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昆侖1:天機卷》[繁]
第1章 孤云出岫

第2章 雪舞鳳翔

  這日度過長江天塹,進入湖北境內。梁文靖發現漢江上兵船浮動,又見不少攜刀執槍的江湖人。他略一留心,得知蒙哥死后,忽必烈打敗幼弟阿里不哥,奪取蒙古汗位,改國號為大元,在北方生息數年,近年聽從宋降將劉整計策,廢六槃山大營,從巴蜀移師襄樊。襄樊宋軍連連告急,不僅朝廷大舉增兵,神鷹門主、“天眼雕王”云萬程也發出武林帖,召集江湖中人,設“群英盟”結成義軍抗敵。

  梁文靖明白緣由,尋思道:“蜀道險峻,占盡地利。襄樊一馬平川,正是蒙古鐵騎用武之地。再說劉整出身大宋水軍,精通水戰,他在蒙古十年,蒙軍水師不可同日而語,倘若水陸并進,委實難以抵擋……”想到大戰又起,生靈塗炭,不由暗暗發愁。蕭玉翎娘兒倆卻沒這等心機,聽說有熱鬧可看,真有不勝之喜,軟磨硬泡,非要去瞧那個“群英盟”不可。

  梁文靖自合州一役后,倦于家國仇恨。何況這等聚會之中,人多眼雜,萬一遇上蜀中故人,徒惹麻煩,初時一百個不許。但挺了兩天,到底耐不住妻兒苦纏,勉強答應旁觀,卻定下規矩:只准旁觀,不許生事。母子二人興高釆烈,一口答應。但梁蕭本性難移,前后不到一天的工夫,就惹上了這兩個道士。

  梁文靖見梁蕭闖了禍還振振有辭,心頭好不氣惱。不過在他看來,這兩個道士也不是什么好貨,吃了梁蕭的虧,也算“惡人自有惡人磨”,當下便不多言,只是冷眼旁觀。

  白臉道士略一尷尬,掃了梁文靖夫婦一眼,嘿然道:“也罷,你們既敢對道爺無禮,那便留下名號,也讓道爺栽得清楚明白。”梁文靖正想如何應答,梁蕭卻已開口笑道:“我爹叫展適、我媽叫葛妞、我小名叫碧子。”梁文靖大感奇怪,心道這小子亂七八糟,說些什么鬼話?卻聽那黑臉道士道:“展適、葛妞、鼻子,嗯,這名兒倒奇怪得緊……”

  梁蕭笑道:“有什么奇怪,你本來就是個牛鼻子。”眾人一愣,頓時笑了個不亦樂乎。黑臉道士又着了道兒,兩眼瞪起,怒道:“小雜種……”蕭玉翎緩緩起身,含笑道:“牛鼻子,你罵誰呀?”她笑容極美,目光卻凜然生寒,白臉道士見勢不妙,一拱手,高叫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三位,咱們后會有期。”說罷扯着師弟,快步出門。

  梁文靖掉過頭來,解開羅松穴道,卻見韓錚牙關緊咬,昏迷不醒,不由皺眉道:“這位仁兄傷勢不輕。”羅松恨聲道:“那賊道士出腳太狠……”說到這里,神色不勝慘然。梁文靖向玉翎一伸手。夫妻倆萬事照心,蕭玉翎白他一眼,道:“盡裝好人……”嘴里如此說,仍從懷里摸出一支羊脂玉瓶,將兩粒“血玉還陽丹”傾在梁文靖手上。

  梁文靖一手按在韓錚“羶中穴”,“浩然正氣”沛然而入,只聽韓錚喉間格格異響,“啊”的一聲,牙關頓然松了,梁文靖將丹藥塞入其口,以內力化解藥性。不到盞茶時分,韓錚面色紅潤,慢慢睜開雙眼。

  羅松喜不自勝,方要謝過,忽見兩道人影掠入店中,為首一人招呼道:“韓老弟好啊!”韓錚又驚又喜,不顧傷痛掙起身來,叫道:“靳飛兄!”再望他身后一瞧,更是喜上眉梢,叫道,“云公子,你也來啦?”

