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血字的研究》[繁]
第九章 猶他之花

第十章 約翰·費瑞厄和先知的會談

  杰弗遜·侯波和他的伙伴們離開鹽湖城已經有三個禮拜了。約翰·費瑞厄每當想到這個年輕人回來的時候,他就要失去他的義女,心中便感到非常痛苦。但是,女兒的那張明朗而又幸福的臉,比任何爭論都更能說服他順從這個安排。他心中早已暗暗決定,無論如何,他決不讓他的女兒嫁給一個摩門教徒。他認為,這種婚姻根本不能算是婚姻,簡直就是一種恥辱。不管他對於摩門教教義的看法究竟如何,但是在這一個問題上面,他卻是堅定不移的。然而,他對於這個問題,卻不能不守口如瓶,因為在摩門教的天下,發表違反教義的言論是十分危險的。

  的確,這是十分危險的,而且危險到這種程度,就連教會中那些德高望重的聖者們,也只敢在暗地里偷偷地談論他們對於教會的意見,唯恐一句話露出去就會馬上招致橫禍。過去被傷害的人,為了報復,現在一變而為傷害者,并且是變本加厲,極端殘酷。塞維爾的宗教法庭、日耳曼人的叛教律以及意大利秘密黨所擁有的那些龐大的行動組織等等,比之於摩門教徒在猶他州所布下的天羅地網,都是望塵莫及的。

  這個無形的組織出沒無常,再加上與它相關聯的那些神秘活動,使得這個組織倍加可怖。這個組織似乎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但是,它的所作所為人們既看不見,也聽不到。誰要是敢於反對教會,誰就會突然失蹤。既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也沒有人知道他的遭遇。家中妻子兒女倚門而望,可是父親卻一去不返,再也不會回來向他們訴說他落在他的秘密審判者手中的遭遇。說話稍一不慎,行動偶失檢點,立刻就會招來殺身之禍;而且誰也不知道籠罩在他們頭上的這種可怕的勢力究竟是什么。因此,人們個個驚慌,人人恐懼;即使是在曠野無人之處,也不敢對壓 迫他們的這種勢力暗地里表示疑義,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最初,這種神秘莫測的可怕勢力只是對付那些叛教之徒的。可是不久,它的范圍就擴大了。這時,成年婦女的供應也已漸感不足。沒有足夠的婦女,一夫多妻制的教條就要形衕虛設。於是各種 奇怪的傳聞到處傳布:在印第安人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移民中途被人謀殺,旅行人的帳篷也遭到搶劫。衕時,摩門教長老的深屋內室里卻出現了陌生的女人。她們面容憔悴,嚶嚶啜泣,臉上流露出難以磨滅的恐懼。據山中遲暮未歸的游民傳說,在黃昏薄暮時刻,他們看見一隊隊戴著面具的武裝匪徒騎著馬,靜悄悄地從他們身旁疾馳而過。這些故事和傳說最初不過是一鱗半爪,但是愈來愈有眉目,經過人們一再印證之后,也就知道這是某人的所作所為了。直到今天,在西部荒涼的大草原上,"丹奈特幫"和"復仇天使"仍然還是罪惡與不祥的名稱。

  進一步了解這個罪惡淵藪的組織,只能使人們思想中已經引起的那種恐怖加深,而不是減輕。誰也不知道都是哪些人算在這個殘暴的組織里。這些在宗教幌子下進行殘酷、血腥行動分子的姓名是絕對保守秘密的。你把你對於先知及其教會不滿的言論講給他聽的那個朋友,可能就是夜晚明火執仗前來進行恐怖報復人們中的一個。因此,每個人對於他的左鄰右舍都不免心懷疑懼,更沒有一個人敢於說出他的內心話了。

  一個晴朗的早晨,約翰·費瑞厄正打算外出到麥田里去,他忽然聽到前門的門閂咔噠響了一下。他從窗口向外一望,只見一個身強力壯、有著一頭淡茶色頭發的中年男子沿著小徑走了過來。他大吃一驚,因為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大人物卜瑞格姆·揚親自駕到。他感到十分害怕,因為他明白,這種訪問對他說來是凶多吉少的。費瑞厄趕緊跑到門口去迎接這位摩門教的首領。但是,揚對於他的迎接表示非常冷淡,他板著面孔隨他進了客廳。

  "費瑞厄兄弟,"他一面說著,一面坐了下來,兩眼從他那淡色睫毛下嚴峻地瞧著這個農民,"上帝的忠實信徒們一直以善良的朋友態度對待你,當你在沙漠里行將餓斃的時候,我們拯救了你,我們把我們的食物分給了你,把你平安地帶到這個上帝選定的山谷來,分給你一大片土地,而且讓你在我們的保護下,慢慢地發財致富起來,是不是這樣呢?"

