狀,。一夫怒臨關,百萬未可傍。”

  東方浮起微弱旭光,照出劍門的輪廓,兩片蒼峰似倚天長劍,直指黑云密布的蒼穹。

  “什么聲音?”劍門守將張何從睡夢中驚醒,傾聽遠處悶雷似的響聲。

  “是六槃山大營的馬蹄聲。”門外的衛兵說:“蒙古大軍開始晨練了。”

  張何披上衣衫,推開大門,冷冽的晨風迎面吹來,讓他機靈靈打了個寒戰。遙望北方,六槃山大營燭天的燈火,讓北斗七星也失去了光芒。

  “喂,你還有多久。”梁天德大吼。

  “快了,快了,還有半個時辰。”文靖在林子里答應。

  “放屁。”梁天德怒道:“天下間哪有人拉屎拉一個時辰的?”

  端木長歌黑着臉道:“更沒有人能夠在一天方便六次地。”

  “他是故意的。”嚴剛咬牙切齒,一針見血。

  “這個還用說。”白朴心想。

  “你再不出來,我可要進來了。”梁天德忍無可忍。

  “別。”文靖叫道:“這里好大一泡屎,臭得緊。”

  “哼。”梁天德邁開大步。

  “好啦,好啦。”文靖見老爹勇往直前,只好提起褲子,慢條斯理地走出樹林。“醫書上說:“廢而生痔”,大便半途而廢,會長痔瘡的。”他不滿地說。

  “你究竟想怎么着。”嚴剛嘴都氣歪了:“先是說你不會騎馬,也好,學吧,媽拉巴子,一個身懷武功的人學騎馬居然學了半天,這倒罷了,又說是練馬摔痛了膝蓋,非要休息一個時辰,然后一路上不是拉屎就是拉尿,屎尿比牛馬還多,我呸,兩個時辰的路程被你走了一整天,現在離劍門關還有兩百里遠!”他望着遠處的夕陽心想:“如果不是看在你老爹的面上,我非揍死你這個渾小子不可。”

  “就算快馬加鞭,今日閉關前是趕不到劍門關了。”白朴道:“與其深夜扣關,咱們不如先尋個地方歇息,明日再走得好。”

  “好呀,好呀。”文靖拍手歡呼。

  “好個屁。”嚴剛狠狠瞪了他一眼,向白朴道:“離此二十里,有一處奚谷鎮,可以歇足。”

  “走吧。”白朴無可奈何嘆了口氣。

  五人拍馬西行。沿途群山嵯峨,蜀嶺高絕,擋住南來北風,朔方雖已萬木凋零,劍門關外卻是芳草連天,綠樹成行,啾啾鳥聲中,頗有几分夏日氣象。

  進入奚谷鎮時,天色已然昏暗,瞅着這鎮子果然鎮如其名,坐落在一處山谷之中,百十戶人家櫛比鱗次,一張杏黃酒旗在青瓦房上分外惹眼。

  “小二。”五人落座,嚴剛叫道:“好酒好菜盡管上來。”

  小二一張勢利眼子看出來者不凡,陪笑道:“這就來。這就來。”順手掌上燈火。文靖覷眼看去,只見店子里有七八桌客人。鄰近處坐着一男一女。那男子約莫二十來歲,鷹鼻深目,黑衣如墨,眼光直視前方,冷冰冰全無表情,右手邊放着一個狹長的烏黑絲囊,不知盛着何物。那女子卻僅見背影,着一身繡花百折裙,體態甚是婀娜,滿頭青絲用一支金環束起,露出脖子上雪白的肌膚。

  “各位大爺,這可是小店的名菜。”店小二端上一個白瓷盒子,含笑道:“名叫‘醉里橫行’。”

  店小二打開盒子,一股醉人的酒香頓時鑽進文靖的鼻孔。定睛細看,只見盒子里裝着十多個紅通通的大螃蟹。

  端木長歌啞然失笑:“不就是‘醉蟹’么?居然還起這么個風雅名兒。”

  “這個好吃么……”文靖一愣,感情他生來就沒吃過螃蟹。

  “客官可知秋高蟹肥,這時節的螃蟹脂肥膏滿,可是正當吃的時候。”

  “哦。”文靖瞅着有點害怕,不敢下箸。

  “客官一試便知。”店小二極力慫恿。

  文靖望向白朴,白朴微微笑道:“千歲請先。”眾人早就約好,一路上稱呼文靖做“千歲”,以防泄漏機密。

  文靖無可奈何,拈了一只螃蟹,噌的一下丟進嘴里,隨后,眾人便聽到咯吱咯吱,像是石磨坊里傳出的聲音。

  “嗯,好吃,外酥內嫩,當真好吃。”文靖裝出一副很在行的樣子,對一干目瞪口呆的人宣布。

  梁天德暗暗叫苦:“忘了這小子沒吃過螃蟹,這下子臉可丟大了。”

  只聽一個脆生生的北方口音道:“師兄,原來螃蟹也可以這么吃的!”

