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昆侖1:天機卷》[繁]
第2章 雪舞鳳翔

第3章 眉間掛劍

  梁家三人抵達百丈坪時,只見人馬來往,哄響得厲害。坪子三面臨山,剩下一方則是黑壓壓的松林,一條黃泥路不寬不窄,穿林而過,印滿了人馬足跡。

  午時已至,三通號罷,人群向坪中心的木台聚了過去,叫嚷聲卻不見歇,只因來得多是久違老友,一時勾肩搭臂,親熱不已。

  梁文靖頭戴斗笠,背依一株老松,悶悶不樂,經過酒店之事,他氣惱萬分,本欲就此離開,但終究心軟,拗不過妻兒,無奈就近買了三頂草笠,各各戴上,不以真面目示人。

  草笠闊大,蓋住梁蕭的小臉,害他時時用手撐着,大覺累贅。他瞧了片刻,忽道:“爹,這老頭兒倒挺神氣!”梁文靖循他手指望去,只見木台上立着一名五旬老者,頭戴萬字巾,鷲鼻闊嘴,濃髯烏黑,身上一襲白袍,袖襟處滾了金邊,胸前描繡淡墨山水,云霧中一只大鷹張翅探爪,若隱若現。梁文靖頷首道:“這想必就是云萬程了。天眼雕王,名不虛傳。”蕭玉翎冷哼一聲,道:“什么叫名不虛傳,一句話,人要衣裳馬要鞍,改天我也給你做一件這般衣衫,穿了往台上那么一站,哼,包管比這糟老頭神氣。”梁文靖回望妻子,只見她眉眼彎彎,淺淺而笑,便覺心中溫暖,笑道:“你不常罵我么,穿什么衣服都像土包子。”

  蕭玉翎白他一眼,道:“我說了你就信啦,我說你是大蠢驢,你是不是呀?”梁文靖莞爾道:“自然不是,你不是常罵我比驢還蠢么?”蕭玉翎欲要發嗔,但見丈夫嬉笑神氣,便啐道:“好呀,你這死呆子也會繞彎子說話了?可你再土再蠢,也勝過那個姓云的。你記不記得,那天在城頭,你穿着鎧甲,瞧着比誰都精神……”說到這里,忽見梁文靖面色泛黑,心知他不願提起舊事,便笑一笑,住口不言。

  這十年來,夫妻二人雖然如膠似漆,相親相愛,唯獨當年守城之事,誰也不願提及。蕭玉翎一時高興,無心說起,梁文靖頓時念起亡父,不勝黯然,忽聽梁蕭叫道:“爹爹,咱們近一點兒成么?這里都看不明白。”說着手搭涼棚,極目眺望。梁文靖一瞧他便覺生氣,虎起臉道:“不成!你就是人來瘋,一到人堆里,鐵定又要生事!”梁蕭撅起小嘴,兩眼瞧着玉翎,想搬救兵。蕭玉翎笑笑,湊近他耳邊道:“乖兒,你爹今天吃足了炮仗,我也不敢觸他霉頭呢。”梁蕭失望之極,又覺納悶:“媽也怕起爹來了?哼,比公雞下蛋還要古怪。”

  梁文靖沉吟一陣,說道:“玉翎,你說我方才會不會傷了他?”蕭玉翎道:“傷了誰?”梁文靖道:“就是那個姓云的少年,我急于脫身,出手忒重了些。”蕭玉翎道:“打就打了,你還怕老窮酸找你算賬?”梁文靖笑道:“敢情你也瞧出來了?”蕭玉翎道:“呆子才瞧不出來?不過我卻奇怪,老窮酸好端端的,為何改叫鳳翔先生?”

  梁文靖道:“這大約是先生游戲風塵的假名,鳳凰之中,鳳者雄也,凰者雌也……”蕭玉翎道:“什么雄也雌也,公也母也才是!哼,你一說,我就明白了,鳳是公的,翔字拆開,便是羊羽二字。”她白了梁文靖一眼,恨恨道,“當初他捉弄得我好苦,你也是幫凶,都該按住打屁股。”

  梁文靖不想事隔多年,她還記仇在心,無奈笑道:“你要打,盡管打我好了。”蕭玉翎道:“好啊,你當我說笑嗎?”伸手要打,見文靖作勢欲閃,便收回縴手,含笑道:“我才不想打你,皮粗肉厚的,打得我手痛。”梁蕭冷眼旁觀,這時忽地插話道:“媽不是不想,是舍不得。”梁文靖不禁滿面通紅。蕭玉翎咬着銀牙道:“小混蛋你懂個屁,我看你才是皮癢欠揍。”說着輕輕打了梁蕭一巴掌。梁蕭咯咯笑道:“我就皮癢,我就皮癢。”只在她懷里亂拱。蕭玉翎見有人瞧過來,不由粉頸泛紅,低聲道:“乖乖的,否則我不抱你了。”梁蕭倒真怕她放下自己,人小腿短,看不成熱鬧,忙端正姿態,平視前方。

  云萬程立在台上,瞧着下方人頭聳動,胸中一時猶如火熾:“人說這十年來,大宋過慣了太平日子,只見駿馬肥死,雕弓斷弦,人心不如往日。但看這百丈坪中,哪是如此?”游目四顧,卻不見靳飛、云殊,心生不悅,冷哼一聲。再看台上,又暗暗發愁:“那三位老友遲遲不來,莫非道上出了事情?”

