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昆侖3:破城卷》[繁]
第3章 情何以堪

第4章 凌空一羽

  了情欲言又止,終于斂眉垂目,嘆了口氣。梁蕭見狀,更是無疑,怪道:“但也奇了,那人既與道長有仇,何不早來報復?以他的本領,誰能抵擋得住。嗯,他到底打的是何主意?”一時皺眉難解。了情聽到這話,眼中也透出迷茫之色,喃喃道:“是呀,他怎地不自己來?”

  二人各懷心思,俱都默然,一時山崖上只聞風吹雪落,沙沙有聲。驀然間,山下一個怪里怪氣的聲音說道:“奇怪,找遍全山都沒有,是不是弄錯了消息,老窮酸根本就不在華山。”二人聞言,都是一驚。

  卻聽另一人尖聲應道:“你放狗屁,老子打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哼,那些道士都說見過老窮酸,你且用豬腦子想想,天底下還有第二個讀書人跟他一樣窮么?”前一人罵道:“你胡老千狗放屁,老子挨了一夜的鳥風,吃了一嘴的鳥雪,怎就沒看到窮酸半個影子。”頭一個人哇哇大叫:“他媽的,你信不過老子,老子跟你拼了。”乒乒乓乓,似乎動起了手。

  忽聽一人粗聲大氣道:“兩個放屁狗都給老子閉嘴。奶奶的,若不找到那廝,蕭大爺定把咱們腦袋擰下來當蘸面醬吃。”一個粗中帶啞的聲音笑道:“說得是,蕭大爺大約也趕來了,若沒找到窮酸,俺們十九要落個謊報軍情的罪名,定被抽了腸子,系在脖子上弔死啦!他媽的,都怪胡老千消息來得不穩妥。”那個怪里怪氣的聲音怒道:“胡老萬你放屁。當初老子一說,你就忙着將鴿子放了出去,現在卻來說老子,分明是想推卸罪責,老子跟你拼了。哎喲……”想必是忙着罵人,吃了尖嗓子一記。胡老萬哈哈笑道:“胡老十打得好,打得妙。哼,胡老千你操我祖宗就是操你自家的祖宗,又能占到多大便宜?怎么着,鴿子是老子放的,卻是胡老一讓老子放的,你甭想將罪責推到老子頭上。”話音未落,忽聽一個細聲細氣的聲音道:“依我看,胡老千的消息沒錯的,老窮酸十九還在山上,胡老十不許打胡老千了,大家上山去看。”只聽胡老十高叫道:“胡老千,老子看胡老一的面子,放你一馬……哎喲……胡老千你敢偷襲……”

  叫喊聲中,山崖頂上人影數晃,現出五個人來。五人都是又高又瘦,小眼睛、大蒜鼻子、獅子嘴,均着一身黑白相間的格子衣服,活像弄雜耍的小丑。有兩人一個揪住對手的鑌鐵人手,一個抓住對方的鑌鐵锏,怒目相向,該當就是那胡老千和胡老十了。

  梁蕭和了情對視一眼,均感吃驚:“這五人說話亂七八糟,手腳卻好快。”其中一人細聲細氣地道:“原來上面還有房子。胡老百,你去問下那兩個人。”聽聲音當是胡老一了。他才說完,就見一人腰系銅喇叭,大搖大擺走了過來,一指了情,卻又哼了一聲,兩眼上翻道:“老子不跟娘兒們說話。”轉手指着梁蕭鼻子道:“你,看到一個穿破衣服、長黑胡子的窮酸嗎?”梁蕭尋思道:“他說得莫不就是那個儒生?”轉念笑道,“天下穿破衣服、長黑胡子的窮酸多得是,你問哪個?”胡老百哼道:“老子忘了說,他眼窩里有一顆黑痣。”梁蕭心頭了然,笑道:“眼窩里的黑痣?老子哪看得清楚。”

  胡老百咦了一聲,瞪着梁蕭怒道:“你敢跟老子自稱老子?”梁蕭道:“你敢在老子的面前稱老子,老子怎么不敢自稱老子,你說老子不敢自稱老子難道老子就不自稱老子,老子偏要跟你自稱老子,老子叫了你又能奈何老子?”他一口氣說得快極,胡老百較為遲鈍,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哇哇大叫:“反了反了,混賬小子,老子揍扁了你。”呼地一掌便拍了過來。

  梁蕭伸手一格,但覺勢大力沉,心頭頓凜,足下驀地一轉,胡老百站立不住,向右疾躥,但他機變神速,倏地借勢移步,一個馬步站穩,瞪着梁蕭,面有驚色。梁蕭卻更覺吃驚。這招‘鄭玄轉渾天’出自石陣武學中的‘玄易境’,玄奧異常,本以為出其不意,能摔這渾人一跤,誰知竟然無功。他正想如何應對,卻聽了情嘆道:“你們尋那書生有事么?”