  文靖舉目看去,正巧看見那個女子轉過頭來,這下子,只看得他面紅耳赤,一顆心兒砰砰只跳。

  那女子看上去不足二十,鵝蛋臉兒,雪白中透着紅暈,瑤鼻挺翹,柳眉彎入鬢角,一雙眼大而嫵媚,顧盼之間波光漣漣,撩人遐思。她見文靖顧視,不禁嘴角微揚,眉眼間透出笑意,端地美艷不可方物,把這個傻小子笑得痴了。

  “好美的女娃兒。”白朴心想,“不過美得實在邪氣,中原少女哪有她這么欺霜賽雪的肌膚和挺翹的鼻子,倒象是西域胡女。”想到這兒,不禁暗暗留心。

  “喂,呆子,你怎么老看着我呀。”那少女沖着文靖笑道。黑衣人聞言掉頭,兩道目光有如冰鋒雪刃般,刺在文靖臉上。文靖嚇了一跳,一腔熱血頓時冷了大半。那人卻“咦”得一聲,眼中掠過一絲詫異。

  少女又向文靖道:“呆子,把你盒子里的螃蟹給我吃一個好么?”

  “好呀。”文靖連忙答應。正要伸著。忽聽那黑衣男子道:“玉翎,別鬧了,這道菜你點過。”

  文靖放眼看去,二人的桌子上果然擺着一個一模一樣的白瓷盒子,不禁有些糊塗了。

  少女撇嘴道:“可是為啥咱們的螃蟹非得去殼,他們的螃蟹卻能囫圇吃。”

  文靖一驚,恰好看到端木長歌正剝開一只螃蟹,露出紅紅白白的蟹肉,頓時血涌面頰,差點打個地洞鑽進去。

  店小二連忙陪笑道:“姑娘誤會了,螃蟹的確是要去殼的,只是……只是這位客官的吃法有些與眾不同。”

  “是么?”少女說:“我倒覺得他們的螃蟹與眾不同,你可是欺負咱是北方人,把難吃的螃蟹給咱們,把好吃的給他們?”

  店小二連天價的叫屈,只瞅着文靖暗罵。

  少女走到文靖身邊,也不顧旁人,伸手就抓起一只,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反手就給文靖一個嘴巴,喝道:“你是蠢豬么,這也能吃?”

  文靖被這一記耳光打的暈頭轉向,愣在當場,五個指印清清楚楚印在左臉上。其他四人無不驚怒,嚴剛拍案而起,喝道:“你這婆娘,吃了東西還要打人,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不服氣么?”少女冷笑道:“本姑娘打人從來不講道理。”話音未落,玉手一翻,又是一記耳光向文靖臉上刮到。

  文靖挨第一記耳光是因為全無防備,但他究竟練了多年的功夫,雖然練的奇差無比,但畢竟有了前車之鑒,見她打來,身子急忙后仰。

  照說他躲得也算不慢,哪知那少女的玉手如影隨形一般,跟着他的退勢卷上。一聲脆響,右臉又留下少女的手印,這下子文靖一張臉當真左右對稱,十全十美了。

  嚴剛怒不可遏,將手在桌上一按,騰身而起,形如蒼鷹搏兔,越過八仙桌,揮掌向少女臉上打去。

  眼見他巨靈大手拍到,少女卻微微一笑,并不躲閃,只是五指微捏,形若蓓蕾,從胸口緩緩升起。

  嚴剛掌到中途,看着少女如花嬌面,忖道:“若這張俏臉上多了五根指印,我也當真作孽了。”心中一軟,手臂抬起,變掌為爪,抓向少女發髻。

  就在他變招的剎那,少女五指如白玉蘭花一般,嫣然開放,嚴剛只聽到嗤的一聲,手掌劇痛,急忙飛腿橫踢。少女紅袖清舒,輕飄飄拍在他的足踝上,嚴剛好像踢中鐵板,倒翻回去,“嘩啦啦”一陣亂響,將身后的八仙桌壓得粉碎。舉起右手一看,只見五個血孔,鮮血汩汩流出,不禁驚怒交集。

  少女撇嘴道:“本想廢了你這只手,沒想到你居然挺聰明,居然凌空變了招式。”

  嚴剛汗流浹背,方知自己若不是憐她美貌,變招抬臂,這只手掌定被她五指穿透,生生廢了。

  “我道是誰?”嚴剛回頭一看,只見白朴緩緩站起:“原來是‘黑水’門人。”

  少女笑道:“原來你認得我的功夫呀。”

  “‘如意幻魔手’么?”白朴淡淡地道:“白某當然認得。”

  “那你也一定知道咱師父啦!”少女抿嘴笑道

  白朴點點頭道:“‘黑水滔滔,蕩盡天下’,白某豈有不知的道理。”此話一出,除了文靖,其他三人皆變了臉色。

  少女大是歡喜,向黑衣人叫道:“師兄,師父果然很出名也。”

  “這個自然。”黑衣人神態甚是倨傲。

  “本來師父說了,誰得罪了咱們,就讓誰好看。”少女眉開眼笑地道:“不過看在你知道我師父威名的份上,放過你們這次吧!”

  文靖忍不住叫道:“分明是你先出手打人的。”

  “不服氣么?”少女舉起粉拳:“師父說了,天下人咱想揍誰就揍誰,你不服氣,咱們再打過。”

  說到打架,文靖頓時軟了,嘟噥道:“你師父又不是皇帝!”

  少女道:“就算是大蒙古的皇帝,我師父也沒放在眼里。”

  文靖聞言,直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難道你師父是天上神仙?”

