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放弃你,下辈子吧》
13. 改变策略之:甘做守护神

14. 改变策略之:趁虚而入

  我就这样看着夏长宁,觉得生活跟我开了个玩笑,让我在极短的时间里懂得了欺骗、残酷、背叛与伤痛。


  暖暖风轻,将教研室的浅蓝色布窗帘子吹得一动一动的。所有的老师都懒心无肠地在批改作业,偶尔聊聊时尚与美食。

  夏长宁的花来了我该怎么办?我脑子里只想着这一个问题。

  也不是没被他感动过。他平实地说喜欢我时,我几乎当成真的了。只是我对他没有像对丁越的那种感觉。

  我听了也就听了,还是想离他远一点儿。

  夏长宁就算是认真的,我也没那份心了,就像我不明白什么叫心动似的。也许,我真的没有心了。

  “宁老师,想什么这么出神哪?”陈老师用笔敲了敲桌子。

  我讪讪一笑,总不可能告诉她,我在等一个人送花,正苦思该如何处理吧?还有一堂课就下班了,我瞟了下时间,收拾东西站起来说:“还有一堂课就下班了,这天气最适合睡觉。我上课去了。”

  我避开了陈老师的问话,感觉有点儿头痛。要是花送到教研室,她们又该有话题聊了。夏长宁,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话说得好听,执行起来有难度哪。

  一堂课上得心神不宁,讲了二十分钟就让学生自习。好不容易混到下课,我悄悄走到教研室外往里张望。

  教研室里面没动静,相当安静。我舒了口气,推门。

  “哇!回来了回来了!”教研室里瞬间变得热闹。

  我四处张望着夏长宁的花,只有这个才会让教研室如此轰动。我瞅了半晌没见到,正站在那儿莫名其妙。陈老师兴奋得脸都红了,拉着我的手走到窗边说:“福生你看!说是送你的!太漂亮了!”

  从这边窗户能望到校门。我看到校门口堆出了一片花海,红彤彤的一颗心哪,美丽得太夸张了。就算不是送给我的,我也很喜欢。

  “哎,宁老师,是丁越回来了?”在陈老师记忆中,丁越是超有钱的人。

  “这么大手笔,肯定是他回来了。浪漫啊!虽说是烧钱,但是哪个女人不喜欢?”她还在唠叨。

  语文组的老师们瞅着我说:“宁老师好事快近了吧?要请客!不能瞒着大家哪!”

  “请客请客!”

  心为什么会觉得惆怅?我觉得自己是在苦笑。是丁越吗?那个先说分手再消失的男人,曾经让我为之心动的男人?是他回来了吗?不过就算是他送的,我也不再是从前那种心情了。

  我怔怔地想,如果真的是丁越送的,我还会很甜蜜、很开心、很幸福地收下吗?又情不自禁想起冬天丁越接我下班,总握着我的手放进衣服口袋里暖着的情景,心里的酸楚像墨汁滴在润湿的纸上慢慢地漾开。

  “呵呵,宁老师都看呆了,快去快去!”陈老师抢过我的课本,推着我出教研室。

  出了教学楼,一帮老师和学生都站在窗口望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很疲倦的感觉,像背上粘着太重的东西,甩都甩不掉。

  只一天,只一次,我就对付不了夏长宁。

  他总是非常强悍、非常夸张地出现。离一月考试还有半年时间,我多么希望能早一点儿考上,然后离开。

  慢吞吞地走出校门,门口用红掌堆出一颗巨大的心,造型非常夸张。我想还不如直接堆钞票!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呢?我觉得无力,他要咋的就咋的吧。

  “宁小姐!”

  我眨了眨眼,伍月薇短靴短裤时尚亮相,带着她无与伦比的美貌与堪比模特的身材以及下巴永远向上抬的姿势睥睨着我。

  “伍小姐,这些花你喜欢请全搬走。顺便请你把夏长宁拴好了,零花钱管紧一点儿,省得他败家!”大概是与他们斗得久了,看到伍月薇我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您误会了,这是丁越送你的。他现在不方便回来,又着实想表达一番思念之情。警方考虑到他破案有功,我私人掏腰包替他买花送女朋友。”伍月薇懒洋洋地说。

  丁越不方便回来,请你买花送他女朋友?