  那靳飛約莫三十年紀,國字臉膛,肩闊臂長,當中一站,氣概逼人。他身邊的小后生卻不過十五六歲,容貌俊俏,被韓錚一叫,白淨的面皮一紅,靦腆道:“韓大哥,好久不見。”靳飛見韓錚氣色頹敗,訝然道:“韓老弟,誰傷得你?”韓錚想起前事,又愧又恨,拍腿叫道:“去他媽的,挨千刀的黑牛鼻子。”他方才重傷不醒,此時罵起人來卻是有板有眼,中氣十足,他自己未覺有異,羅松卻十分驚奇,覷了梁文靖一眼,心道:“這人的丹藥端的神異。”

  靳飛濃眉一揚,道:“黑牛鼻子?韓兄說得可是一個黑臉道士?”韓錚詫道:“怎地?靳飛兄與那廝照過面么?”靳飛搖頭道:“我奉師命來拿他。說起來,那黑臉道士還有几個同伙,但就數他容貌奇特。這伙人沿途北上,傷了許多與會的同道。家師命我率師弟們四處堵截,務必將這几人拿獲……”他望了羅松一眼,道,“這位是?”

  韓錚笑道:“這位是羅松兄。”靳飛微微動容,拱手道:“原來是‘羅斷石’!久仰久仰。”羅松答禮道:“哪里哪里!靳兄威名,方是如雷貫耳。”靳飛正色道:“靳飛好勇斗狠,賺的那几分江湖薄名,不足一哂!羅兄曾參與合州之役,奮不顧身,殺敵無算,才是當真的了不起。當日家師有事在身,不及趕往合州,至今說起羅兄,都是稱羨不已呢!”合州一戰,乃是羅松生平得意之舉,只不過他初上戰場便挨了一刀,其后躺了月余,待得下床時,大戰早已完結,是以奮不顧身有之,殺敵無算卻稱不上,聽了這番贊語,既喜且愧,訥訥道:“慚愧,羅某如此魯鈍,當不得云雕王金口一贊。”說話間,側目一瞧,見梁文靖一家正要出門,頓時失聲叫道:“不要走了!”

  梁文靖聽說羅松曾在合州參戰,驚得三魂去了兩魂,急忙拽起妻兒離開。聽得羅松一叫,腳下更快,誰知剛走兩步,眼前人影忽閃,那云姓少年已攔在前面,說道:“叫閣下留步呢,沒聽到嗎?”左手屈指成爪,如風扣向梁文靖肩頭。梁文靖見這一抓來得凶狠,欲避不能,當即肩頭一沉,袖袍鼓動,拂那少年胸口。少年只覺勁風及體,心口微悶,不由喝聲:“好。”足下一轉,倏地搶到文靖身側,探爪扣出。梁文靖瞧他身法,咦了一聲,寬袖向后一拂,借着那少年爪勁,飄然前移。少年喝道:“想逃么?”左行三步,右行三步,如影隨形般跟在文靖身后,屈爪如鉤,始終不離文靖“腎俞穴”。

  “腎俞穴”乃人身重穴,先天精氣所聚,少年這一抓倘若拿捏不當,便是斷子絕孫的招數。梁文靖心生不悅:“這后生長得文弱,出手卻好狠。”身子陡轉,驀地用上“天旋地轉”的功夫,少年一抓落空,反被他帶得向前一躥,未及站穩,手腕忽緊,已被梁文靖拿住。少年大吃一驚,左手運勁猛振,右爪圈轉,扣向文靖胸前“期門穴”。

  梁文靖見他出手狠辣,大違恕道,也不覺動了火氣,當下再不躲閃,揮掌一格。兩人雙掌交接,少年只覺對方掌力有如長江大河,奔騰而來,悶哼中不禁倒退三步,胸中氣血翻騰,面上便似塗了一層血。

  羅松好容易得了隙,橫在二人之間,高叫道:“二位停手!”梁文靖看了少年一眼,皺眉道:“‘三三步’誰教你的?”那云姓少年被他叫破武功,略一錯愕,答道:“鳳翔先生。”

  梁文靖點了點頭,轉身便走,少年飛身搶上道:“哪里走?”伸手一攔,兩人倏地撞上,也沒看清梁文靖用了什么手法,便瞧那少年一個筋斗倒翻回來,面色酡紅,如飲醇酒,偏偏倒倒,好似站立不住。靳飛搶上一扶,只覺力道如山壓來,若非他馬步扎實,几被帶翻在地,一時心中驚駭,抬頭望去,只見梁文靖攜妻抱兒,早已去得遠了,羅松不由得跌足叫苦道:“云公子,你怎地如此莽撞?”