  “那也差不多了。”少女一句話把文靖鎮住,

  白朴淡淡一笑道:“不知二位來蜀有何貴干?”

  “師兄來殺人,咱來看熱鬧……”

  其時食客早就跑了個精光,店小二和掌櫃正躲在櫃台后發抖,聽得殺人二字,魂都嚇飛了,抱在一處尿褲子。

  “殺人,可是殺神仙度前之人么?”白朴聲調都變了。

  少女露出驚訝的神氣:“你怎么知道。”

  “嘿。”白朴臉色鐵青,一字一句地道:“那就好。”

  他緩緩轉身,向那黑衣人道:“閣下可知你機關算盡,還是棋差一着。”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點寒芒,也不說話,目光落到文靖身上。

  白朴道:“正所謂李代桃僵,你殺得不過是個替身的,眼前這位才是貨真價實的淮安王。”

  梁天德心里咯噔一下,“白先生此舉豈不是讓文靖陷入險境。”

  “哦!”少女有些明白了:“原來你們是那個大宋狗王一路的,哼,居然用假的來騙我們。”她怒視文靖:“你就是那個狗王?”

  文靖一驚,忙道:“我又不是狗,那會是狗王?”少女一愣,反倒被他問住。

  “那又如何?”黑衣人緩緩站起,陰沉沉地道:“不論真假,再殺一次就是。”

  “哈。”白朴大笑道:“閣下好大的口氣,你殺得了么?”

  “哼!你這臭人探我口風。”少女怒道:“先殺了你再說。”一腳挑起板凳,踢向白朴,白朴一掌拍開,卻見那少女雙手罩了過來,他知道這雙手一旦上身,摧筋斷骨,有如裂帛。當下退后一步,將折扇插在腰間,一掌劈出。

  這一掌看似全無花巧,卻好像刀劍破浪一般,透過少女幻影重重的手法,斬向她肩頭。

  “看不出你還有些本事。”少女嬌笑聲中,二人各逞絕技,斗在一處,少女一雙手時如天魔幻形,時如佛祖拈花,時如揮動五弦、時如反彈琵琶,其變化突兀至極,直如水銀泄地,無孔不入。在眾人眼里,面對如此攻勢,白朴就似驚濤駭浪中一葉小舟,隨波逐流,難以自主。

  “啊。”文靖不禁叫道:“白先生輸了。”

  “難說。”梁天德搖頭道:“你看那女子的雙手可能遞到他身前一尺之內?”他說話間,目光不時瞟向那黑衣人,只見他負手而立,悠然觀戰,不禁暗暗心急:“白先生被這少女困住,雖不至敗落,但若這黑衣人乘機殺過來,不知應當如何抵擋。”

  文靖聞言,仔細一看,果然少女攻勢如潮,卻始終被隔在一尺之外,而她攻勢稍弱,白朴的掌勢立時擴展開來,施以反擊。

  “玉翎小心。”黑衣人微微皺眉,道:“這人用的是‘須彌芥子掌’,所謂‘放之須彌,收于芥子’,你若再攻不進他那一尺見方的‘芥子圈’,只怕不妙。”

  几句話的功夫,“芥子圈”已經變為兩尺方圓。少女只覺壓力斗增,手里漸漸有些施展不開,招式微微一滯。只在這霎息之間,“芥子圈”陡然暴漲,白朴的掌力奔騰四溢,化為無量須彌。攻守之勢頓時逆轉,不足十招的功夫,少女只有招架之功,再無還手之力,一個筋斗倒翻出去,將一張桌子踢向白朴,口中叫道:“蕭冷,快來幫我。”

  黑衣人板着臉道:“你怎么可以直呼我的名字,你要叫我師兄才對。”

  “哼,你到底幫不幫我?”少女態度蠻橫。

  蕭冷哼了一聲,道:“你先退下。”

  “我偏不,咱們一起把他做了。”少女撒嬌。

  白朴震碎木桌,聞言不禁手上一緩,少女乘虛而入,狠招毒招盡往他身上招呼,邊打邊叫:“蕭冷,你攻他背后,蕭冷,你砍他左手,蕭冷,踢他屁股……”白朴心有旁騖,頓時被她鬧得的個手忙腳亂。

  “你這婆娘真是無恥。”嚴剛破口大罵。

  “你說什么?”蕭冷目光如刀,掃在他身上,“我本不想乘人之危,但你膽敢罵我師妹,我留你不得。”他邁步走向嚴剛道:“不過,我還是給你一個堂堂一戰的機會,出刀吧!”隨着他的步子,殺氣洶涌而來,眾人無不心神震顫。

  白朴放聲長笑,一掌逼開少女,閃身站在眾人身前,悠然搖扇道:“閣下的對手是白某吧。”

  “喂,咱們還沒打完呢!”少女叉着腰叫道。

  白朴微微笑道:“你不是要你師兄幫忙嗎,你們二人一塊兒上吧。”

  “好呀!”少女眉開眼笑道:“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們。”說着就要上前。“這女的真夠無賴的。”眾人皆是一個念頭。

  黑衣人搖搖頭道:“玉翎,你不要插手。”他直視白朴道:“我用刀。”

  白朴道:“我就用這把扇子。”心中卻想:我料得不錯,這人果然是那老怪物的徒弟,自負得可以,還好,還好,若他真與這丫頭聯手,只怕大事不妙。

  “你應該用劍才是。”蕭冷皺眉。

  白朴微笑道:“折扇足矣。”蕭冷正要發怒。突聽少女道:

  “我也用刀。”她從袖里抽出一把藍汪汪的短刀。

  蕭冷眉頭大皺:“你要干什么?”