  一种凄凉油然而生。他就算不方便回来,可连打一个电话都不成吗?我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丁越情况的人。

  我望着美丽的花努力地保持镇定,“伍小姐您费心了。我想你还不明白情况,我和丁越已经分手了,他甚至要回了给我买的那件大衣。所以这花我不能收,也不敢收,免得将来我还得买上一堆红掌还回去。再见。”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对丁越太绝情吗?”

  我很想笑,盯着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对丁越绝情?我对他绝情!这世道什么时候可以指鹿为马了?

  “这是我和丁越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

  正说着,这时陈老师她们也下班了,嘻嘻哈哈走过来,望着那一大片红掌啧啧赞叹。陈老师撞了我一下,“人呢?”

  伍月薇看笑话似的接了句话:“丁越生意忙,托我代送的。”

  “真是丁越啊!有钱的帅哥。哎,福生,你还瞒着我们!”

  “就是。他什么时候回来啊?要请客!”

  夏长宁呢?我现在是多么希望夏长宁赶紧出现,灭了伍月薇这个妖孽!

  当着众老师的面,我实在不希望当众再宣布一次丁越与我无关!这就是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的事,越描越黑。

  “花送到了,丁越的意思我也带到了。再见!”

  伍月薇嘴边浮起一抹促狭的笑容。我顿时明白了。也许丁越是托她带消息来,也许也托了她送束花来,她就故意弄出这么大动静让我难堪。

  “等一下!”我叫住了她,很平静地说,“请转告丁越,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再无瓜葛。这些花,我不会收的。”

  我说完扔下看热闹的老师与围观的学生,大步离开。

  陈老师实在是个极三八的人,小跑过来挽住我的手,紧张地问:“哎呀,福生!真分手了?真的吗?真的吗?”

  我突然有些理解她班上的学生,有这样的老师实在很痛苦。

  还没等我再次声明,夏长宁就像等待了很久才瞅准了这个机会似的,闪亮登场了。

  他在下午温暖怡人的阳光下出现,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他甚至对陈老师招呼了一声:“陈老师好,早听福生说你和她关系特别好。”

  陈老师的嘴张得老圆,指着夏长宁恍然大悟,“哦哦,是夏总啊!”说完像扔鼻涕似的甩开我的手,窃笑道:“不打搅你们了!明天见,宁老师!”

  我没动,回头看了眼伍月薇,再瞟了眼夏长宁,说:“真是好战友,这出戏太精彩了!”

  夏长宁手里一枝花都没有,我直觉丁越压根儿没有送花,伍月薇是配合夏长宁演戏。

  夏长宁没回答,望着伍月薇招呼了声:“薇子,明天帮我送花给福生吧?你钱多,比我送的豪华多了。”

  伍月薇懒懒地看着他,冷声道:“阿宁,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好男人。宁小姐说与丁越分手了,我想丁越可以放心和我在一起了。”

  我脑子嗡的一声,在丽江丁越脱口而出说我和伍月薇不一样。他心里……我缓缓问她:“是你要丁越拿回那件大衣的吗?是你让他什么话都不说就离开?”

  伍月薇高傲地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还是我让丁越和你恋爱的。可他忘不了那三天,明白?”

  我一下子想起那晚和丁越在餐馆里看到伍月薇的情景。丁越不是这样的,他说他忘了,他说他不爱伍月薇了,他说他喜欢我……伍月薇对他就这么重要?重要到他要来欺骗我的感情?我从来没有被人欺负得这么惨过。我扭头就跑。

  “够了!薇子!”夏长宁吼了她一嗓子就来追我。

  夏长宁一把揽住我的肩,箍着我往前走。我无声地挣扎,只想离开他们这些人,一个人待着。转过街角,夏长宁把我塞进车,冲我说:“要你们学校的人看笑话?”

  我没动,蜷在座位上头恨不得埋进膝盖里。我知道自己很狼狈,眼泪淌了满脸,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堵着。

  车往前开着,我完全不知道他开到了什么地方。

  等车停住,我才发现到了打靶场。

  “想打会儿枪发泄下吗?”

