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昆侖1:天機卷》[繁]
第13章 勝者為王

第14章 舍身飼虎

  驀然間,波斯水鐘嗡然長鳴,已至酉時。梁蕭聽得鐘聲,神志一清,長吸一口氣,搖晃着掙扎起來。明三秋見狀也想掙起,但稍一動彈,便覺內腑有如刀割,疼痛難禁,唯有眼睜睜瞧着梁蕭一分一寸站了起來。

  梁蕭當先掙起,心中狂喜,豈料還未站直,便覺腳酸腿軟,一個趔趄又向前撲。此時兩人一舉一動,無不牽動人心,梁蕭這一撲,驚得花慕容失聲嬌呼,瞧他總算踉蹌站定,方才松了口氣,心兒兀自突突亂跳:“這臭小鬼,嚇死人了。”

  花無媸見梁蕭站定,略一默然,走上一步,緩緩道:“恭喜足下,從今往后你便是天機宮主人!”眾人聞言俱是一驚,想到從今往后,便要聽這憊懶少年的號令,一時均感茫然。秦伯符更想:“我以前還要他當徒弟,現在他卻做了老子的上司,簡直豈有此理?”接着又想,“當年我打得他好苦,也不知道這小子會否徇私報復。”想着雙眉緊蹙,暗暗發起愁來,花慕容也忖道:“我以前常和這小子作對,這遭他做了宮主,不知要不要尋我茬兒。”一時芳心忐忑,好不氣悶。

  倒是花清淵眉宇間透着喜色,上前一步,向梁蕭作揖笑道:“梁蕭,哎喲,不不,梁大宮主,恭喜恭喜。”花曉霜聽到這話,方才確信梁蕭當真要做天機宮主,頓時心頭一迷,傻傻望他,合不攏嘴。

  梁蕭喘息初定,雙頰上方有一絲血色,聞言只微微一笑,道:“花大叔,你忒也笨了。”花清淵一愣,卻聽梁蕭揚聲道:“這個宮主我才不屑做!”此言一出,眾人聞言無不愕然。明歸不禁喝道:“豈有此理?你既然不屑這宮主之位,為何要出手搶奪?”梁蕭冷笑道:“說來明白得緊,我只想叫大伙兒瞧瞧,能者未必居之,勝者未必為王。”眾人均是一愣,只聽梁蕭揚聲道:“諸位,若當真來個‘能者居之,勝者為王’,這天機宮主豈不該由蕭千絕來做!”

  在梁蕭心中,蕭千絕天下無敵,而天機宮眾人卻與蕭千絕頗有過節,是以聽得這話,無不變了臉色。童鑄忍不住厲聲叫道:“蕭千絕大奸大惡,也配與我等相比?臭小子,你不做宮主便罷了,不要辱了我天機宮數百年清譽。”梁蕭道:“說得妙,蕭千絕是大奸大惡,這姓明的叔侄滿肚皮詭計,難道就是好人?換了是我,寧可要花清淵花大叔做宮主,與大家一團和氣,也勝過讓這姓明的騎在頭上拉屎。”

  除了几個主謀,眾人對梁蕭這番評語均有七八分認同;更覺與其讓梁蕭這外人做宮主,倒不如讓花清淵來做。霎時間,葉釗、楊路對視一眼,忽地雙雙站起,走到花清淵身前拜倒,齊聲道:“葉楊兩家隨清淵兄調遣。”秦伯符也拜道:“天機別府三百壯士,聽君一言。”

  花清淵慌忙扶起三人,窘然道:“哪里話……這,這……”情急間,已是語無倫次。天機宮年輕一輩多與花清淵友善,先時只因父命難違,此時輿情有變,童鑄之子童放當先出列,沉聲道:“爹爹,當今外夷強盛,漢室暗弱,我天機宮既以守護典籍為任,正當隱世不出,若得花兄這等恬淡沖虛之人領袖,卻是咱們的福氣。”修谷長子修天賜也道:“不錯,前代恩怨早已過去。若以人品而論,當推花兄為首。”左元之子早夭,其孫左恨弱見勢上前一步,向花清淵一揖到地,卻不作聲。眾人心中暗許,一時不分姓氏,紛紛拜倒。