  “他明明是我的對手,你偏要和我搶。”少女撇着嘴道:“上次神仙度殺人,你也是悄悄一個人做了,這次我也要殺人。”

  “殺人放火是男人的事情。”蕭冷哭笑不得:“師父只叫你跟着我長長見識,可沒叫你跟着我殺人。”

  “哼,你和師父那么喜歡殺人,殺人一定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少女說:“我偏要試試。”

  “你……”蕭冷不知從何說起。

  白朴暗暗心驚,忖道:“這小丫頭武功了得,嚴剛端木聯手也未必能勝,她若不守單打獨斗的規矩,倒是棘手。”

  “你竟然不聽我話。”蕭冷有些惱怒:“不怕我動武么?”

  “你敢?”少女似乎有恃無恐。

  霎息之間,一點藍光從蕭冷手中噴薄而出,除了白朴誰也沒看清楚他如何出手,湛藍色的刀鋒已從黑絲囊里吐出,在空中划出一道詭異的弧線,定在少女的咽喉上。

  少女粉紅色的衣袖翩然落地,露出雪白的小臂,一股冷氣直鑽進去,涼颼颼侵人肌膚,少女一張俏臉頓時變得慘白。

  “我說到做到。”蕭冷冷聲說。

  “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好了。”少女氣苦萬分,眼里淚珠滾動,不顧喉間刀鋒,硬是踏上一步:“你殺了我好了,反正師父不在,隨你怎么欺負。”

  蕭冷本意是嚇嚇她,見狀趕忙縮手:“你不聽我話,我自然要管教你。”他雖然嘴硬,心里卻已經有些后悔。

  “誰要你管?”少女從小受人百般寵愛,從沒挨過這種氣,一時間氣得發瘋,但又偏偏打不過這位師兄,當下一頓腳,沖出客棧。

  “你去哪里?”蕭冷一步跨出,好像縮地成寸一般,越過一丈有余,便要追出。

  “想逃么?”嚴剛見他落單,豈肯放過,橫身攔住,一刀迎面劈出。

  “嚴兄不可。”白朴叫喊聲中,嚴剛只覺藍芒晃動,森森刀氣直逼過來,頸上肌膚頓時僵了。

  白朴飛身趕到,知道阻擋不及,手中折扇一合,疾點蕭冷背部四處要穴。這一下圍魏救趙,蕭冷不敢大意,足下微動,刀鋒回旋。

  金鐵交鳴聲中,三人兔起鶻落,一觸即分,嚴剛倒退五步,一跤跌倒,握着半截九環大刀發楞。白朴與蕭冷對峙而立,身上衣衫無風而動。

  “好毒的刀法。”白朴緩緩道。

  蕭冷望了文靖一眼,也不言語,大步走出客棧,追那少女去了。

  “白先生,豈能這樣放他過去。”端木長歌道:“如不聯手取他性命,豈非后患無窮”

  白朴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只聽當啷一聲,他手中折扇落下兩截扇骨。“要殺此人,談何容易。”他嘆道:“他若一心要走,聯手也攔他不住。”

  “白先生,小老兒有一事不明。”梁天德道:“這人既然如此厲害,白先生為何又說什么李代桃僵,豈不是讓文靖陷入險境?”

  “原由有二。”白朴說:“其一,這人已經看出小兄弟與淮安王貌似,就算不說,他也未必善罷甘休。其二,若讓蒙古人知曉千歲死訊,對我

  大宋甚是不利,若兩軍對峙之際,讓他們叫出此事,必然亂我軍心,惹人生疑,漏了小兄弟的底細。”他微微一頓,道:“梁先生放心,那人武功未必一定勝我,有我白朴在一天,必定誓死保小兄弟周全。”

  梁天德將信將疑,但如今已勢成騎虎,也沒其他的法子。端木長歌則叫出渾身篩糠的店小二,着他安排數間上房歇息。

  入夜,斜月如勾,掛在樹梢。一聲更夫的梆子響過,四周又入寂靜,只有極遠處,偶爾傳來寒蛩的鳴聲,好像幽人的太息。奚谷鎮的大街上空空蕩蕩,只有悽清的月色斜斜落到東邊的牆角,映一排檁子的影。

  文靖鬼鬼祟祟從一扇窗子里探頭鑽了出來,順着柱子緩緩下滑,滑到半路,忽聽一聲瓦響,心頭一驚,失足跌下,摔得他几乎叫出聲來。

  他爬起來,揉着疼痛不已的屁股,看看屋頂,月光下,露出一只黑貓的影子,正望這小子張望。“哼,你這畜生也來欺負我。”文靖自言自語:“我這就回華山找玄音伯伯,什么死鬼千歲,誰喜歡誰干去。”