  我坐着没动,抽了抽鼻子,已经没眼泪了。

  夏长宁打开车的天窗,点了根烟抽,也不说话。

  隔了很久,他说:“你别理薇子,太子女就这样,从小任性被宠坏了。其实……她工作的时候倒是很认真的。”

  我竟然笑了。我对伍月薇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变化不感兴趣,我就是讨厌她那种非要往死里踩你的嚣张劲儿。老百姓家的丫头也是有自尊的,你已经高高在上是仙女了,何苦还要用脚把地上的蚂蚁踩进土洞里,不准它出来晒太阳呢?

  “这事有我的责任。福生,对不起。她发疯你别理会,有什么事你见到丁越当面问好了。丁越也不见得就如她所讲,一个男人喜不喜欢一个女人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他是在安慰我吗?真奇怪,他不是强势惯了,追不到不罢休吗?

  夏长宁讥讽地一笑,侧头看着我说:“在你心目中,我夏长宁就这么不堪?”

  他确实在我心目中有这么不堪。岂料我想都没想话已脱口而出:“嗯,我一直觉得你很坏。”

  话说出口吓了我自己一跳。我偷眼看夏长宁,生怕他震怒之下把我扁一顿扔郊外了。

  夏长宁深吸了一口气。我看到他胸膛剧烈地起伏了下,握方向盘的手背青筋都暴了出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马上谄媚地又送上一句:“那是从前的印象。”

  “哦?现在不是了?”他的语气拖得长长的,还带着鼻音,显然不满至极。

  我赶紧再添上一句:“你帮丁越说话不就证明你还是很光明磊落的嘛。”

  他狐疑地看着我,我目不斜视尽可能坦荡荡地回望过去。良久,他才笑了,“好人做到底吧,你要我帮你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吗?”

  我自问对丁越还没爱到死去活来的地步,只是自尊心受伤,觉得太没面子了,仅此而已。但我还是非常非常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我想,换了任何人都想知道吧?

  然而夏长宁真的只是想好人做到底吗?他没有别的要求或是条件吗?我眨巴着眼表示怀疑。

  “当然,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呢也不是那种纯粹的好人。就算是接了件案子,也要收点儿报酬,收了你的报酬就当公事处事,这样你也放心。”

  “多少钱?”

  他手指悠悠然地敲了敲方向盘,想了想,说:“福生哪,我这个人性子犟。你没听说过得不到就是最好的。你答应做我一年女朋友吧!我心里舒坦了,大家也没过节儿了,多好。”

  当我是白痴呀?答应你等于是与虎谋皮!

  “薇子老爹说我骨子里有股狠劲,我认准了的事一定会做到。”他说完颇有深意地睨了我一眼。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我闭紧了嘴。

  “其实呢,说是做我女朋友,不过就是让我心里舒服一下。你越拧着我就越来劲儿。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最多贱这么一年,不行吗?”

  “我当不认识丁越这个人好了。”任他怎么说,我只知道一点,只要答应他就后患无穷。

  “你这人怎么这么犟?都说了你越拧我越来劲儿,你不是喜欢我硬着来吧?”夏长宁故意摆出一脸惊喜。

  他这神情像是我就喜欢他不要脸似的。我被气乐了,张口想讥讽他。

  夏长宁慢悠悠地说:“无参验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据之者,诬也。你不用咬文嚼字、引经论典说我是没文化的粗人。我没进过中学的课堂,但我也不是文盲。你是学中文的,这句话的意思你能听明白吧?不明白我再说一次。”

  这话的意思是没有经过考证就下结论是很愚蠢的事情,拿不能确定的事情去做依据,是在欺骗对方。

  一个十三岁当兵、执小学毕业证、没有进过初高中课堂的人随口能就说出这句来,我不是不震惊的。

  是我一直因为偏见小觑了夏长宁?他说话一语双关,不仅是说我看扁了他,也是在说我看错了他。

  我学的是中文,但这句话出自哪里我却不知道。而且,我足足想了一分钟才想清楚这句话的含义。

  “怎么,被惊到了?”他挑衅地问道,显然对能引一句古文震晕一个中文系毕业生极为自得,吃西餐那会儿故意显粗鲁的气恼怕是烟消云散了吧。

  我不想查丁越的事情,可夏长宁不愿意。就是说,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夏长宁,说实在的,我不是要和你犯拧。我只是觉得……你看上我什么了?这样有意思吗?”