  云姓少年怔道:“他不是黑臉道士一伙的嗎?”羅松回望向韓錚,韓錚面皮泛紅,干咳兩聲道:“哪里的話!云公子誤會了,他實是韓某的恩人!”云姓少年驚道:“恩人?這……這可從何說起?”韓錚嘆了口氣,將來龍去脈大致說了一遍。靳飛聽罷,懊惱萬分,瞪着那少年埋怨道:“云殊,你怎地不問青紅皂白,隨便出手?”云殊面紅過耳,囁嚅道:“我,我……”靳飛道:“我什么,還不快追?務必向人賠禮道歉。”云殊諾諾連聲,這時間,門外忽地撞進一個老儒生,渾身溼答答的,面色慘白如紙,一迭聲叫道:“見鬼,見鬼……”店掌櫃怒道:“葉老頭,你犯什么呆,見鬼,見鬼,見你媽的大頭鬼。”那老儒一呆,忽地嗚嗚哭道:“真見鬼啦,行行好,給咱一碗酒,好冷,好冷。”店掌櫃揮手啐道:“去去去,你喝了又賴賬,誰沾上你誰晦氣。”

  云殊本要出門,一皺眉又折回來,掏了一塊大銀,扔給掌櫃,冷笑道:“這塊銀子夠買一碗酒么?”掌櫃眉花眼笑,伸手接過,連聲道:“盡夠了,盡夠了。”云殊道:“夠了便好,給這位先生兩碗酒喝,再給他一身干淨衣服。”說罷轉身欲走,不防被那老儒拽住,瞪着他道:“我……我真見鬼啦,你信不信?”云殊面皮薄,見他神色癲狂,不覺面皮漲紅,說不出話來。這時店伙計几步上前,將老儒拖開,哈腰笑道:“他老婆跟人跑啦,瘋里瘋氣的,公子不要理會。”

  云殊瞧了老儒一眼,暗嘆一口氣,轉身出門,靳飛三人正候着,四人俱有馬匹,打馬追了一程,卻沒見梁文靖一家的影子。靳飛悻悻停下,問道:“云殊,那男子臨走時,對你說了什么話?”云殊道:“他問我的身法來。”靳飛皺眉道:“是了,你那時用的身法,不像是神鷹門的武功。”一時目光炯炯,甚是嚴厲。云殊紅透耳根,低頭道:“那……那是鳳翔先生的武功!”

  靳飛奇道:“誰是鳳翔先生?”云殊遲疑道:“這個要從去年臘月三十說起。那天天降大雪,我和馮秀才、朱秀才踏雪去游惠山……”靳飛臉一沉,哼聲道:“又是馮秀才,朱秀才!那兩個酸丁文不能興邦,武不能定國,就會發几句牢騷,吟几句臭詩,你跟他們廝混,又能有什么出息?也罷,你且再說。”

  云殊紅着臉道:“是,那一日天寒地凍,雪似鵝毛,咱們踏着亂瓊碎玉到了惠山泉處,只見泉眼竟被凍住。馮秀才一時興起,嚷着要鑿開泉眼,雪中烹茶。于是我拔劍洞穿冰凌,引出泉來。朱秀才見泉水迸出,靈機一動,忽地吟道:‘泉、泉、泉!’本想就勢賦詩一首,哪知剛吟完這句,就斷了才思。我與馮秀才都覺這三個泉字看似平易,實則氣韻充沛,等閑的句子無法匹配。正覺煩惱,忽聽有人朗聲接道:‘泉泉泉,迸出個個珍珠圓,玉斧劈出頑石髓,金鉤搭出老龍涎!'”