  他沿着大街跑出鎮外,還不放心,又跑出老大一程,方才停下,只覺一身上下說不出的輕松自在,做了個深呼吸,正想放聲大叫,忽聽身后有人“咦”了一聲,說:“原來你在這里,好極,好極。”

  文靖聽得這聲音,頓時驚得魂飛魄散,拔腿就跑。

  “哪里跑?”身后響起一聲嬌喝。

  文靖跑得更快,但黑咕隆咚,景致模糊,他一不小心,腳下被枯藤絆住,一頭栽進前方小河溝里。

  “完了,完了。”文靖心里叫苦:“這下死定了。”想到這兒,心下一動,頓時摒住呼吸,就勢來個倒地不起。

  來者正是白日里所見的少女,她當時一生氣,跑出客棧,蕭冷卻被白朴等人阻了一阻,沒有趕上。少女有心讓這位師兄着急,便故意挑些偏僻地方閑逛,誰料正巧遇上文靖,又驚又喜,那肯放過,一聲叫出,只嚇得對方屁滾尿流。

  少女正在無聊,想玩玩貓捉耗子的把戲,沒料到這小子一跤摔倒,便一動不動,好像死了一般,心頭詫異,自語道:“這狗王難道這樣孱弱,一跤跌死了么?”失望之余,有些惱怒,伸腳對准文靖腰上就是一下。

  文靖頭浸在水里,本來就有些憋不住了,這一腳踢得又重,頓時岔了氣息,骨嘟嘟喝了兩大口涼水,一下子跳起來,沖少女吼道:“明知死了你還踢?”

  少女突然見他詐尸,嚇了一跳,道:“原來你沒死么?”

  文靖被她問的還過神來,機靈靈打了個寒戰,干笑道:“本來已經死了,被你這一腳給踢活了。”邊說邊退。

  “你這家伙倒是有趣。”少女微微笑道:“居然還在姑娘面前耍花招,咦,你還跑?”

  文靖正跑得帶勁,忽見眼前一花,少女笑瞇瞇站在前面。趕忙掉頭向左,又見少女負着雙手,再向后跑,几乎撞在少女身上,他一口氣換了四五個方向,只覺得滿眼都是少女的影子,重重疊疊,看得他頭暈眼花,又驚又怕,叫道:“活見鬼,活見鬼?”

  剛說完,臉上便挨了一記,這一下打的沉重,把他摑倒在地。

  “誰是鬼了?”少女怒道:“你才是個大頭鬼。”

  “你不是鬼,怎么滿世界都是你的影子。”文靖不服氣地說。

  少女眉開眼笑,說:“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是我師父的‘幽靈移形朮’,乃是天下第一的身法。”

  “幽靈移形朮?”文靖嘀嘀咕咕:“果然是活見鬼的功夫。”

  “你說什么?”少女耳朵甚尖。

  “沒什么,沒什么。”文靖急忙說:“我是說,你師父非常了不起。”

  “這句話還說得不錯。”少女笑道:“我師父是天下第一的武學高手。”

  “那姑娘你一定是天下第二了。”文靖見她轉嗔為喜,害怕她再翻臉,只好違心地大拍馬屁。

  “這倒算不上。”少女沉思道:“我大師兄、二師兄都比我厲害,我頂多算個天下第四。”

  “哦。”文靖問:“你還有一個師兄么?”

  “是呀。我大師兄蕭冷是蒙哥皇帝帳下第一高手,我二師兄伯顏是兀良合台元帥手下的大將,論武功,大師兄現在比二師兄厲害一點點,不過大師兄練功很勤,二師兄卻很聰明,無論什么功夫練上一兩次就能上手,所以師父說,如果二師兄一心練武,再過十年,武功應該在大師兄之上,不過師父最喜歡的還是我。”少女本來就胸無城府,此時逛了半天,悶得發慌,只想找個人說話,聽文靖問起自家最得意的事情,當然滔滔不絕了。

  她一口氣說完,見文靖瞪着一雙眼睛發傻,很是不悅:“你聽沒聽我說話。”

  文靖正在苦苦思索脫身之計,聞言忙道:“聽了,聽了,不過,我想,你如果再練十年,一定比你兩個師兄都厲害。”

  少女格格嬌笑,說道:“這個自然,看在你還會說話的分上,我就讓你少吃點苦頭,乖乖跟我見師兄去。”她想到自己活捉了這個大宋的狗王,可以在蕭冷面前大顯威風,頓時歡喜不已。

  文靖突然彎下腰,開始呻吟。“怎么?”少女皺眉問道。

  “我有些肚痛,大概晚上吃了些不干淨的東西。”文靖蜷着身子往樹林里挪:“讓我先方便一下。”

  “這個不成。”少女雖然天真,卻還不笨,說道:“你若是乘機跑了,讓我哪里找你?若要方便,就在這里好了。”

  文靖急忙說:“所謂男女有別,小可怎能如此放肆,污了姑娘的眼睛,我還是到樹林里去比較好。”說着提着褲子就往林子里面鑽。

  少女伸手將他拎了回來,好像老鷹捉小雞一般,丟在地上,說:“我是蒙古人,你們漢人的那些臭規矩我可不懂,若要方便,就在這里,我在溪邊等你完事。”

