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放弃你,下辈子吧》
7. 情敌决斗一回合:半路程咬金

8. 情敌决斗二回合:冷眼旁观

  “福生,你是会带来福气的人。遇到你,我觉得很幸运。”这些日子以来,今晚是我第一次觉得老妈给我取了个好名字。


  丁越告诉我,那天他回过神正要追出来的时候伍月薇拦住了他。她说:“丁越,你不想知道我当时离开的原因吗?”

  丁越回答她:“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见到你很意外。我女朋友好像误会了,我得找她去。”

  伍月薇望着他说:“是啊,真的是很意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都有女朋友了?”

  丁越心里有气,忍不住呵斥她,“你太假了!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离开,连名字都是假的!别提那三天的事了,是我愣头愣脑二傻子一个。现在我有女朋友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伍月薇只叹了口气,说:“你惹得起夏长宁吗?他看上的女人,你抢得过?”

  丁越知道夏长宁。这座城市不大也不小,夏长宁的交游广泛让丁越多少也听人说起过。

  他说到这里时看了看我,微笑着说:“福生,我不信你是那种人!”

  “哪种人?”

  “你不会是脚踏两条船的人。不会一边和夏长宁交往着一边又和我约会,所以,我不相信月儿的话。”丁越淡淡地说。

  他的话让我热血沸腾,感动得使劲点头,恨不得一股脑儿把怎么认识夏长宁、伍月薇的事全抖出来。

  丁越温柔地看我一眼,说:“那三天很浪漫、很童话也很刺激,我一直忘记不了。月儿很漂亮,也很活泼,和她在一起我整个人变得疯了似的。可是,一年后再见到她,我却发现我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而看你跑掉,我却很紧张。福生,我有这段恋情,你介意吗?”

  他的话让我的心突起突落,怦怦直跳。丁越是真的为我紧张吗?

  “如果不是我当时很紧张你,怕你生气不理我了,我依然没办法确定我放下那段感情了。”

  我支着下巴望向窗外。黑漆漆的夜,玻璃窗上只有桌上蜡烛映出的一点光,淡而朦胧,隐约能看到对面的丁越。他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焦灼,目光炯炯地看向我。

  “如果,她说她也没忘了你,当时只是有什么急事突然走掉。如今找到你,可以和你重新开始,丁越,你会忘记那段曾经的感情?”

  我转过头看丁越,眼睛也没眨一下。他没有回避我的眼神,轻轻地回答:“我不是因为失恋需要有人填补空虚才找你的。福生,你自有你的魅力。”

  最后一句话把我击倒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宁福生自有魅力!这话让我的身子骨都轻了。

  “但是我还是留下来听她说完。我很想确认一点,那三天,她是否真心。我傻了一年,想彻底放下这件事,所以,听她说完和她说完‘再见’才来找你。昨晚,你遇到了夏长宁?”

  我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如何认识的夏长宁,夏长宁如何拒绝伍月薇,她又如何威胁我说要抢走他。

  丁越没有丝毫伤心,微笑着说:“我在瑞丽告诉过她我的工作单位,她一直没有来找我。如今她突然出现,我就在想,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不难过?你还想了她一年呢!”我很好奇。

  “想象和现实是有差别的。她永远不出现,在我心底深处也许始终有个梦。而她出现了,活生生地站在面前,却打破了这个梦境。”

  “你是比较了才明白的吗?”

  丁越呵呵笑了起来,宠溺地揉了下我的头发。我没有躲开,我甚至有点儿喜欢他这样的动作。

  “福生,你是会带来福气的人。遇到你,我觉得很幸运。”

  这些日子以来,今晚是我第一次觉得老妈给我取了个好名字。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丁越牵了我的手,我脸一红偏开了头,心又怦怦跳了起来。他的手和他的人一样让我觉得温暖。


  我和丁越恋爱了。

  他是异常体贴的人。天气一天天变冷,丁越一早会发短信提醒我,“记着穿厚一点儿去上班。”

  下班的时候,他只要有时间就尽可能地来接我。

  他总会握着我的手放进他的大衣口袋里,嘴里不停地念:“暖和了没?”

  刚开始,丁越总爱带我去一些好一点儿的酒楼,可我们都是拿工资吃饭的人,有一次我便认真地说:“丁越,这样很浪费的。”

  他就笑了,“福生,别人追女朋友常哭没钱花。你这样替我省钱,我真有福气。不过,你别替我省钱,我好歹比你早工作几年,我不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但我还是觉得每次去酒楼吃饭挺奢侈的,就点两菜一汤加上喝茶、看电影、车费,一个月少说也要花掉两三千元。我自己一个月工资就那么点儿。我不好意思去问丁越的收入,但是和他约会,随便消费一次就花这么多,还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以后再和丁越约会,我就坚持不去那些高档酒楼了,常拖着他去一些很普通的馆子吃饭,有时简单一点儿就吃两碗面。

  丁越便叹气,“福生,省下的钱做什么好呢?我们去逛商场好吗?冬天来了,正好给你买几件衣服。”

  我心里很甜,但还是拒绝。

  丁越有些不高兴了,板着脸说:“福生,给女友买衣服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非要和我分这么清楚吗?”

  我尴尬极了,只得说:“别买太贵的。”

  丁越轻笑着回答:“你要不好意思的话,我给你买,你也给我买呗!”

  这办法好!我呵呵笑着同意。丁越便搂紧了我哭笑不得,“傻丫头!”