  左旁的白髯老者瞧出他的心思,笑道:“老雕兒,時辰已到,不可失信于天下豪杰,不來的也就不等了。哈哈,老頭子可是忍耐不住,想要痛飲四碗歃血酒呢!”云萬程訝道:“老哥哥你又說笑了,歃血酒一碗足矣,何用四碗?”白髯老者笑道:“跟你老雕兒說話太無興味!你想,那南天三奇竟敢遲到,是否該當痛罰?若論打架,人道“南天三奇,滿二無敵”,三人齊至,你敢打他?若然罰酒,又中了他們的下懷。故而老頭子搶先喝了他們的歃血酒,叫他們眼巴巴趕過來,卻沾不得一點酒星子,嘿嘿,活活氣死那個‘南天三奇’。”

  云萬程更覺荒唐,心道:“這歃血酒哪有代飲的道理?”他素知此老詼諧,言語不可當真,只笑了笑,目光掃過人群,雙手揮了揮。眾人頓時靜了下來。卻聽云萬程沉聲道:“諸位遠來辛苦,云某有失照應,慚愧之至。但想合州一戰,已有十載!當初淮安一怒,天驕下席,實為驚天動地。只可惜賢王駕鶴,不知所終,韃子欺我朝中無人,厲兵秣馬,又起南圖之心。”蕭玉翎聽到這里,不自禁瞟了梁文靖一眼,見他低頭沉吟,心知丈夫又被這話勾起往事,不覺嘆了口氣,與他雙手相握。

  卻聽云萬程續道:“此次韃子蓄精養銳,不來則已,來者勢必雷霆萬鈞。我等雖為草莽匹夫,卻也生于大宋,長于大宋。試問各位,能眼瞧着韃子破我城池,毀我社稷,踐我良田,屠我百姓么?”這番話說得擲地有聲,眾豪杰熱血上涌,紛紛叫道:“不能!”

  “好!”云萬程這一字吐出,如霹靂迸發,將場上叫喊生生鎮住。“拿酒來!”他將手一揮。數十名壯漢精赤上身,抬來十缸美酒,重重放在地上,酒水四濺,醉人酒香彌漫開來。

  云萬程揮刀割破中指,將十滴鮮血分別滴入十口缸中。眾豪杰隨后也都上前割指。這時忽見三騎人馬匆匆馳來,靳飛翻身下馬,几步搶到台前。云萬程雙眉倒立,厲聲喝道:“為何才到?”靳飛一慌,拜道:“師父恕罪,只因事發突然,是以來得晚了。”云萬程眉頭蹙起,欲要細問詳情,卻又礙于人多,正猶豫間,那個白髯老者已笑道:“罷了,既然事發有因,老雕兒你也不忙計較,靳飛這孩子我瞧着長大的,說話行事從來踏實!”

  云萬程苦笑道:“老哥哥你不要寵着他。如今尚是結盟,若然交戰,慢得一時半刻,豈不貽誤軍機?”老者笑道:“只怪你門風嚴厲,老頭子看不過去。好好好,這么說,你要打要殺,我都不管啦。”但他身份甚高,一旦發話,云萬程不好不買面子,只得嘆一口氣,道:“好吧,靳飛,饒你這次,嗯,云殊呢?”靳飛奇道:“小師弟還沒回來?”

  云萬程雙目生寒,冷哼一聲,靳飛甚是惶惑,欲替云殊分辯几句,忽見云萬程轉身凝視一個黑瘦漢子,高聲叫道:“那位兄台,你也是來結盟的么?”那漢子一愣,大聲道:“不結盟干什么?”嗓音尖利。云萬程一哂道:“好說,閣下可有請帖?”那漢子翻起白眼,冷笑:“沒帖子就不能來?你發給我了嗎?”云萬程眼中芒光一閃,曼聲道:“大宋藏龍臥虎,云某難免有漏發帖子的時候。不過,閣下就算沒帶帖子,也不必在袖間帶上藥粉吧!”

  那黑瘦漢子細眉一挑,倒退兩步,哈的一聲長笑,猛地拔地而起,乍起乍落,掠過人群,身法竟是快得驚人。白髯老者厲笑道:“小兔崽子,跑得了么?”正要縱身,眼前忽地一黑,云萬程已破空而出,撲那漢子后心。那漢子發聲疾喝,凌空轉身,雙掌回擊。這一招謀之在前、突發于后,老辣狠厲,極見功力。云萬程被掌風一卷,去勢略滯。眾人不料這奸細武功如此了得,驚呼聲中,只見云萬程雙袖后振,似蒼鷹折翼一般,從上而下划了個半圓,繞到對方身后。那漢子雙掌落空,暗叫不好,未及變招,便聽得云萬程一聲大喝:“給我回去。”隨即便覺后心一痛,渾身軟麻,身如騰云駕霧一般,重重摔回酒缸之前。靳飛一步搶上,將他按住,自他袖間抖出一些白色粉末,又在他臉上一抹,扯下兩撇假須。

  人群中有人眼尖,瞧得那漢子容貌,失聲叫道:“摩天鷂子,是摩天鷂子。”群豪一派嘩然。“摩天鷂子”乃是川中獨行巨盜,輕功高絕,手段狠辣,殺人越貨,一夕千里。川陝五州的俠義道几次聯手拿他,皆是損兵折將,無功而返。不想他竟做了元人的奸細。

  群豪中有人冷笑一聲,道:“鷂子到底是窩在岩洞里的小鳥兒,連老鷹都及不上,又哪里見識過大雕的威風。”另一人接口笑道:“是啊,何況還是雕中之王,飛騰變化,天眼如炬呢!”方才一番凌空追逐,雖只是呼吸之間,但其中變化確如大雕捕雀,迅快無倫。亦且適才如此混亂之中,云萬程仍然明察秋毫,辨出奸細,這“天眼”二字委實不虛。

  不多時,歃血已畢,十大缸美酒殷紅蕩漾。靳飛率神鷹門弟子舀上血酒,分發眾人。云萬程為發起之人,捧酒向天,朗聲道:“今日此地,云萬程對天立誓,以此微軀,捍衛大宋,人在國在,與國偕亡。”他念一句,眾豪杰跟一句,千人同聲,氣勢若虹。

  立誓已畢,云萬程道:“而今結盟事畢,須得選出一名盟主……”話沒說完,便有人道:“我推云大俠做盟主。”眾人當即附和。云萬程卻擺手道:“方老哥德高望眾,譽滿江南,不論武功人望,都在云某之上……”那白髯老者兩眼一翻,叫道:“慢來,說人望,老夫和你老雕兒半斤八兩,說到武功在你之上嘛,嘿嘿,你就是睜眼說瞎話了。老雕兒,閑話不說,這個盟主之位非你來坐不可。”云萬程搖頭道:“云某才德疏淺,老哥哥即便不成,武林之大,更有能人。”白髯老者冷笑道:“你說南天三奇么,他三人素來散漫。此次公然遲到,叫人寒心。他們做盟主,老頭子第一個不服!”云萬程搖頭道:“云某本是發起之人,焉能自居大位。還是大家商量一陣,再作定奪。”