  文靖聽得冷汗直流,方便也不是,不方便也不是。眼睜睜看着少女走到溪邊,坐到一塊大石頭上。

  文靖彷徨無計,一咬牙,假裝要脫褲子,微微蹲下,忽然猛地一跳,向灌木叢里蹭。

  就在他剛剛落地,立足未穩的當兒,屁股上便挨了一腳,跌了個野狗搶屎。

  “臭小子,你果然在搗鬼!”少女一把將他揪住,杏眼園瞪,從袖里抽出短刀:“我砍了你一條腿,看你往哪里跑。”說着就要動手。

  “慢來,慢來。”文靖大叫。

  “你還有什么話說?”少女有心看他耍什么花樣。

  文靖道:“你的武功天下第四,我的武功大概算得上天下倒數第四,可說天差地遠了。若是你向我這個天下倒數第四下手,豈不是有辱你這天下第四的名聲?”

  少女想想,倒也有理:“那你說怎么辦?”

  “依我之見,咱們好說好散,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豈不是皆大歡喜。”文靖搖頭晃腦,覺得自己這個辦法兩全其美。

  “呸,你想的美,這里荒郊野外,我就算欺負你這個天下倒數第四,又有誰看到了?”少女從小就是耍賴的好手,當然不肯上當。

  文靖慌了神,急忙狡辯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么會無人

  知道?”

  “我從來不信什么天地,砍了你咱們再說。”這丫頭心狠手辣,說砍就砍。文靖看她舉刀,頓時兩眼一閉,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眼看這一刀就要文靖做一輩子瘸子,林子里突然飛出只破鞋,不偏不倚地打在短刀上,少女虎口欲裂,把持不住,短刀隨着破鞋飛了出去。只聽得一聲長笑,樹林中晃出個人影,后發先至,在半空中將鞋穿在腳上,大袖飛揚,如一羽鴻毛,翩然落下,卻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儒生。只見他身形頎長,意態蕭疏,趿着一雙破鞋,儒衫破破爛爛,初看甚是邋遢,但細細一看,卻有一股子破衣蔽履掩飾不住的清華之氣,不自禁地溢了出來。

  “你是誰?”少女看到他現了這份輕功,心里頓時打了個突。

  儒生黑白分明的眸子在她身上轉了一轉,哈哈大笑道:“沒想到‘黑水一怪’蕭千絕藐睨天下人,卻收了這么個無賴的女徒弟。”

  這會兒,文靖聞言睜開眼睛,看了一下雙腳,還是安然無恙,頓時謝天謝地。在定睛向儒生一看,不由得氣歪了鼻子,“好呀,終于逮到你了,還我錢袋來。”他沖着儒生大叫。

  儒生見他身在危險之中,卻還來算自己的舊帳,不禁莞爾,取出一個錢袋,笑道:“是這個么?”

  “果然是你拿去了。”文靖吼道:“還給我。”

  “不過是看你多管閑事,逗逗你罷了。”儒生笑道:“還你就還你。”

  說着把手一揮,錢袋划了一個弧線,卻向少女臉上打倒,這一下勁道十足,少女一驚,伸手去接,哪知剛一着手,那錢袋好像點了線的火藥一般,“蓬”的炸開,里面的零碎銀子,如天女散花,打在少女身上,雖不甚疼痛,卻讓她吃了一驚。就在這分神的當兒,那儒生形同鬼魅,足不抬,手不動,便到了少女身前,做了個怪相,一口氣吹在她臉上。

  這一驚更是非同小可,少女甚至沒來得及轉念,便放開文靖,飛也似地向后跳出。

  文靖得了自由,連忙將地上的碎銀子揀起。儒生不禁皺眉道:“你這娃兒,怎么如此不分輕重?難道這銀子比你腦袋還重要么?”

  “你知道什么?”文靖低着頭拾銀子,沒好氣地道:“這可是我和爹爹起早貪黑,存了五年的積蓄,那些日子天天編竹簍子賣錢,手上的皮都磨破了几層的。”

  儒生微微一愣,肅然道:“原來如此,倒是在下的不是了。”說到這兒,他竟沖文靖做了一揖,然后蹲下身子,幫他收拾碎銀。

  少女這邊廂見他二人只顧拾銀子,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肚皮都差點氣破。恰好覷見地上被打落的短刀,一把拾起,叫了聲:“窮酸找死。”手中短刀化作一道流光,經天而出。這一刀名叫“修羅追魂”,乃是她師門絕學“修羅滅世刀”中殺着。“修羅滅世刀”共有七般變化,每一招都是詭異狠毒,一刀既出,不死不休。

  儒生見她刀來,呵呵一笑,抓住文靖背心,手舞足蹈,向后飛竄,少女連聲嬌叱,緊追不舍,二人一進一退,身法都快的出奇,文靖只聽的耳邊風聲呼呼,整個身子如在云端霧里。

  兜了七八個圈子,少女的刀鋒仍停在一尺之外,再難寸進。眼看這“修羅追魂”的刀勢將盡,不禁大是焦急,忽見那儒生腳下一絆,好似站立不穩,跌倒在地,右手下撐,左腳有意無意,向上翹起。少女大喜,縱身揮刀下劈,恨不得將這兩個男人劈成四塊。哪知她招式用老,卻看見儒生的左腳尖,巧之又巧,往自己的“曲池”穴撞來。自己的手臂就好像是送上門一般,她收勢不及,眼睜睜看着那只臭腳頂在手腕上,“嗖”的一聲,短刀再次脫手,落入溪流之中。