  丁越带我去的地方让我大吃一惊!这是城里最贵的百货商场,商品都是名牌,随便一件就几千块。我站在门口打死也不进去。

  “我给你开玩笑哪,不要你买这么贵的给我。我有这个就够了。”他扬了扬手上的幸运绳。我编来送他的。从栓上他手腕那刻起,他从来没有取下来过。

  我抿着嘴乐,望着他又有些无奈地说:“丁越,你把钱存着买车、买房都好啊,一件衣服几千块,又不能穿一辈子,划不来。”

  丁越想了想,说:“没车是不太方便。这样吧,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好不好?外面逛街太冷了。”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于是牵着丁越的手以买衣服为名,在百货商场里公然享受暖气。

  我们一家家看,就是不买。

  我咂舌地翻看衣服的价码牌,发出一声声惊叹。丁越插着手看我笑,无视漂亮小姐的白眼,没有半点儿尴尬。

  我很喜欢他这种气度。买不起与内心的高贵没有关系。

  正走到一处,我的目光在这家以黑白色设计闻名的服饰名牌店多停留了会儿。

  丁越低声问我:“喜欢?”

  喜欢,可是买不起,看看就算了。我对丁越笑,“不是所有喜欢的都要买的。”

  他笑了笑,拉着我的手进了店,指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说:“福生,我看你穿这件肯定好看。你适合黑色。”

  我翻了下价码牌,手一抖。这件大衣要两万多!我马上放下,摇头对丁越说:“太贵,我不要!”

  丁越坚持要我试,哄我说:“你试试看,不买,只试试。”

  这时,伍月薇意外地从店里的更衣室走了出来。她的目光在我和丁越身上打了个转,笑了笑,招呼说:“宁老师也喜欢这个牌子?”

  我很想翻白眼。她真是阴魂不散!

  “嗯。只不过太贵,我买不起,看看罢了。”我抢先一步回答她。人自贱则无敌!

  我很得意自己的急智。这回,她没办法当众回嘴了吧?她要敢说“买不起别来逛”之类的话,我就马上把简对罗彻斯特的经典阿Q对白搬出来——

  站在上帝面前的灵魂是不需要穿衣服的!呵呵,我想笑,穷人维护自尊的招是层出不穷的!

  “女人不需要有钱,男人有就行了。”伍月薇肯定听到我和丁越的对话了,语带讽刺地看着丁越。

  丁越笑了,“把女朋友打扮漂亮是男人的责任。福生,去试吧。”

  我正要拒绝,突然看到丁越的目光。他不想我拒绝他。我想,女朋友要是喜欢,他买不起会不会很没面子?特别是在听了伍月薇的话后,我便抬头对丁越笑着说:“漂亮的我都喜欢,但不见得都要买。”

  丁越的目光让我有些不懂。似感慨似感动,唇边的笑容却异常温柔。

  伍月薇“哼”了声,不屑地瞥了我和丁越一眼,噼里啪啦从衣架上拎了四五件衣裳,同时掏了张卡出来说:“都要了。”

  丁越让小姐取下那件黑色大衣,塞到我手里,又推着我进更衣室。他似乎意识到了,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想给你买件衣服,不在这家店买也行的。”言下之意他不是被伍月薇刺激了。

  “呵呵!丁越,何必呢,花掉一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买件衣服,赌气不值得。”伍月薇还在煽风点火。

  “就算花一年的收入给福生买件衣服,也值得。”丁越静静地回答,用眼神制止我再说话。

  我恨伍月薇。普通老百姓穿两万多的大衣,太骚包了。她这样说,不是逼着丁越一定要买吗?

  可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我再拒绝,丁越就太没面子了,只好试穿了这件大衣。

  “福生,黑色衬你的气质。你虽然瘦,但是身材比例很协调。”丁越赞了我一句,看着我很开心地笑。

  镜子里的自己因为这身黑色意外有些冷艳的感觉。我从来没穿过黑色,因为瘦,怕穿出去显得更瘦小。但是这件大衣的大翻领恰好增加了我的肩宽,我的细腰避开了冬天衣服多、腰间显得臃肿的情况,大衣腰带勾勒出了完美的腰线。我不得不承认丁越很有眼光。

  事已至此,我只能看着丁越掏卡付账,然后拎着那件骚包的大衣离开。

  我俩在百货商场外等车的时候,夏长宁正好开车过来接伍月薇。他下车接过她手中的衣袋扔进后排座,瞟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丁越手里的衣袋。我马上想起他曾经捧朋友的场照我穿的号买了五千块的衣服而我没有收的事。他这么看我是在讽刺我收下丁越买的骚包大衣吗?

  伍月薇对我们一笑,上了他的车。

  我有些紧张,丁越稳稳地握住我的手,温柔地问我:“冷不冷?”

  我摇头。他转过身给我拢了拢围巾。

  越过他,我看到夏长宁的车已走远。从上次我砸了西餐厅后他一直没来找过我。我想,现在他是真的不会再来纠缠我了。

  他们走远后,我才认真地对丁越说:“真的太贵了,我穿在身上烧得慌,我一年的工资呢。为什么一定要买啊?”

  丁越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他突然对我做了个怪脸,问我:“如果我有钱,不在乎这两万多,你敢穿吗?”

  “可是你在外贸公司上班能有多少钱啊?你又不是千万家产,几万块当几百块处理。”

  丁越朗声笑了起来,对我说:“好吧,等我有了千万家产,再给你买。现在嘛,怎么办?买都买了。”

  我叹了口气,“要是能退就好了。”

  丁越扑哧笑了,“好,我们去退了。退衣服的钱,等你放寒假我们去旅游如何?”

  “真的能退?”

  “放心好了。”

  我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丁越真的把那件大衣退了,却买了同款式的黑色大衣送我,价码牌都没有摘,他说:“让你穿得踏实一点儿,这件才一千多,是仿名牌。你必须收下。”

  我收下了,觉得很甜蜜。

9. 情敌决斗三回合:蛮横抢人
返回 《放弃你,下辈子吧》
所属专题:掌阅精品小说选·第一辑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