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昆侖3:破城卷》[繁]
第1章 萬物歸藏

第2章 白梅含香

  梁蕭一氣奔出老遠,坐在一塊石頭上,心道:“那小啞巴分明是嫉妒我,怕我學了劍法,打她個落花流水。呸,不陪我練劍,誰稀罕么?大丈夫貴在自立,我梁蕭堂堂男兒,一個人也能練成劍法!”想到這兒,心緒稍平,望着前方路徑,曲折幽深,直通山頂,不由動念道:“山頂上必然人煙稀少,我先上去練好劍法,再找小啞巴比劍,殺她個落花流水。”想着展開輕功,一路攀上。不到兩個時辰,便已接近東峰,遙見一座八角小亭擱在一塊岩石之上,亭角伸出懸崖,狀若飛鷹,亭旁有一塊石碑,大書“弈棋亭”三字,字旁有注:“宋太祖輸華山處”。

  梁蕭少時聽父親說過。宋太祖趙匡胤沒做皇帝時,曾在此地遇上道士陳摶。陳摶未卜先知,心知這紅臉小子來日貴不可言,便拉他下棋,并以華山為賭注,說好趙匡胤若輸了,等來日做了皇帝,就免去華山賦稅。趙匡胤連輸數槃,于是輸了華山。

  梁蕭想着當日趙匡胤輸了棋的倒霉模樣,暗覺好笑。走入亭中,見有石桌一方,上刻縱橫棋槃,兩角各有棋子一盅,槃上也擺放黑白棋子,似為一局未完殘局,不由忖道:“此地似有人來,但棋子怎也不收拾干淨?”他不通棋道,但見黑棋白子左右相圍,似乎斗得激烈,但激烈在何處他卻道不上來。

  正當此時,梁蕭忽覺背后有人注視,不禁回頭喝道:“誰?”卻見身后空曠,寥無人跡,尋思道:“是我疑心生暗鬼么?嗯,上山徒耗時光,這里地勢平坦,又沒人看,正好練劍。”當下也不在意,取出寶劍縱躍刺擊,練起“乾劍道”來。練了一陣,轉身之際,忽覺頸后微微溼熱,似有人獸呼吸,梁蕭汗毛陡豎,回手撈出,哪知手掌過處,竟是空空如也。

  梁蕭大吃一驚,略一沉思,忽地掉過身子,背朝東方,此時午時未到,陽光自東向西照來,頓將他的身影投在地上。梁蕭低頭細看,只見地上除了自家影子,還有一條人影,儒巾長衫,身形頎長。梁蕭心頭劇震,厲叫道:“誰?”那人見他看出端倪,哈哈笑道:“我乃罔兩也。”“罔兩”一語出自《莊子齊物》,指的是影外之影,即是影子的影子。梁蕭不知這兩字的意思,脫口罵道:“什么王娘?我還是李爹呢!”他惱那人戲弄,趁機出口占他便宜。

  那人大覺氣惱,罵道:“渾小子不學無朮,胡亂罵人!”伸手一擊,打中梁蕭屁股。梁蕭臀上如被火燒,頓時暴跳如雷,覷着人影方位,反手一劍拍去,不料那人吃吃一笑,人隨劍走,仍不離梁蕭身后。梁蕭左右開弓,劍刺手抓,卻好像狗兒咬尾巴,哪里夠得着。驚怒之余,翻滾后刺,凌空飛劈,諸般法子使過,屁也沒摸着半個,每每站定,卻又聽見那人吃吃發笑。

  如此一來,梁蕭怒意漸去,大是駭然:“這人身法邪乎,人力不及,莫非他本就不是人,而是山精木魅?”想到這里,脊梁上躥起一股子寒意,几乎想要拔腿就逃,但轉念一想,若連對手面目也沒看見,豈非太過無能。

