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前傳:天驕鐵血》[繁]
第2章 連環劫

第3章 三才變

  公羊羽笑了笑,將四十五枚石子擺了個圖案,向文靖道:“你認得這個么?”:

  “認得!”文靖憨憨地道:“不就是個王八么?”

  公羊羽不禁皺眉,正要解釋,忽聽文靖一聲驚叫:“不對,這個……我見過,這是洛書中的九宮圖。”

  “咦,你認得?”

  “是呀,我在書上看過,玄音道長也說過,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形如玄龜。這九個數,不管橫加豎加,還是斜着加,結果都是十五。”文靖難得有所表現,不禁得意洋洋,口沫四濺。

  “不錯。”公羊羽頷首道:“你既然知道,便省了我不少功夫。”他說到這里,突然邁開步子,在溪邊地沙地上走了一遭,留下四十五個一寸來深的腳印,與石子排列的形狀一般無二。

  他指着其中兩個腳印道:“你從這里到那里,要走几步?”

  文靖估量了一下,道:“五步!”

  “非也,非也。”公羊羽搖頭道:“我說只要兩步就夠了。”

  “你騙人!”文靖望着他,眼里分明寫着這三個字。

  “不信么?”公羊羽嘿嘿一笑,不疾不徐,但出腳方位極是怪異,僅走了兩步,便落在第二個腳印上。

  文靖傻了眼,叫道:“怎么會這樣?”他連蹦帶跳,使盡全身本事,仍然走了五步才到。“邪了!”他連連搔頭。

  “這就是我要教你的功夫。”公羊羽道:“三才歸元掌的根基——‘三三步’。”

  “三才歸元掌?三三步?”

  “嗯,我這功夫,以九宮圖之義為基,窮天地人三才之變,與其說是門武功,不如說是門學問。”公羊羽微微笑道。

  “學問?”文靖不由得精神一振。

  “不錯,就拿這三三步來說。”公羊羽道:“與你功夫一般的人要走五步的距離,你兩步就能走到,別人要走三步的距離,你一步就能越過。”

  “那豈不成了會‘縮地法’的神仙?”文靖來了興致。

  “不錯,只要你能明白我這路步法的道理,在這四十五步之內,你就是神仙。”公羊羽道:“你願意學么?”

  “這個自然。”文靖滿口應道,但一轉念,躊躇道:“不過,不會又要先練什么馬步,舉什么石鎖吧?”

  公羊羽搖頭道:“修煉氣力,乃是下乘的功夫,我這是上乘的武功,首重悟性,沒有悟性,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夠入門,若悟性夠了,一個晚上就夠了。”

  “有這么便宜的武功?”文靖眉開眼笑,心想:“只要不舉石鎖、站馬步就好。”

  公羊羽微微一笑,便以地上那四十五枚石子,演化“三三步”的奧妙,這路步法以九宮圖的變化而變化,有些變化文靖以前也聽玄音道人說過,在書上也看過,卻沒有想到如何用在武功上面,但其中更多的變化,卻是公羊羽獨出機杼,超越前人之作,文靖端地聞所未聞。不過他生來最愛鑽研這種繁復的學問,越是深奧,他越是喜歡,而且聰明穎悟,倍于常人。

  公羊羽講了兩遍,見他一點就透,心中也有些訝異,當下也不再多說,讓他獨自練習,自個兒打開酒葫蘆,坐在溪邊觀看。

  文靖第一次練這種用腦子比用氣力多的功夫,新奇萬分,推敲其中變化,端地如飲醇酒,越飲越覺滋味無窮。一時間渾然忘我,在河邊飛奔不止。他越走越快,突然間,一個趔趄,摔了個野狗搶屎,爬起來搔頭道:“難道這一步錯了。”說罷,他又走了一遍,甚為順暢,但步子一快,又一跤摔倒。

  “哪里錯了?”他揉着腦門沉思。

  “步法倒是沒錯。”公羊羽將酒葫蘆系在腰間,緩緩站起道:“你錯在自不量力罷了。”