  “呵呵!这样,我给你说个故事,你就明白了。”夏长宁打了开窗,让阳光和空气透进来。他点着烟边吸边说。

  “我当的是文艺兵,可没跳过一天舞、唱过一天歌。”

  什么意思?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追女朋友不是唱歌跳舞,以前我的首长这样说的。”

  什么意思?我望着夏长宁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他斜瞟了我一眼,我看到他侧脸上隐隐露出笑容,知道他在引我发问。我就不问,偏过头看窗外。

  夏长宁便叹了口气,说:“我们首长追女人,全军最漂亮的女人。那女人跩得很,看不起首长,跳交际舞的时候故意让他出丑。首长

  火了,甩了她一巴掌说了这句话。本以为要背个啥处分的,没想到那女人反去求情,然后就答应嫁给他了。”他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满脸揶揄的味道。

  看得我的冷汗刷地冒了出来。我“哼”了一声说:“别告诉我说那女人从此觉得你首长男子气十足才爱上他。夏长宁你敢动我一手指头……”

  他朗声笑了起来,“我从不打女人,但薇子除外。你不能把她当女人看。”

  伍月薇脾气大,但长得就是个古典美人哪。

  “薇子老爹就是我的首长。我十五岁时当她老爹的勤务兵,刚开始不敢动她,有回把我惹急了,打架的时候把她摔得鼻青脸肿。本以为我惨了,结果她老爹哈哈大笑,说终于有人治得了她了。薇子从此还真的没再欺负过我。这人和人咋就不同呢。”

  我很神往地想象夏长宁狠揍伍月薇的情景,不觉有些汗颜。我也很想和伍月薇打一架,原来我骨子里也很暴力。不只是伍月薇,我甚至想自己能把夏长宁也揍了,那该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

  “笑什么?”

  我赶紧低头。我一个好人哪,怎么会被他们逼得变态了呢?

  “我当兵的时候才十三岁,到了部队想吃好吃饱,我就选择了去炊事班,在那儿养了两年猪,然后又当了两年勤务兵我就不干了。薇子老爹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要去当汽车兵,做他的勤务兵应该比汽车兵有前途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头。

  “汽车兵有钱。我胆子大得能把油车开到加油站卖掉半箱的油。小时候家里穷,大哥穿完的衣服我穿,我穿了再给三弟穿。我们哥仨读警校,我十三岁当兵就是为了省钱。所以,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有钱,任薇子老爹用什么人生大道理教育我我都不听。后来那老家伙趁着全军大比武我得了散打第一名的机会把我整到特种部队去了。”夏长宁悠然笑着,“特种兵我也不愿意去,我还是要开公司挣钱。”

  他说起家里的情况时,声音就低了下去,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伤感。

  十三岁,为了省钱去当兵,可想而知在部队受了多少苦!这一刻我觉得夏长宁很可怜。

  夏长宁的声音突然就温柔了,“福生,就是这样的眼神。”

  什么眼神?我莫名其妙。

  “明白了?”

  “什么?”

  “我锲而不舍追你的原因。福生,和你在一起,我能安静下来。”

  听完他的故事、一大套理论和他这个结论式的问题,我还是不明白,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又飞快地跑远了。

  他呵呵笑了,“怎么样?一年就成了,你要真不喜欢我,我也不黏你,就当是我俩没缘分。”

  我差一点儿就点头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三个月。”

  “成交!”他答应得极为痛快,我马上就后悔了。就像逛商店买衣服,老板说这衣服要一千,我马上说五百块还差不多,其实一百块就能买到,而最最要命的是,我还没打算买这衣服哪。

  但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夏长宁就像奸商一样板上钉钉地进行交易,“走吧,签份协议。”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夏长宁悠然地说:“我觉得和你签个协议再公证一下比较好,毕竟女子与小人是一般难养的。”

  我的脸刷地红了。腿有点儿发颤,我胆怯了。

  “协议内容很简单。我帮你查丁越的事,你做我三个月的女朋友;三个月后你要是不爱我要和我分手,我夏长宁绝不纠缠你。白纸黑字各执一份,如何?当然,你也可以有附加条件。比如,夏长宁不得对你动一根手指头等等诸如此类的,只要对你有利的条件你尽管提。”

  “那个就不用了吧?”

  “福生,我是生意人,在商言商。”

  我被他稀里糊涂绕得不知道怎么这事就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我和夏长宁真的签了份协议,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答应做他三个月女朋友,其间他不能违背我的意愿做我不想做的任何事;三个月后若不能继续交往,任何一方不得纠缠对方,影响对方的生活。

  看起来对我有利。附加条件是夏长宁查清丁越这件事。

  我看了又看,看得夏长宁闷笑,“要不要找个律师帮你看?”