  他眼珠一轉,忽地縱出數丈,站在弈棋亭后岩石邊緣,背對懸崖,心道:“后面便是千丈懸崖,瞧你怎么立足?”一念未絕,忽聽那人吃吃笑道:“這招也不管用!”梁蕭大駭:“哎喲,莫非他真是鬼魅,我大白日見鬼了么?咦,別忙,莫非我尚未退盡,后面還有余地?”他心知若然轉身觀看,那人定又轉到身后,當下也不轉身,反手佯刺一劍,吸引對方眼神,然后大大后退一步,如此一來,對方若為人類,勢必立身不住,翻到梁蕭前方,露出本來面目,若不閃避,必被擠下崖去。

  哪知右足跨出,竟然一腳踏空,梁蕭心頭咯噔一下,大叫不好,左足欲要穩住,卻不料石上生苔,滑膩異常,頓時站立不住,向崖下翻落,心中大叫:“哎呀,老子只顧跟這鬼東西斗氣,枉送了性命……”念頭尚未轉完,手腕忽被人一把扣住,將他落勢剎住,弔在半空。梁蕭驚魂未定,舉目一瞧,只見一個儒生沖他微笑。那儒生年約三旬,須發蓬亂,五官清癯,一雙眸子湛然若神,左手攥着梁蕭胳膊,右手卻攀着上方岩石,五指陷入蒼苔,便似生澆鐵鑄一般。

  梁蕭瞧得他是人類,心中稍安,想到戲弄之事,又覺氣惱,正想叫罵几聲,不料下方一陣山風涌起,山高風大,梁蕭頓如秋千般蕩了起來。霎時間,他的心提到喉間,戰戰地說不出話來。卻聽那儒生哈哈一笑,手臂順風一振,大喝道:“去吧。”梁蕭耳邊風響,已如騰云駕霧般翻上崖頂,猶未落地,頭頂風聲陡疾,那邋遢儒生后發先至,翻身飄落。梁蕭又是氣惱,又是駭服:“這人好生厲害,卻是何方神聖?”

  儒生打量他一眼,笑道:“渾小子,賭氣也不是這樣賭的,若是落下去,只怕摔得連罔兩……哈哈,連影子也沒有啦。”梁蕭怒道:“你還有臉說我,都怪你裝神弄鬼,我沒招惹你,你干嗎作弄人?”儒生笑道:“我在這里下棋,誰叫你來擾我?”梁蕭啐道:“你一個人下個鬼棋?再說我上山時又沒見你。”儒生兩眼一翻,冷笑道:“我就愛一個人下棋,怎么啦?你上山時腳步震山響,擾人清靜,害我忘了下一步如何走法!我不作弄你,還有天理嗎?”

  梁蕭不通棋道,聽他說得一本正經,一時竟被唬住,尋思道:“擾人下棋終究不對。”便道:“好,我不擾你下棋了,我上山頂去。”儒生道:“那也不成。華山一條路,你等會兒下山,我若正想到緊要處,豈不又被你打擾了。”梁蕭怒火陡起,但想終是自己不對,忍氣道:“那我下山好了。”儒生冷笑道:“好啊,你害我忘了棋路,就想溜回家去?”梁蕭一怔,心道:“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這鬼書生要我怎樣才甘心?”

  儒生瞧出他的心思,笑道:“這樣好了,你乖乖呆在這里,一動也不許動,待我想起棋路,才許離開。記住不能亂動,若有聲響,又會擾了我的思緒,害得我從頭想起。”梁蕭怒道:“這叫什么話?你十天想不起來,我豈不要等你十天;一輩子想不起,我豈不要等你一輩子。”

  儒生笑道:“說得正是!莫非你不肯答應?”梁蕭氣道:“那是當然。”儒生道:“如此說來,我只有用強了。”他作勢動手,梁蕭疾退兩步,手捏劍訣,凝神以待,生怕被他逼着一動不動,站個三天三夜。