  白髯老者吹起胡須,冷笑道:“商量個屁,這事早說早散,老頭兒還等着喝酒呢。”下方頓然哄笑起來,有人道:“對啊,早說早散,大家痛飲三杯。”另有人笑道:“三杯太少,喝上三天三夜,才叫痛快。”白髯老者笑道:“好說,老頭子這次拉來十車美酒,包你們喝個過癮。”眾人聽說左右都有酒喝,都是哄然叫好,有人道:“這樣好了,兩位來個比武奪帥,誰厲害,誰做盟主。”有人嗤笑道:“我大宋乃禮儀之幫。怎能學蒙古韃子,唯力是舉。”前面那人抗聲道:“咱都是習武的粗人,不比武功,還比寫字作畫?”眾人久在江湖行走,多是好事之徒,有心瞧熱鬧,聞言笑嚷道:“是啊是啊,比武奪帥。”

  白髯老者笑罵道:“由着你們說,反正老頭我就不上當,贏了揀個燙手山芋,輸了沒得丟人現眼。”云萬程聽得台上台下吵嚷不堪,不由忖道:“原本事關重大,但如此一鬧,真如兒戲一般?這群烏合之眾,若不以兵法約束,怎么能上戰場。”

  蕭玉翎瞧得有趣,笑道:“呆子,要比武奪帥呢,不若咱們也上去比划比划,沒准弄個盟主當當。”梁蕭一聽,拍手叫好。蕭玉翎見梁文靖默然不答,便道:“喂,呆子,你說我這模樣,當得了那個勞什子盟主么……”話未說完,忽聽喀喇喇四聲悶響,又快又急,好似珠炮連響。眾人掉頭看去,只見合抱粗的四棵老松不知因何齊根而斷。接着折斷松樹如被巨力牽引,疊牌九般堆成兩丈來高的樹牆,將林中的黃泥路堵死。

  眾人心中吃驚,猛然間眼前一花,樹牆頂上現出一頭黑色巨虎,兩眼綠幽幽如鬼火跳動,虎口中銜着一人,低頭散發,不知死活。一個黑衣人衣似墨染,身子就似長在黑虎背一般,深目高鼻,面白如紙,八字眉如兩把長劍,由粗而細,去勢凌厲。

  蕭玉翎乍見此人,笑容頓時一僵。梁文靖只覺她手掌變冷,訝然道:“玉翎,你怎么啦?”卻見蕭玉翎眼神茫然,嘴唇顫抖,卻吐不出半個字來。

  那黑虎又是一縱,從樹牆頂上落到平地,悄沒聲息,向着這方慢騰騰踱來。眾人盡皆露出古怪神色,黑虎所到之處,人群不由自主,讓出一條路來。行至台前,黑虎倏然駐足,黑衣人飄身落地,目光如兩道冷電射入人群。白髯老者濃眉一攢,收起詼諧之態,一揚首,朗笑道:“蕭千絕,別來無恙啊?”梁文靖雖已隱約料出來者身份,但由白髯老者親口道出,仍覺腦中嗡的一響,臉上失了血色。

  蕭千絕兩眼一翻,冷然道:“你是哪個?”白髯老者笑道:“不才方瀾,當年在天柱山與閣下有一面之緣。”蕭千絕木然道:“天柱山?哼,不記得了。”方瀾老臉一熱,嘿嘿干笑。

  梁蕭在玉翎懷里,只覺母親一陣陣發抖。不禁奇道:“媽,你不舒服么?”蕭玉翎緊咬嘴唇,微微搖頭。梁蕭心中怪訝:“這個黑衣服的老頭兒一出來,媽就樣子古怪,卻不知為何?但那只大黑貓好不威風,待會兒怎生想個法子,讓媽去跟他打個商量,讓我也騎騎。”他從未見過老虎,更別說這等異種黑虎,只當是長大了的貓兒,瞧着蕭千絕騎“貓”而來,心底羨慕無比,眼珠只在黑虎身上打轉,琢磨着怎樣攛掇蕭玉翎去說情,讓自己也騎騎這只“大貓”。

  靳飛瞧着黑虎所銜之人,越瞧越是眼熟,不覺心跳加快,忍不住喚了聲:“小師弟?”那人身子一顫,澀聲應道:“大師兄……”嗓子嘶啞,也不知是驚是喜,但叫喊時牽動傷口,鮮血順着額角滑落,滴滴答答落在地上。靳飛驚怒交迸,舉步便要上前,忽覺肩頭一緊,已被云萬程扳住。云萬程將他拖到一旁,面沉入水,揚聲道,“蕭先生大駕光臨,有何貴干?”。

  蕭千絕神色冷厲,仿若未聞,目光掃過人群,八字眉向上一挑,驀地大喝一聲:“老窮酸,滾出來。”聲如雷霆悶響,風起雪山,劈頭貫腦,震得眾人神魂動搖。

  場上一寂,眾人均覺莫名其妙,不知他這一喝意欲何為。蕭千絕半晌不見人應,焦躁起來,又喝一聲:“蕭某人在此,老窮酸,給我滾出來!”這一聲威勢更足,四面群山回聲陣陣,似有無數聲音厲聲高呼道:“滾出來,滾出來……”眾人只聽得耳鳴胸悶,正覺難受已極,忽聽一聲慘叫,掉頭一看,只見韓錚兩眼直瞪,嘴角一線鮮血汩汩流出,驀地向前一躥,撲倒在地。羅松大驚搶上,一探他口鼻,竟爾氣絕了。原來,韓錚早先為黑臉道士所傷,猶未痊愈。乍聞蕭千絕這洪濤滾雷一般的喝聲,頓時內傷迸發,吐血而亡了。

  蕭千絕不聞回應,心頭焦躁無比:“我擺明車馬,那窮酸也不露面?哼,莫非他膽子越活越小了?抑或當真不在?”略一槃算,目光轉到云殊臉上,森然道;“臭小子,你嘴硬是不是?好,若不說出那人下落,老夫就在此地,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殺光為止。”云殊咬牙閉眼,仍是不發一言。

  方瀾手摸胡須,笑道:“蕭老怪,你這話說得既叫莫名其妙,又叫大言不慚,此間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你獨自一人,殺得了么?”蕭千絕冷哼一聲,那黑虎抬起頭來,將云殊送到他手里。

  蕭千絕雖不說話,眾人也都明白他的意思,倘若動起手來,云殊第一個沒命。云萬程不自覺雙拳一緊。但他心知此時此地,決計不能示弱,冷笑一聲,方要開口。方瀾卻怕他說出硬話,雙方鬧僵,搶先打個哈哈道:“蕭老怪,你好歹也是當世高手,卻拿一個半大娃兒做人質,不嫌害臊么?”