  “自不量力?”文靖瞪着他。

  “不錯,這畢竟也算是門功夫。”公羊羽微微一笑:“以你的武功根基,只能快到這個地步,一旦超過這個地步,就好像學跑的嬰兒,非摔倒不可。”

  “是嗎?”文靖甚感無趣。

  “我說過,這‘三三步’只是入門的功夫,往上練去,三才化四象,還有“四四步”,“四四步”之后還有五五‘梅花步’,六六‘天罡步’、七七‘大衍步’,八八‘伏羲步’,練到九九‘歸元步’時,才算是大成,到那個時候,你便似魚游大海,鳥上青天,不拘成法,隨心所欲了。”

  文靖不禁分外神往,道:“我也能練到‘歸元步’么?”

  公羊羽打量他一番,笑道:“以你的根基,大概再練一百年吧。”

  “一百年?”文靖苦着臉道:“我只有去西天佛祖那里練了。”

  公羊羽哈哈大笑道:“你何必如此垂頭喪氣,我在你這個年紀,手無縛雞之力,還不如你呢!”

  文靖雙眼一亮,接着便露出疑惑的神氣,望着公羊羽。

  “其實,不論如何變化,都基于這九宮圖。”公羊羽道:“不過,我既然和那丫頭立下一夜之約,也沒功夫教你太多,何況,僅僅靠這步法還不能勝她。”

  他踱了兩步,緩緩道:“若論凌厲,‘黑水一怪’的功夫,只怕天下無人能當,所以唯有批亢搗虛,才足以抗頡,‘三三步’只是“批亢”,若要‘搗虛’,非得三才掌不可。”他頓了頓道:“時辰不多,我傳你三招掌法。”

  “我不要練。”文靖悻悻地道:“練拳腳最累人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公羊羽道:“那丫頭萬萬不會放過你,你若要活命,非得練這掌法不可。”

  “打不過可以逃呀。”文靖想法天真。

  “逃?這‘三三步’只能原地打轉,她看着你轉,也能累死你呢。”公羊羽唬他。

  文靖頓被唬住:“這倒讓人頭痛。”轉念一想,忖道:“反正再苦再累,也只得三招。”想到這兒,便一口答應。

  公羊羽將掌法打了一遍,文靖看來,也不算十分稀奇,依樣畫葫蘆,懶洋洋練了一通,也會了七八成。“這種掌法,就是三十招,我也學會了呢。”他想法十分囂張。

  公羊羽看出他的心思,便道:“如果說‘三三步‘是一張弓,這‘三才掌’就是三支箭,‘三才歸元掌’最難的不是做這弓和箭,而是如何把這三支箭射出去。”

  “原來還沒完么?”文靖有些摸不着頭腦。

  公羊羽道:“‘三三步’雖然難,但只要你有些小聰明,也不難學會,但我這心法,卻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三才歸元掌’處處離不開一個‘三’字,心法也分為三重,‘無妄識’與‘太虛識’太玄乎,以你的資質,今晚學會‘鏡心識’,大概就不錯了。”

  文靖聽得一頭霧水。

  “其實,說來說去,一言蔽之,這路掌法關鍵就在洞察敵手的心意上。”公羊羽道:“若是你能先行一步,看出對方的心意,你說會如何?”

  “我就能先行逃命了。”文靖想也不想,隨口答道。

  “只知道逃。”公羊羽怒道:“你既然知道他的心意,難道不會趁機反擊么?”

  “反擊?”文靖仿佛聽到天底下最離奇的言語,指着鼻尖說:“你是說,要我跟那個女子動手?”

  “不動手怎么勝她?”公羊羽皺眉。

  “我和她打,只有死路一條。”文靖看公羊羽神色不善,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改口道:“但我怎么能猜出對手的心意呢?”

  公羊羽道:“這就是你與眾不同的地方,你可知伯牙子期的事情么?”