  我脸一红,不是不敢相信他嘛。再说,我还从来没签过这样的协议,和学校的合同都是爸妈代签的。

  “今天折腾一下午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吃晚饭吗?”夏长宁极为有礼地问我。

  我瞟了眼协议,脑袋还有点儿迷糊。

  “按协议办事。你要是不想和我一起吃晚饭,我就送你回家。”

  “回家吧,累了。”情势直转而下,我想回家好好想清楚。

  他二话没说开车送我回家。

  到了家,他停车,温和地说:“把协议拿来。”

  他又要干吗?

  夏长宁叹了口气,把我一直捏在手里都沁出汗的白纸片拿过去撕成了两半。“瞧你紧张的样子!我帮你查丁越的事,不勉强你。三个月什么的,别当真了。”

  他又要打什么歪主意?

  “福生,你是我见过的最单纯的女孩子。可能是我在社会上混久了,认识的女人社会气太足,所以才会觉得你好。不过,女人多的是,何苦让你我都不舒服呢?这事我帮你,就当是认识一场吧。”

  在他诚恳的说辞面前,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小人了。他就像临死赴刑场的义士,我则是最惹人恨的叛徒墙头草,在他凛然正义的气概面前惭愧地低下了头。

  愣了半晌,我才说:“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很对不起,你……会找到很好的女孩子的。那件事要是太麻烦的话就算了,我就当没认识过丁越。”

  “呵呵,没什么对不起的,感情的事哪能勉强呢。”

  他一转性连人话也会说了?是不是我今天被伍月薇打击得太惨,他要帮他的老战友赎罪?

  果然,夏长宁说:“这事是薇子整出来的,还让我帮着她盯了很久,连我也被她蒙在鼓里。我也想知道这中间是怎么一回事。回去吧,早点儿休息。”

  总之是好事,这是我和夏长宁认识以来最友好和平的一次相处。如电影所演,我推开车门的时候应该飞起一片白鸽来应景。

  才走几步,他叫住了我:“等等,福生。”

  我回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从西服内兜里拿出一枝玫瑰。玫瑰在他衣兜里放久了,花蕾都被压扁了。他极不在意似的伸出车窗递过来,“听花店老板说这玩意儿叫一心一意,挺省钱的说法。反正也买了,送你的。”

  他真诚的笑脸、清澈的双眸,还有手上那枝蔫不拉叽的玫瑰,都让我蓦然从心里涌出一种感动。比起那片茂盛的红掌,这枝玫瑰蔫得正是时候。

  我接过玫瑰,轻声说:“谢谢。”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感慨与莫名的情愫在胸腔里撞来撞去,最终能说出的只有“谢谢”这两个字。

  他呵呵笑着,“折腾一下午了,我饿了,吃晚饭去了。你好好休息。给你添麻烦了,我代薇子向你道歉。再见!有结果我打电话给你。”

  我冲动地叫住了他:“夏长宁,我……我请你吃顿饭吧,当是我谢你。”

  他想了想,大方地推开车门,“好。上车。”

  我重新坐上了车,心甘情愿地请他吃饭。

  我想我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我忘记了昨天夏长宁说的话:“明天我会送花来,再请你吃晚饭,你当没见着吧。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吃晚饭的时候夏长宁问我枪法是什么时候学的,于是话题便从枪法聊到了那次打靶让他吃瘪的事情。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吃惊。福生,你太厉害了,不知不觉给我下套让我钻!”夏长宁摇头叹息。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心里只顾着得意,回想那次已经飘飘然了。“嘿嘿,是你自己提出的打靶,只不过碰巧正中我下怀罢了。我哪有给你下套啊?”

  “是是是,是我自己……唉!”夏长宁长吁短叹。

  一顿饭在他的刻意低调与我的兴高采烈中融洽地结束。

  走出餐厅的时候,我还笑嘻嘻的。夏长宁比丁越活跃,话也多,时常说些笑话逗得我大笑。这时,我觉得看他的眼光在改变,至少我觉得他不是我从前想的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粗人。

  夏长宁也在笑,“改天我们去打靶场比试比试。对了,陈树和阿敏不是一直说要再比吗?”