  蕭千絕瞥他一眼,冷笑道:“你這老頭兒啰里啰唆,好,老夫第一個宰你祭旗。”方瀾見他眼透凶光,心神一凜,氣貫全身。蕭千絕微一冷笑,方欲抬手,忽聽得遠處黃泥道上馬蹄特特,蕭千絕心念一動:“來人乘馬之時尚且不失步伐節律,當為高手。”八字眉一挑,斜眼睨去。只聽一聲長笑沖天而起,一個雄渾嗓音朗聲吟道:“烽火連天路,淺草沒馬蹄。”話音未歇,另一個聲音長笑接道:“細雨傷故國,落紅笑我痴。”

  人群中有人高叫道:“南天三奇。”叫聲中透着欣喜。又聽一聲長笑,空中銀光一閃,攔道的四根松木從中折斷,兩匹駿馬一前一后,潰牆而出。當先一人白衣白馬,手持二丈銀畫戟,巾帶齊飛,神威凜凜。有人怪道:“既是南天三奇,怎地只來了兩個?”另一人冷笑道:“兩人僅夠了,沒聽說過么:南天三奇,滿二無敵……”

  蕭千絕面露失望之色,冷哼一聲,驀地一手按腰,揚聲叫道:“南天三奇,滿三滿四,都是狗屁!”叫聲遙遙送出。那領頭騎士一聲大笑,那匹白馬竹批雙耳,風入四蹄,來勢快了一倍不止。方瀾見勢不妙,高呼道:“姬落紅,莽撞不得。”話音未落,姬落紅人馬如飛,刮喇喇已到近前,驀地鳳眼生威,大笑道:“蕭老怪,口說無憑,吃我一戟。”畫戟掄出個圓弧,咻咻風生,十丈之內,眾人都覺胸口一窒,無法呼吸。

  蕭千絕左手提着云殊,瞧着鐵戟掃來,寂然不動。眾人只當他抵擋不及,紛紛露出喜色,張口欲呼,忽地眼前一花,蕭千絕右手不知何時已將戟柄攥住,雙目陡張,大喝一聲:“止。”身子微晃,雙足倏地入地半尺。姬落紅頓覺一股巨力順着戟杆直透肺腑,繼而傳入坐下馬身。剎那間,骨折聲響,姬落紅雙腕齊斷,身子如流星一般,喀喇喇撞斷兩株蒼松,口血狂噴,殷紅如雪白衣。那匹大宛名駒卻兀自前沖,奔到蕭千絕身前三尺處,忽地四蹄一軟,未及哀鳴,竟已倒斃。這時間,眾人方才叫出口來,只不過一聲歡叫,出口時已化作哄然駭呼。

  清嘯如風,第二匹馬上彈起一道灰蒙蒙的人影,“蟬劍”莫細雨襟袖飄動,御風而來,手中軟劍灑作漫天劍雨。這路“芙蓉夜雨劍”是他平生絕學,便如詩中所言:“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飄飄灑灑,不可捉摸。

  老友一招敗北,云萬程已是悲憤難抑,又見莫細雨逞強出手,不由失聲叫道:“莫兄且慢!”才要縱起阻攔,卻被方瀾一把拽住,云萬程詫道:“老哥哥……”方瀾目有痛色,搖頭道:“南天三奇,武功輸了,卻不能輸人!”云萬程一愣,想起南天三奇生平倨傲,一旦出手,決不容外人相幫,便是平生知己,也不例外,只得頹然嘆了口氣,停步不前。

  蕭千絕雙足釘在地上,瞧那劍雨飄來,輕嘿一聲,倒提鐵戟,舞將開來。眾人一瞧無不吃驚,敢情他竟以這六十斤的長大兵刃,使出劍法,靈動輕盈之處,不下莫細雨那柄薄如蟬翼的軟劍,“一寸長,一寸強”的道理,在他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在眾人眼里,“裂天戟”仿佛黏蟬的長竿,莫細雨更似在竿頭亂舞的灰蟬,屢屢到蕭千絕身前搶奪云殊,但均被被蕭千絕迫退。

  斗了十來招,“錚錚錚”,劍戟三擊,“蟬劍”斷作四截,蕭千絕大喝一聲,戟尾嗖地刺入了莫細雨的小腹,不待眾人駭呼,勁力斗吐,莫細雨連人帶戟飛了出去,當得一聲,戟尾沒入一塊青石,將他釘在上面。霎時間,場中死寂一片,群豪目瞪口呆,竟忘呼吸。

  莫細雨咽下一口鮮血,雙手一合,竟將畫戟拔了出來,反手插入地中,蹺起大拇指,朗朗笑道:“黑水滔滔,蕩盡天下,蕭老怪,真有你的!”他慘敗之余,竟然出言稱贊對手。眾人均是一愕,蕭千絕冷哼一聲,兩眼望天,神色漠然。云殊聽得胸中劇痛,失聲叫道:“莫大叔,姬伯伯……我……我……”話未說完,淚水已滾滾而落。

  莫細雨淡淡一笑,漫不經意地道:“傻小子,還記得上次我教你的劍法么?”說話之時,腹上碗大的創口血如泉涌,已將他身前黑土浸成醬紫色。云殊不防他奇峰突起,問出這句,一愣神,哽咽道:“全都記得,一招也沒忘。”他素好詩文,恰逢姬落紅與莫細雨也好此道,三人時相唱和,甚為相得,姬、莫二人素性懶散,生平未收徒弟,興之所至,便傳了云殊一些武功,云殊想到往日恩情,又見二人受了致命之傷,一時心如刀割,恨不得自己就此死了。

  莫細雨一哂道:“傻小子,哭個什么?人生此世,誰無一死?哎,可惜莫大叔我本領不濟,救不得你,嘿嘿,可惜,可惜!”姬落紅扶着斷樹,箕坐于地,忽地大笑道:“莫老三,你還沒死么?”莫細雨一皺眉,道:“你老酒鬼沒死,我會先死么?”姬落紅笑道:“既然沒死,怎就絮絮叨叨,盡說出這些泄氣話兒?”話語一頓,冷笑道:“不嫌害臊么?”