  她應變極快,刀才脫手,左掌如天河倒懸,往儒生臉上斜劈,存心打他一個嘴巴。不料儒生右手正抓着文靖,這小子雖然四體不勤,但還是不想啃泥巴,眼看顏面貼地,急忙用手一撐,擋住儒生跌倒的勢子。只借着他這份力,儒生腳下好像安着機簧,離弦箭般倒竄而出,笑吟吟站在遠處,讓少女的巴掌掄了個空。

  少女究竟是師出名門,這兩招一過,便知道這儒生看似手忙腳亂,其實把自己玩于股掌之間,自家每招每式都在他算中,受他左右,再打下去,非輸不可。她也不是笨蛋,想到這兒,自然是三十六計走為先,撒腿就跑。

  儒生將文靖放在一旁,笑道:“打不過就逃,也是你家師父教的么?”大袖一揮,如秋風中一片落葉,冉冉飄過少女頭頂,落到她面前,信手一拂,無儔勁氣逼得她喘不過氣來,踉蹌后退,掉頭再跑,儒生又在前面,少女一頓腳,施展幽靈移形朮,倏忽變幻,眨眼間連換了六個方位,讓人眼花繚亂。

  儒生卻不慌不忙,左三步,右三步,悠悠閑閑,不改瀟灑儀態,但就在他步履之間,好像亙着一個無大不大的籠子,無論少女如何變化,都無法越雷池半步,每每以為脫身時,那儒生就到了前方,揮手將她擋回籠子里。

  文靖見少女如沒頭蒼蠅般亂轉,想到自己被她捉弄的情形,大覺快意,忖道:“果然是現世報,不過小偷儒生也挺奇怪,這個女的跑得這樣快,他走得這樣慢,怎么總能搶到人家前面?”

  “死窮酸,臭窮酸,叫化子,大混蛋。”少女無計可施,急得破口亂罵。

  “隨你怎么罵?”儒生笑道:“我自個兒關門打狗,甕中捉鱉就是。”

  “甕中捉鱉是什么?”少女聽過關門打狗,卻沒聽過甕中捉鱉這么文雅的詞兒,她最是好奇,竟然在慌亂中還隨口問了一句,讓儒生啞然失笑,正要答話,卻聽文靖笑道:“這個我知道,就是竹簍子里捉王八。”

  少女這下明白了,一時間氣得腰痛,迎着文靖就沖過去。但三步不到,便被儒生擋回來。她想到自己剛才還在這小子面前自夸天下第四,這會兒就被這個混蛋儒生折騰成這樣,可說是顏面掃盡。最氣人的是,那個草包居然還在旁邊嘲笑自己,簡直是豈有此理。

  越想越氣,她悲從中來,一下子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儒生雖然長于料敵先機,卻沒料到她用這招,只聽她哭得嗚嗚咽咽,邊哭邊說:“你們都欺負我……師兄用刀砍我……嗚嗚……臭小子笑我……嗚嗚……死窮酸用鬼身法戲弄我……如果師父知道……嗚嗚……你們都不得好死……嗚嗚嗚”

  儒生笑道:“你師父哪來這么大的本事?”

  “哼。”小丫頭擦着淚說:“你既然知道我師父的名號,就該聽說過‘黑水滔滔,蕩盡天下’的話,我師父天下無敵,師父最疼我,知道你欺負我,一定把你碎尸萬斷。”

  “天下無敵么?”儒生搖頭道:“那可未必,他與我前前后后斗了百十次,也沒占着什么便宜!”

  “你吹牛。”少女一百個不信。

  儒生笑道:“你既然知道‘黑水滔滔,蕩盡天下’,可曾聽說過‘凌空一羽,萬古云霄’么?”

  少女一愣,忘了哭泣,將儒生上下大量一下,猛地想起一個人來,失聲叫道:“你是‘窮儒’公羊羽!”

  少女師尊“黑水一怪”蕭千絕出身契丹皇族,武功之高,心腸之毒,近似魔怪,早年橫行中原,無人能制,后來隱居白山黑水,不再出世,但余威所及,南北武人可說聞言變色。此人一生目無余子,但此次弟子南來之前,他卻提到一人,讓他們不可與敵。少女毫無見識,又受師父影響,素來狂妄慣了,聽了也沒放在心上。此時吃足了苦頭,才念到師父叮囑,想起這個主兒來。

  公羊羽聽她叫出自家名號,笑道:“原來十余年未見,蕭老怪還記得我,可見他還有几分自知之明。”

  “那又怎樣。”少女見公羊羽似乎并無惡意,心里也不是特別害怕,道:“你是和我師父比肩的前輩,我只是一個小女孩兒,你卻趁我師父不在,到這兒欺負我,豈不是以大欺小。”

  “小女孩兒?”公羊羽漸漸收了笑容道:“有隨隨便便砍人大腿的小女孩兒么?”

  少女見他變了臉色,心頭一寒,“那又怎樣,誰讓他打不過我。”她繼續強辯。

  “如此說來,你也打不過我呢!”公羊羽冷笑道:“那我也不是可以在你身上取點物事。”

  少女不禁語塞,半晌道:“輸都輸了,隨你好了!”