  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

  “嘿嘿,这回咱们两个打赢他们,让他俩输了请吃饭!”夏长宁眉飞色舞。

  我也眉飞色舞。我本来就喜欢打靶,他这么一说我连连点头。

  快上车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跑来,很急的样子,“夏先生!可找着你了。”

  我以为夏长宁是有什么事,于是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着。

  那人擦了把汗,说:“夏先生,不好意思,我是花店的。红掌的钱算错了,我少算了五百多元。”

  哈哈,晴天霹雳啊!但凡天降大任者必先苦其心志。我宁福生当不了有钢铁意志的小强实在对不起让我成天坐过山车锤炼我心脏的人!

  夏长宁的脸色好看至极,他像喷火龙似的瞪着那个讨要花钱的。

  我从包里掏出那枝让我感动莫名的玫瑰,像抽马屁股似的扬手抽在夏长宁脸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夏长宁,你真本事!”

  我怒不可遏地拔腿便走,突然腰间一紧,他从身后连胳膊带腰竟把我挟了起来。我双腿拼命地挣扎,尖叫着骂他:“放开我,流氓!救命——”

  他打开车门把我扔进去,人便覆了上来。我的手脚被他压制得死死的。他的额头抵着我的脑门,我动弹不得,被迫望着他黑乌乌的眸子,里面阴沉沉地翻卷着怒气,恼羞成怒的怒!

  下一秒他的嘴唇重重地压在我嘴上,将我的尖叫全堵了回去。

  只一瞬他就移开,恶狠狠地说:“你再叫一声,我就继续。”

  我的嘴巴哆嗦着,不敢出声,但这并不妨碍心里的愤怒。我和他像两头斗牛似的发出重重的喘息声。

  夏长宁吼我:“你不用脑子想想,花店里的人就能这么准确地找到我们?

  “摆明了是薇子故意让他找来的!

  “宁福生,你就对我半点儿信任感都没有!”

  他一连串吐出的话让我慢慢平静下来。他说的话不无道理,但不管是不是薇子设计的,这件事不也是他设计的?

  “你以为绝了我对丁越的念想,我就能爱上你了?别做梦了!”

  夏长宁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尴尬,却口气强硬地说:“我早告诉你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爱这样追你怎么了?”

  得得,这么卑鄙的手段还能被他说得理直气壮。我再信他我就是头猪!

  “哎,阿宁,你给我的钱不够啊。”

  伍月薇敲着车窗,懒洋洋的,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生生地证实了他们两人的狼狈为奸。

  夏长宁像头豹子般迅速支起身退出车外,我也像只兔子似的钻出轿车。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可惜夏长宁一把拉住了我。

  “你放手!”我怒吼。

  “站好!”

  靠!我又不是你的兵!我低头掰他的手指。NND!他的手指什么材料做的?我怀疑要用刀来削才行。

  “薇子,咱俩多少年交情,你居然来这一手?”夏长宁咬牙切齿。他的气愤全化成力气传到我的手腕上了。沙猪!

  伍月薇耸耸肩,“怪我坏你的好事?我答应演这双簧是为了咱俩多年的交情,我可没答应事后不让宁小姐知道。警察嘛,有义务保护公民不受欺诈。再说,我从来没买过花,我咋知道几千枝红掌多少钱?你给我的钱明明不够嘛。”

  哈!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甩不开夏长宁的手,便骂他:“恼羞成怒了不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怪你自己吧!你还好意思拉着我?你拉着我干什么?说你流氓那是轻的!”

  “对,我流氓,我就流氓怎么了?别和流氓说道理!”

  我气得连放声喊救命的心思都没了,撇开头望向一边。心想,我甩不开,你总会放开。耗着吧,今天丢人的不是我!

  “阿宁,就这样的丫头,你还穷追不舍,为什么?我认识你多少年,那年特训要不是我帮你挡流弹,你早挂掉了!这些你就忘得干干净净?你十三岁来部队,我爸对你不好吗?我大哥、二哥对你不好吗?”