  莫細雨一愕,失笑道:“你老酒鬼說得在理,但有一口氣在,便可再戰。”姬落紅拇指一挑,贊道:“不錯,這才是好男兒的言語。”說着掙扎起身,挪前兩步,莫細雨見他搖搖欲墮,便拄着鐵戟,將他扶住。姬落紅一挑眉,揚聲道:“蕭老怪,龍老大是否傷在你的手里?”

  蕭千絕冷笑一聲,道:“龍入海么?”姬落紅道:“正是!”蕭千絕淡淡地道:“他在黃鶴樓口出狂言,對我無禮,老夫與他對了三掌,那小子尤能不倒,內力尚可。”姬、莫二人心頭俱各駭然,龍入海為“南天三奇”之首,綽號“槍挑東南”,槍法獨步當世,掌力稱絕東南。三人本約好在黃鶴樓相會,同赴百丈坪,孰料昨日二人見到他時,龍入海仆在黃鶴樓前,昏迷不醒,察其傷勢,似是傷于黑水武功。二人正因照看他傷勢,覓地安置,是以來遲。此時聽蕭千絕所言,龍入海竟只接下他三掌,委實叫人好生泄氣。但殊不知,蕭千絕雄視天下,這“內力尚可”四字,已是極高的評語,當世配得上的,也沒得几人。

  姬落紅略一失神,掉頭向莫細雨笑道:“莫老三,走得動么?”莫細雨啐道:“什么話?拼了這把老骨頭,也要把傻小子救回來。”姬落紅笑道:“好,也給龍老大討個公道。”說罷二人拄着鐵戟,一步一跛,向蕭千絕走了過去。群豪無不露出悲憤之色,人頭涌動,皆欲上前,靳飛更是頭發上指,跨出一步,云萬程卻一揮手將他阻住,厲喝道:“不許去。”他口中呼叫,一只右拳卻已捏得咯咯作響,指甲刺破掌心,流出殷紅鮮血.

  蕭千絕瞧着二人逼近,目光一閃,冷然道:“你們定要救這姓云的小子么?”姬落紅道:“不錯!”蕭千絕一點頭,忽地揚聲道:“好!給你便是了。”回手一擲,將云殊擲向云萬程,云萬程疑有詭詐,馬步一沉,雙手接下兒子,卻覺并無勁力,頓時心中茫然。

  姬、莫二人錯愕片刻,姬落紅忽地嘆道:“好個蕭老怪。”莫細雨也嘆道:“今日當真敗得痛快!”姬落紅搖了搖頭,笑道:“可惜可惜,雖然痛快,卻是無酒。”莫細雨哈哈笑道:“不錯不錯,如此快戰,實當浮一大白!”他二人談笑自若,竟不將生死成敗放在心上。

  方瀾喝道:“靳飛!”靳飛會意,舀了兩碗血酒,躬身送到二人身前。二人接過飲盡,擲碗于地,相視一眼,縱聲長笑,笑到一半,戛然而止,遺體兀自傍着森森鐵戟,傲然挺立。

  蕭千絕看了二人一眼,眉間透出几分蕭索之意。他貌似桀驁,實則極具機心,此來先斷木阻路,震懾尋常武人;再以云殊做質,迫得眾高手不敢聯手圍攻,而后再憑單打獨斗,各個擊殺,迫使云殊說出那對頭下落,是可謂計出連環,算之無遺。誰料姬、莫二人如此硬氣,令他生出惺惺之意,故將云殊放回,好讓二人死得瞑目。但如此一來,情勢橫生變化,蕭千絕縱然厲害,卻到底孤身一人,群英盟卻人多勢眾,更有云萬程、方瀾等一干好手,當真拼將起來,結局猶未可知。

  梁文靖也瞧出其中利害,沉吟未決,蕭玉翎忽地一咬牙,將梁蕭放在地上,低聲道:“呆子!”梁文靖還過神來,道:“什么?”蕭玉翎道:“倘若亂斗起來,你帶蕭兒先走。”梁文靖不解道:“為什么?”蕭玉翎眼圈兒一紅,道:“死呆子,他好歹是我師父,若被人圍攻,我能瞧着不理么?”梁文靖急道:“那怎么成?既然一同出來,要么一起走,要么一起死。”蕭玉翎氣急,啐道:“那蕭兒呢,你拿他怎么辦?”梁文靖頓時張口結舌,沒了主意。

  夫妻二人四目對望,心亂如麻。梁蕭見爹媽咬着耳朵竊竊私語,繼而又露出哭喪神情,甚覺奇怪。再則他站在地上看不着熱鬧,一發急,便往人群里鑽去,在人腿里鑽了一陣,擠到前排,探頭張望。

  云萬程鐵青着臉,解開云殊穴道,又給他接好腿骨。云殊心中愧疚無已,囁嚅道:“爹爹……我……”云萬程忽地抬手,重重給他一個嘴巴,打了云殊一個踉蹌,厲聲道:“混帳東西,你一條賤命,壞了我兩個兄弟。”云殊被打得懵了,傻在當地。卻聽云萬程沉聲道:“他口口聲聲要你吐實,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云殊嘴角抽動,卻不知說什么才好,心想若是說出鳳翔先生的下落,便是不義,但不答父親問話,便是不孝。

  云萬程久經世事,見他欲言又止,心中頓時了然,擺手道:“若言之不義,不說也罷!”轉身大步上前,將姬、莫二人輕輕抱起,平放地上,想到與二人煮酒放歌、談文論武的時節,忍不住眼角一溼。轉過身來,一整容色,高叫道:“蕭老怪,云某不才,請教黑水絕學!”