  左、童、修三老沒料到后人們都擺出如此陣仗,一時間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心中好生忐忑。明歸之子明三疊對父親背地里器重堂兄,傳授衣缽甚為不滿,見狀步出,向明歸拱手道:“父親,大勢已去,清淵兄量大如海,現今回頭,還有轉圜余地。”

  花清淵無心權位,見眾人突然都來推舉自己,又是意外,又覺焦急,忙要聲辯,忽見花無媸目中精光投來,只得囁嚅數下,將拒絕咽了回去。

  花無媸微微一笑,道:“既然梁蕭有此美意,老身就此謝過了。”方要施禮,梁蕭卻閃身讓過,冷冷道:“不敢當,我幫的是曉霜,不是幫你!”花無媸猜他識破“天機十算”之局,彼此再無轉圜余地。但她城府極深,仍是笑道:“那是那是,但我祖孫同心,謝還是要謝的。”梁蕭兩眼望天,只是冷笑。

  花無媸神色一緩,忽地轉身,望着明歸,笑道:“老身作主,若明兄迷途知返,此事就此作罷。”明歸長嘆一聲,頹然道:“老夫機關算盡,終究敵不過天意。罷了,三疊,你過來。”明三疊不知何事,心中忐忑,躑躅上前。明歸挽住他手,將自表身份的“黃鶴玉佩”交給他道:“如今我便將‘黃鶴’之位傳給你,日后明家上下盡皆聽你節制。”眾人見明歸竟要讓出八鶴之位,均感詫異。明三疊先是一愣,繼而大喜,正要謙讓几句,忽覺脈門一緊,竟被明歸扣住。

  明歸一招制住兒子,更不遲疑,喝一聲:“去。”手臂一掄,明三疊當空掃向花無媸。花無媸縱是防范嚴密,也沒料到明歸會拿兒子當兵刃,若是抵擋,明三疊非死即傷,不得已向后躍開。明歸將兒子在半空中掄了個半圓,所到之處,眾人無不退讓。花無媸正欲搶上,卻聽明歸厲聲喝道:“接着。”忽將明三疊向她擲來,這一擲若泰山壓頂,花無媸不得已,停身揮掌,以柔勁卸開,但仍未能全然消去。明三疊被摔得頭破血流,昏死過去。

  明歸身形一晃,欺到凌霜君面前,敢情他用親生兒子開路,本意卻直指凌霜君母子。這兩下甚是出奇,梁蕭算盡天下,也算不出明歸有這等怪招。凌霜君見狀揮掌斜斬,明歸手一翻,便向她脈門拿到。忽覺背后有細小暗器破空之聲,立時反袖一揮,掃落數枚金針,卻是吳常青情急發出。凌霜君趁明歸分神的當兒,挽着曉霜右臂斜躍而出,明歸飛身抓出,拿住花曉霜左臂。兩人各執一臂,齊齊用力,曉霜面顯痛苦之色,凌霜君心中大疼,無奈放手。

  明歸抓過曉霜,轉身擋在身前,花無媸正巧趕到,見狀只得停步,厲聲道:“你瘋了么?”明歸眼露凶光,嘿然道:“誰瘋了?哼,你說只要我迷途知返,此事就此作罷!呸,你當我白痴么?花無媸,你還在襁褓之中,我便認得你了,你的脾性,我會不知道?你嘴上說得越是好聽,心里越是在想最惡毒的法子。斬蛇斬頭,你或許會放過左老二、童老三他們,但絕對不會放過我明歸。你早就想好了法子,早晚要對付老夫。哼,老夫豈會在你手上受辱?”花無媸叱道:“胡說八道。只要未行傳位大禮,老身便是一宮之主,一言九鼎,自然算數!”明歸冷笑道:“你現在還是宮主,但大禮一過,你就不是宮主,到時候你以此為由,又可肆無忌憚,算計老夫。”花無媸被他說出心思,臉上一熱,忖道:“這老家伙如此狡猾,堪稱老身的敵手,難為他隱忍如此之久。”