  儒生目不轉睛,瞧他半晌,忽地一手叉腰,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滿臉胡須抖個不停。梁蕭詫道:“你笑什么?”儒生也不理他,前俯后仰,只是狂笑,笑到極處,一手按腰,一手指着梁蕭道:“哈哈,真笨,哈哈,真笨,哈哈……”梁蕭怒道:“我怎么笨了?”儒生笑道:“我胡說八道你也信么,天下哪有這種荒唐事,哈哈,笨蛋,哈哈,大笨蛋,哈哈,高興,哈哈,真高興……”

  梁蕭當真哭笑不得,搔着頭想:“我也真笨,這些渾話一拆就穿,我卻當真了!哼,這壞書生,從頭到尾都在作弄人么?”那儒生好似一輩子也沒笑過,仰天俯地,狂笑不已。忽然間,他抓起石桌上的圍棋子,一邊大笑,一邊脫手扔出,只聽哧哧聲不絕于耳,那些棋子俱都打在壁上,嵌入一寸來深,梁蕭瞧得兩眼瞪圓,駭然不已。

  儒生扔罷棋子,忽又暴怒起來,狠狠瞪着梁蕭,厲聲道:“你以為我願意一個人下棋么,你以為我願意一個人下棋么……”他雙眼神光暴射,猶如長槍大戟,似要將人刺穿。梁蕭不自禁倒退半步,攥緊寶劍,胸口窒悶,竟似氣也喘不過來。忽見那儒生目光一暗,又柔和起來,終于嘆了口氣,對梁蕭招手道:“小娃兒,你過來。”梁蕭心神稍定,呸了一聲,道:“你叫我小娃兒,你才多大。”儒生笑道:“你瞧我面嫩么?嘿,論到年紀,我做你老子的老子也差不多了。”梁蕭道:“你又想作弄人么?”儒生素性懶散,也不多加解釋,哂道:“不信拉倒,我且問你,你方才練的劍法,誰教你的?”梁蕭道:“是了情道長教的。”儒生一怔,嘿然道:“了情?嘿嘿,了情!”

  梁蕭瞧他神色古怪,奇道:“你認得她?”儒生搖頭道:“不認得,你這路劍法我卻認得。”梁蕭一驚,又聽儒生道:“小家伙,你再從頭到尾,使給我瞧瞧。”梁蕭冷笑道:“你想得美。我這歸藏劍是天下第一的劍法,怎么能給你看到?哼,原來你鬼鬼祟祟,就是想偷看我的劍法?幸虧我發現得早,几乎就被你得逞了。”儒生大皺眉頭,罵道:“臭小子胡吹大氣。”身形一晃,憑空掠出兩丈有余,足尖在山壁凸石一撐,倏忽又拔起三丈,信手折下一枝白梅,大袖振動,悠悠飄落于地上。這份輕功一露,梁蕭不禁目瞪口呆。

  儒生嘿然道:“你說歸藏劍天下第一么?哼,我用這枝梅花與你交手,你若能將枝上的花兒擊落一瓣,就算你贏。”此時雖是深秋,但山高風寒,梅花已然結出細小花蕾,花蕾吸透了露水,瑩潤潤十分光艷。

  梁蕭被他如此小覷,心頭大怒,朗聲道:“好,可是你說的。”劍光一寒,陡然刺出,儒生手中白梅也跟着拂出。劍梅交錯,蓓蕾雖被劍風激得簌簌發抖,但儒生手腕疾轉,那梅枝自梁蕭腕上拂過。花蕾雖說柔嫩,但經儒生雄渾內勁透入,仍叫他脈門酥麻。梁蕭反手疾削,那梅枝卻遠引開去,又自左方拂來,在梁蕭面頰上留下一片露水。幸得是花骨朵兒,若是寶劍,梁蕭的腦袋就此搬家。他心驚萬分,慌忙揮劍護身。

  如此進進退退拆了五十來招。梁蕭使盡全力,也未將蓓蕾擊落半朵,反被儒生趁時抵隙,屢屢戲弄。又斗數招,那白梅忽地一斜,繞到梁蕭身后,在他頸窩里撓了一下,梁蕭又麻又癢,咯咯笑出聲來。這一笑之間,他心念電閃:“哎喲,方才這一劍,若我以‘秋高云淡勢’向左虛應,以‘上窮碧落勢’揮劍北指,窮酸是萬萬轉不到我身后啦;然后以‘八面轉斗勢’防身,以‘萬古一羽勢’反擊,哪有不勝的道理。梁蕭你這蠢材,怎就想不到?”

