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放弃你,下辈子吧》
3. 相亲第三式:忆青梅竹马

4. 追女第一式:深入虎穴

  夏长宁一把将我拽进怀里,恶狠狠地说:“等你喜欢上我、黏上我,我他妈再甩了你!”


  秋天是我很喜欢的季节,从学校校门到教学楼的这条路上种满了银杏,一到秋季,树叶儿金灿灿的,映着蓝天,色彩分明,走过的时候被风带下的银杏叶会从眼前飘落。

  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我都忍不住会笑,心情会变得极其开朗。

  然而,今年从树叶开始黄的时候起,我就再没笑过。

  夏长宁出现了。

  听别的老师说,夏长宁以成本价帮学校安装监控器,沿学校围墙安装了一圈监控探头。

  我们学校是所私立学校,为了让家长更放心地交纳昂贵的学费,安装监控器也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夏长宁没事就坐在银杏大道旁喝茶监工。

  我很害怕他当着别的老师面喊我的名字,介绍说我是他的女朋友。

  工作对我是多么重要,现在工作不好找,能进这所学校也是爸妈用尽了关系。我不想因为夏长宁而在学校成了风云人物,更不想为了躲他而辞了这份工作。我愁得很,不知道万一夏长宁当着老师和学生的面追求我,我该怎么办。

  突然觉得夏长宁是非常聪明的一个人。他在银杏树下坐了五天,没有和我打过一次招呼,就已经让我胆战心惊。

  再这样下去,我会神经衰弱的。

  于是,一天下班经过校门的时候,我主动和他打招呼:“你好。”

  夏长宁笑了,银杏树的金黄色衬着他的黑西装色彩分明,他的笑容同样明朗。他笑着说:“还有三天就完工了。”

  “哦。”我找不到话说了,干着急。

  难道只是我多想了?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怎么好意思再对他说“夏长宁,你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们不合适”?

  “有什么事吗?”

  我张了张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左右看看无人憋出一句话来:“你千万别在学校乱说我是你女朋友!”

  夏长宁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我,“我在学校说过吗?”

  是,你是没有,可我怕啊!我只能败走,干笑道:“没有,再见。”

  夏长宁在身后懒洋洋地说:“我一向公私分明,做完这个工程再说吧。”

  我停住脚步,就像捉住了他的小尾巴一样找到了借口,气愤地回过头,“我说过,我们不合适,你别来找我了!”

  吐出这句话我心里总算舒服了些。

  夏长宁冷笑,他真的是在冷笑!“福生哪,我找你是我的事,你别理我就行了呗!”

  啊!啊!啊!这个流氓!这是我的工作单位,我的学校啊!他找我,我不理就行了?我的同事会怎么看我?我的学生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然后再私下讨论!这怎么可以?!

  “你不要来找我好不好?”我低三下四地求他,急得汗都沁了出来。他就不知道“人言可畏”这四个字怎么写的吗?

  “行啊,我不是没找你吗,是你来找的我吧?”

  我找你还不是害怕你会来找我?不行了,我已经被绕得头快晕了,忍不住大声说了句:“夏长宁,你这样会让我更讨厌你!”

  夏长宁站了起来,离我又近了一步。我瞪着他毫不退缩,这次不灭了他,以后他会更嚣张!我的勇气在熊熊燃烧。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下他能把我怎么样?!

  他伸出手,我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夏长宁扑哧笑了,拿走了一片掉在我肩上的银杏叶,神情显得很和蔼。他什么意思?

  “福生,你们学校的老师都用很怪异的眼光在看我们呢。”他低低地说道。

  我猛然回头,正对上语文组的几位老师的目光,果然带着一种了然、一种惊诧。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心如擂鼓,抱头鼠窜。

  第二天上班我就知道了昨天别人眼中的情形。

  语文组赵老师说:“宁老师,夏总对你很不错啊,那眼神温柔得要把人溺毙了!”

  陈老师说:“就是,夏总和宁老师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幅风景画!”

  “你们别乱说!”我脸红。

  “哈哈,宁老师害羞了!”语文组顿时笑成一团。

  “你们真的别乱说,他是个同性恋!否则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女朋友?夏长宁身边都是男人!”急中生智,我冒出了这句话。

  语文组众老师的注意力马上转移,惊呼一片,继而遗憾、叹息。

  我终于吐出了心里的一口闷气。

  “宁老师,你怎么认识他的?”总有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我悠然地喝了口茶,满意地在学生卷子上用红笔画出一个勾,笑道:“我最好的朋友喜欢他,结果没想到一接触发现他是个同性恋,还伤心了很长时间,我就这么认识他了。现在大家成了好姐妹!不过,别捅出去啊,夏长宁在本市还算知名人物。要是知道是我泄露出去的,我就惨了!”这个解释无迹可寻,无懈可击!