  “知道。”文靖又興致勃勃地道:“伯牙善奏,鐘子期善聽,伯牙鼓琴,心想着高山,鐘子期就說:‘巍巍乎泰山。’伯牙心里想着流水,鐘子期就說:‘浩浩乎江河。’于是伯牙將鐘子期引為之音,后者死后,伯牙終身不再鼓琴。”

  “是呀。”公羊羽道:“某些人天生就有一種洞悉人心的奇能,有人能從琴聲中品出鼓琴者的心意,有人能一眼從字畫中看出作者的心意,更有人能從招式中看出武學高手的心意。”

  “但這和我什么關系?”文靖道。

  “嘿。”公羊羽看了他一眼:“你在那個紫蘿客棧,不是對老夫的字畫評頭品足,大言不慚么?”

  文靖目瞪口呆:“你……你都聽到了?”

  公羊羽笑道:“那是自然!自紫蘿客棧開始,你們一路上說得話,我可是一句不落,聽得清清楚楚!”文靖臉色發青,掉頭就跑。

  “你去哪里?”公羊羽將他揪回來。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當什么淮安王。”文靖奮力掙扎。

  “誰要你作什么淮安王了?”公羊羽奇道。

  “你……你不是來抓我回去的?”文靖比他還要奇怪。

  “當然不是。”公羊羽冷笑道:“若你真要作什么淮安王,我才懶得管你死活。”

  文靖松了口氣,但又不解地問:“你和白先生不是一伙嗎?”

  “當然不是,那小子一天大唱什么愛國之道,抱着臨安小朝廷不放,不惜做那個狗屁千歲的奴才,哼,我早就不認他這個徒弟。”公羊羽面如寒霜,望着星空,緩緩道:“說什么大宋江山,五百年前,哪有什么大宋,又說什么蒙古皇帝,嘿,一百年前,又哪有什么成吉思汗。蒙古人視人命若草芥,大宋那些官兒又何嘗將老百姓當人看,蒙古人要得不過是他勃爾只斤的天下,大宋那個混蛋皇帝,也不過是要保他趙家的江山。依我看來,他們兩家,不過是兩條野狗,爭一根骨頭罷了。”說到這兒,他嘆了口氣:“只可惜了老百姓的性命。”

  文靖聽到這里,不禁張大了嘴了,只覺這儒生的言語怪到極點。半晌才道:“難道你不是宋人?”

  “是又如何?”公羊羽道:“這大宋朝腐朽不堪,趙家小兒只顧着自個兒享樂,弄得兵不兵,將不將,奸佞宵小,橫行朝野,忠臣良將,備受壓制,成日獻媚取寵于外國,窮于搜刮于百姓。這種王朝,能苟延至今,已是一個異數,天下之士,為何還要為它灑血流汗,像白朴那種家伙,就算死一百個,保得也不過是群吸人膏血的蛭蟲罷了。”

  文靖聽得頭腦胡塗,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對,便道:“朝廷雖然不對,但百姓卻是無辜,如果韃子占了大宋,老百姓一定沒有好果子吃。我和爹爹在北方,就老是被鄉里那些韃子欺負。”

  公羊羽一時默然,過了半晌,緩緩道:“是呀,趙家的朝廷不值得一保,但大宋的百姓卻是無辜,我恨不能將那些昏君奸臣食肉寢皮,但殺了他們,卻會給外族以可乘之機,韃子殺人如麻,這一仗打下來,不知要死多少百姓,但保住了這個大宋,也就保住了那個昏庸朝廷,他們又可以夜夜笙歌,紙醉金迷,直到吸盡老百姓的骨血,弄得民不聊生,如此江山,保它何益,如此江山,如此江山……”他不斷重復這四個字,失魂落魄,形同槁木,說了七八遍,突然放聲長嘯,嘯聲激越,久久不絕,直震的林中樹葉簌簌作響,一聲嘯罷,兩眼中流出淚來。

  文靖被他這一嘯二哭,弄得手足無措,待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道:“公羊先生,你……你沒事么?”

  公羊羽搖頭道:“我沒事,只是許多事情,想不明白,我只想,為什么偌大一個社稷,千萬生靈,成敗生死,總是操于一人之手?董仲舒說君命得之于天,我一百個不信,難道上天也和臨安那個皇帝一般昏庸不成。為何一個人有了權勢,就要把他人踩在腳下,為保一人榮辱,不惜犧牲他人性命?為什么人與人,要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為名利爭個你死我活?為什么國與國,非得兵戎相見,血染干戈,把大好河山,變成修羅屠場?”說到這兒,他望着文靖道:“小兄弟,你明白么?”