  眾人怒滿胸膛,紛紛吼了起來,羅松高叫道:“這老賊也不是三頭六臂,咱們千百個身子,就擠不死他么?”這一石激起千層浪,云萬程不及阻攔,場上已是群情洶涌、刀劍脫鞘。羅松當先沖上,還沒出手,便見蕭千絕的袖袍隨風一蕩,羅松眼神呆滯,斜斜沖出几步,脖子忽地齊根而斷,一顆人頭張口怒目,骨碌碌滾到梁蕭面前,梁蕭吃了一驚,跳開數步,小嘴一張,几乎哭了起來。

  “大伙兒用暗青子對付!”一人話未說完,便聽一聲吼嘯,那頭黑虎迎面撲來,將他按住,只一撲,便將他喉嚨剪斷。眾人倏地散開,飛刀,梭鏢、五花石、鐵蓮子……紛紛捉在手里。蕭千絕冷笑一聲,身子晃動,瞬間欺入人群,一抬手,便將一人的腦袋直拍進了腔子里。他身處人群之中,眾人怕誤傷同伴,不敢發出暗器,由着他一人一虎縱橫來去,一會兒的工夫,便已倒了七八人。

  蕭玉翎見師父被圍,正欲縱聲上前,忽聽梁文靖惶聲道:“蕭兒呢?”蕭玉翎一驚,低頭看去,哪還有兒子的影子,一時驚慌已極,覷眼望去,卻見梁蕭在人群中左滾右爬,身上裹滿塵土,狼狽萬分。幸得他人小個矮,眾人忙于廝斗,一時倒未留意。蕭玉翎急得流出淚來,叫道:“糟啦,怎么辦呢,怎么辦呢……”卻見梁文靖身形一閃,穿入人群,展開“三三步”,雖于亂戰之中,卻似入無人之境,霎時間搶到梁蕭之前。將他一把摟起,又如行云流水,飄然退出。

  蕭千絕斜眼瞧見,目有訝色,待要轉身追趕。忽見白影晃動,云萬程凌空抓落。蕭千絕手掌一翻。爪掌相交,疾風四溢,云萬程倒翻回去。蕭千絕雙眉擰起,一手扶腰,厲聲道:“好,全都過來,老夫殺個痛快。”哪知云萬程雙臂一橫,高叫道:“罷手。”聲如響雷。群豪紛紛停下刀劍,大感詫異。

  蕭千絕冷笑道:“怎么?”云萬程掃視群豪,揚聲道:“以眾凌寡!不是好漢行徑。今日之事,全在云某一人身上,誰若插手,便是與我神鷹門為敵。”這几句話說得十分豪氣,群豪氣勢盡皆一餒,垂下手中兵器。蕭千絕冷笑一聲,未及說話,卻聽方瀾笑道:“老雕兒,有我這盟主在此,何曾輪到你說話了?”說着嘻嘻一笑,道,“蕭老怪,來來來,咱們先過兩招。”云萬程一愣,道:“老哥哥。”

  方瀾笑道:“方某既為盟主,凡事自當爭先。若連我也輸給蕭老怪,你們更加不是對手,那么今日怨仇暫且揭過,大伙兒練好本事,約期再戰。蕭老怪,你不答應?你若不答應,所謂蟻多咬死象,嘿嘿,說不得,咱們只好并肩齊上,跟你血戰到底。”

  蕭千絕尋思自己一時興起,放了云殊,自此再也不好與他為難。如此唯有敲山震虎,大殺一氣,叫那對頭知曉。那人既與云殊有舊,聞訊必會來尋自己晦氣。只不過殺這些平庸之輩,忒也無味,須得多殺高手,方顯本事。槃算已定,目視眾人,冷笑道:“也好,螻蟻之輩,殺之徒惹一世之羞……”群豪被他如此小覷,手按刀劍,怒氣更盛。

  方瀾一撩袍子,正欲動手,卻聽云萬程揚聲道:“且慢。方老哥你何曾做了盟主了?”方瀾一口氣吹得胡須紛飛,瞪眼怒道:“老雕兒你什么記性?不是你叫老頭子做盟主么?怎么,盟主說話,你還不聽。”

  云萬程笑道:“小弟是發起之人,論正理,這盟主該由我來做才是。”方瀾啐道:“你這點子年紀,做勞什子盟主,懵了眼還差不多。”群豪見他二人先前相互推讓,如今卻又爭起盟主之位,無不奇怪。只有少數聰明的猜出他們的心思。原來,蕭千絕此來無故殺戮與盟人士,又叫人怎么也咽不下這口氣。但若群起而攻,死傷必多,亦且說出去也不光彩,可是單打獨斗,卻無一人是他敵手。方瀾仁俠襟懷,見云萬程欲要出頭,不忍他再步雙奇后塵,索性豁出這把老骨頭,暫且了結此事,來日尋到高人助拳,再圖報復不遲。云萬程瞧出他的心思,豈肯答應。

  蕭千絕見他二人各不相讓,冷笑道:“索性你二人同上,老夫一并成全便了。”方瀾見他眼露凶光,心念數轉,哈哈笑道:“好,老雕兒,咱們比武奪帥。”說罷使招“嘯風驚云”,左拳象龍,右掌形虎。云萬程足下急撐,縱在半空,只聽喀喇一聲,身后一面大旗被掌風摧成兩段。云萬程叫了聲好,雙臂舒張,一爪攫向方瀾肩頭。方瀾縮身讓過這招“禿鷲探爪”,使招“閑云野鶴”,雙拳上擊,一時拳爪相擊,勁氣四散。