  老师们自然应下,谁知道回头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哈哈,我发现银杏大道的风景又漂亮起来。

  工程完工的最后一天,我经过银杏大道时,夏长宁笑嘻嘻地叫住了我:“福生!”

  我回头冲一起下班的语文组的老师们挤了挤眼睛,笑着问:“什么事?”

  他一怔,眼睛里冒出疑惑,“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今天工程完工,你和你的兄弟们去吃吧。”我把“兄弟们”三个字咬得特别重,我相信听到这句话的老师们都会会心地一笑。

  夏长宁安静地看着我,我赶紧转身,挽住赵老师的手有说有笑地离开。心跳得很快,要是被夏长宁知道了,我该怎么办?

  可我是被他逼的啊!结果我又一宿没有睡好。


  第二天我下班的时候,夏长宁出现在学校门口。我远远地看到他的身影,借口要抱学生作业回家批改返身回了教学楼。等到老师们走完,我才慢吞吞地走出去。

  如果可以学螃蟹走路,我想我现在的脚步也差不多了,出了校门我就横着往一边移,尽可能地离他远一点儿。

  “宁福生!”夏长宁全名全姓、分贝极大地喊我。

  我听不见!脚步加快,希望能快步走回家。

  “你真有意思!”夏长宁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在脑后响起。

  我真是欲哭无泪,回过身望着他,“你别来找我好不好?我求你了,好不好?”

  夏长宁轻叹了声,“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差劲。”

  “不不不,你的条件非常好,随便找什么人都比我强啊!我长相一般,家境一般,我们真的不合适!”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希望英明神武的夏总同志能够充分理解。

  他却笑得直抽气,“福生,你是自卑吗?”

  我不是自卑,我是对他的社交圈、他的为人处世通通不接受。我一字一句地回答他:“我对你没感觉。”

  “哦?你是听说我是个同性恋所以没感觉?”

  我吓得腿一软,我不是听说,这话明明是我自己说出去的好不好?

  “我保证不是同性恋,不过,连我妈都怀疑,所以,我得找个女朋友。”夏长宁这样回答我。

  “别找我行不?”

  夏长宁笑了,他的笑容让我害怕。

  “本来是可以的,谁让你觉得我是个同性恋呢?只有找你才能让谣言不攻自破,对吧?”

  他是故意的,他知道是我说出去的,故意报复我。

  “对不起,学校老师开我玩笑……我会向她们说明你不是同性恋。还有,我有男朋友了,是个医生。我和他从小玩到大,感情很好,兴趣爱好也一样,所以,对不起了。”我能想到的都说了,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夏长宁想了想,说:“兴趣爱好是可以培养的,我也可以和你去食古斋吃虫宴。走吧,听说食古斋的全蛆宴极有特色!”

  白花花蠕动的蛆霎时清楚地出现在脑中,我如假包换地蹲在街边吐了。

  都是些什么强人啊!

  夏长宁又说了句让我跌进地狱的话:“你撒谎是吧?!“

  我抬起头,夏长宁笑嘻嘻地看着我。他什么都知道,我怎么就忘了我那天在出租车上干呕被他开出租车的朋友看见的事了呢。我怎么可能喜欢吃蛆?

  悲愤之心顿起,我终于爆发,“我说谎又怎么样?我就是不喜欢你!”

  “感情也是可以培养的,你爸妈还是包办婚姻呢。你就当也是包办的吧!”

  我想晕倒。

  夏长宁站在我面前,我仔仔细细地观察他。这厮的目光毫不退缩,闪动着邪恶的光芒。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这个人非常简单,读完书就工作。朋友圈子不外是我那些同学,而最要好的朋友只有中学同学梅子。我长这么大还没和任何人吵过架,更别说结怨了。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惹到了夏长宁?

  我慢吞吞地问他:“相亲之前,我没见过你吧?”

  “呵呵,没有。”夏长宁非常肯定。

  “你对我一见钟情?”

  夏长宁哈哈大笑,“你像是……会让人一见钟情的?”

  我气,我又没有让人惊艳的外表!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不过,他的话怎么听着让我很不舒服呢?就算我不会让你一见钟情,你也犯不着用这样的语气来打击我吧!我生生压下被他藐视的怒气,深吸一口气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不为什么,那天相亲的人是你呗。”

  这是什么答案?我惊诧得就像是在看怪物,嘴唇忍不住哆嗦。他是被渔夫放出来的魔鬼,放出他的时候他正好想杀人!

  “福生,你的名字给了你好运气!遇到我是你的福气!”