  胡老百兩眼又翻,大聲道:“老子不跟娘兒們說話!”了情眉頭一皺,甚是窘迫。胡老百打量梁蕭,嘿然道:“小子,看不出你還有兩把刷子!”梁蕭笑道:“老子就是開刷子鋪的,你要買刷子么,我這里可不止兩把!”胡老百信以為真,冷笑道:“老子不買刷子。哎呀,不對,老子是說你有刷子,但老子不買刷子。哎,也不對,老子怎就沒聽說過江湖上有賣刷子的高手?”當即搔頭沉吟,意甚苦惱。梁蕭竭力忍笑,了情卻不禁莞爾。

  那邊胡老千和胡老十又打起來,胡老一與胡老萬拉了一會兒架,沒聽見胡老百回話。胡老一忍不住道:“胡老百,你問清楚沒有?”胡老百道:“這邊有個小子,老子几乎被他摜一跤……”話沒說完,四道人影快若閃電,倏地搶到胡老百身前,齊聲嚷道:“是么是么?定然與老窮酸有關啦!”胡老百雙手亂擺,道:“不是不是!他說他是賣刷子的,老窮酸卻是念書的,牛頭不對馬嘴。”

  胡老萬瞅了梁蕭一眼,嘴一撇,忽地一把抓出,笑道:“你賣什么刷子?”話才出口,五指已到梁蕭胸前,勁風獵獵,十分凌厲。梁蕭一躬身,手成拈花之形,食中二指拂他小臂。胡老萬好似吃了一驚,忙收手嚷道:“不對不對,胡老百,他哪里是賣刷子的?他會如意幻魔手,分明是蕭大爺的后輩。”話一出口,眾人無不變色,了情也詫然看着梁蕭。此時阿雪和啞兒聽得叫聲,也走了觀門,啞兒背了一個大包裹,手里牽着那頭白驢“快雪”。

  胡老百聽得胡老萬叫喚,頓時臉都白了,小聲道:“老……老子怎么知道啊?他剛才又沒用這招,是……是他自己說賣……賣那個的。”胡老萬猛然跳開三尺,指着胡老百叫道:“與我無關,與我無關,是胡老百說你賣刷子的。”胡老一也冷笑道:“胡老百,你怎么胡亂說話呢?你說蕭大爺的后輩賣刷子,就是說蕭大爺賣刷子。你說蕭大爺賣刷子,不是在他老人家臉上抹屎嗎?你在他老人家臉上抹屎,他老人家還會原諒你嗎?”胡老一這番言語,了情等人莫名其妙,胡老百卻一撇嘴,驀地捶胸頓足,哇哇大哭起來。

  梁蕭心中通透,沉吟道:“胡老百,你先別哭,你好好答我話,我就不告發你。”胡老百一聽這話,便如黑夜里看到一線曙光,兩三把抹了淚,說道:“胡老百答話,從來都一個字一個釘,踏踏實實,童叟無欺……”梁蕭不耐道:“廢話少說,我問你,蕭大爺來華山干什么?”胡老百說道:“只因老窮酸自不量力……”胡老一忽地插口道:“自取滅亡。”胡老十接道:“十惡不赦。”胡老千高叫道:“罪該萬死。”胡老萬一時想不出什么詞,便道:“上面說的統統都是我想好的,只是被你們搶了先。”其他四人大怒,齊齊啐了一口唾沫,胡老萬慌忙讓開。

  梁蕭得知蕭千絕的消息,不覺焦躁起來,一揚眉毛,厲聲道:“不要東拉西扯。”胡老百哼了一聲,偷偷瞅他一眼,不情不願道:“五年前,蕭大爺突然傳來黑水令,讓咱們務必找到那個十惡不赦、罪該萬死的老窮酸,于是大伙兒便離了中條山,滿天下尋找,后來聽說他在華山,大伙兒便趕來了。”了情聽到這里,奇道:“中條山?你們五個莫非就是號稱‘中條山中寶,一十百千萬’的‘中條五寶’。”那五人兩眼同時一翻,脖子一梗,齊聲叫道:“老子不跟娘兒們說話。”了情瞧他們神色,心知猜得不假,不覺忖道:“我還未入玄門前便已聽說過這五個怪人,人是傻里傻氣,但武功奇高。他們口中所言的蕭大爺,想必就是蕭千絕了,可是梁蕭怎地會他的功夫?”

