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美洲镜像
返回《放弃你,下辈子吧》
25. 走进你的心二:趁热打铁

26. 婚姻手册一:浪漫求婚

  每个公主都希望她的王子骑着高头大马来接她。福生,我愿意满足你的心愿。


  时间飞逝,我的家人与夏长宁的家人终于见面了。在我毕业后一个星期之内,夏长宁全力促成了这次双方家长的高级会晤。

  我妈和他母亲握手的时间长达一分钟之久,充分表达了双方的久仰之情。夏长宁的哥哥和弟弟也列席了。

  他弟弟夏长生与他长得很像,脸上却总挂着乐呵呵的笑容。鉴于夏长宁的表现,我赐了个“笑面虎”的名字给夏长生。他哥哥则很严肃,话极少,时不时敛目做观心状,我马上赐了个“道士”的名号给他。

  夏长宁夹在中间集两人之所长,心思深沉,笑嘻嘻的绵里藏刀。这厮当众人面绝不与我做儿女情长状。

  于是,我觉得这顿饭最适合家长们吃。我呢,吃一会儿就挪一旁看电视听结果好了。

  “王局长,福生吃东西挑食得很,吃两筷子就不肯吃了。这孩子!”

  我老妈真不愧是教师,连嗔怨中都带着提醒,拐弯抹角要夏长宁母亲包容我。

  “刘老师,阿宁十三岁就送去当兵,从小打得粗(四川话:容易将就,适应能力强),吃什么东西都香,福生多跟他学学就好了。”

  啧啧!这个当妈的也滴水不漏,连消带打还要我妈多疼夏长宁。

  不过听这些你来我往的意思,亲事就算定下了?我还念叨着夏长宁能别出心裁地求婚,看来,只能寄希望有个浪漫的婚礼了。

  女人总是更喜欢房子。夏长宁没有事先弄好,而是等我一起去看,几乎把市内的楼盘跑了个遍终于买下了一套一百六十平方米的跃层公寓。而他觉得一百多平米的跃层除去公摊其实不算大,还不如买幢两百多平米的别墅划得来。

  从这时起,我教育夏长宁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多。我掰着指头数理由给他听,“房子太大,就要请保姆,你喜欢家里成天有个外人逛来逛去?”

  “难不成少了几十平米就不用请保姆做清洁了?”

  “可以请家政。再说了,房子大了,空荡荡的。”

  夏长宁便笑着说:“生个儿子再养条肥狗就行了。”

  我踢了他一脚,就买下了。

  紧接着是装修。我妈给了我十万块,千叮嘱万嘱咐地对我说:“福生,房子是长宁买的,可不能什么都让他出完了,爸妈给你十万块装修费,你别再让他掏钱了。”

  知识分子的自尊心受不得半点儿伤,但是却把夏长宁惹火了。

  付给装修公司的工钱就是六万多,材料费还不算。夏长宁坚持不肯将就,这厮什么都要用好的,如果连家具、家电都算上,至少要三十几万。我则坚持装修费由我家出,夏长宁瞪着我火大,“干吗要分这么清楚?”

  “因为我还没找到工作,照顾下我的自尊心成不?”

  他努力想说服我,“这样行不?先装完,然后你再还我?”

  “不行!你要想想,有多少年轻人结婚可以随便一掷几十万的?要是没钱,咱俩还不是租一间屋过着,什么都不弄!”

  他磨了磨牙,默认了。

  为了在十万元以内弄完装修,夏长宁煞费苦心,花样百出。今天买的地板是朋友公司的,只出个成本价;明天洁具是朋友店里的,打了五折。我叹了口气,原封不动地把十万块交给夏长宁,“你拿去还给我爸妈,就说你包吃包住包消费还倒贴零花钱。”

  夏长宁马上眉开眼笑,二话不说跑去哄我爸妈。

  结果妈妈拉着我,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长宁说,我只有一个女儿,以后又多出一个儿子,不能让妈出一分钱。福生,找到长宁是你的福气。他十三岁就离开家,你对他体贴一点儿,记住了?”

  我差点儿被电翻在地,这么简单的一句说辞就把我爸妈的自尊心安慰了?我还以为爸妈要坚持发表长篇社论呢!

  不过,我也承认,自从只需要指手画脚后,装修的速度与质量得到了保证,人一点儿也不累。于是,我决定将来一直在家做领导,不当下人。

  关于婚礼,夏长宁则不让我沾手半点儿,用了一句非常值得期待的话打发我:“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千万别提前打听出来了,那多无趣。”

  我只好不问,私下里却问梅子。梅子得意地说:“真的是惊喜呀!不过可以透露给你听点儿,别告诉夏长宁,他一心想给你惊喜。”

  我点点头,兴奋得很。

  “他要宴开百席!”

  “他要弄几十辆豪华车迎亲!”

  “他包的红包最低两百元!”