  夏长宁看着她,身上绷着的气瞬间泄了,无奈地说:“薇子,你别这样。你好好的一朵花别总想着往我这堆牛粪上插啊!想想你的条件,多好!你大哥、二哥做生意,疼你怕你没钱花,给了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要在媒体上打征婚广告,组织起来肯定能PK快男!我是小学文化,想去报名连门槛的边都挨不上……”

  伍月薇美丽的眼睛浮起一阵水汽,灯光下晶莹剔透,可瞬间又被夏长宁痞痞的话逗笑了,才笑了几声就又哀怨起来,“阿宁,我十四岁那年就只想嫁给你。我今年二十六岁,我等了你十二年!”

  赶上琼版悲情绝恋了,搞得我像小三似的!停车场很安静,那个花店的员工和我一样在看戏。他为了他的五百多块花钱不能走,我却是被夏长宁紧拉着走不了。

  身体一个趔趄,夏长宁把我拖到他身前,像展示标本似的对伍月薇说:“我夏长宁要找的媳妇是这个样子的。薇子,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就这么着吧!你摆我一道我认了,我丢人我也认了。”

  “我没答应要嫁给你!”这是立场问题,不能含糊。

  “闭嘴!我没向你求婚!”夏长宁瞪了我一眼。

  大概是这样的斗嘴伤害到了旁观者的自尊心。伍月薇笑了,那是种受了伤却要尽力维护尊严的笑容。她抬着下巴好一会儿才把目光移到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丁越死了,在梁河就死了。宁福生,我以警察的身份正式通知你这件事。走私集团的人吊上了丁越,他应该是在丽江见到他们的。为了不伤害到你,他才和你分手。阿宁去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鉴于他对案件的贡献,警方尊重他的个人意见,没有公开这件事。丁越的临终遗言是不希望你知道他死亡的消息。阿宁追求你,我按照丁越的意思想断了你对他的感情。事情就是这样。宁福生,丁越对你如此情深义重,你不觉得你这么快就和阿宁在一起是背叛了丁越吗?”

  她在说什么?我只听到了前面的话。

  丁越的突然分手原来是这样吗?他已经不在了吗?

  我茫然地看着夏长宁。他的脸色都变了,手一紧将我拥在怀里,捧起我的脸迭声说:“福生,你别这样!”

  我怎样了?我从他黑乌乌的眼睛里只读出一件事,这是真的。

  “福生,我告诉你,你别激动,我都告诉你。”

  我一点儿也不激动。我就这样看着夏长宁,觉得生活跟我开了个玩笑,让我在极短的时间里懂得了欺骗、残酷、背叛与伤痛。

  那个温柔的丁越,俊朗帅气的丁越。

  纠结多日的心结原本打了个死结,现在不是被解开的,而是被一剪子咔嚓剪开的。线团解开了,却断成了这么一小截一小截。

  我宁福生何其有幸,能得到丁越这样的感情。

  可是,得到又如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生死之间的距离。他那么年轻,那么帅,那么温柔。

  “薇子,你小时候宰我的癞皮狗也是这样。好歹丁越爱过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夏长宁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伍月薇也恶狠狠地说:“你对一条癞皮狗宠着护着也不肯对我温柔点儿。我就宰了它怎么样?”

  夏长宁和伍月薇相互瞪着眼睛。天色太暗,我看不清他们的眼神,我低下头去掰夏长宁的手指,他瞬间惊觉,握得更紧。

  我生生压下翻涌的思绪,对夏长宁笑了笑,“丁越高估了他自己,我还没爱他爱到要死的程度。夏先生,放开你的手,希望你和伍警官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闭上眼,眼睛干干的。如果没有这一出,我对丁越也没有爱得死去活来的感情,然而,已逝的丁越却带着他的深情撞进了我的心。

  夏长宁没有松手,反而用很快的语速说:“福生,你不要伤心。丁越爱你,他只不过……你应该活得更好!他不是你理想的男人。忘了他!”

  我蓦然激动起来,大吼:“你说不要就不要?打着丁越的名义欺骗我,凭什么?!你们做任何事想过别人的感受没有?你们从来都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你,夏长宁,你是我见过的最混账的人!还有你,伍月薇,你和夏长宁就是绝配,求求你赶紧逼着他娶了你好不好?!”

  我一口气说完,抬脚就踢。夏长宁条件反射地一松手,我一脚踏空摔在地上。

  他伸手来拉我,我手脚并用一齐挥,做足了在地上打滚的架势,就是不想他碰我一下。结果也没拦着他,夏长宁一把抱起我,叹了口气说:“我送你回家。”

  “滚开!”