  明歸手上使勁,雙眼一瞪眾人,厲喝一聲:“全都閃開吧!”花曉霜手臂劇痛,但怕爹娘擔心,強自忍着,額上卻不禁大汗淋漓。左元等人也覺明歸做得過分。童鑄道:“明老大,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你拿兒子做兵器,那就罷了!但這女娃兒天生福薄,從小命若累卵,實在不該受此折磨。”修谷也道:“明老大,萬事好商量,放了這女孩兒,大伙兒從長計議!”左元卻是默不作聲,面如死灰,顯然今日一敗塗地,此老已然銳氣盡失了。

  明歸掃了三人一眼,冷笑道:“你們三個天生就沒出息。算上秋老四,葉老七,楊老八那三個死鬼。當年我們七個,哪個不想做天機宮的乘龍快婿,誰知卻被外人拔了頭籌。”花無媸神色一變,沉聲道:“姓明的,過去的事不用再提!”明歸冷笑道:“你怕了么?哼,老夫偏要說。那天晚上,這六個膿包喝醉了酒,在湖邊哭得跟娘兒們一樣!”左元三人見他提到這等隱秘之事,雙頰發燒,但事實確鑿,又不好駁他。

  明歸說到這里,臉上露出追憶神態,恨聲道:“老夫卻不會哭哭啼啼,便是難過也只藏在心里。我當時自忖今生斗不過那人,便決意將勝負之數留到下一代!哼,我斗不過老子,我兒子未必斗不過他兒子!”他看了昏厥在地的明三疊一眼,嘆道,“可惜我那婆娘生個兒子,卻是根不可雕琢的朽木,我只能將全部心思放在三秋身上!他雖不是我親生,卻是我嘔心瀝血,一手栽培的。”

  他說到這里,狂笑數聲,瞪着花無媸,道:“你說,若沒有這個節外生枝的小子,你斗得過我么?”花無媸這才知今日之變的來龍去脈,她默然半晌,道:“時過三十余年,沒想到你還是耿耿于懷。罷了,老身答應你,只要你放過霜兒,無論做不做宮主,我都不與你為難。”明三秋也撐起身子,啞聲道:“伯父,這女孩兒着實無辜,既然花無媸這么說了,你便放過她吧!”

  明歸微微冷笑道:“我才信不過這個女人。她年幼之時,為執掌天機宮,對我七人百般依賴。但一見到那人,就棄我等如敝屣。三秋啊三秋,你雖然才智不弱,心腸卻還不夠狠毒,終究難成大事。嘿,但也無關緊要,你不過是老夫的一枚棋子,雖沒坐上宮主之位,但打敗了花清淵,已遂了老夫的心願,對老夫再無用處!”明三秋聽到這里,只覺神志一陣恍惚:“原來他苦心教導我三十年,不過當我是一枚用過便棄的棋子。”他胸中一痛,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血水灑得滿地。

  明歸見狀,眉峰微顫,但一閃即逝,几乎無人察覺。花無媸見他如此刻薄寡恩,也覺心寒,忽地腦中電閃,脫口叫道:“我知道了,秋山并非自盡,而是死在你手里,是不是?”明歸一怔,哈哈笑道:“好個花無媸,你是怎么猜出來的?”此言一出,眾皆嘩然。童鑄等人均是露出茫然之色。

  花無媸心中慍怒至極,面上卻不動容,只冷冷道:“這些年來秋山對我表白也不是一次兩次。哼,他雖是天底下第一個痴情人,卻也是天底下第一個懦弱無能之人。我回絕他多次,他卻從未想過自殺。那天他來見我,雖然舉動無禮,被我喝退,但憑他的軟弱性子,恐怕還沒有自盡的膽子……”說到這里,花無媸嗓子微微一哽,秋山對她一片痴心,她并非全然無動于衷,只不過她性子堅毅,不肯當着眾人流露罷了。

  明歸點頭笑道:“說得好,秋山雖然軟弱無能,但若要挑起爭端,卻是一枚再妙不過的棋子。那天我告訴他,說親耳聽你說對他有意。那蠢材相思成狂,聞言豈有不信之理,于是歡天喜地便去尋你。哈,結果自然討不了好去。我知他每次受挫,勢必借酒澆愁,于是便搶先一步,在他酒中摻了一點兒鶴頂紅。嘿,然后么,我再將他的死因托在你身上。左元三個本就跟秋山同病相憐,一聽這話,哪還有不義憤填膺、替我出力的。”說罷他哈哈大笑,甚為得意。