  我噌地跳起来,“这个败家子!还惊喜呢,我打电话给他!宴开百席就算了,后面两项全部取消!”

  梅子笑倒在沙发上,指着我直嚷:“宁福生,我算看清楚你了,你原来这么财迷!”

  我瞪她,“是啊,谁结婚封红包封这么多?要不,接亲的时候我就让你一个人堵门,你不收几十个红包不准他进门,回头咱俩五五分账?”

  说完我笑得直蹬双腿,史上新娘子与女伴合起来瓜分老公红包的恐怕只有我一个吧!

  梅子哈哈大笑,“回头梅山娶我,咱俩也对半分!”

  两个女人笑得不顾形象。良久,我才收了笑声叹气,“没文化的猪!这就叫惊喜啊?我终于知道暴发户是什么样子了。极尽招摇之事,唯恐钱烧得少了没面子。梅子,想个办法改一改?他朋友多、亲戚多,请的人多也就算了,那个车队就免了吧!”

  “总得几辆车来装人吧!”

  我想来想去忍不住还是给夏长宁打了电话。

  他笑着问我:“觉得土?”

  “是很土!”

  “有什么好意见?”

  “夏长宁,能不能不接亲了?”

  “这不行!”

  “算了,当我没说。能把家里的人接到酒店就行了,你别弄那么多车!”我最低要求。

  好吧,现在婚礼也别指望浪漫了。只要够热闹,让夏长宁宣告他娶了宁福生就行了。至少我现在是这样想的。

  可是到了婚礼那天,我仍被他感动了。

  夏长宁抱了我下楼,楼下竟有一匹马,他的那匹叫宝石的马。黑色的宝石骄傲地站着,大大的眼睛泛着宝石般的琉璃光彩,马头上扎了一朵大红花,被它甩得歪了,却也难掩宝石的美丽。

  “每个公主都希望她的王子骑着高头大马来接她。福生,我愿意满足你的心愿。”夏长宁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对我说。原来,再肉麻的话,如果诚挚地说出来,也只会觉得甜蜜。

  “不是说……”我望着他,眼泪瞬间涌了出来。不是因为他能做到这一步,而是因他愿意为我这样做。

  “真当我是没文化的暴发户?”他在我耳边恨恨地磨牙,又极满意地说,“效果还不错,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尖叫惊了马!”

  身边的人便哄笑起来。

  我脸一红,破涕为笑,担心地问他:“真的要骑了它去酒店?路上惊了马怎么办?”

  夏长宁想了想,戏谑地说:“这个问题还没想到,看来只能我给你牵马了。”

  他真的牵着马昂首阔步走向酒店。

  我骑在马上,万众瞩目。

  夏长宁真的没有装饰花车,酒店离我家很近,走路过去十分钟。所有的人就步行过去。我望着夏长宁的背影,想起与他相亲认识,想起这几年的林林总总,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慨。

  婚纱被风吹起,我抬起头望向天空。如果丁越能看到,他也会为我高兴吗?

  人说心有灵犀,我坐在马上远远地看到对面的街角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到了行道树后。全身一颤,我盯着那棵树,等到走近,却看到一个好奇的陌生人,不禁松了口气。心思就恍惚起来,就连到了酒店夏长宁伸手过来我也没感觉到。

  “新娘子乐傻了?!”梅子咯咯地笑着冲我喊。

  我一低头,看到夏长宁的手,赶紧把手递给他让他抱我下马。

  又一轮哄笑与气球的热烈炸响拉回了我的神智。我努力抛开看到的极似丁越的身影,挽着夏长宁走进去。

  来的人很多,与所有的婚礼也没什么两样。主持人极尽可能地活跃气氛,我以为只有宝石才是夏长宁送给我的惊喜。

  开席之前我听到主持说,新郎要送两件礼物给新娘。

  第一件是那枚刻有“福”字的戒指。夏长宁给我戴戒指的时候幽默地说:“外婆她老人家早料到这辈子我会遇到福生了,提前把她的名字刻在戒指上。这就叫命中注定!”

  台下大笑鼓掌。

  我好奇地等着他的第二份礼物,夏长宁似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轻咳了声,把脸扭到了一边。

  一侧的屏幕上慢慢显示出画面。这是夏长宁自己配音的画面,还做了音效,画面里是他和我的照片。

  “见到福生的时候,我总有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台下顿时哄笑,我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夏长宁绷紧了脸,不看我。

  “她从来没有看上过我,是我厚着脸皮死缠烂打,一心只要她感动。烈女怕缠郎,难得有心人。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掌声热烈,我想起那段时间忍不住也乐了。

  乐音一变,竟然无比凄惨,夏长宁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去东北找她,在她叔叔家门口徘徊,结果差点儿感冒,去讨好她的朋友却差点儿挨打,为得老丈人欢心买枪手考试作弊以图混个好成绩。”

  他真是个宝!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看向第一排的老爸,见他正在摇头。

  音乐再变,变得激昂,“为了追福生,我用过苦肉计、美男计、无间计、反间计,我容易吗?”