  兩人皆是南武林的翹楚,此時一天一地,全力出手,直如鷹搏老兔,難解難分。場下眾人看得神馳目眩,不禁忘了眼前危機,喝彩聲如潮。“神鷹門”的功夫最重氣勢,氣勢占優,招式便如長江大河,勢不可當。云萬程深得個中三味,高居臨下,處處壓着對手,几個槃旋,便逼出方瀾的破綻,身形當空一閃,雙爪迅疾,若探竿影草般透了過來。

  方瀾被頭頂爪風迫得窒息,馬步陡沉,抬掌向上封出。爪掌相擊,聲如木石相撞,又悶又沉。云萬程體重加上爪力,凌空一壓,力道千鈞。只聽喀喇一聲,方瀾腳下木板竟敵不住二人較力,豁然洞穿。方瀾雙足深陷,急欲掙起時,便聽云萬程在耳邊輕笑道:“老哥哥,得罪啦!”大椎穴一麻,已被拿住。方瀾脫口怒道:“臭老雕……”罵人的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一聲嘆息,“老夫這把年紀,你還與我爭什么?”

  云萬程默然不答,目光一轉,高叫道,“靳飛聽令!”靳飛越眾而出,向云萬程拜倒。云萬程從懷里取出一只鐵鑄蒼鷹,沉聲道:“自今日起,你便是‘神鷹門’第九代掌門!”靳飛身子陡震,抬起頭來,虎目蘊淚,卻不接令。云萬程濃眉一挑,厲聲道:“要抗命么?”靳飛一咬牙,接過鐵鷹令牌,澀聲道:“弟子發誓,決不有負師父教誨!”云萬程見他決斷迅快,心中暗嘆:“說到大將之風,飛兒終究勝過殊兒許多。”轉眼瞧去,只見身旁的神鷹門弟子齊齊跪下,在他身邊圍成一圈,欲哭卻又不敢,正自黯然神傷,忽聽云殊高叫道:“蕭千絕,大家不用比啦,我……我把鳳翔先生的下落告訴你,他八月……!”

  云萬程臉色陡變,一腳將他踢翻,厲聲道:“好個懦夫,他早先逼你,你為何不說?”云殊一愣,低頭喃喃道:“他……他是鳳翔先生的對頭,孩兒雖然魯鈍,卻不能出賣朋友。”云萬程神色稍緩,一點頭,沉聲道:“不錯,你牢牢記住這兩句話,至死也莫忘了。”云殊聽得又羞又愧,一邊點頭,眼角卻淌下淚來。

  卻說梁文靖將梁蕭帶回,蕭玉翎一把摟過,心驚膽戰,連聲問道:“蕭兒,你傷着了么?”梁蕭竭力壓住劇烈心跳,揚着灰撲撲的小臉笑道:“還好。”蕭玉翎氣道:“好個屁,你這孩子,就不知害怕么?”梁蕭面上笑嘻嘻的,冷汗卻已將內衣溼透,嘴里卻道:“才不怕呢。”蕭玉翎六神無主,說道:“當家的,怎么好呢?師父定已起疑,咱們溜了吧?”梁文靖兩眼不離斗場,搖頭道:“既然來了,總要瞧個始終才好。”蕭玉翎見他神態古怪,頓生疑念。

  原來梁文靖見蕭千絕如此草菅人命,不覺動了義憤之心。只苦于妻兒在旁,不好挺身而出,忽聽云萬程與愛子相別,驀然想起,當日在合州城中,父親與自己訣別時的情景,熱血一涌,舉步跨出。蕭玉翎早已留心,一把拽住他手,急道:“你做什么?”梁文靖回頭一看,只見妻子神色驚懼,美目中淚光漣漣,頓時胸口一痛,豪氣大消,再一轉眼,卻見兒子臉上盡是茫然,剎那間,他雙腿一僵,頹然止步。

  云萬程深深看了云殊一眼,驀地踏上一步,抱手道:“蕭先生,請了!”蕭千絕打量他一眼,冷然道:“好,沖你這份膽氣,老夫讓你三招。”云萬程微一冷笑,轉眼瞧向方瀾,只見他箕坐在地,滿眼關切,不由得喉間一哽,發聲清嘯,凌空縱起,爪出如風,向蕭千絕罩落。

  靳飛瞧得精神一振,脫口叫道:“鷹魂九大式!”云殊忙問道:“大師兄,什么叫鷹魂九大式?”靳飛道:“是乃我神鷹門鎮派絕技,你內力不濟,還未學到。”他臉色一凝,緩緩道,“這是第一路‘落雁式’。”

  云殊凝目看去,只見云萬程或抓或拍,爪式中隱含掌法,一招未畢,一招又起,綿綿密密,排空而出,好似雄鷹拍翅,搏擊長空。但蕭千絕卻只冷冷瞧着來爪,左一步,右一步,似進還退,只在云萬程爪前弄影。眾人瞧得心驚,有人忍不住嘀咕道:“大白日見鬼啦?”蕭玉翎聽到,低聲道:“呆子,這便是師父的境界,幽靈幻影,白晝移形……”文靖點頭道:“果然是出神入化,大象無跡!”想到這里,不由為云萬程擔心起來。

  云萬程足不點地,一口氣攻出十余丈,沒沾着蕭千絕一片衣角,卻只覺胸悶氣促,血涌面頰,情知勢竭,大喝一聲,頓足旋身,“摘星式”使出,滿天亂抓、十指破空有聲。蕭千絕繞他身形游走,轉得數轉,云萬程眼里竟幻出三五個蕭千絕的影子,匆忙收攝心神,爪下再變,宛如魚鷹戲浪。這路“沉魚式”勁力蘊在指尖,攻中帶守,隨機應變。

  蕭千絕冷笑一聲,高叫道:“三招已過!”雙手從袖間吐出來。方瀾看得心急,大叫道:“老雕兒,小心。”云萬程心中一凜,凝神望去,只見蕭千絕雙手蒼白,越變越快,初時如白蓮綻放,轉瞬間搖成一片花海。云萬程看得舒服,動了生平豪氣,張口長嘯,爪下連變,“棲岩式”、“沖霄式”、“穿林式”、“捉月式”,“偷天式”,撲跌抓拿,縱躍如飛。蕭千絕卻悠閑依舊,出手全無火氣。二人忽進忽退,拆解到精妙之處,眾人連珠價叫起好來。

  梁蕭見這黑衣人竟使出“如意幻魔手”,不由驚訝無比。這路“如意幻魔手”本是黑水一派很尋常的武功,梁蕭早已學過,亦且蕭千絕早已練到化境,舉重若輕,條理井然,一招一式都讓他瞧得清楚明白。梁蕭練了武功,從未當真用過,即便和母親拆解,蕭玉翎也是處處容讓,不曾動過真章。此時突見有人用自家武功與人生死相搏,心里真有說不出的激動,不由得將蕭千絕當作自身,幻想自己身臨其境,如何與云萬程拆招,如何克敵制勝,一時眉飛色舞、好不陶醉。正瞧得入神,忽聽到梁文靖嘆了口氣,道:“勝負將分,云萬程便要輸了!”