  這番話尚未說完,靈台上已是群情激憤,如浪如潮。童鑄更是愧怒交集,驀地胸口劇痛,哇地吐出一口血來。

  明歸任憑眾人叫罵,冷笑數聲,手挾曉霜向前便走。眾人投鼠忌器,無人敢去攔他。凌霜君心如刀絞,失聲大哭。吳常青怒道:“明歸,霜兒身患重病,隨時有性命之憂,她有三長兩短,老夫……老夫將你碎尸萬段。”明歸一聲冷笑,昂然向前。

  這時間,梁蕭忽地拾起寶劍,踏上一步。明歸面色一沉,森然道:“臭小子,你要做什么?”梁蕭將劍在腰間一插,大步上前。他方才擊敗明三秋,余威猶在。明歸不自禁倒退半步,扣住曉霜后頸,厲笑道:“你再上前一步,大伙兒便來個玉石俱焚。”花清淵急道:“梁蕭,不可魯莽。”

  梁蕭聞聲止步,目中停在花曉霜臉上。花曉霜也瞧着他,大眼中淚光閃動。兩人對視須臾,梁蕭雙眉一挑,含笑道:“明老兒,我跟你做筆買賣!”明歸冷道:“什么買賣?”梁蕭道:“你放了曉霜!我來做你的人質!”此言一出,眾皆愕然。明歸不信天下有這等便宜事,只道梁蕭使詐,雙眉向下一耷,嘿聲道:“小家伙,你在老夫面前搞鬼?哼,還早了十年!”梁蕭哈哈一笑,忽地揮掌拍中胸口,鮮血頓時奪口而出,浸透衣襟。

  人群中響起數聲驚呼,曉霜失聲叫道:“蕭哥哥,你……你干什么?”梁蕭忍痛一笑,澀聲道:“明老兒,曉霜時刻有性命之憂,如果突然發病,你挾持一個死人也沒用處。我如今身受重傷,便有什么詭計武功,也使不出來,大可隨你擺布。”眾人聽得盡皆呆了。花曉霜淚水在眼中滾動數下,倏地奪眶而出,順着雪白的雙頰滑落。

  花清淵心中焦急,高叫道:“梁蕭,勿要逞強,快快回來。”忽地上前兩步,一把抓出,要拉梁蕭回去,但梁蕭步法展動,花清淵一抓落空。花清淵眼看梁蕭逼近明歸,不由心急如焚。卻又不敢再動。

  明歸瞧得清楚,梁蕭這一掌確是重手法,必然已受重傷,一時轉了几個念頭,獰笑道:“好!”探手便拿他脈門。梁蕭卻縮手退了一步,朗聲道:“且慢!你若拿了我,卻又不放曉霜,怎么是好?”明歸心道:“這小子倒是謹慎。”便一點頭,笑道,“好,老夫對天發誓,以一換一,決不抵賴,違者天誅地滅,死于刀槍亂箭之下。”梁蕭方一點頭,道:“如此最好!”說着邁步向前,三人此時相距極近,眾人插手不及,唯有屏息旁觀,花曉霜淚流滿面,連聲道:“別來……別來……”

  明歸一伸手,抓過梁蕭,忽地哈哈笑道:“老夫發誓,你也相信么?”

  一時眾皆嘩然。秦伯符厲聲道:“明歸,你再是豬狗不如,也不至于欺騙十多歲的少年吧!”他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明歸毫不在意,花無媸卻老臉一熱,斜睨了他一眼。其他人都感憤怒,紛紛叫罵。

  明歸兩個人質在握,心中鎮定,忽地哈哈笑道:“小子,你如此幫這個病丫頭,莫非是喜歡她么?嘿,看不出你小小年紀,卻如靈鶴秋山一般,是個情種!”梁蕭搖頭道:“我只知曉霜真心待我好,我也自然真心待她。”他這番話字字發自肺腑,說得甚是懇切。花曉霜呆呆瞧着梁蕭,便如痴了一般。