  台下嘘声、尖叫声、掌声、笑声乱成了一团。

  画面上显示出夏长宁的脸,他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福生,我保证会对你好一辈子。如果我有做错什么,你能原谅我吗?”

  大堂内静默了几秒钟,有好事者大声嚷嚷:“原谅,跪一晚上搓衣板就原谅!”

  大笑声中我听到梅子的声音:“家务活全包了就原谅!私房钱全部上交就原谅!”

  我不知道为什么夏长宁在最后会问出这句话来,我隐约记得他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但现在却想不起来了。

  这时,夏长宁走到我身边静静地问我:“福生,我是没文化的粗人,你书读得多。如果我有做错什么,你肯原谅我吗?不会说不要我了、不和我在一起了吧?”

  主持人很是时候地插了句嘴:“夫妻自当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大家说对不对!”

  台下又是一片热烈的掌声。

  我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夏长宁在结婚的今天非常固执地要我给一个承诺是为什么?我拉住他的衣袖,紧张地低声问他:“你别告诉我,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又有孩子了!”

  夏长宁错愕地望着我,忍笑忍得脸直抽,“如果是我曾经的荒唐,你原谅我不?”

  我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以后别乱来了!”

  声音蓦然增大,原来是主持人把话筒递到了我面前。

  夏长宁忍住笑,说:“我保证不乱来!”

  台下又哄笑开了。

  我红着脸直跺脚,夏长宁赶紧说:“你答应过的,我要是做错了,你罚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走就走!”

  我着急地看着台下的笑脸,恨恨然,婚礼上笑话闹大了,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主持人还算好,马上说了一堆祝福语,然后宣布开席。

  当晚,因为夏长宁的一句“保证不乱来”,而被他的朋友灌翻了,目的就是今天晚上不叫他乱来!

  后果是他哥和他弟把他抬回了家,为让他第二天好过些,就在家给他输了一瓶葡萄糖。

  凌晨四点,夏长宁才打完点滴,我按照护士的叮嘱,用棉签压着去拔针头。夏长宁在这时候醒了,“我来!”

  他伸手就把针头扯了出来,用棉签按了按完事,干净利落至极。我忍不住奇怪,“你没喝醉?”

  “醉了,又醒了!”他眉梢眼底都是笑意,伸开双臂说,“过来,我抱!”

  我已经困了,见他打完点滴没事,赶紧上床窝在他怀里说:“结婚好累!”

  “睡吧。明天睡到自然醒。”

  “嗯。”

  过了一会儿,我已经迷糊起来,夏长宁突然叫我:“福生,你是我老婆了。明早我要吃你做的早餐!”

  “巴依!才说要睡到自然醒!”

  “像狗名!”

  “巴依!巴依!”

  我醒了,埋在他胸口呵呵直乐。

  夏长宁一个翻身压在我身上,满身烟酒气熏得我难受。这厮清醒了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有多臭,还乐呵呵地说:“春宵一刻值千金。福生,别睡了!”

  “老爷,我困极了,早上六点不到就起床了!”

  “嗯,你睡吧!”

  他说是这样说,手却极不安分。

  我睁开眼,翻眼皮给他看,“看到没?红的!全是血丝!是你老婆了,飞不了,消停会儿吧?”

  他遗憾地躺下,不满至极,“我好歹也等了你四五年哪,福生。”

  我这才想到,说起来我和夏长宁竟然认识五年了。我二十一岁时和他相亲,今年我都二十六岁了。

  我侧过身,手抚上他的脸,想起刚认识时的夏长宁,我都记不得他和从前的他有多少区别。想起今天路上的恍惚,我轻声说:“知道吗?我骑在马上正在想丁越要是在天上看到,他一定会为我高兴。结果我一抬头,竟然像真的看到了他。”

  夏长宁一震,眼睛眯了眯。

  我以为他是吃惊,便笑道:“结果是个陌生人,把我都吓了一跳。”

  他伸手捞我入怀,轻声说:“有时候我真怕你心里爱的是他。福生,你不知道你和丁越站在一起的时候,我真想一拳打掉你脸上的笑容。”

  我偷笑,靠在他胸口不说话。

  “福生,要是丁越还活着,你会不会选择他?”

  我以为夏长宁在吃醋,便故意逗他,“当然选他了!丁越比你帅,比你温柔,比你有文化,比你……”

  “说什么都不管用,你现在是我老婆了!”夏长宁蹭地坐起身,进了卫生间。

  我透过玻璃看他,水汽渐渐弥漫掩盖了他的身影。

  窗外夜渐深沉,很快天就会亮了。我闭上眼沉沉睡去。

27. 婚姻手册二:让步再让步
返回 《放弃你,下辈子吧》
所属专题:掌阅精品小说选·第一辑
所属分类:言情 都市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