  “不明白。”文靖被他弄得一腦袋漿糊,只好老老實實地回答。

  “我也不明白。”公羊羽苦笑:“這三十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思慮,想報國,但國已不國,想成家,卻妻離子散,想遠離塵俗,放蕩山水,卻又擱不下哀哀黎民,結果只落得一生矛盾,惶惶不可終日,別人知道我顯露的武功,但卻不知道我心中的迷惑,小兄弟,三十年來,只有你從我畫中,看出我的苦惱呢!”

  “但……但……”文靖比了比脖子:“韃子喜歡砍頭的。”

  “反正我當年立下毒誓,決不為天下的帝王將相動一根手指頭,蒙古也好,大宋也罷,都是與我無干。”公羊羽瞅了他一眼:“你若有本事,就學白朴,甘當官府的奴才好了。”

  “可惜我沒本事!”文靖眉開眼笑。“哼!”公羊羽冷哼道:“你只要學好了我的三才歸元掌,還叫沒本事么?天下都去的!蕭千絕那几個徒弟又算得了什么?”文靖一愣:“真這么厲害?”公羊羽傲然昂首,也不理他,一副當然如此的模樣。

  “哪……哪你多教我几天好了!”文靖對這些玄之又玄的東西頗感興趣,當下涎着臉說。“那可不成!”公羊羽皺眉道:“我還有要緊事,為你這小子,已經耽擱了我許多時候!”

  “什么事?”文靖奇道:“這么急!”公羊羽默然不語,望着漫天星斗,眼中流露出異樣的哀慟,過了好半天,他才悠悠嘆了口氣,輕聲道:“為何呢?為何?她為何躲着我呢……”

  文靖奇道:“誰呀!”公羊羽身子微微一顫,怒目相向:“多嘴多舌,與你何干?”文靖被他一喝,渾身發抖,噤若寒蟬。公羊羽又沉默半晌,擺擺手道:“罷了罷了,不說這些,我還是傳你‘鏡心識’心法吧!能否領悟,就看你的悟性了。”

  文靖心想:你的念頭古怪,我多半領悟不了的。嘴里卻不敢說。只聽得公羊羽說了一通,大抵是什么怯出雜念,寧靜心胸的吐納之法。

  “蕭千絕一派的功夫,千奇百幻,往往讓對手眼花繚亂,無從捉摸。”公羊羽道:“但武功雖然變化多端,出招者的心意只有一個,所謂的變化不過是掩飾他的真實心意罷了,所以你須得入凝寂之境,‘以神遇而不以目視”,不要被眼中的變化所迷惑,而要用你中明鏡映出他的本意來,只要能做到這一步,再厲害的武功,你也能從容應對,明白了嗎?”

  “不明白。”文靖說:“反正我萬萬不敢和他們動手的。”

  公羊羽微微一笑,道:“你先坐下,以我傳你之法,吐納一回。”

  文靖依言坐下,屏息凝神,吐納數下,忽覺一只手掌按在自己的百匯穴上,公羊羽的聲音細若文蚋,在耳邊響起:“你根基太弱,只怕難以發揮‘三才歸元掌’的妙處,你我今日投緣,我將‘浩然正氣’傳于你,用心聽好了。”

  一道熱流從他頭頂涌入,分流入四肢百骸,“走陽矯,入肩井……貫通神闕、匯于會陰……上行鳩尾,入轱轆關,溫養玉枕……羶中上行,雙龍分流,斗于百匯,入于丹田……”隨着公羊羽的聲音,文靖體內真氣鼓蕩,奔涌疾走,經脈酥麻酸癢,諸味雜陳,但又無法動彈分毫,只有聽之任之,當公羊羽說到:“此法無所不包,無所不至,至陽至大,是為浩然正氣。”他才覺頂上一輕,但體內真氣,已經自成氣候,充盈活潑,流轉不定,來去皆有次序,一時遍體陽和,十分舒服,竟然舍不得站起;真氣九轉之后,文靖靈光返照,智珠在握,混混沌沌,漸入無我之境。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文靖從入定中清醒,只覺氣機充盈,渾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力。舉首四顧,只見明月西沉,四周悄然,已沒有公羊羽的影子,忽聽遠處隱隱傳來歌聲:“……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歌聲清朗豪邁,仿佛一陣長風,吹過山林,漸漸遠去,卻裊裊不絕。