  "是這樣。"費瑞厄回答說。

  "為所有這一切,我們只提出過一個條件,就是:你必須信奉我們這個純正的宗教,并且要在各方面奉行教規。這一點,你也曾答應過這樣做;可是,如果大家的報告不是假的話,就在這一點上,你卻一直玩忽不顧。"

  費瑞厄伸出雙手答辯道:"那么,我到底怎樣玩忽不顧呢?難道我沒有按照規定繳納公共基金嗎?難道我沒有去教堂禮拜嗎?難道我……"

  "那么,你的妻子們都在哪里?"揚問道,四面瞧了一下,"把她們叫出來,我要見見她們。"

  費瑞厄回答說:"我沒有娶妻,這倒是事實。可是,女人已經不多了,而且許多人比我更需要。我也并不是一個孤零零的人,我還有我的女兒侍奉我哩。"

  這位摩門教的領袖說:"我就是為著你的那個女兒才來找你談話的。她已經長大成人了,而且稱得上是咱們猶他地方的一朵花了。這里許多有地位的人物都看中了她。"

  約翰·費瑞厄聽了這話以后,不禁心中暗暗叫苦。

  "外面有許多傳說,都說她已經和某個異教徒訂婚了。我倒是不願聽信這些說法的。這一定是那些無聊的人嚼舌。聖約瑟·史密斯經典中第十三條說些什么?"讓摩門教中每個少女都嫁給一個上帝的選民;如果她嫁給了一個異教徒,她就犯下了彌天大罪。"經典上就是這樣說的。你既然信奉了神聖的教義,你就不該縱容你的女兒破壞它。"

  約翰·費瑞厄沒有回答,他不停地玩弄著他的馬鞭子。"在這個問題上就可以考驗你的全部誠意了,四聖會已經這樣決定了。這個女孩子還年輕,我們不會讓她嫁給一個老頭子的,我們也不會完全不讓她挑選。我們這些做長老的,已經有了許多"小母牛"了,可是我們的孩子們卻還有需要。斯坦節遜有一個兒子,錐伯也有一個,他們都非常高興把你的女兒娶到他們家里去。叫她在他們兩個人中間選擇一個罷。他們既年輕又有錢,并且都是信奉正教的。你對這件事有什么要說的?"

  費瑞厄一聲不響,雙眉緊皺著,沉默了一會兒。

  最后他說道:"您總得給我們一些時間啊。我的女兒還很年輕,她還不到結婚的年歲呢。"

  "給她一個月的時間來選擇,"揚說著就站了起來,"一個月完了,她就要給我答復。"

  他走過門口時,突然回過頭來,臉漲得紅紅的,眼露凶光地厲聲喝道:"約翰·費瑞厄,你要是想拿雞蛋往石頭上碰,膽敢違抗四聖的命令,倒不如當年你們父女倆都給我死在布蘭卡山上的好!"

  他威脅地揮了一下拳頭,掉頭不顧而去。費瑞厄聽得見他的沉重的腳步踏在門前砂石小徑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他用肘支在膝頭上,一直坐在那里,考慮著究竟如何對女兒說起這件事才好。這時,忽然有一只柔軟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抬頭一看,只見他的女兒站在他的身旁。他一瞧見她那蒼白、驚恐的臉,他就明白了,她已經聽見剛才這一番談話了。

  她看見了父親的臉色,就說:"我沒法不聽,他的聲音那么大,整個房子里都聽得見。哦,爸爸,爸爸,咱們究竟該怎么辦呢?"

  "你不要驚慌,"他一面說,一面把她拉到身邊,用他的粗大的手撫摸著她的栗色秀發,"咱們總能想出個辦法來的。你對那個小伙子的愛情不會淡薄下來吧,會嗎?"

  露茜沒有回答,只是緊握著老人的手,默默地啜起著。

  "不,當然不會。我并不願聽到你說你會。他是一個有前途的小伙子,而且他還是個某徒。就憑這一點,他也就比這里的人強多了,不管他們是怎樣禮拜祈禱,也不管他們怎樣諄諄說教。明天早晨有一伙人動身到內華達去,我准備給侯波送個信,讓他知道咱們現在的惡劣處境。如果我對這個年輕人還算有點了解的話,那么,他一定會像起著電報一樣,飛也似的跑回來的。"

  露茜聽了她父親的這番描述,不禁破涕為笑。

  "他回來以后,一定會給咱們想個萬全的辦法的。可是,我擔心的倒是你,爸爸。有人聽說——聽說關於反對先知的那些可怕的事,說什么反對他的人都要遭到可怕的災難。"

  她的父親回答說:"可是,咱們還沒有反對他呢。如果咱們反對了他,那可就真得防備一下呢。咱們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哩。期限一到,我想咱們最好是逃出猶他這個地方去。"

  "離開猶他!"

  "就得這樣吧。"

  "可是田莊呢?"

  "可以變賣的,我們盡量把它變賣成錢。賣不掉的也只好算了。說實在的,露茜,并不是現在我才想到要這樣做。至於屈從在任何人之下這一點,就像這里的人屈從在他們那位該死的先知淫威之下一樣,我倒不斤斤計較。但是,我是一個自由的美國人,這里的一切,我實在看不慣。我認為我是太老了,學不來他們這一套。可是假如他真要到我的田莊里來橫行霸道的話,他就要嘗嘗迎面飛來的獵槍子彈的滋味了。"

  他的女兒看法不衕,她說:"可是,他們不會放咱們走的。"

  "等到杰弗遜回來以后,咱們很快就能逃出去了。在這期間,你千萬不要自己苦惱自己,我的好女兒,也不要把眼睛哭得腫腫的,不然的話,他若看見你這副模樣,就一定會來找我的麻煩了。沒有什么可怕的,根本也不會有什么危險。"

  約翰·費瑞厄對她說了這些安慰的話,說得十分堅定而有信心。但是,當天晚上,她卻看到,他與往日不衕,非常仔細謹慎地把門戶一一加閂,并且把掛在臥室牆上的那支生了鏽的舊獵槍取了下來,把它擦拭干淨,裝上了子彈。

第十一章 逃命
返回 《血字的研究》[繁]
所属专题: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全九册)
所属分类:悬疑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