  花清淵縱然性情平和,此時也不由怒血上沖,漲紅了臉,失聲喝道:“明歸,你發誓不算,不怕天誅地滅?”明歸笑道:“天地算個屁?小畜生你只管罵,兩個人質遠比一個穩妥,待會兒我弄死一個,還有一個呢。”說着哈哈一笑,抓起二小,大步流星,走下靈台。

  花清淵眼見明歸進入“兩儀幻塵陣”,一時束手無策,急道:“怎么辦,怎么辦?”他團團亂轉,便似熱鍋上的螞蟻。花無媸不禁叱道:“胡鬧,你已是一宮之主,怎可臨危自亂?”轉身喝令眾人,“立即開啟宮內樞紐,逆轉兩儀幻塵陣。”

  花清淵聽得一愣,失聲道:“若是這樣,蕭兒與曉霜豈不危殆。”花無媸嘆道:“如今只有賭一次了。明歸一時不能逃離天機宮,便一時不會傷害兩個孩子。若讓他脫身,才是危險至極。倘若三人皆陷在陣中,時候一長,以梁蕭的智巧,說不定會有一線生機。”花清淵但覺有理,忙去開啟機關。

  明歸在石陣中行走多年,早已慣熟,此時急欲脫身,更是行走如風。走了約摸二里路程,忽覺不對,舉目四顧,發現石陣已被逆轉,不由得失聲喝道:“花無媸這臭婆娘,安敢如此?”他深知天機宮之中,唯有花無媸能用出這等險招,情急之下,風度盡失,賤人婊子一通亂罵,花曉霜聽得難受,伸手捂住雙耳。

  明歸罵了一陣,忽又沉靜下來,瞧了梁蕭一眼,冷笑道:“小娃兒你莫想乘機弄鬼?”他反手將曉霜點了穴道,擱置一旁,左手卻仍抓着梁蕭,右手折了一根樹枝,在地上演算陣法。

  石陣雖然忽正忽逆,變化不窮,但陣中石像樣貌卻未曾有變,是以高明算家仍可通過一尊石像,推演陣法全貌。明歸此時身陷“刺客境”,心急如焚,便定睛瞧着一尊“豫讓潛廁”的塑像,用心推算。豫讓是春秋時晉國人,為替主人智伯報仇,潛伏在茅廁中刺殺趙襄子,卻事敗被擒。但趙襄子也是氣度特大的人物,認為豫讓忠于故主,慨然將其釋放。后來豫讓又兩次刺殺趙襄子,俱都失手,最后一次被兵馬圍住,昂然不屈,挺劍自殺。而在這“刺客境”中,盡是這等仁義刺客的塑像,個個蓄勢待發,氣勢凌厲。

  明歸一手推算,一手卻緊扣梁蕭后心。要知道,明三秋是他自幼培植,卻被梁蕭擊敗,是以明歸心底對這少年頗為忌憚,非得抓在手中,才能放心。梁蕭看了花曉霜一眼,見她雙眼含淚,定定望着自己,眉宇間不勝悽惶。梁蕭便對她微微一笑。花曉霜見他笑容灑脫,心中一暖,釋然許多。

  明歸抬眼瞧見,冷笑道:“你兩個小娃兒若要眉來眼去,現今可不是時候。”二人倍感羞赧,各各低下頭去。明歸冷笑一聲,低頭又算一陣,忽聽梁蕭道:“算錯了。”明歸脫口罵道:“放屁。”但轉念又想:“這小子算學無匹,或許當真錯了。”想着倒回重算,果然忙里出錯,算錯兩步,一時驚疑不定,陰陰笑道:“小娃兒,你一意指點我,不怕我出了石陣,第一個宰你出氣么?”梁蕭笑道:“左右是死,死前挑挑你的刺,也是一件快事。”

  明歸心中狐疑,盯着他瞧了半晌,卻瞧不出什么名堂。但他算出所處方位,終是大覺快慰,長笑一聲,方欲起身,忽覺梁蕭手臂突起,肘擊自家腰間。明歸本當他身受重傷,全無氣力,渾沒料到當此之時,梁蕭還有掙扎之能,不由心頭驚怒,疾扣梁蕭背心要穴。正當此時,他忽覺背脊一寒,一股凌厲殺氣洶涌而來。