  卻聽梁蕭又道:“胡老百,那老窮酸是誰,蕭千絕為何找他?”胡老百雙手一攤,哭喪着臉道:“蕭大爺沒說,咱們也不知。總之找不到老窮酸,蕭大爺就會大發脾氣,一發脾氣就要動刀子,見人殺人,見鬼殺鬼……”胡老萬冷笑道:“好啊,你先說蕭大爺賣刷子,現在又罵他見鬼。”胡老百臉色刷地煞白,急道:“這……這……胡老萬你誣陷老子,老子跟你拼啦……”便要上前揪打,其他三寶忙將二人拉住。

  梁蕭忍不住道:“中條五寶,你們啰唆半天,那老窮酸究竟是誰?”“中條五寶”面面相覷,忽地五個腦袋一湊,嘀咕一陣。胡老一說道:“小子,你既會蕭大爺的武功,怎不知道老窮酸的名號?”胡老十點頭道:“對,咱們哥五個,想稱量稱量,看你是否真是蕭大爺的后輩。”倏然上前,一招“二郎擔山”,左掌橫拍,右掌豎劈。

  梁蕭正要拆解,忽見一支竹簫從旁伸出,點向胡老十腰際“神闕”穴,胡老十全神試探梁蕭,不想有人偷襲,心驚之下,疾往后退,誰知那竹簫比他退勢更快,正中他神闕穴。胡老十小腹一痛,面紅耳赤軟倒在地。耳邊只聽梁蕭叫道:“了情道長……”話音未落,胡老千、胡老萬哇哇怪叫,撲向了情。了情一腳挑開胡老十,竹簫一晃,分刺兩人。胡老千掄掌抵擋,不料掌心着竹簫點個正着,劇痛無比,頓時右手微縮,露出破綻。了情竹簫抵入,一簫分出雙形,胡老千肩井、迎香二穴各中一簫,咕咚一聲,歪在地上,嘴里大叫道:“不算不算,老子是輕敵……”眼角一斜,忽見胡老萬也摔倒在地,頓時怒氣煙消,咧嘴笑道:“哈哈,胡老萬,老子輕敵,你也跟着輕敵。”胡老萬被點中期門穴,胸口酸麻難當,聞言怒道:“放你媽的屁,老子才不輕敵,所謂好男不跟女斗,老子這是讓她一招。”胡老千笑道:“放我媽的屁,也是放你媽的屁,你可沒占到便宜,哈哈。”他自覺占了上風,興高釆烈,狂笑不已。

  阿雪聽他們對話,忍俊不禁,咯咯直笑,啞兒也失了矜持,掩口偷笑。胡老萬正覺晦氣,聞聲瞪眼道:“老子雖不跟娘兒們說話,但你兩個雌兒再笑,老子可要罵人啦。”阿雪撅嘴道:“你瞧不起女人,怎又被女人打倒啦?”胡老十、胡老萬、胡老千六眼一翻,齊聲叫道:“老子不是被打倒,老子是讓她一招。”阿雪刮臉道:“輸了不認賬,三個厚臉皮。”胡老十眼珠一轉,忽道:“臭丫頭,你敢往我肚皮上踹一腳嗎?你敢踹老子,老子就認輸。”阿雪道:“怎么不敢?”正要起腳,忽聽梁蕭道:“阿雪別上當,他想借你腳力解穴!哼,這家伙瞧起來傻兮兮,居然還會耍心眼。”阿雪恍然大悟道:“哎喲,多虧哥哥聰明,否則就被騙啦。”

  胡老萬怒視梁蕭道:“你是蕭大爺的后輩,怎么幫外人?”梁蕭冷笑道:“蕭千絕做我的后輩還差不多。”胡氏兄弟勃然大怒,紛紛大罵“騙子”。梁蕭懶得理會,心忖道:“了情道長怎會出手。嗯,歸藏劍經她使出,確實比我高明多了……”

  就在中條三寶聒噪的當口,了情與胡老一,胡老百已斗得二十余回合。那二人久戰不下,各自拆下兵器,胡老百使一個銅喇叭,不時以喇叭口來鎖了情的竹簫,大開大闔間,勁風灌入,喇叭發出嘟嘟之聲,叫人煩心。胡老一則使一個薄鋼片打造的風車,好似小兒玩具,經風一吹,飛轉不已,鐵風車在了情身邊飄忽來去,發出嗚嚕嚕的怪嘯聲,十分刺耳。

  因他二人使盡全力,了情急切中也難勝出,斗了五十來招,胡老一陡然用力過猛,咯的一聲輕響,風車脫出手柄飛出。了情見他兵器脫手,趁機揮簫縱擊,胡老一移步閃避,胡老百揮銅喇叭來救。了情借力打力,挑開喇叭,竹簫在風中發出一聲激鳴,壓過喇叭聲響,逼近胡老一心口。胡老一忙以風車手柄抵擋,正當此時,了情忽聽梁蕭叫道:“小心。”話音方起,身后風聲陡疾,竟是那鐵風車順風轉回,明晃晃的鋒刃划向了情的后頸。原來,這胡老一的鐵風車以機栝發出,有去而復還之妙,他發出風車,裝作躲避,將了情引到鐵風車必經之地,胡老百則趁機搶攻,分散了情心神,一等鐵風車轉回,便能割中了情后頸。