  文靖抬頭望天,只見茫茫夜空,群星寥落,唯有西北天狼星,分外明亮,相傳此星一出,必主戰爭。

  “這個公羊先生口口聲聲說大宋的不是,但聽他歌聲,卻又有從戎衛國之意,當真人如其畫,處處自相矛盾,唉,大概是他沒遇上好皇帝吧?”文靖邊想邊站起身來,只覺兩只腳又酸又麻,几乎一跤跌倒,不禁自言自語道:“管他大宋蒙古,我還是早些回華山,省得吃那個白朴的苦頭。”

  他一瘸一拐,向北而行,走了一里路程,路上樹影婆娑,陰森森有些怕人,忽而夜梟啼叫,文靖心里發寒,不禁縮了縮脖子,這時,背后風聲乍起,一只白玉也似的手掌,向他肩頭拍來……

  六槃山頂,朝陽冉冉升起,吸盡了林中霧水,顯出几分溼潤。兩只山鷂從黑乎乎的懸崖上鑽了出來,并着雙翅在空中槃旋,飛羽尖端被潮潤的陽光洗過,現出淡金顏色。

  “嗖”,一支羽箭帶着讓人心顫的鳴叫從樹林中竄出,像一支劈開蒼穹的閃電,將兩只山鷂串在一處,空中響起悽厲的哀鳴,那對鳥兒石頭般跌落塵埃。

  馬蹄聲響起,一騎飛掠而至,馬上的白袍少年將山鷂凌空接住。

  “神箭呀!”他大聲叫道,稚氣未脫的臉上帶着快活的笑容。

  一個上身精赤的虯髯漢子從林子里緩緩馳出,手中拿了張巨弓,那張弓足有五尺長,粗愈兒臂,弓弦由三根牛筋絞在一起。

  “伯顏將軍。”少年叫道。

  伯顏馳馬近前。二人馬匹高矮相若,但他卻比少年足足高出兩個腦袋,一頭散亂長發披在精鋼般的肌膚上,寬闊胸脯上掛着點點汗珠,閃閃發亮。

  “阿朮。”他笑道:“你手腳真快。”

  阿朮望着他手中的巨弓,羨慕地道:“什么時候我才能拉得動這張弓呢?”

  伯顏拍拍他的腦袋,笑道:“都是萬夫長了,還說孩子氣的話,今天練過我教你的槍法了嗎?”

  “練過了。”阿朮頑皮地眨眨眼:“可惜沒有對手試槍呢。”

  “很快就會有的。”伯顏望着遠方巍峨的劍門關,沉靜地說。

  這時,一聲雄渾牛角號的聲音從遠方升起,在起伏的山巒間回響。

  阿朮雙眉一揚,白淨的臉上稚氣頓消,升起濃濃的煞氣,凌厲的目光投向號角起處。

  “開始了么?”伯顏嘴角掠過一絲笑意,將巨弓挎在肩上,拍了拍阿朮的肩:“走吧。”

  “是!”

  二人坐下的駿馬發出尖銳的嘶鳴,馬蹄落在地上,如戰鼓一般震撼人心,蹄下兩道煙塵,翻翻滾滾,直往劍門關而去。

  文靖覺出風聲,不及轉念,一步跨出,無意中,卻合了三三步的路子。讓身后人拍了個空。掉頭一看,頓時面如土色。那窈窕身段,如花笑靨,不是那個蒙古少女是誰。

  少女一巴掌沒拍着,微微一愣,但也怎么放在心上,笑吟吟地道:“你跑呀,怎么不跑了,現在可是實實在在只有你我兩人,看看誰還幫得了你?”