  羅松雖粗通文墨,聽到這几句,也不覺一拍大腿,叫一聲:“好詩!”云殊得他一贊,大有知己之感,沖他微微一笑。卻聽靳飛道:“念詩的想必就那鳳翔先生了?”云殊點頭道:“師兄猜得對,正是鳳翔先生,我們一聽,當場折服,問過先生的名號,邀他同坐。那鳳翔先生舉止瀟灑,茶來便飲,肉來便吃,高談闊論,令人傾倒。于是乎,大伙兒就在雪地里燃起篝火,喝茶論詩,唉,真是時如飛箭,不一時便到午時,朱秀才瞧得日照積雪,狂興不禁,又吟道:‘雪、雪、雪。’一語至此,卻又沒了才思!”

  韓錚忍不住笑道:“總是有頭無尾,真是大蠢材一個。”云殊面色一沉,寒聲道:“韓大哥,你罵我不打緊,但罵我朋友,我云殊就要與你計較了。”韓錚一怔,失笑道:“云公子莫怪,姓韓的出名的口無遮攔,你就當我這張嘴倒着生的,說話跟放屁一般!”他說得粗俗,靳飛、羅松卻覺十分入耳,均是哈哈大笑。

  云殊聽他如此自責,反覺不安,忙道:“韓大哥休要這般說,沒得叫云殊慚愧。不過,這寫詩作賦不比耍棍打拳,靈思不到,怎也寫不出來的。"韓錚、羅松對視一眼,彼此眼中均有嘲意,皆想道:“這云殊出身武林世家,怎地卻愛舞文弄墨。”

  卻聽云殊又道:“只說朱秀才吟出這三個雪字,我們都覺出語奇突,萬萬接不上來。只得眼巴巴望着鳳翔先生,鳳翔先生微微一笑,便朗聲說道:‘雪、雪、雪,處處光輝明皎潔,黃河鎖凍絕縴流,赫赫日光須迸烈。’”羅松聽到這里,一拍大腿,贊道:“好大氣魄!”云殊含笑道:“羅兄說得是,這首詩氣魄之大,委實少有。”

  靳飛出身寒微,粗魯不文,此時早已聽得不耐,皺眉道:“云殊,你揀緊要的說,那些歪詩熟話,盡都免了吧!”云殊正當興頭,聞言泄氣道:“是,后來也沒什么啦,鳳翔先生吟罷這詩,便起身去了。”靳飛奇道:“咦,他這么走了,怎么又教你武功?”云殊笑道:“師兄莫急,我還未說完呢!當時我見鳳翔先生衣衫單薄,怕他受凍害病,便脫了紫貂大氅,施展輕功趕上前去,披在他肩頭。”靳飛冷笑一聲,道:“好啊,師娘親手給你做的貂衣,你就這般送人了?哼,難為你回來瞞騙師娘,說渡江時順水漂走了。這個謊倒撒得好!”

  云殊漲紅了臉,低聲道:“爹說急人之難。看人受凍,怎可置之不理?”靳飛冷笑道:“你瞧他穿得那么單薄,卻在風雪中行走安坐、談笑風生,豈是常人可比?”云殊額上汗出,咕嘟吞了一口唾沫,道:“師兄說得是,但我被鳳翔先生風釆所懾,當時并未深思。回舍后,我想着白日情形,輾轉難眠,直到次日,我推門看去,仍是大雪滿天,一時心血來潮,披衣出門,獨自前往惠山,只盼再見鳳翔先生一面。哪知才一上路,便見鳳翔先生站在山前,他似算准我會來,一見我便笑道:‘你來了啊,哈,昨天你請我品茶,今天我請你喝酒。’說着拿出一個酒葫蘆道:‘你給的皮衣,我換成這一葫蘆酒,咱們可不能喝得太快。’唉,師兄,那貂皮大氅貴逾百金,卻被他換作一葫蘆燒酒,直令人叫一聲苦,不知高低。”靳飛臉色泛黑,重重哼了一聲。

  云殊心頭一慌,囁嚅道:“于是乎,我便與他坐下來。對飲一杯,鳳翔先生道:‘可惜,有酒無菜,難以盡歡。’他想了想,從袖里摸出一枚獅頭金印來,笑道:‘這本是平江知府樊章魁的官印,那姓樊的狗官最愛鑽營求官,憑着貪贓枉法、槃剝百姓,好容易買來這個知府頭銜。恰逢前兩日御使巡察,我便隨手拿了這個印章。依照大宋刑律,丟失官印者重者砍頭,輕則免官。那狗官這時的模樣必然有趣,哈哈,快哉快哉,當浮一大白!’說罷與我對飲一杯。他說得輕巧,我卻聽得驚訝,心想知府衙門雖不是龍潭虎穴,卻也不是來去自如的地方,再看鳳翔先生單衣破履,安坐雪中,不由恍然大悟,原來遇上了江湖異人。”聽到這里,韓錚、羅松俱都啞然失笑,靳飛臉色越發難看,