  了情也非等閑之輩,應變奇快,頸后風聲方起,便已躬腰低頭,但依然晚了半分,即便躲開頸項,后腦也必然受傷。眾人未及驚呼,卻見那風車似被人從下頂了一下,斜往上躥,堪堪從了情頭頂掠過。

  胡老一絕招落空,不覺瞪圓雙眼,咦了一聲,伸手將風車掛回手柄,未及再發,忽覺腋下一麻,半身頓時僵直。此時了情反簫點來,胡老一動彈不得,應簫而倒。剩下胡老百一人,驚得哇哇大叫,沒頭沒腦舞動喇叭,護住全身。

  誰料了情并不進擊,只是一怔,垂下竹簫,慢慢掉轉身子,望着松林嘆道:“你到底來啦?”眾人見狀,都覺奇怪。胡老百見了情痴痴怔怔,大覺有機可乘,喇叭一掄,掃她背部。梁蕭瞧得分明,向前一撲,捏起一團冰雪,擲向胡老百小腿。就在這時,只聽空中哧的一聲,一道綠影倏忽閃過,比梁蕭的雪團還快了一倍。

  胡老百正掄圓胳膊,背心倏麻,銅喇叭一個拿捏不住,嗖地丟得老遠。這時梁蕭的雪團也恰好趕到,雪中蘊滿內勁,力道非輕,胡老百挨了這下,搖搖晃晃,大罵道:“哪個挨千刀的賊坯子,縮頭縮腦暗算老子?有種的明刀明槍……哎喲……”驀地支持不住,四腳朝天,訇然摔倒。

  身后鬧罵紛紛,了情卻始終不曾回頭,怔怔望着松林,眉梢上透出一絲苦澀,長嘆道:“既來之,則安之,你……下來吧。”梁蕭也看出古怪,搶前一瞧,只見胡老百后心隱約露出一絲綠色,一旦看清,不自禁倒吸一口涼氣,原來竟是半截松針。要知松林距此約有七丈,這松針又輕又細,不但穿透風雪,遠及數丈,更打傷胡老百這等高手,如此神通,真如天人。

  松林中沉寂片刻,忽地傳出一聲輕輕的嘆息,樹枝上冰雪簌簌而落,隨之飄下一人來。梁蕭一瞧來人,頓時失聲叫道:“哎喲,是你?”地上的“中條五寶”也齊叫道:“是老窮酸。”叫喊聲驚喜參半。那來人儒衫破舊,長須烏黑,正是日日與梁蕭斗劍的儒生。

  梁蕭話一出口,猛然拔劍躍出,擋在了情身前,揚聲道:“道長、阿雪、啞兒,你們快走,我擋他一陣。”啞兒不明所以,只是發呆,阿雪卻傻傻地道:“哥哥啊,他不像壞人呀?”梁蕭眼看事情危急,兩個人卻一個呆一個傻,心中大急,回頭再瞧,卻見了情也不移步,只盯着那儒生出神,不由急道:“了情道長,還不快走么?”了情卻一動不動,向那儒生嘆道:“中條五寶說的你都聽到了么?”儒生苦笑道:“都聽到啦!”

  了情道:“那你要與蕭千絕相見么?”儒生定定地看着她,喃喃道:“當年我答應過你,蕭老怪不來惹我,我也不去找他。如今卻是他來尋我,數十年的恩怨,也該有個了斷!”梁蕭聽二人一問一答,竟然不似仇敵,倒像是多年未見的好友,不覺心中茫然。

  卻聽了情又道:“你……你又怎么知曉我在這里?”儒生眼里掠過一抹痛色,緩緩道:“那天在弈棋亭邊,我見這少年使出歸藏劍,便已知道了。唉,沒料到我苦苦追尋二十四年,終究尋到你的蹤跡,可……歡喜一過,卻又如何呢……就算……就算尋到你,你終究還是要舍我而去的……”了情聽得這話,眼眶一紅,驀地充滿淚水,澀聲道:“所以你就不來見我?”

  儒生手臂揮出,似乎想給她拭去淚水,但終究垂手道:“是,若你不知道,就不會離開這里,我只想這樣遠遠瞧着你。唉,我見你傳這少年‘歸藏劍’,便千方百計指導他,既讓他學得又快又好,又不讓他發現破綻,只盼能讓你歡喜。唉,每每看到你的笑臉,我便有說不出的開心。”梁蕭至此方才恍然大悟:“他就是那位用劍的大宗師么,原來他竟是故意指點我,難怪我學得那么快。”

  了情搖頭道:“你這樣做,還是當年不可一世的公羊羽么?”梁蕭但覺公羊羽這名字有些耳熟,略一思索,想起當年在百丈坪上,父母曾議論過這個名字,一時心頭更奇。

  卻見公羊羽長長吐了口氣,望着層云密布的天空,慘然道:“林慧心已成了情,公羊羽還會是當年的公羊羽么?哈哈,了情,了情,恩怨情仇,盡皆了了么!”驀地仰天慘笑,震得林梢冰雪瑟瑟而落。