  明歸心中“咯噔”一下:“糟糕,有埋伏。”急欲轉身,梁蕭趁機發力,大喝一聲,從明歸掌心掙了出去。

  明歸一個分神,竟被梁蕭脫出掌握,心中大為惱怒,但那身后殺氣十分濃烈,不容他不回身抵擋。哪知轉身一瞧,身后卻是鬼影也無,只有一尊石像緩緩移至,屈膝捧魚,卻是一尊專諸塑像。專諸乃是春秋時吳國的大刺客,曾將魚腸短劍藏于四腮鱸魚之中,刺殺吳王僚。這尊塑像托槃蹲身,短劍欲出,氣勢凌厲詭異。

  明歸瞧得驚疑不定:“難不成老夫緊張太過,生出了幻覺。”他急急轉身,卻見梁蕭抱着曉霜縱躍如飛,靠近燕國刺客高漸離的石像,不禁怒火陡生,大喝道:“臭小子,逃得了么?”

  他縱身躍出,疾步追趕。梁蕭懷抱一人,身法稍慢,便覺背后風響,明歸已然趕近,一時避無可避,轉身使招“舞陽奮戟”,虛晃一槍。明歸見梁蕭招式精猛,心有忌憚,身形一緩。梁蕭趁機退到高漸離石像之后,明歸又喝一聲,撲到石像后,正瞧見梁蕭背脊,當即一爪插落。誰想這記“飛鴻爪”尚未使足,便有一股殺氣撲面而來,森寒刺骨,激得明歸汗毛陡豎,忙不迭止住去勢,拼力后躍。只此耽擱,他這一爪威力大減,獨有中指划過曉霜右腿,帶起一溜兒血花。

  明歸倒退兩步,心頭兀自突突直跳,厲聲叫道:“何方高人,鬼鬼祟祟算什么本事?”久不聞人答話,他轉過石像,四顧凝思,卻沒瞧見有人,唯有一尊石像,左手展圖,右手持匕,側目顧視,正是荊柯刺秦、圖窮匕見的模樣。那荊柯雕像如生,雙眸凌厲,猶如搏兔之鷹。明歸和它四目相交,雖明知是尊死物,也不覺心頭生寒。他連遇怪事,納悶至極,轉眼一瞧,卻見梁蕭挾着花曉霜,飛也似轉到一尊石像后面。明歸快步搶上,卻見石后空曠,早已不見那二人的影子。

  梁蕭背着花曉霜奔出三百來步,忽地支撐不住,栽倒在地,吐出兩口鮮血。花曉霜支撐着從他背上滾下來,急道:“蕭哥哥,你傷得重么?”話未說完,眼淚先滾了出來。梁蕭喘笑道:“不礙事。”伸手入懷,摸出一方硯台,道,“你看,我那一掌,都打在這硯台上啦。”花曉霜頓時又驚又喜。

  那塊丹硯早已龜裂,此時被梁蕭一握,頓然四分五裂。梁蕭心中暗嘆:“可惜,我為取信明老兒,出手忒重了些。”原來,梁蕭趁着眾人說話之機,將算題時用的丹硯潑去墨汁,塞進衣內,而后引掌自殘,故意被明歸擒住,好與之同行,伺機救出曉霜。但明歸年老成精,騙過此人談何容易,是以梁蕭那一掌落得極重,以致擊碎硯台,傷及內腑。這招苦肉計委實至險至危,倘若明歸一時性起,當場將他擊斃,或是途中點他穴道,梁蕭都是徒喚奈何。天幸明歸過于謹慎,始終用手將他扣着,給了梁蕭可趁之機。

  一路上,梁蕭不動聲色,心中卻不斷謀划。待到進入刺客境,眼看明歸算錯步數,便假意替他糾正,讓這老狐狸放寬心思,再瞧得專諸石像迫近明歸身后,便借機使出一招“朱亥揮椎”。而依照石陣方位,這招“朱亥揮錘”之后,正是那招“專諸獻鱸”。