  云殊偷偷瞥了靳飛一眼,臉紅過耳,說不出話來。靳飛冷笑一聲,道:“你做得出來,還怕人笑話么?后來呢?”云殊只得道:“大伙兒飲了兩盅,鳳翔先生又拿出一大疊借條地契笑道:‘蕪湖牛百萬既貪且狠,不但囤積居奇,亦且大放利貸,利息奇高,引得無數百姓傾家蕩產、典兒賣女。六天前,我將他的地契借條、金珠寶貝盡數卷了,珠寶散給百姓,這地契文書么?’說着雙手一搓,借據文書盡都變做細粉,鳳翔先生笑道:‘從今往后,牛百萬家財減了九成九,他愛財如命,勢必肝腸寸斷,心痛欲絕,哈哈,借這牛百萬的狼心狗肺,浮一大白。’說罷再與我對飲一杯,我見他露了這手內力,更覺駭異,自忖以爹爹的本事,雖也不難辦到,但卻未必如此從容瀟灑。”

  靳飛沉吟道:“你說得這兩件事,我都是有耳聞的。這鳳翔先生雖說行的是俠義之舉,但做起來卻拐彎抹角,不夠爽快。”韓錚道:“對啊,貪官惡人就該他媽的一刀殺了,何必故弄玄虛?”

  云殊心中不服,說道:“樊章魁酷愛鑽營,牛百萬愛財如命,丟了官爵浮財,可比殺了他們還要難過。”羅松笑道:“云公子說得在理。這兩人半生經營,一朝化為流水,那份難過卻是可想而知的?”云殊得他附和,不由笑嘆道:“羅兄真是解人。”靳飛冷笑一聲,道:“羅兄是解人,我就是草包了,哼,咱們還是長話短說為好!”

  云殊臉上發白,連聲道:“是,是。如此這般,鳳翔先生每說一件行俠快事,便和我對飲一杯,不出片刻,酒便喝光了。這時他站起身,趁着酒興,在雪上歪歪倒倒地踱起步來,邊走邊說什么三才之理,先天易數,聽來頗見深奧,幸得朱秀才精通易理,我平日囫圇跟着學了些,此時既知鳳翔先生身懷武功,瞧他步法奇特,便不由暗暗留心。只見他走得不快不慢,好似閑庭信步一般,卻不知為何,竟帶起團團旋風,將天上雪花都裹住了,在他頭頂久久不散,便如一面白毛大纛。”其他三人聽到這里,駭然相顧,皆想:“只憑行走帶起旋風,逼得雪花無法落地,此等武功當真聞所未聞,也不知是真的,還是這小子信口胡謅、夸大其詞?”一時各各蹙額,均覺疑惑。

  卻聽云殊續道:“鳳翔先生走了約莫一個時辰,方才停下,笑道:‘這走路的法子,你瞧明白了几成?’我如實答道:‘一成不到。’鳳翔先生點頭說:‘很好很好。’他神色一黯,又說,‘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尋兩個人,一個本該做我妻子,但她卻不要我,四處躲着我,另一個本該做我徒弟的,但我當年一念之差,竟然平白錯過,唉,端的可惜。’說罷瞧着我道,‘既然錯過一次,也就罷了,再錯過第二次,可就大大不該了。’”靳飛聽得眉頭大皺,羅松卻笑道:“云公子,可喜可賀,敢情這位鳳翔先生,真有收你為徒的意思。”

  云殊訕訕道:“羅兄客氣了,我也聽出鳳翔先生話中有話。不過有道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武林自有武林的規矩,我未上稟父親,如何能擅自拜師?是以默然不語。鳳翔先生大約看穿我的心思,起身笑道:‘也罷,我尚未死心,再去找找我那徒弟。倘若還是尋不着,今年八月十五,我將至燕山白砂嶺一行。”說完一拍雙手,大笑去了。”