  他追憶前面招數,陡然開竅,明白了許多“乾劍道”的妙諦,興致一起,惱意漸消,心神盡被那枝千奇百變的白梅花吸住,只忖度如何虛招誘敵,如何實招進擊,如何奇正互生、虛實相應,又如何攻中帶守、防其偷襲。心手相應,漸漸生出一些奇特變化來。

  又斗數招,那儒生忽地足不抬,手不動,倒退兩丈,梁蕭一劍落空,正欲追擊,卻聽他笑嘻嘻道:“什么歸藏劍,狗屁不通,狗屁不通。嘿嘿,窮酸肚皮餓啦,吃飯去,吃飯去!你若不服,明天再來。”他哈哈一笑,將梅花一扔,趿着一雙破鞋,嗒嗒轉過山梁,徑自去了。

  梁蕭正斗在興頭上,對手卻說不打就不打,一拍屁股走人,握着寶劍,羞怒至極:“了情道長教的劍法很好,只是我習練未精。哼,這廝小覷歸藏劍,我偏要用這路劍法打敗他不可。”他坐在亭中,將方才悟出的妙處回想一遍,又比划半晌,忽覺肚中咕咕作響,這才返回玄音觀用飯。

  到得觀外,見啞兒正在看書,瞧他回來,小嘴一撅,也不理睬。梁蕭心中氣惱,裝作不見,徑自入觀。阿雪下山買了菜蔬,整治了一桌素席,見梁蕭回來,甚是歡喜,擺好桌子,張羅開飯。了情不好奢華,眼見菜肴甚多,便道:“阿雪啊,弄這么多,怎吃得完呀?”梁蕭笑道:“不多不多,道長你看我吃。”他跟儒生苦斗半日,消耗極大,一時便如風卷殘云,把飯菜掃去大半。阿雪見他吃得高興,心里甜滋滋的,不時給他夾菜添飯。啞兒口不能言,心中卻暗罵梁蕭飯桶。

  用過飯已是傍晚,梁蕭走到懸崖邊,遙望山下稀落燈火,想起白日里與儒生交手的情形,心潮起伏,當下掣劍出鞘,又練了起來。使了數十招,忽聽了情喜滋滋地道:“梁蕭啊,你竟然明白了這么多。”梁蕭轉身笑道:“了情道長好。”了情搖頭嘆道:“你這孩子真不能以常理揣度。既然如此,貧道也不能慢騰騰的。來,坐這里來。”她挑了塊大石,坐在上面,梁蕭也跟着坐上。

  了情嘴說手比,在凜冽山風中,傳授心法口訣。梁蕭凝神傾聽,與白日斗劍情形兩相對照,多有領悟,一時眉飛色舞,喜不自禁。二人坐在崖邊,一教一學,直說到明月中天,了情方才催促梁蕭回去睡覺。

  梁蕭休憩一夜,次日用過早飯,又到弈棋亭旁。那儒生早在亭中相候,見他來到也不多說,笑嘻嘻折下一枝梅花,便與他拆招。梁蕭得了情傳授劍理,心法雖有精進,但那儒生卻太過厲害,拆了數百招,梁蕭仍未及削落梅花,儒生又借口吃飯,撒手去了。

  梁蕭氣惱萬分,心忖再拆數招,便能削落梅花,但儒生要走,卻又拿他沒法。轉念再想,今日又領悟不少精義,當下又覺歡喜,拿起長劍,一招一式,細細揣摩起來。

  夜里梁蕭返回觀中,了情見他精進神速,驚喜之余暗生疑竇,便問他白日去了哪里。梁蕭大是羞慚,尋思道:“我勝不了那儒生,有辱歸藏劍威名,又怎能和了情道長交代?”于是只說是覓地練劍。了情渾沒料到這少年的爭勝之心,也不再問,繼續傳他心法。