  好运气?被一个流氓缠着叫好运气?我被他打击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福生,你没男朋友,我也没女朋友,你不觉得很合适?”

  我气极反笑,“呵呵,大街上那么多漂亮女孩儿都没有男朋友,你去感化一个吧!”

  “那天来相亲的人是你。”

  我说不过他,只有固执的一招,“我不愿意!我不可能做你女朋友!”

  夏长宁瞅着我,沉默了几秒钟回答:“刚开始是这样的,你了解我多一些就愿意了,我好歹条件比你好多了!”

  NND,他还是个自大的流氓!我被他刺激得血直往头顶冲,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抬腿狠狠一脚踢了过去,我真的很想扁他!

  夏长宁似乎练过把式,身体不知怎么一旋一扭,人已经到了我身后,扶着我的肩低声说:“如果你爸妈也同意,你同意吗?”

  我身体一僵,甩开他。他要干什么?

  夏长宁退后两步,想了想说:“这样吧,咱们边吃边聊?”

  我顿时想起食古斋,吓得一抖。

  “放心,不会吃那些恶心的东西。我想,咱们谈一谈会好点儿。”

  那就谈吧,我也不想被他成天缠着。


  房屋往后退去,视线慢慢开阔起来。

  秋天的阳光温暖的照在田间,这是去哪儿?

  “打靶场!”夏长宁说。

  “就因为上次我没去,所以你非带我去不可?你是个偏执狂!”我听出来了。

  夏长宁忍不住笑,瞟了我一眼说:“福生,你真的很聪明!我要做的事一定会做到,你怨也没用,我不信你会跳车!”

  我想跳,我只是不敢!摔死事小摔残事大,脑子有病才会选择跳车!我希望一脚把他踹下车去!我沉着脸坐着,一路上再不说话。

  城郊打靶场我是来过的。那会儿在镇上我有个叔叔是好猎手,我从小就喜欢跟着他用汽步枪打猎,除了麻雀,我最喜欢的是打油菜秆。一枪打过去,铅弹从油菜秆中心穿过,一米多高的油菜秆撑不住重量会很缓慢地倒下去,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给我种悠然的伤感。

  爸妈因为工作原因只有寒暑假时才能团聚,我十岁才跟着妈妈从镇上搬到城里。老爸老妈很开心,到了周末或是放寒暑假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便玩遍了城郊。老爸的学生在打靶场工作,打靶不要钱,我也喜欢,不过,读高中后课程紧,就再没来过了。

  眼前的打靶场已经不是原来简陋的房子和围墙围住的空地,而是建成了俱乐部的模样,兼营宾馆、餐厅、桑拿等等,是省市射击队的专用靶场,也成了有钱人爱来玩的地方。

  跟着夏长宁往里走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决斗,幻想着举枪潇洒地崩了夏长宁的场面,忍不住开心地笑。

  “福生,今天可能要比试一场才行!你别紧张!”夏长宁低声叮嘱我。

  我吓了一跳,难道他会读心术?

  进了靶场,夏长宁和正在玩的一群人打招呼。他朋友可真多!男男女女又是十来个人。

  “夏哥你来晚了,没看到阿敏多酷!今天成绩好得惊人!”有人这样说。

  被人称为阿敏的女孩子二十来岁,很时尚、很漂亮,正笑嘻嘻地看着夏长宁,手挽着一个年轻人。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突然吐了吐舌头,娇笑着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陈哥你放心,夏哥今天肯定输!”

  “输?我的枪法陈树拍马也赶不上!”夏长宁扬眉。

  被阿敏挽着手的陈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突然说:“要不这样,我喝酒是小事,今天让阿敏和宁小姐比比?她们输了咱俩喝酒?”

  夏长宁不屑地瞪他,“福生哪能比得过阿敏?要不,福生输了你喝,阿敏输了我喝?”

  我安静地站在一边观察着,一言不发。

  陈树爽朗一笑,“好,看在你小子肯带女朋友来的分儿上,宁小姐和阿敏比试,宁小姐输一枪我喝一瓶!”

  夏长宁扑哧笑了,“不用比了,你自个儿喝十瓶吧!当是庆贺兄弟我找到女朋友了!”

  我慢吞吞插了句嘴:“我不是你的女朋友!”

  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我。

  夏长宁笑了,“都听到了?谁让你们乱喊她‘嫂子’,福生面浅着呢。一听‘女朋友’三个字就和我急。”

  在场的人都笑了,阿敏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嗔了夏长宁和陈树一眼说:“别理他们,一群流氓!”

  我心里叹气,我说话要是管用也不会被他弄到这地方来了。

  阿敏递了把枪给我,很多年没有拿枪了,有点儿沉。

  夏长宁在我耳边压低了声音不怀好意地笑,“你赢了就不用做我女朋友!”