  靳飛松了一口氣,嘆道:“師弟,你總算做對了一件事。先不說擅自拜師與否。就說我神鷹門的武功,博大精深,你我虧在尚未入門,若真練好了,也未必輸給那個鳳翔先生。況且此人行為怪誕,不是諄諄君子,還是避而遠之為好。”云殊口中應了,心中卻想:“諄諄君子雖好,卻不及鳳翔先生有趣。”

  只聽靳飛道:“羅兄,韓老弟,大會時辰將到,既然追不上那一家子,也只好罷了。此地距百丈坪不遠,咱們不妨慢慢過去。”羅松略一思索,道:“靳老弟,我有個疑慮,不知當不當說。就我看來,那個青衫男子着實……着實像極了一個人!”靳飛奇道:“誰?”羅松附在靳飛耳邊,低聲說出一個名字。靳飛吃了一驚,脫口道:“豈有此理?那人不是早就病死了么?”羅松搖頭道:“據我所知,那人當年病死,只是官府托詞,是以他尚在人間,也未可知。”

  靳飛濃眉一揚,高叫道:“而今朝綱朽敗,奸佞橫行,那人既然活着,為何不挺身出來?”羅松嘆道:“靳老弟,大英雄大豪杰總有獨到的心思,豈是你我凡夫俗子能夠明白的?”靳飛沉默半晌,說道:“羅兄說得是。既然事關重大,咱們分開來尋他問個明白。不過,倘若誤了結盟,家師面上不好看。故而諸位不要走遠,聽到號響,千萬趕到百丈坪。”

  吩咐已定,四人各往一方尋找。云殊向東搜尋,他怕與梁文靖見了尷尬,故意以信馬由韁,緩行了里許。忽聽遠處傳來管樂之聲,嗚嗚咽咽。云殊聽得好奇,心道:“這蘆管聲從哪兒來的?唐人道:‘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誰教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蘆管為塞北土樂,此地怎有此化外之音?嗯,這吹奏者吹得恁地傷懷,莫不是遇上了煩惱之事!”他任俠好事,當即循聲搜去。不一時,來到一座土崗前,只見一個黑衣人坐在崗頂,背着自己,面朝南方。

  云殊跳下馬來,高聲道:“先生笛聲悽苦!可是遇上傷心事么?”蘆管聲戛然而止,黑衣人哼了一聲,冷然道:“茫茫天地,本就是煎熬世人的熔爐。人生天地間,誰又逃得脫傷心二字?”語聲平板,無起無伏,叫人聽來甚不舒服。

  云殊年少識淺,不明人間痛苦,忽聽他說出這么一番奇談怪論,無從答起,忽聽號角聲若有若無,從遠處傳了過來。云殊臉色一變,忙道:“這位先生,區區有事,先失陪了。”倏地轉身,奔出數步,騰身縱起,落向馬背,尚未坐定,便聽嗤的一聲細響,若箭矢破空。云殊猶未轉念,便聽坐下馬匹發聲悲鳴,癱倒在地。云殊急急一個筋斗翻出站定,細瞧時,見那馬頸上多了個細小孔洞,鮮血狂涌。轉目四看,卻除了那黑衣人,別無他人,不禁氣惱道:“這位先生,你干什么平白傷我的馬兒?”那黑衣人冷哼一聲,慢慢直起身來。他背影并不高大,但如此一站,卻有一股頂天立地的氣勢。

  黑衣人略一沉吟,聲音忽而轉沉,答非所問道:“小子,你是云萬程的弟子,還是老窮酸的門人?”云殊一怔道:“云萬程是我爹,老窮酸是誰,我卻不認得?”那人冷笑道:“裝糊塗騙人嗎?你那一縱是神鷹門的‘穿云縱’,哼,但之前那几步是什么?”云殊恍然道:“你說得是鳳翔先生么?”