  到得次日,梁蕭又與儒生斗劍,但他每強一分,那儒生也強一分,總不讓他打落梅花。斗到午時,梁蕭又怏怏而回。但他性情堅韌,自小便百折不撓,此時一顆心盡放在歸藏劍上,夜晚做夢也與那儒生廝斗,夢境所及呼呼喝喝,手舞足蹈,几次用力過猛,摔下床來,揉眼一瞧,卻見明月依然皎皎。

  了情見梁蕭悟性驚人,欣喜至極,當下馬不停蹄將“乾劍道”心法講完,又講坤、艮、兌、坎、離、巽、震七大劍道。

  八卦之中,“坤”卦為大地,故而“坤劍道”沉渾厚重,是極厲害的防守劍朮。“艮”卦為山岳,是以“艮劍道”雍穆雄奇。但這路劍法很少獨運,多與“兌劍道”合使,兌為沼澤,山澤相容,一正一奇,往往陷敵于無形。而“坎”為天下之水,“坎劍道”自也深得水性,若江若海,若湖若瀑,要知“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這路劍法極得“弱之勝強,柔之勝剛”的妙諦,堪稱歸藏劍中最厲害的劍朮;“離劍道”則為火象,霸氣十足,無所遮攔,可一旦使出,便似野火燎原,勢不可當。了情性子平和,說到這路劍法時,不大了然,可梁蕭卻十分喜歡,學來也最用心。

  “離劍道”教完,便是“巽劍道”。巽者風也,風乃宇宙之氣,起于青萍之末,舞于松柏之下。“巽劍道”變化多端,為“歸藏劍”之最,輕柔時有揚花拂柳之妙;但若是癲狂起來,則有碎石伐木、摧枯拉朽的大威力。

  最后一路是“震劍道”,“震”為雷霆霹靂,雷霆萬鈞,但只是一瞬。是以這路劍法只有一招,不出則已,出則無堅不摧。其狠辣迅疾,足為歸藏劍第一。

  這天,了情傳完“震劍道”,吩咐梁蕭將“八劍道”從頭到尾使上一遍。梁蕭依言使完,卻見了情站在當地,呆然不語,心中甚奇,問道:“了情道長,我使錯了么?”了情還過神來,搖頭嘆道:“你使得一點兒不錯。唉,真像是劍仙附體一般。真是奇怪,為何你能精進得如此神速?別說我講明白的地方你一一學會,就是我沒說到的地方,你竟也無師自通了。”她一時蹙着眉頭,好生不解。

  梁蕭暗叫慚愧:“多虧那個儒生,若非他天天與我使氣斗劍,我萬不能領悟這許多妙處。但如今梅花將凋,我卻未削落他一片花瓣。唉,他那等本事,才稱得上劍仙……”正在胡思亂想,忽聽了情道:“不過,梁蕭,你若以為這八劍道便是歸藏劍,那便大錯特錯了。”梁蕭吃驚道:“難道歸藏劍還不止于此么?”了情搖頭笑道:“八劍道貌似厲害,實則不過是歸藏劍的基本。你既然聰明,可知其理么?”

  梁蕭一怔,無言以對。了情撫着手中竹簫,笑道:“梁蕭,這一根竹簫,很容易折斷,但若八根捆在一處,你能一下折斷么?”梁蕭道:“若是全力施為,也能折斷。”了情微微一笑,道:“若是六十四根呢?”梁蕭愕然道:“那就決計不能。”了情笑道:“是呀,八劍道也不是各自分離的竹簫,以《歸藏》中的先天易理做繩子捆起來的。再打個比方,八大劍道,就如宮商角徵羽五大音律,單一聽來乏味至極,但一經樂師調和,便可繞梁三日,令人不知肉味了。”