  了情搖頭道:“我明知勸你也是枉然。但還是勸你遠遠走開,不要和蕭千絕交手。”公羊羽冷笑道:“這怪得了誰?當年我與蕭老怪兩敗俱傷,誰也動彈不得,唯有你在場中,你舉手之間便可殺他,可你偏偏心軟,救我之時竟還將他救了,還勸我二人不要再斗。蕭老怪生平最重恩怨,嘴上雖然不答應,但這二十多年來當真沒再找我。哼,他不找我,我也聽你的,不去找他。但如今他既然找上門來,我若逃走,豈非懦夫。”

  了情皺眉道:“你可有勝算么?”公羊羽搖頭道:“我與他生平交手不下百次。我沒創出三才歸元掌時,始終難分高下。練成之后,我勝他敗。嘿,那次蕭老怪跑得比兔子還快。后來他武功大成,找上天機宮,傷了花無想,我雖然用‘太乙分光劍’將他逼走。但以二敵一,怎么也算我輸了。后來我創出歸藏劍,再與他斗,前后十余次,誰也勝不得誰。如今一過二十年,哼,我也頗想知道,老怪物與老窮酸,誰更厲害一些!”

  地上的胡老一忽地叫道:“自然是蕭大爺厲害,老窮酸膽敢迎戰,一定落花流水。”胡老十接口道:“夾屁而逃。”胡老百道:“死無全尸。”胡老千道:“暴尸荒野。”胡老萬落到最后,一時想不出好詞,只得道:“你們上面說的都是我想好了的,就是被你們搶先說了。”其他四寶大怒,紛紛唾他,可惜躺在地上,口水不能及遠。

  公羊羽目視了情,淡淡道:“慧心,你方才拿這五人,是想制住他們,不讓他們送蕭老怪的戰書給我吧?”說罷轉身冷笑道:“黑水令在誰身上?”胡老萬道:“在胡老一身上。”公羊羽走上兩步,從胡老一懷里取出一枚黑沉沉的鐵牌,正面刻着“無法無天”,背面卻是“倒行逆施”四字。

  公羊羽驗證無誤,向胡老一道:“告訴蕭老怪,我在此地等他,若是方便,不妨帶口棺材來。”梁蕭聽得一驚:“公羊羽遇上蕭千絕,真是一場好斗,但若他將蕭千絕一劍刺死,我一生大仇豈非無從得報?”想到這里,他不由茫然。忽聽公羊羽厲聲道:“聽清楚了么?”胡老一老實道:“聽清楚啦。”公羊羽喝一聲:“好!”隨手一擲,胡老一重重跌落,只覺渾身筋骨欲散,嗷嗷痛叫了兩聲,忽覺穴道竟然解了,急忙躍起,分別給四個兄弟解開穴道。

  五人抱頭鼠竄,正要下山。公羊羽忽地兩眼望天,冷哼一聲,道:“你們當這里是菜園子,想來便來,想走便走嗎?”中條五寶聞聲雙腿一軟,各各止步。胡老十大聲道:“不走怎地?難道你老窮酸還要請老子吃飯?”公羊羽呸了一聲,道:“爾等有眼無珠,敢對慧心無禮。哼,限你們每人向她叩上十個響頭,要么,便留下兩只招子。”胡老一怒道:“老子死也不向娘兒們磕頭!”其他四人紛紛稱是。

  公羊羽目中寒光一閃,沉聲道:“好,你們自己掏眼珠子,還是窮酸代勞?”中條五寶面面相覷。胡老一忽道:“既然如此,就用那招!”胡老十點頭道:“對!”公羊羽不耐道:“什么那招這招,兩個招子都要!”

  胡老百笑嘻嘻道:“老窮酸,別人說你很有學問,老子卻偏偏不服,今天就要撕你面子!”公羊羽打量他一眼,冷笑道:“就憑你們五個草包?”梁蕭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胡老千瞪他一眼,怒道:“小畜生你笑個屁。老窮酸,你敢賭不敢賭?你輸了就放老子走,老子輸了,任你處置!”公羊羽又好氣又好笑,心道:“瞧你五個弄些什么玄虛。”便點頭道:“好,一言為定!”

  胡老萬嘿然道:“老子先出個對子,你來對,對不上就算輸!”公羊羽眉頭大皺,但仍點頭應允。卻見胡老萬搖頭晃腦,大聲道:“上聯是‘一十百千萬,中條山五寶’。”公羊羽皺眉道:“這算什么狗屁上聯?”胡老一嚷道:“對不出就對不出,別找借口!”公羊羽臉上冷笑,胸中卻甚是氣惱:“這上聯不但狗屁不通,且又極不好對。對聯中最難對的就是數字聯,這一句中竟有六個數字,‘一十百千萬’這五個數一數大過一數;若以數字對數字,近乎耍賴,也顯不出能耐,須得以別的五個物事應對,而且還須一個大過一個,與上聯對應。不過這也難不住我,度量衡中,錙銖兩斤,分寸尺丈多得是!這中條山么?大可對個北溟海之類,也不難對,但五寶照應前面五數,我卻不能以五對五,須得另用他數,便似‘三光日月星’,就須對個‘四詩風雅頌’。可如此一來,又豈非無法照應前面五個物事。我呸,這算什么鳥上聯,狗屁不通,狗屁不通!”