  梁蕭被明歸扣住后心,使出“朱亥揮錘”,原本再難變招,但他時機把握極巧,這一招方才出手,那尊專諸石像便已移至,呼應前招,代他使出那招“專諸獻鱸”來。明歸乃是武學高手,心靈敏銳大異常人,當此逃亡之時,更如驚弓之鳥,步步提防。石像出招,殺氣自生,明歸一分心,竟被梁蕭逃出手底。

  其后,梁蕭見明歸追上,不得已故伎重施,使出一招“舞陽奮戟”。“舞陽奮戟”、“漸離擊筑”、“圖窮匕見”本是三招連環,一氣呵成。梁蕭使過“舞陽奮戟”,便退到高漸離石像后方,石陣運轉無時無休,高漸離、荊柯兩尊石像向前移動,恰好代他變出其后兩招。雖是石像,但憑這兩大豪士縱橫古今的奇氣英風,仍將明歸唬得倒退不迭。想當年,花流水設下八百石像,本意是傳承武學,萬沒想到數百年后,他的隔世傳人竟會妙想天開,以此石像之威,震驚強敵。

  明歸不知石像奧妙,是以想破腦袋,也想不通眼前怪事,眼望着梁蕭逃走,驚駭之情倒是勝過懊喪之意了。

  梁蕭喘息已定,一低頭,忽見花曉霜褲腳溼透,心中一驚,捧過看時,只見她小腿上竟有一條又深又長的口子,血流不止。花曉霜先時驚惶太甚,竟沒覺出疼痛,此時定眼瞧見,方覺疼痛難禁,忍不住低聲呻吟。梁蕭伸手將她血脈封住,撕下衣衫裹扎。驀地,他身子一震,回頭一瞧,頓時瞠目結舌,定定地說不出話來。

  花曉霜見梁蕭神情古怪,循他目光看見,只見來路上血跡點點,殷紅醒目。花曉霜倏地俏臉煞白。一時間,兩人四目相對,似都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花曉霜心知明歸狡詐,決不會漏掉這個線索,光陰流逝一分,危機便迫近一程,略一沉吟,毅然抬頭道:“蕭哥哥,你先走,就留我在這里好了,明歸爺爺還要用我脅迫爹爹,一定不會害我的。”她雖力持平靜,心內卻是苦澀難言,話未說完,眸中已泛起蒙蒙淚光,若非怕梁蕭擔心,早已撲入他懷中,大哭起來,

  梁蕭心念數轉,瞬間已有決斷,頷首道:“也好!”曉霜雖有舍己之心,可深心里依然盼着梁蕭突出奇計,再攜自己脫險,但料不到梁蕭答得如此爽脆,一怔之間,忽覺神封穴一麻,身子無法動彈。花曉霜大吃一驚,欲要詢問,可一口氣堵在喉間,怎也吐不出來。

  梁蕭脫掉花曉霜外衣,撿起一根枯樹枝,將外衣覆在上面。花曉霜恍然有悟,欲要喊叫,卻出不得聲,欲要阻攔,一根指頭也抬不起來。梁蕭深深看她一眼,蹲下身,笑道:“乖乖地呆在這兒,穴道片刻就解啦!”忽見花曉霜臉上淚水縱橫滑落,也不覺眼眶酸熱,強笑道:“曉霜,你答應我一件事好么?”

  花曉霜的淚水早已迷糊了雙眼,几乎看不清梁蕭的形影,只是心中明白,此地一別,或許便成永訣,一時間,真恨不得死了才好。隱約間,只聽梁蕭在自己耳邊低聲道:“不論如何,你都要好好愛惜身子,將來有空閑,我還來天機宮看你。”花曉霜每聽到一個字,心都被撕裂一分,那般痛苦生平未有。只聽梁蕭又吃吃笑道:“不信么,來。”說着伸出小指,與花曉霜小指拉鉤:“金鉤銀鉤,說話不算是小狗。”花曉霜聽到此處,早已淚落如雨,但胸中枉自百轉千回,卻吐不出一個字來。

  (《昆侖1:天機卷》完)

返回 《昆侖1:天機卷》[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