  那人怒哼道:“什么鳳翔先生,雞飛先生?你這小娃兒不老實!”忽地向后跨出一步,立定時已在土崗之下。云殊見他背着身子,尚能一步數丈,不覺大吃一驚,還未動念,那人已到他身前,反臂一抓,向他胸口抓到。

  云殊手忙腳亂,揮掌擊向他手臂,這一掌拍中帶爪,凌厲異常。但那黑衣人卻不閃避,云殊掌緣擊中他手臂,只覺如中堅鐵,匆忙反手扣鎖對方脈門,他的鷹爪力頗有火候,卸人手足,如斷麥稈。怎料那人手腕上便似塗了一層油脂,奇滑無比,嗖地從云殊指尖脫出,其速不減,仍向他胸口抓來。

  云殊急展“三三步”后退,但那人倒行逆施,依然來勢如風,任他如何變化,黑衣人的五指仍不疾不徐,一寸寸逼將過來。云殊退到第十步上,那黑衣人的爪子已罩到他胸口。情急中,云殊大喝一聲,右腿疾起,蹴向那人腰際。不料一蹴而中,云殊喜不自勝,但覺腳尖所及,軟綿綿的,竟如陷入一團棉絮,尚未明白過來,忽聽那人輕嘿一聲,肌膚倏然彈起,這一陷一彈,快不可言,云殊只聽喀嚓一聲,劇痛閃電般從大腿根傳來,敢情右腿竟被這一彈,生生震斷。

  云殊失聲慘呼,向后跌出,那黑衣人一探手,扣住他胸口,卻略是怔忡,喃喃道:“你只學了這點皮毛么?”言下頗是意外,驀地抬手,將云殊一擲在地,厲喝道:“教你‘三才歸元掌’的人呢?”

  云殊頭臉着地,撞到泥石,鮮血長流,聞言忍痛道:“什么三才歸元掌?我沒聽過。”那人冷笑道:“你這小子面相奸猾,跟那老窮酸一個德行。哼,你說云萬程是你爹,對不對?”他初時語聲激動,說了數句,又回復初時那般平板陰森,叫人喜怒難辨。亦且他始終背着身子,云殊從頭至尾,都沒看清他的樣子,忍不住叫道:“你到底是誰?和我爹有仇么?”

  那人嘿了一聲,驀地哈哈大笑,云殊只覺那笑聲如潮水般涌來,震得他耳鼓生痛,一股股熱血躥上頭頂,似欲破腦而出。正覺一口氣換不過來,那人笑聲忽止,舉頭望天,冷聲道:“你問我是誰?嘿,看來老夫久不出世,天下人已將我忘了!”說罷冷哼一聲,高叫道:“今日云萬程要在百丈坪聚會嗎?”

  云殊道:“是又怎樣?”那人叫一聲好,說道:“教你武功的窮酸想必也在百丈坪吧?”云殊聽到這里,恍然有悟,心忖道:“他一口一個窮酸,又問我步法,莫非找得便是鳳翔先生?他武功如此之高,鳳翔先生未必能勝。做人義為先,鳳翔先生與我義氣相投,我云殊但有一口氣在,決不能做出對不起朋友的事。這大惡人越是逼問他的下落,我越不能吐露半分。”當下大聲道:“我的武功都是父親教的,與其他人統統無關,更無什么窮酸在百丈坪上。”

  那人大怒,本欲動手拷問,偏又崖岸自高,不肯用此下三流的法子,尋思道:“這小子先說什么鳳翔先生,又說除了云萬程,再沒人教他功夫,謊話連篇,全不可信。哼,你說老窮酸不在百丈坪,那便多半在了。不過,那窮酸武功本高,會中又有許多宋人爪牙,貿然闖入,忒多凶險。哼,那又如何?便是龍潭虎穴,老夫也不放在眼里。”想着冷笑道:“好,老夫便去敲敲那勞什子百丈坪。”

  云殊心口一窒,忖想若牽累父親,豈非不孝,但若說出鳳翔先生下落,卻又大大不義。正覺為難,一股腥風忽地鑽入鼻孔,十分難聞,繼而一股毛茸茸的異感從頭頂直移下來,停在腰際。繼而森森寒意爬上云殊背脊,他只覺每一寸肌膚似都顫栗酥麻起來,但苦于“羶中穴”被制,無法回視,只嗅得那股腥風越來越濃,粗重的熱氣一陣陣噴在耳邊。霎時間,云殊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恐懼,眼淚奪眶而出,和着口鼻鮮血,滴落地上。

第3章 眉間掛劍
返回 《昆侖1:天機卷》[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