  文靖心里七上八下,囁嚅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少女打個呼哨,天空中落下一個黑乎乎的物事,停在她的胳膊上。借着朦朧的曙光,文靖看的清楚:竟然是一只二尺來長的禿鷲,惡形惡狀,殺氣騰騰,和那少女絕色容光互相映照,當真一美一丑,憑空添了十二分的詭異。

  “我有鷲兒帶路。”少女笑道:“你跑不了的。”

  “它能帶路?”文靖甚是駭異。

  “這個自然。”少女得意地道:“方才我在你身上做了手腳,撒了‘千里香’,就算你在數十里外,也別想逃過鷲兒的追蹤。”

  要知鳥類之中,烏鴉與禿鷲嗅覺最為敏銳,往往能憑借遠處人畜所散發的氣息,感知對方的生死,靈敏之處,甚至超過犬類。文靖雖然躲躲藏藏,卻沒料到少女由此一招,不由得萬分泄氣。

  少女一振臂,禿鷲騰空而起,沒入夜色之中。“公羊羽究竟教了你何種武功?”少女笑道:“我倒想見識見識。”

  文靖“啊呀”一聲,望少女身后叫道:“公羊先生。”

  少女一驚,回頭看去,空空如也,哪有半個人影,頓時知道上當,再回頭一看,文靖正發足狂奔。

  少女大怒,飛身趕上,一掌拍向文靖的后頸,那小子卻身子一晃,斜斜一步走出,少女這一掌差之毫釐,落在空處,不禁吃了一驚,剎那間,彈退踢出七腳,落向他周身要害,文靖前進三步,后退三步,好像一片落葉,在少女狂風般的腿法中翩然飛舞,七腿踢過,卻沒沾着他一片衣角。

  “有趣。”少女格格嬌笑,雙臂輕舒,“如意幻魔手”施展開來,一雙玉手變化萬千,剎那間將文靖的身影圈在其中。

  文靖只覺少女的雙手漫天飛舞,好像天女散花一般,一時看得眼花繚亂,不辨東西,慌亂之中,肩上上挨了一掌,跌出四尺來遠。他奮力爬起,走了十來步,孤拐上又挨了一腳,飛出丈余,重重跌下。

  “就這些么?”少女小嘴一翹:“公羊羽也不過如此。”忽見文靖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便道:“小子,我這次出手自有分寸,你休想裝死蒙我。”

  “錯了。”文靖臉貼着泥土,喃喃地道。

  少女奇道:“什么錯了?”

  文靖爬起來,蹲在地上,托腮沉吟:“真的錯了。”

  “你又弄什么玄虛?”少女頗不耐煩,身形一晃,縴縴食指點向文靖的“軟麻穴“。哪知一指點空,文靖不知何時,竟然繞到自己身后,一驚之下,回腳倒勾,文靖卻又到了身前,少女一聲嬌叱,拳打腳踢,霎息間連出五招,文靖身形晃若鬼魅,在拳腳中時隱時沒。少女拳腳沒一下打在實處,漸漸覺出不妙,精神一振,使出了全副本事。攻勢如暴風驟雨一般,向文靖傾瀉過去。

  文靖雖然悟出一些門道,但對方的“如意幻魔手”乃是武林一絕,變化萬分詭異,加上少女全力出手,頓時連逢險招,胸口被一記掌風掃過,讓他几乎窒息,腳下一亂,周身要害盡在少女雙手籠罩之下。

  但奇怪的是,當此危急關頭,這小子卻生出平日思考學問的那一股子“痴勁”,從方才起,就只想着如何在四十五步中死中覓活,每逃過一劫,便有一種妙不可言的感覺,此時雖然身在絕境,但他專注于這路掌法的玄奧,把萬般雜念都拋之腦后,只想着如何把握一線生機,無形之中,卻應合了“以神遇而不以目視”的心法。一時間心如明鏡,看出了少女的心意。

  少女這一招有八個變化,其中七虛一實,本來文靖身臨絕境,萬萬是擋不住的,挨了這一掌,如果不死,也得重傷,但不知為何,少女白玉般的手掌到了文靖羶中穴前五寸處,卻略略一滯,橫移了兩寸。