  公羊羽自負才學,明知這句上聯狗屁不通,但想這五個白痴出題,倘若橫了心不對,說出去沒得丟了自家臉面;若是要對,偏又萬無對出來的道理。心下轉了几個念頭,驀地把手一揮,沉着臉道:“罷了,你們五個給我滾吧!”

  中條五寶大喜過望,胡老一挺胸凹肚,哈哈笑道:“蕭大爺說得不錯,老窮酸果然對不出來!”胡老萬也笑道:“是啊,原來老窮酸的學問還不及老子,你們以后不許再叫我胡老萬,要叫老子胡窮儒,哈哈哈!”五人叉腰狂笑,公羊羽勃然大怒,怒哼一聲,目中神光暴漲,中條五寶被他一瞪,心頭發虛,閉了嘴掉頭就跑。才下山崖,五人膽量又增,輪番謾罵。

  公羊羽臉一沉,驀地一手按腰,發出一聲長嘯,聲傳數十里,回聲久久不絕,便似偌大華山都在響應。公羊羽一聲嘯罷,揚聲道:“我扳五下指頭,你們再不快滾,便留下五顆狗頭來吧……”山崖下倏地寂然無聲。梁蕭奔到懸崖邊一看,卻見那五人豕突狼奔,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不禁大樂。

  了情呆呆瞧着公羊羽施為,直到中條五寶離去,方才嘆了口氣,道:“啞兒,我們也走吧!”公羊羽身子陡震,回望了情。卻見啞兒牽着白驢,跟在了情后面。公羊羽直瞧着二人走出數丈,忽地慘笑道:“好啊,慧心,你連替我收尸,也不肯么?”了情身子一顫,嘆道:“你既不肯聽我之言,還說這些作什么?人在世間,誰又能逃一死?莊周喪妻,尚且擊缶而歌,我一個玄門道士,還牽掛什么呢?”

  公羊羽面色慘白,大聲道:“莊周那廝無情無義,是王八蛋一個!好啊,你既然走了,我活着也無情趣,干脆敗給蕭老怪好了。”了情淡然道:“也好,我便也做王八蛋好了。”公羊羽呆了呆,驀地仰天大叫一聲,叫聲悽苦無比,一聲叫罷,便伏倒雪中,小孩般捶地大哭。眾人見他一代高手如此作為,初時愕然,繼而好笑,但聽了數聲,又都生出哀憐之意。了情只覺心如刀絞,不由嘆道:“你明知我不會改變心意,哭有什么用呢?”

  公羊羽驀地抬起頭來,大聲道:“那好,你要怎樣才能改變心意?天上的日月星辰,我是沒法摘了。但只要我公羊羽力所能及,就算赴湯蹈火,我也一定辦到。慧心,只需你一句話,我立時放下一切,與你遠走天涯!和你相比,什么武功勝敗,江湖名聲,統統都是狗屁而已。”

  梁蕭聽得熱血一沸,心道:“這話也唯有他才說得出口!唉,了情道長怎就不肯呢?”再看啞兒和阿雪俱都定定瞧着公羊羽,不由心道:“想來她們心中,也與我想得一般吧。”

  了情痴痴望着遠方,眼里忽地有了淚光,嘆道:“阿羽,你有妻子兒女,原可以過得快快樂樂的。我不過是個尋常女子,論容貌,論武功,論才學,花無媸都勝我百倍!況且,她還給你生了一對兒女!就算你心中再容不下花無媸,難道你忍心不見自己的孩子么?”她悽然一笑,轉身扶起公羊羽,給他拭去頰上的淚痕,柔聲道,“阿羽乖乖的,回天機宮去吧!林慧心已經死啦,惟有全真了情,恩怨情仇,盡皆了了。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再來苦我?”