  公羊羽見她擺出一副豪杰的模樣,有心教訓她,微微一笑,向文靖說:“把刀拾來給我。”

  文靖見他要動真格的,也吃了一驚,道:“你要砍她什么地方?”

  “這女娃兒嘴硬,當然是切她嘴里的物事。”公羊羽笑道:“你可吃過豬舌頭么?”

  “吃過。”文靖老老實實回答。

  “好吃么?”

  “好吃。”

  “聽說少女舌頭又嫩又滑,定然比豬舌頭還好吃。”公羊羽笑道:“我這就割了它下酒吃,嘗嘗這三寸丁香的滋味。”

  “呸。”少女大怒:“你才是豬頭豬腦,干嘛不切你老婆的豬舌頭下酒?”

  公羊羽從文靖手中接過短刀,隨手一揮,灑去上面的溪水,說:“你盡管罵,反正你能罵人的時候也不多了。”把刀指到少女嘴邊。少女看着明晃晃的刀尖,說不出的害怕,一下跳起,掉頭要逃。公羊羽一步踏上,拿住她背上至陽穴,將她逮了回來,道:“乖乖把嘴張開,少吃點苦頭。”

  少女當然不會聽話,把牙關咬得死死。想到這條舌頭一去,就要做一輩子啞巴,不禁雙眼一閉,兩行淚水落了下來。

  文靖見她流淚,不知怎地,心頭一陣難受,但又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忽然向公羊羽一膝跪倒。

  公羊羽大奇,道:“你這是為何?”

  文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連連磕頭。這下連少女都聽到響聲,睜開眼睛,傻傻地看着這個渾小子。

  公羊羽道:“你要說什么?盡管說就是了。”

  文靖剛想說話,但一張嘴,又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少女心頭忖道:“我還沒成啞巴,這小子卻先啞了,倒是奇哉怪也。”

  公羊羽絕頂聰明,察顏觀色已料到几分,笑道:“你是要我饒了這丫頭么?”

  文靖愣了一下,紅着臉點了點頭,公羊羽搖頭道:“方才若不是我那只鞋子,你這條大腿就喂狗吃了,女娃兒如此狠毒,你為何幫她求情?”

  文靖被他這么一問,又傻了眼,不知該說什么,乒乒乓乓又磕起頭來。公羊羽眼珠一轉,笑道:“你既然這樣護着她,那好,我不割她舌頭,把她送給你做媳婦如何?”

  這句話好比晴空霹靂,震的文靖嘴里足以塞下十二只蛤蟆,心想天下荒謬之言,莫過于此。

  少女更是臉色發白,只覺這件事可比割舌頭難受千百倍,當即大叫起來:“死窮酸,臭窮酸,你割了我舌頭好了,我才不要做這臭小子的媳婦。”

  公羊羽笑道:“我看他儀表堂堂,也未必配不上你。”

  “我才不要武功天下倒數第四的家伙做我的丈夫。”少女特意強調了倒數第四。

  公羊羽哈哈大笑,放開她道:“若論武功么?這個好辦,我隨意指點他一個晚上,他也未必輸給你。”

  “我才不信。”少女盯了文靖一眼,道:“他這個德行,別說一夜,就算再練一百年,也只配給本姑娘提鞋子。”

  “是么?”公羊羽似笑非笑:“若他當真勝了你,又當如何?”

  “那我就嫁給他做媳婦。”少女脫口而出。

  公羊羽道:“一言為定。”

  少女話一出口,便覺后悔,這時盯着文靖看了一陣,略略放心:武功那是一夜練成得,這個草包更萬萬沒那個能耐。一咬牙,道:“當然一言為定,我們蒙古人可不像你們漢人,說話可是算數的。”

  公羊羽大袖一揮道:“你可以去了。”

  少女不知道他要教文靖什么功夫,心頭癢癢,便道:“難道不能看么?”乍見公羊羽神情古怪,心頭頓時一跳,忙道:“我走就是了。”几個起落,便不見蹤影。

  公羊羽向文靖道:“你去溪邊取四十六顆鵝卵石來。”

  “干么要這么多?”

  “你取來就是。”

  “三十六顆不行么?”

  “……不行。”

  “四十顆吧,湊個整數!”

  “……少給我討價還價,小心我一腳踢你過去。”公羊羽頗為惱火。

  文靖嘀嘀咕咕到溪邊,用衣服兜了石子過來。公羊羽取了一粒,在手中掂掂,忽然屈指彈出,石子帶着厲嘯,沒入林中。只聽林子里發出一聲尖叫。文靖聽出是那少女的聲音。

  原來她不死心,想看看公羊羽究竟弄什么玄虛,一直屏息躲在灌木叢里,公羊羽這粒石子從她頭頂掠過,打散了她的發髻,唬得小丫頭魂飛魄散,拔腿就跑。

  “死窮酸!”她跑出老遠,才破口大罵:“趁人不備,真不要臉。”

  “你還在聒噪,小心這一下讓你臉上開出花來。”公羊羽好似在她身邊耳語,聲音無比清晰,少女一驚,跑得比兔子還快。

第3章 三才變
返回 《前傳:天驕鐵血》[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