  這一微妙變化雖如電光石火,卻沒逃過文靖的“心鏡”,于是,他出手了,似站立不穩,不退反進,一個踉蹌向前跌出,驚惶失措地手舞足蹈,看似慌亂,卻不偏不倚,一掌按在了少女的“神封穴”上,這正是“三才歸元掌”第一招——“人心惶惶”。

  這下大大出乎少女意料,一則沒料到其趁隙反擊,二則沒料到其不退反進,三則文靖出招看似不成章法,其實別有奧妙,她雖然有心躲避,卻仍被他擊中要害。四則,這小子的掌力中,竟有一道古怪的暖流,破開了自己的的“玄陰離合神功”,封住自己的穴道。

  剎那間,兩個人換了一招,同時向后跌出,伏在地上,一動不動,山道上頓時一片寂靜,毫無聲息。

  過了半晌,文靖長長出了口氣,顫巍巍爬了起來,只覺肋骨劇痛,看了斷了一根。

  他緩緩走向少女,只見她瞪着一雙妙目,死死看着自己。不禁苦笑道:“你出手好狠。”

  “呸!”少女口里不能說話,心里卻罵翻了天:“你這混蛋,到底用什么鬼門道,封了我的穴道。”她方才連用內功,力求沖開穴道,黑水一派的“玄陰離合神功”本是頂尖兒的內功心法,心念動處,堅若精鋼,柔似弱水,尋常掌力休想傷她分毫,但文靖那道暖流不僅破開護體神功,而且好似一團軟綿綿的棉花,亙在那里,她連沖三次,都難以着力,反而讓文靖先行站起,她這一氣當真非同小可。

  文靖咳嗽一陣,咳出一灘鮮血。他望着少女看了一會兒,笑道:“你這個樣子挺好看的,如果不沖我瞪眼,一定更好看呢!”

  “臭小子。”少女被他看得無地自容,心里恨不能咬他一塊肉來。

  “其實你這樣美貌的女子,為什么要打打殺殺呢?”文靖皺眉道:“你應該拿着針線繡花才對。”

  “繡你個鬼,我倒想在你這張臭臉上繡花。”少女心想。

  “或者坐在窗前看月也不錯。”文靖忘形地說:“‘卷起水晶簾,玲瓏望秋月。’彈琴也好呀,‘含情弄柔瑟,彈作陌上桑。’對了,釆桑也好看:‘素手青條上,紅妝白日鮮’,像你這么美的女子干什么都好,就是不該打架的。”

  “這家伙在說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他好像一個勁的說我生得美,我真的那么美么?”少女心想:“師父和兩個師兄從沒說過我生得美來着?”

  “如果你答應我從此以后不和人打架,我就放你起來。”文靖說:“如果答應,你就眨三下眼睛。”

  少女瞪着眼睛不說話

  過了半晌,文靖嘆了口氣道:“罷了,拗不過你,我放開你,你可不許再找我麻煩,如果答應,就眨三下眼睛,如果不答應,我只好走了。”

  少女還真怕他把自己丟在這個鬼地方,連忙眨了三下。文靖拍開她的穴道。少女一躍而起,揮拳要打,文靖大叫:“你要毀約么?”

  少女的粉拳停在空中,忽地伸出食指,閃電般點在文靖“太淵”穴上,文靖傷得沉重,無力躲閃頓時被她制住,心中暗暗叫苦:“我真是胡塗了,被她兩眼一瞪,居然就放了這個煞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卻見少女鐵青着臉,按着他的肋骨,手指微動,各得一聲,將他斷骨合回原位,然后折了兩根樹枝,隔着衣服給他綁上,文靖痛得冷汗直流,心里卻十分詫異:“她為何要幫我合上斷骨?”