  梁蕭不由聽得呆了,心道:“這公羊羽竟是花大叔的爹爹,曉霜的爺爺,花無媸的丈夫。唉,我也真笨,剛才說起蕭千絕大鬧天機宮的事,我就該猜到了。也難怪了,公羊羽是有婦之夫,有子之父,了情道長又是好人,自不願拆散人家夫妻父子。看起來,公羊先生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想到這個不解之局,很為二人惋惜。

  公羊羽呆望着了情,忽地哈哈笑道:“你又叫我阿羽了?哈哈,你又叫我阿羽了?哈哈。”邊說邊笑。笑了一陣,忽又神色一黯,露出追憶之色,緩緩道:“你說得對,花無媸人如其名,容貌無媸,才智卓絕,沒有一絲缺點。但你知道么?她以玩弄人心為樂,只想永遠縛着我,讓我寸步不離;我卻是一個天地不拘的性子,若是世間沒有林慧心,我寧願醉臥荒野,仰看柔云,也不想受絲毫束縛。你說快活過日?唉,但從清淵出世以來,我便從未快活過……”他說到這里,悠悠嘆了口氣,兩眼望着東方,便似痴了一般。

  默然半晌,公羊羽又道:“那一年,花無想跟蕭老怪交手,傷重去世,花無媸百般責難,說我不該假仁假義,招惹蕭千絕。我一怒之下離開天機宮。后來我想念清淵和慕容,去看孩子。花無媸卻要我認錯,才給我見。哼,我公羊羽何等人,錯不在我,我當然不會認錯。即便如此,我還是惦記着她。沒料到,花無媸竟設計殺你,淮水之畔,她刺你的那劍,我看得清清楚楚,若非當時我武功已成,你還有命么……”公羊羽說到這里,慘然一笑,“從那以后,我與她恩斷義絕。如今的公羊羽,只是一介浪人,無國無家,無親無故,無法無天,呸,什么狗屁窮儒,改叫‘六無居士’罷了。”梁蕭見他悽苦神情,尋思道:“花無媸縱然不是好人,但她孤零零將兒女撫養成人,似也有些可憐。”

  了情默然片刻,嘆道:“無論你如何說,同為女子,我卻知道花宮主對你從未忘情,便是她拿劍殺我,也是因妒生恨。二十年來,我時時記得,你打傷她后,她望着你的眼神。唉!我一輩子也沒見過那樣傷心的眼神!若……若我忘不掉那眼神,便永遠無法答應你。”最末一句她說得決絕異常,全無變更余地。

  公羊羽呆望她片刻,慘然道:“慧心,你心地越好,我就越是放你不下。好,今天你若不答應,我便立在此地,你走也好,留也好,我也不動分毫。若是蕭千絕來了,便讓他一掌打死了吧。”了情氣苦道:“你……我話已說盡,隨你好了!”公羊羽卻再不答話,閉目站在雪地里,任憑狂風呼嘯,夾着點點雪花,吹落在他身上。了情見他如此無賴,也不禁動了氣,說道:“既然你站着,我也站着,你尋了我這么多年,我也陪你站上几天几夜。”公羊羽眉頭一顫。只見了情雙手一合,也閉上雙目。

  啞兒和阿雪見這情形,束手無策。梁蕭一皺眉道:“咱們找些木棍茅草來,為他們搭間草棚,生一爐火。”正要舉步,膝間倏地一麻,几乎摔倒,低頭瞧去,只見跳環穴上釘着一枚綠油油的松針,只聽公羊羽冷冷道:“臭小子少管閑事。哼,慧心已被我制住,你們扶她進屋去!”

  梁蕭心知自己武功差得太遠,違拗也是枉然,只得拔出松針,走到了情身前,果見她前胸几處大穴均有松針露出,不覺暗駭:“以了情道長之能,竟也難逃松針刺穴之苦么?”忽見了情睜開雙目,冷聲道:“梁蕭,你別動我。”梁蕭嘆道:“道長見諒,待得事了,梁蕭再負荊請罪。”不顧了情呵斥,讓啞兒和阿雪將她抱回觀內。自己則上前兩步,遲疑半晌,說道:“公羊先生,我去過天機宮的。”公羊羽闔着雙目,面無表情。

  梁蕭又道:“我見過花無媸,她駐顏有朮,好像永不衰老,時常彈奏讓人難過的曲子;我也認得花清淵大叔。”說到這里,忽見公羊羽眉頭一聳。梁蕭知他心神震動,便續道:“他是個濫好人,做事總是拖泥帶水;至于花慕容么,大大咧咧,唉,只怕一輩子都嫁不出去。”說着微微一笑,又道,“花大叔的妻子也很好,他們有個女兒,名叫曉霜,是個很好的女孩兒……”他話語一頓,終究忍住,沒說出曉霜生病之事。

  公羊羽仍是木然,梁蕭暗暗一嘆,正要轉身,忽聽公羊羽嘆道:“多謝相告了。”梁蕭道:“不用謝我,你指點我劍法,我效些微勞,也是應當。”公羊羽哼了一聲,道:“你姓梁名蕭?”梁蕭道:“是!”公羊羽沉吟道:“你會蕭千絕的武功?嗯,是了,你以父姓為姓,以母姓為名,你爹爹當是梁文靖,你娘該是蕭玉翎了。”梁蕭渾身一震,掉過頭來,驚道:“你怎知道?”公羊羽皺眉道:“梁文靖那傻小子沒提過我的名號?”意下頗是落寞,嘆了口氣,又道,“那傻小子還好么?”梁蕭不禁眼眶一紅,顫聲道:“他、他不在啦,去世好久啦。”公羊羽雙眼陡睜,厲聲道:“你說他去世了?”足下一動,几乎一步跨出,但想到諾言,終究忍住。

  梁蕭見他如此模樣,心知與父親定有干系,當下無所隱瞞,將梁文靖去世經過說了一遍。公羊羽聽梁蕭說罷,痴了片刻,忽地仰首望天,慘笑道:“天上不知人間事,雨雪紛紛入悲秋。”梁蕭不解其意,公羊羽吟罷,興致索然,閉眼嘆道:“你去吧!”

