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放弃你,下辈子吧》
19. 相处之道三:吃醋有益身心

20. 攻心之战一:引入第三者

  女人的心就是这样软,当男人为你考虑一点点的时候,你就恨不得把整颗心都给了他。


  也许任何人的初恋都是美好的,失去后再回忆,只记得那些朦胧与甜美。

  夏长宁复员后决定开公司做生意,他去拿货的时候遇到了逸尘。

  那时候的夏长宁年轻气盛,逸尘也大学毕业才工作。逸尘是很秀气的女孩子,用夏长宁的话说,她像一朵白莲。

  “伍月薇像古典美人,她要不说话就是枝空谷幽兰。你怎么不喜欢她?”都说男人是视觉动物,我一直觉得奇怪。

  夏长宁嗤笑,“空谷幽兰?见过幽兰长刺儿吗?两句话不对她就会动手,你要哄她还得擒住她。薇子啊,让别人消受去吧!我顶多当个亲善大使,替她把被她揍得想甩了她的男人拎回来。”

  “薇子听见你损她,会和你拼命。”

  夏长宁哈哈大笑,眉眼前居然闪过一丝温存。是在回忆从前的两小无猜吗?他只愣了愣,便又感慨地说:“逸尘你见过了,她长得没有薇子漂亮,但是她浑身洋溢着女人味,是个男人就恨不得去保护她。薇子那会儿也是杀气腾腾的,见了逸尘却真的应了那句话了。”

  “什么话?”

  “百炼钢终成绕指柔!”

  他这样一说,我又有点儿不舒服了。连伍月薇那样凶悍的女子在逸尘面前也会变得温柔,何况是夏长宁?我想起逸尘挽着夏长宁的模样,用小鸟依人来形容绝对恰如其分。

  夏长宁弹了我的额头一下,“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不好意思地说:“想你对逸尘的形容,她看上去是极温柔的。你们怎么分手了?”

  这句话引出一个很老套、很现实的故事。夏长宁那时候才开公司,没钱,又是外地人,逸尘父母不同意他们恋爱。

  我想起夏长宁层出不穷的伎俩、黏人的手段。他要是想和逸尘在一起,应该没什么可以难倒他。

  “逸尘提出分手,夹在我和她父母之间她很难过。那时候我太年轻,只想赚钱,还没想过要结婚。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这种态度让逸尘心里没底。她也不可能扔了工作跟着我,就这样我们分了。”夏长宁说得云淡风轻,眼神坦坦荡荡。

  我释然地笑了。我想起一个故事。

  一个二十三岁的女人对一个三十七岁的男朋友说,我们相遇正合适,遇早了,你是别人的丈夫,遇晚了,我是别人的妻子。

  没有谁说初恋就一定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遇对了人,时间不对,环境不对,也成不了。只能说,逸尘和夏长宁没有缘分。

  后来逸尘嫁了,嫁给一个有钱人去了香港。嫁人后又过了两年才和夏长宁联系上,过去这么久了,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

  “还能成朋友?不是说做不成恋人连朋友也做不了吗?”

  “人的感情很复杂,没有这么绝对。我是希望她过得好,听说她还生了个儿子。没想到她老公意外过世了。”

  逸尘老公过世就打电话给夏长宁,夏长宁才知道逸尘是续弦。她老公的原配有一儿一女,加上兄弟什么的,都想霸了家产,把逸尘赶出家门,夏长宁才去帮她。

  “没有遗嘱吗?”

  “没有遗嘱。她老公是意外过世。照法律她是能分得产业的,但那家人联合起来,逸尘母子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我正找朋友帮忙解决这事。逸尘怕得很,生怕有什么意外,所以我干脆带她离开,等这事处理完再送她回去。”

  “逸尘和她儿子都来了?”我对逸尘也很同情,觉得她年纪轻轻成寡妇还拖着个儿子不容易。

  “福生,你还生我的气吗?我是做得过分了点儿。不过,不这样,我怎么知道呢?”夏长宁没回答我的问题,摆出一副得意的神色。

  我“哼”了声不回答。


  事情却不是像他说的那样轻松。

  当我坐在他家见着逸尘的时候,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很怪。

  逸尘新寡,来夏长宁这里散心,由夏长宁替她出面争家产,但她却是一个人,她的儿子没有来。一个四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离开母亲?

  而且,我怎么看都觉得逸尘有把夏长宁当成第二任备嫁人选的趋势。

  逸尘不住宾馆却住在他家;不仅住在他家,招呼我的时候她完全是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我坐在逸尘对面,夏长宁站在逸尘身后,手撑着沙发。如果用相机拍下来,他俩会是幅很美的画面。

  逸尘就连说话时,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往夏长宁的方向倾斜,说话的时候头就微微地偏过去看夏长宁,眉眼间盈满温柔。

  靠!上演“二女争夫”?伍月薇跑哪儿去了?她怎么不出现?!