  “不会!”

  我呆了一呆,他的手臂用力箍住我,无比认真地说:“福生,丁越说你死心眼儿。你哭出来吧,你哭出来我就放心了。”

  我……我只想回家,离他们远一点儿,一个人静静地待着。丁越被我放到了心里的角落,我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和他说悄悄话。

  “你憋着会憋出毛病来的,哭出来就好了。”

  “我现在不想哭,你给我放手!”我一字一句地告诉他。

  夏长宁担忧地看着我,硬是不放。

  我靠!我现在就是哭不出来!我不仅哭不出来,还会被他气笑了!

  这时伍月薇从地上拾起那枝玫瑰走过来,她把玫瑰的花瓣一瓣瓣撕下来,边撕边说:“阿宁,你要一心一意哪。”

  我满腔怒火化成一句:“关你屁事!”

  伍月薇望着夏长宁也“哼”了一声,“护好你的癞皮狗,别落我手上被我宰了!”

  夏长宁被她激得手一扬。

  伍月薇扬起脸,说:“你打啊,打完了再找我家老爷子告饶去!”

  夏长宁气得胸膛一阵剧烈地起伏。他拖着我要上车,这时花店那人小声地开了口:“夏先生,那个……五百二十八,少算了一百一十四枝花。”

  “自作自受,丢人现眼,活该!”我甩不开他,就狠狠地讥讽。

  夏长宁不说话,拿出皮夹,把钱给了花店的人,然后拖着我上车。

  车走了老远我回头,伍月薇正蹲在地上。我叹了口气,这时的伍月薇才像癞皮小狗啦。她也是个有毛病的人,正常人咋会看上夏长宁呢?

  “你还想咋样?”我没力气和他争,也争不过他。

  夏长宁把车停在路边,很温柔地对我说:“福生,你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我眨了眨眼睛,还是没眼泪。

  他就一直目光炯炯地盯着我,要我哭。

  我要回家,一定要哭出来才行吗?我又眨了眨眼,想挤出两滴眼泪来好交差,但还是没有眼泪。我都想求他了,我哭不出来,我只想安静会儿,成不成啊?要是能够两眼一翻晕过去就好了。这样想着我就闭上眼靠在座位上。

  夏长宁很担心地摇了摇我,说:“福生,我这就送你去二医院。”

  我双目一睁,真的哭了出来。我边哭边打他,“夏长宁,你太欺负人了!你太过分了!你居然要送我去精神病医院!”

  他高兴得不顾我在打他,一把抱了个实在,“好了好了,没事了,哭出了就没事了。”

  “我要回家!回家!”

  “好,我送你回家!”

  “我不要看到你,滚!”

  “送你回家我就走。”

  “我要丁越!丁越……”

  似乎此时我才知道痛,才觉得伤心。那个给我温柔给我初恋的男人永远地消失了。他带着他的秘密、他的痛苦把我推得远远的,他甚至不要我知道一星半点儿。

  最难的痛是你连想都不能去想,连想一想都会撕心裂肺。

  我哭得直打嗝,身体不受控制地抽,一耸一耸的。

  夏长宁很耐心地看我哭完,平静了很长时间才说:“迟早要知道的。福生,坚强点儿。”

  我没有再说话,夏长宁送我回家,他跟着下了车,“我送你回家。”

  “我到了。”

  “我送你到门口。”

  “不用。”

  “我只送这一次,以后真的不给你添麻烦了。”

  这句话是他的口头禅吗?

  我不屑也不相信。

  夏长宁轻叹口气,停住了脚,“好吧,我看你进去。”

  我回家,爸妈很紧张地站了起来。

  妈妈红了眼睛,牵着我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感慨地说:“别太难过了,福生。都过去几个月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们知道了?夏长宁说的?

  我低下头,还是难过。他们是局外人,不会明白我的感受。

  “我想着这事迟早要你知道,就拜托夏长宁了。你们都是年轻人,好交流一些。”

  什么?夏长宁整这一出是爸妈的意思?

  妈妈还在唠叨:“夏长宁都说怕让你知道了不好,我就想,他这孩子对你还真上心。”

  我瞬间无语。

15. 改变策略之:路遥知爱心
返回 《放弃你,下辈子吧》
所属专题:掌阅精品小说选·第一辑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