  少女冷哼一聲道:“你這會兒受了傷,我就算揍你也沒有什么意思,等你養好了這身賤骨頭再揍你不遲。”說着解開文靖的穴道,站起身來,轉身欲去。

  “啊,你……你叫什么名字?”文靖突然忍不住問到。

  “你問這個作甚?”少女冷冷地道。

  “下次見面也好打招呼。”文靖咕咕噥噥,話在嗓子眼里打轉。

  “下次見面就是你的死期。“少女冷笑着走了兩步,回頭道:“我的漢名是跟師父姓蕭……”

  “蕭玉翎么?”文靖脫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蕭玉翎十分詫異。

  “啊!”文靖道:“我聽你師兄叫你玉翎。”

  “你倒是好記性。”蕭玉翎淡淡地說,這種口氣讓文靖摸不清她是在夸獎還是挖苦。

  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尖利的鳥鳴聲,蕭玉翎神色一變,眉頭微微皺起,小聲道:“這個扁毛畜生真該死,居然泄漏了我的行蹤。”

  話音剛落,一道黑影如疾風般掠至,蕭冷面無表情,停在二人身前,那只禿鷲從天上落下,歇在他的肩上。蕭冷取出一塊肉脯,隨手丟出,禿鷲銜住,一口吞下。然后展翅飛上天空。

  沉默半晌,蕭冷道:“你太任性了。”

  蕭玉翎撇撇嘴,不理他。

  蕭冷囁嚅數下,望着文靖,皺眉道:“你在這兒么?很好。”他足下一動,向文靖踏上一步。

  “你要殺他么?”蕭玉翎冷笑道。

  “這個自然。”蕭冷道:“此人不論真假,非殺不可。”

  “但他有傷在身,你殺他豈不是勝之不武?”蕭玉翎道。

  “他便不受傷,又豈是我的對手?”

  “那倒未必。”蕭玉翎瞟了瞟面如死灰的文靖,道:“我問你,你自忖几招能取他性命?”

  “一刀足以。”蕭冷寒聲道。

  蕭玉翎格格一笑:“好,我們來打個賭。”

  “怎么個賭法?”蕭冷雙眉皺起。

  “我賭他若是沒傷,至少能在你的海若刀下走上三招。”

  蕭冷眼中透出灼人的光芒,道:“你小覷我么?”

  “廢話少說,你敢不敢賭?”

  “怎么不敢?”蕭冷被她激起傲氣。

  “若是你輸了呢?該當如何?”

  “我怎么會輸?”蕭冷自信滿滿,道:“我若是輸了,自然留他一條性命,而且從今以后,不再踏入中原半步。”說到這兒,他望着文靖,皺眉道:“不過他的傷……”

  “待他養好不就成了么?”玉翎滿不在乎地道。

  “豈有此理?”蕭冷怒道:“我明日便要入川,哪有閑功夫等他痊愈,罷了,一刀殺了省事。”文靖聽得心頭劇震,只覺他身上殺氣奔騰,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你怕他傷好了,輸給我么?”玉翎似笑非笑。

  蕭冷被她僵住,但他素來驕傲至極,萬萬不肯示弱,沉默片刻,道:“也罷,我就把他帶在身邊,待他傷勢痊愈,再取他性命不遲。”

  文靖和玉翎皆是一愣。“也好。”玉翎強笑道:“不過這個笨蛋可是個累贅,但願別累着你才好。”

  蕭冷哼了一聲,道:“不過你輸了,以后必須對我言聽計從。”玉翎笑道:“也好。”蕭冷從懷中取出一支玉瓶,向文靖厲聲喝道:“把嘴張開。”

  文靖略一遲疑,但敵不住對方的氣勢,張開了嘴,蕭冷手一揚,一點紅光射入他口中,文靖只覺那物事入口即化,遁入腹中,一時間滿口芬芳,全身舒泰,胸口的疼痛也好像輕了許多。

  “呆子,還不謝過我師兄的‘血玉還陽丹’,這可是療傷的聖藥呢。”玉翎望着文靖捉狎道。蕭冷臉色鐵青,冷哼一聲,掉頭便走。玉翎走了兩步,向呆站着的文靖道:“你還等什么?難道要等刀落在脖子上才肯走么?”

  文靖只好垂頭喪氣,跟了上去,心里大是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該從客棧溜走了。”

第4章 蝶戀花
返回 《前傳:天驕鐵血》[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