  “一直听阿夏说起你。福生,你的名字很特别。”她说普通话的声音像舌尖舔起棉花糖的一角,甜软至极。我却不一样,说话再温柔也像吵架。

  不过,装斯文我宁福生装了二十三年,功力也不差。我尽可能让自己的音量再小点儿,语速再慢点儿。我带着浅浅的微笑回答:“你的名字才叫美哪!我的名字土得很。”

  逸尘轻轻笑起来,由骨子里生出一种妩媚的慵懒,“阿夏,你别欺负福生,她太秀气了。”

  夏长宁狐狸一般地笑,得了便宜还卖乖,“是秀气,吃起醋来不是一般的秀气!”

  我把头一低,掩住满眼杀气。等我抬起头来,杀气已经烟消云散,“我才不像伍月薇,她吃起醋来才叫恐怖!”

  我成功地看到逸尘眨了眨眼,继而又浮起了那种淡而柔媚的眼神。我马上失望地想起,伍月薇也被她的笑容融化了。

  我还失望地看到夏长宁皱了皱眉,只一瞬,便柔声对逸尘说:“薇子就那脾气!”

  逸尘轻轻笑了笑,没有当回事似的。是她和夏长宁在一起的时候,他护着她,不理伍月薇,所以逸尘才不会怕她的火辣?哦,我差点儿忘了,夏长宁说逸尘嫁了个有钱男人,大概伍月薇那种蔑视与骄傲对她不起作用吧?

  我故意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站起来对他们说:“夏长宁,你多陪陪逸尘。晚了,我该回家了。逸尘,再见!”

  逸尘很好心地说:“反正也晚了,就在家里吃晚饭吧!阿夏做了很多菜的。”

  我!我只能再次在肚子里骂:夏长宁,你这头蠢猪!

  “对不住,爸妈说好一起吃晚饭的。”

  夏长宁也没留我,他知道我在撒谎,却拿起大衣送我。

  我没有拒绝。我有一肚子火要发泄!

  到家下车,我呼吸着晚上清冷的空气才告诉他:“把你的乱七八糟的关系全部处理好了再来找我。”

  夏长宁皱了皱眉,下车站到我面前说:“福生,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逸尘来这里是她家里的事情有点儿麻烦。”

  “她为什么要住在你家?不能住宾馆吗?”对这一点儿我是相当的不满意。

  “别孩子气,有家住什么宾馆。来,亲一个!”

  我一巴掌拍开他的脸。我是孩子气,哈!

  包括逸尘习惯性地挽着他,包括她习惯性地往他的身边靠近,都不是我能接受的。

  也许逸尘和夏长宁之间有过我不知道的岁月,有过我不知道的恋情。但那是四年前的过去,不是现在。

  我怎么这么倒霉!

  本来是吃醋不舒服,因为接受了夏长宁,从他追求的对象变成了他的女朋友,我就要表现得大度?倒不如让他一直当牛皮糖黏着我不放那样安全点儿!还省得闹心!

  丁越的脸这时候不可自抑地冒出来。我想起和他一起逛商场那会儿,他是怎么对伍月薇的?心情瞬间糟糕透了。

  夏长宁的神情就严肃起来,“福生,我是很念旧的人。但是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这事你理解一下。逸尘很可怜的。”

  我也很可怜!我可怜得还不好发作!“你就看不出来她对你旧——情——绵——绵?!她连儿子都没带来,你不觉得奇怪?”

  “呵呵,逸尘的儿子在她爸妈家呢!她过来纯粹是不想待在家里,来这儿散心的。”

  “夏长宁,你确定逸尘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正好是和你分手的那一年生的!”我心里不痛快,一张嘴就说了出来。

  夏长宁的神色就变了,变得很凝重,眉轻拧在一起。

  我有点儿害怕,扯了扯他的衣服道歉,“我随口说的,你别当真呵!”

  夏长宁笑了笑,说:“别胡思乱想,早点儿休息。”

  我应了声,走了几步又总觉得不自在,跑过去摇了摇他的手,说:“你别告诉逸尘,我只是不太喜欢她住在你家里。”

  “知道了,过些天她就回去了。”夏长宁捏了捏我的脸,戏谑地说,“要不放心,你搬我家来住好了。我觉得这个办法相当不错!”

  我的脸热了起来。我妈知道还不骂死我,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未婚同居!我冲他吐了吐舌头,“美得你!做梦!”

  我跑进小区,回头看他,夏长宁还望着我。我叹了口气,却笑了。


  因为逸尘在,夏长宁大多时候都带我回家吃饭。逸尘还是很依赖夏长宁的样子,对我也很客气。

  想着她的遭遇我决定不和她计较。夏长宁说过,逸尘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她还有爸妈,还有儿子,总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回去吧!

  唯一让我不痛快的就是夏长宁也很宠她,吃饭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夏长宁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不管是叫外卖还是他自己下厨,他都习惯性地做逸尘爱吃的菜。

  逸尘非常聪明,比如夏长宁炖了锅鸡粥,她会非常自然地感慨道:“阿夏,你还记得我不吃葱哪!”