  梁蕭見他如此,也是無話,只得返回觀中,剛一進門,阿雪便拉着他道:“哥哥,了情道長生氣啦!”啞兒也巴巴地望着他。梁蕭走進廂房,見了情瞪眼看着自己,便道:“公羊先生武功再高,如此天氣,也會凍僵,待他虛弱一些,我便動手制住他。”了情搖頭道:“窮儒公羊羽哪有這樣好對付?你解開我穴道,嗯,我不與他斗氣了,我不過一個道士,本不該動這些塵念的!”梁蕭心想以她平素性子,不會不守信諾,便依言解開她的穴道。

  了情起身道:“梁蕭,我有一事相求。”梁蕭道:“道長無須客氣,但說無妨。”了情嘆道:“都怪我被他擾亂了心境,沒能及早還醒。他如此做法,正是看透我無法忘情。對付此人,唯有以無情對有情。若我擺出無情無義的模樣,來個一走了之,他孤芳自賞,定然無趣得緊,所有發誓賭咒、比武斗氣都顧不及了,只會立馬來追。唉,如今他作繭自縛,正是大好機會,我與啞兒趁着風雪掩護,自道觀后門離開,你估摸我走遠了,再讓阿雪告與他,嗯,千萬記住,要阿雪去說,你不可插嘴。”

  梁蕭奇道:“為什么?”了情苦笑道:“他性子激烈,倘若倔脾氣一發,定然遷怒他人,難以收拾。阿雪柔弱女子,他便是怒火萬丈,也不會為難;但換作是你,兩把火燒到一起,只有越燒越旺的,動起手來,吃虧的可就是你了。”梁蕭聽得暗暗佩服:“我始終以為了情道長為人迂腐,不諳世情,殊不料分析道理如此厲害。她以前叫做林慧心,果真是心思靈慧;但如此一來,公羊先生未免可憐了些。”

  挨到申酉時分,風雪漸趨猛烈。北風呼嘯,細小雪花變做了鵝毛大雪,紛紛揚揚,不絕落下。到得次日凌晨,崖上冰雪堆起二尺來厚,公羊羽渾身上下卻掛滿霜雪,紋絲不動,仿佛一個雪人,只有偶爾呼出的一縷白氣,才顯出一絲生意。

  了情遙遙望了他半晌,終究硬起心腸,回頭一看,道觀后門已然洞開,便對梁蕭說道:“此時風雪甚大,足以掩藏聲息,若再不走,可就走不了。梁蕭,可拜托你了!”梁蕭拱手道:“道長放心,還請一路保重。”了情點點頭,走出兩步,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剎那間,不覺淚涌雙目,又生怕被人瞧着,匆匆掉頭,走出觀外。白毛驢早用棉絮裹好蹄子,走在雪地之中,更無聲息。只見二人一驢,冒着無邊風雪,越過黑黝黝的山梁,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之中。

  梁蕭目送二人遠去,心中不勝悵然,忽聽阿雪小聲道:“若換了是我,定然不會走的。”梁蕭嘆道:“情義之間,總難兩全,不過,了情道長的好心,似乎稍過了些兒。”阿雪垂首道:“從我記事起,就沒人對我這樣好過!若是有人待我這么好,就是再怎么違背倫常,我也要跟他在一起。”梁蕭笑道:“你性子好,人又美麗,何愁沒有好男兒喜歡,別想太多啦,惹得自己心亂。”阿雪瞅了他一眼,心道:“便是再好的男兒,我也不稀罕。”轉念又問道:“哥哥,若換了你是公羊先生,你怎么樣呢?”梁蕭略一沉吟,搖頭道:“我不知道。”阿雪嘆了口氣。兩人對坐無語,眼見天色漸漸發白,阿雪方道:“哥哥,了情道長想必走遠了,我去告訴公羊先生好么?”

  梁蕭望了望屋外的風雪,道:“她們大約是下山了!但以防萬一,再等片刻……”話未說完,忽聽觀外一個公鴨嗓子道:“老窮酸,老窮酸!”

第5章 冰炭加身
返回 《昆侖3:破城卷》[繁]
所属专题:《山海经》系列(凤歌)
所属分类:武侠 玄幻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