  梁蕭微一沉吟,拍手道:“我懂了,‘乾’卦與‘坤’卦相合,乾上坤下便成天地‘泰’卦,坤上乾下則成了天地‘否’卦,如此一來,無異變出‘泰劍道’與‘否劍道’,若泰否兩卦相交,又成新卦,如此循環演化,當可無窮無盡了。”

  了情略一默然,嘆道:“梁蕭啊!跟你說話真是省事。許多話,只用起個頭,你就都明白了。”梁蕭笑道:“都是道長教導有方!”了情白了他一眼,道:“你這孩兒,何時變成馬屁精啦?”話一出口,方覺不妥,敢情她日日跟梁蕭說話,受他感染,言談間竟也少了許多拘束,慌忙整肅臉色,重守禪心。

  梁蕭沉吟道:“但劍法終究不比數朮,后者推演變化,想也難不倒我。但‘乾劍道’的路子與‘坤劍道’截然相反,坎離二劍也各走極端,要將這兩路劍法融會貫通,談何容易?”了情笑道:“這便考較人了。你就好比統帥千軍萬馬的大將軍,八劍道是你的士兵,歸藏之理是你的兵法。如今兵有啦,兵法也有啦。但真正上了戰場,不按兵法,胡打蠻纏不成;只靠兵書,卻又是紙上談兵,要吃敗仗的。所以說,如何用兵法指揮士兵,發揮他們的本事,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自古以來,名將和庸才的差別可大得很。”

  梁蕭聽到這里,心有所悟,向了情告辭,回房歇息去了。

  是夜朔風呼嘯,觀外雷聲轟隆隆打個不停,梁蕭夜中几度被風雷所驚,睡得甚不安穩。到了天明,才一推門,便有一股寒風裹挾着飛雪撲來。放眼望去,山川樹木,都是銀裝素裹,白茫茫一片,他不覺想道:“這般大的風雪,也不知那個邋遢書生會不會去?”

  梁蕭着好衣帽,頂風冒雪,攀到弈棋亭處,只見亭中并無人影,不由忖道:“今日雪大,他莫非不來了?”念頭才起,便聽嗒嗒之聲,轉眼一瞧,只見那儒生一搖一晃轉過山梁,他須發上掛着晶瑩雪花,衣衫仍舊破爛單薄,許多地方露出肉來。

  儒生手里提着個裝酒的紅漆葫蘆,遠遠瞧見梁蕭,喝了口酒,哈哈笑道:“小娃兒,還不死心啊,今天又有什么新招?”抬頭看去,卻見一夜風雪肆虐,梅花殘敗了許多,不由嘆道:“過得今日,這樹白梅便要凋了。罷了,今日再與你玩耍最后一回。”梁蕭奇道:“為什么?”儒生冷笑道:“梅花都沒有了,還玩個屁?”

  梁蕭驀地生出孤注一擲的豪氣,冷冷道:“今天我定要勝你。”儒生拍手笑道:“小子志氣不弱,嘿嘿,可惜本事卻不夠。”他將葫蘆掛在腰間,折下一枝梅花,上面還掛着三朵白梅,儒生迎風一抖,抖落兩朵,僅留一朵。梁蕭看在眼里,心頭罵翻了天。要知二人拼斗,儒生須得時時護持枝上梅花,枝上梅花越多,他越要熬心費力,因為梅花雖多,但只須被梁蕭掃着一朵,他便輸了;反之梅花越少,儒生心神守一,便省事許多。梁蕭與他斗得久了,自然明白其中道理。眼看這樹白梅花期將過,枝上梅花一天少過一天,天意如此,本也是無可奈何的,但儒生公然抖落梅花,卻是近于無賴了。

  儒生瞧了瞧梁蕭,嘻嘻一笑,隨手斜指,道:“小家伙,來來來!”他內力所至,那朵將開未開的白梅花竟然忽忽悠悠綻了開來。便在這孤梅怒放的一瞬,梁蕭掌中精光迸發,長劍應手而出。一時間,風雪更緊更疾。

第3章 情何以堪
返回 《昆侖3:破城卷》[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