  夏长宁这厮居然还接一句:“怎么不记得!那时外面的粥放了葱,你都会一片片挑出来。”

  当我是透明人?我埋头喝完一碗,坚决不喝第二碗。

  逸尘温温柔柔地劝我说:“福生,你太瘦了,再吃点儿,长点儿肉更好看。”

  我不想表现出一副吃醋的样子,回答她:“我的体型就这样,胖不起来。到中年也不会变成梨形身材,省得再减肥!”

  逸尘和夏长宁差不多年纪,也二十八岁了,还生过孩子。虽说身材不至于走样,可比那张照片上的逸尘丰腴多了。

  话说出口我就觉得有点儿难堪,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尖酸了?

  夏长宁瞟了我和逸尘一眼,居然又帮着她说话:“福生就是太瘦了,二十三岁的人看上去像高中生似的。多吃一点儿好。”

  逸尘温婉地看了他一眼,说:“这年纪都长不胖的,我那会儿也瘦,生了宝宝就胖了很多。”

  我抓住机会问逸尘:“逸尘,你怎么不把宝宝一块儿带来?”

  “是啊,我还没见过我干儿子呢!”夏长宁补了一句。

  逸尘淡淡地说:“我爸妈舍不得,宝宝一直黏他们。平时也没在香港的,我每周去看他。”

  不知道为什么,逸尘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一股忧伤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我只盼着逸尘早点儿走,夏长宁每每对她温柔地说话,我就不舒服。可我又说不出来错在哪里,就是不对劲极了。


  正月十五爸妈请夏长宁来吃元宵,但是夏长宁的回答让我相当无语。

  “明天我一定来,可能会晚一点儿。”

  我不高兴了,难道要一家人等着他?

  “是这样,逸尘一个人在家,她不喜欢独自上街吃饭,我安排好了就过来。你要提前说,我就提前做了。”

  你还要不要烙张饼挂在她脖子上?我有摔电话关机的冲动。事实上也如此,我啪地挂断了电话。怒气还没消,夏长宁就打过来了,“福生,怎么又生气了?”

  我咬牙切齿,“我没生气,是不小心按错键了!”

  “呵呵,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爱吃醋?早知道我就不设计你了。”他不是轻易好骗的,轻声笑着,不以为忤。

  我叹了口气,闷闷地说:“你和她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你说我心里能舒服?”

  “她后天就回深圳了,嗯?”

  我又高兴起来,是我小心眼儿了!我笑着告诉他:“你明天尽量早点儿来吧。”

  第二天夏长宁早早地来了,拎着一大堆礼品,爸妈很高兴。我知道爸妈的心思,他们是认定谈恋爱的结局就是结婚,把夏长宁当半个儿子看。

  妈妈都说过几次要请夏长宁的母亲一起吃饭。我才想到,原来说的年三十他要带我回家,现在却因为逸尘,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他母亲。我脸上一红,哪有急着去上门的道理?不见也好,反正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吃饭的时候全家都很开心。我以为今天会很开心地过。这种其乐融融的温馨感我很喜欢。

  结果午饭吃完,夏长宁并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他对爸妈说“公司事多,不能留了,等忙过再来看你们”云云。

  我低低地问他:“你是要赶回家去陪逸尘吗?”

  “福生,你怎么还是不理解呢?她一个人在外地,今天又是十五。她明天就走了,有些事还要处理下。”

  这句话便伤到我了。

  无论他和逸尘有没有暧昧,他的态度就摆在这儿了。我宁福生要求的不多,不要你太帅,也不要你太有钱,但是,你掌心里的宝只能有我一个人。

  我说过,一心一意。

  这句话简单,也不简单。

  我对夏长宁很失望。我知道逸尘明天要走,今天他早点儿回去帮着收拾行李什么的很正常,但是,我控制不了心里的沮丧。

  夏长宁搂我入怀,“福生,别这样!你每次不说话的时候,我就总觉得你离我很远。我不走了,吃过晚饭再回家。我给逸尘打个电话说一声。”

  我慌乱抬起头阻止他,“别,她明天就走了,你还是早点儿回去吧。”

  女人的心就是这样软,当男人为你考虑一点点的时候,你就恨不得把整颗心都给了他。

  夏长宁定定地看着我,轻声说:“福生,我不是三心二意的人。”

  没有什么话比这样的情话更动心。

  我笑着点点头。

  夏长宁当天晚上打电话来告诉我:“福生,我明天得跟逸尘回去一趟,她家的事有点儿麻烦。”

  我叹了口气,帮人帮到底吧。“知道了,那你早点儿回来。”

  晚上妈妈问我:“夏长宁请你去他家没有?”

  我摇了摇头,“妈,你们别整这么正式行不行?我和夏长宁这不才接触嘛。”

  “你这孩子,什么这地步那地步的?要怎么样才算哪?我还和你爸商量找个时间和长宁的母亲见见面呢。”

  “夏长宁公司有事,今天出差了,忙得年都不过了。以后再说吧。”我胡乱塘塞。

21. 攻心之战二:欲擒故纵
返回 《放弃你,下辈子吧》
所属专题:掌阅精品小说选·第一辑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