  梁蕭心中不服,撅起嘴道:“那可沒准,我瞧黑衣人比較吃虧……”此時云萬程使到“鷹魂九大式”最后一路“換日式”,雙爪內抱,正要向外疾吐,忽聽蕭千絕厲笑道:“鷹魂九式,不過爾爾!”這一喝如平地驚雷,震的眾人耳中嗡鳴。云萬程眼前一花,蕭千絕已雙手成爪,劈面抓來,二人十指一交,喀嚓嚓一陣響,云萬程只覺劇痛鑽心,十指盡碎。蕭千絕一招得手,左臂圈回,向上挑出,只聽云萬程“喏呀”一聲,向后踉蹌跌出,立定時,兩道細細的血線自他眼中流淌下來,掛在臉上。

  梁文靖心中慘然,閉目不忍再看,誰知梁蕭忽地大叫一聲:“好一個‘挑字訣’呀!”此時奇變突生,眾人均是屏息觀戰,場上一派寂然,這一聲既是突然,又是童聲,越顯清亮。別人不明其意,蕭千絕卻明白之極,他挑瞎云萬程雙眼的那招正是“如意幻魔手”中的挑字訣,霎時間,他倏然駐足,掉頭看來。

  蕭玉翎驚得魂不附體,閃到文靖背后,渾身顫抖,她平日里不信鬼神,此時也忍不住求神拜佛,企盼師父別將自己看見。梁蕭瞧不見場中情形,正要埋怨,蕭玉翎早已伸手,將他小口捂住。梁文靖也措手無策,夫妻二人背靠着背,都覺對方心跳甚劇,背上汗水淋漓。

  哪知蕭千絕卻只瞧了一眼,便將目光收回,大袖微拂,轉身便走。云萬程雙眼血流如注,但兀自側耳細聽,聽他離去,不由啞聲叫道:“蕭千絕,你為何不殺了我?”蕭千絕頭也不回,冷聲道:“你既名‘天眼雕王’,我便廢了你一對爪子,點瞎你一雙招子,看你還拿什么到江湖上混去?”足不點地,便如一只黑色大蝶,飄然去遠,那頭黑虎低嘯跟隨,一人一虎轉眼化作兩點模糊黑影,消失在道路盡頭。

  云萬程茫茫然立着片刻,忽地呵呵慘笑起來。云殊心中慘然,扶住他,悽聲道:“爹爹,你別動,我叫大夫去。”轉身叫道,“誰有金創藥,誰有金創藥啊?”一眾豪杰還過神來,紛紛探手入懷,去摸傷藥。這時間,忽聽撲得一聲沉響,云殊心一緊,回頭看時,只見云萬程腦漿迸裂,鮮血四濺。敢情他性情剛烈,無法忍受斷指失明之辱,趁着云殊轉身詢問之際,揮掌自碎顱骨,立斃當場。眾人見此情形,俱都驚得呆了。

  云殊一愣,抱住父親,失聲痛哭。靳飛伸手按在他肩頭,淚流滿面,想要安慰几句,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方瀾穴道已解,站起身來,臉色鐵青,忽地一揚眉,大步走上,一把拉起云殊,厲聲道:“哭什么,哭得死蕭千絕么?”又瞪了靳飛一眼,“你也是,從今以后,你便是一派宗主,當臥薪嘗膽,苦練武功,為你師父報仇才是!”他素來詼諧,此時疾言厲色,竟也威勢逼人。靳飛一呆,咬牙拭去淚水,道:“前輩教訓得是!”云殊雙拳捏得格格作響,繼而又落淚道:“爹爹都勝不了那個大魔頭,我們又怎么勝得了他?”他這么一說,靳飛也覺泄氣。

  方瀾冷笑道:“哪也未必,老雕兒爪功縱然凌厲,但還稱不得當世絕頂兒的高手。”云、靳二人一聽,均有不服之意,但轉念想到蕭千絕的武功,面色一黯,各各默然。方瀾瞧出他們的心思,說道:“你們別要不服,老頭子說得可是實話,你們聽說過‘凌空一羽,萬古云霄’這句話么?”靳飛對武林掌故知之甚詳,聞言道:“方前輩,你說得莫不是窮儒公羊羽?聽說此人武功極高,但性子古怪,難以親近……”

  方瀾頷首道:“說起來,公羊羽脾性雖怪了些,卻是蕭老怪的前世的冤家,今生的敵手,若聽說蕭千絕出山,此人勢必按捺不住,尋着他,或許有些法子……”靳飛微一皺眉,但覺此事太過虛妄,莫說公羊羽行蹤飄忽。即便尋着他,又能如何,師父大仇假手他人,也只顯得神鷹門弟子無能。正胡思亂想,忽聽云殊在喃喃道:“鳳翔先生,鳳翔先生……”語聲微微發顫。靳飛瞧他呆然絮語,生怕他悲慟得傻了,嘆道:“云師弟,還是節哀為好……”不料云殊一言不發,忽地轉身,一瘸一跛奔到一匹馬前,翻身上去,向北疾馳而去。方瀾、靳飛見狀齊聲叫道:“云殊,你上哪里去?”云殊頭也不回,只是打馬狂奔,頃刻間去得遠了。

第4章 血濺梵天
返回 《昆侖1:天機卷》[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