  我猛然抬头,“你说的?算数吗?”

  他笃定自信地回答:“当然算数。我信用一向好。”

  阿敏回头望着陈树叹气,“你醉死我可不管你!”

  陈树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说:“十瓶啤酒醉不死我,胀肚子罢了,别让着宁小姐,省得让夏总笑话!”

  “为什么不是十瓶白酒?”我下意识地接嘴。

  周围人轰地笑了。夏长宁笑得仰躺在椅子上拍着陈树的肩说:“瞧我家福生多懂得护短!十瓶白酒?二两装的二锅头都成啊!”

  陈树被他一激说:“两斤白酒罢了,喝醉了阿敏会心疼,值了!”

  我掂了掂枪,和阿敏比。

  第一枪靶子回来,阿敏赢,一瓶二锅头推到了陈树面前。我有些抱歉地看着陈树。他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冲我温和地一笑。我感激地回了他一个笑容。

  还有九枪。夏长宁,你等着吧。

  我报仇的烈火让我的手变得稳健,适应了下,利落地瞄准、射击。

  身后鸦雀无声。我的福气终于回来了。夏长宁终于失算了一把。接下来的九枪我只输了一枪,八枪全在九环以上。

  放下枪,摘了护耳,我回头。夏长宁面前摆了八瓶二锅头,他定定地瞧着我,满脸的惊诧。

  “哈哈!没办法了,夏长宁你挖坑自个儿跳吧!”陈树意外得眉飞色舞,搂着阿敏吻了下她的脸。

  阿敏笑得花枝乱颤地打趣道:“夏哥是故意的,就想让福生赢了他好喝酒,醉了有人心疼哪!”

  我被他们说得极不好意思,心却飞扬起来。陈树的那句“夏长宁你挖坑自个儿跳”的话太让我高兴了。

  大家笑闹着去吃饭,席间哄笑着敬夏长宁酒。他拿着二锅头的玻璃瓶子死盯着我,每喝一口都像啃了我一口似的。我笑望着他得意地扬起下巴,心里太舒坦了。

  他喝完八瓶酒,满脸通红。饭也吃完了,我该走了。

  担心夏长宁酒后不能开车,他的一个朋友开他的车送我们。

  夏长宁瘫倒在后排,我坐副驾。他朋友回头望了他一眼对我说:“小心他明天找你算账!呵呵!”

  我也笑,夏长宁你自个儿说的,我赢了就不用做你女朋友!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夏长宁居然微睁着眼,衬衫的衣领扣子解开,剑眉挑着一动不动地斜睨着我。我赶紧回头坐好,心怦怦直跳。他的眼神像淬了火似的烈,我心里冷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怪谁呢?

  到了家,我一看时间,都十点半了,吓了一跳,赶紧给梅子发了个短信串供。只要不是和男人约会,妈妈应该不会怪我回家晚。

  我对夏长宁的朋友说了声“谢谢”,瞧也不瞧夏长宁推开车门就走。

  从此,他没道理再来找我了。哈哈!

  身后传来关车门的巨响。我一惊回头,夏长宁摇摇晃晃地钻了出来,大声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说话,对你不算数!”

  我傻了,冲到他身前吼道:“你太不要脸了!”

  “今晚没谈成,不算!明晚……”他话没说完撑着车门开吐,吐出一摊后用衣袖随意擦了擦嘴说,“明晚,我们慢慢谈!”

  我气得浑身发抖,恨急怒吼:“人家都说不喜欢你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你还是男人吗?”

  夏长宁一把将我拽进怀里,恶狠狠地说:“等你喜欢上我、黏上我,我他妈再甩了你!装什么纯情!”

  我吓坏了,真的被吓坏了。他是兵痞!是流氓!我使劲挣扎,换来一句让我更晕的话:“我才吐过,不想吻你!”

  啊……他才吐过!他要是吻我,我也会……吐!我浑身发抖,腿一软就往下滑。

  夏长宁醉了,他的腿也一软,抱着我倒在了地上。我尖叫一声,连打带踢地挣开他,拾起包飞也似的跑掉。

  身后传来他含糊不清的声音:“宁福生……你记住了……你他妈给我记住了……”


  第二天下班,拖到老师们走完我才悄悄走出校门。没有看到夏长宁的身影,我长舒一口气。

  第三天,没看到他。

  整整一周没看到他。

  我想,那天下了车他说的都是酒话,酒醒后他应该记得他说过的话,我赢了就不做他的女朋友。

5. 追女第二式:死缠烂打
返回 《放弃你,下辈子吧》
所属专题:掌阅精品小说选·第一辑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