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2章

第3章

  “鈴……鈐……鈐……”

  電話聲吵醒了蔚陽,他側頭看看仍然熟睡的蕭雨柔,慶幸聲音并沒有吵醒她。

  “喂?我是……”他睡意濃濃的聲音,在聽到電話另一端的聲音時,立刻變得清醒。

  “好……我馬上來……你好好在那里待着!”

  意識到他的聲音太大,他馬上壓低聲音說:“你別胡思亂想……我就來。”  他放下電話,快速地穿上衣服,急匆匆地出門了。

  然后,“熟睡”的雨柔睜開了眼睛。

  她望向門口。

  已經是第二次了,她知道那是誰。

  臨近期末考,海蘭便經常把蔚陽叫出去。

  干什么?她不知道。她問過蔚陽,蔚陽也只是說“有點學業上的事”。

  是他忽略了她的智慧嗎?海蘭是美朮系的啊!

  接下來,她便收到很多同學的“關心”,例如他們在某某酒吧看到蔚陽和海蘭狀似親密:在某某公園看到海蘭和蔚陽擁抱……

  她不會輕易相信他們,她想要蔚陽自己告訴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要他說,她就相信;然而他沒有……

  他的隱瞞讓她有點心寒。

  他忘了嗎?她也是海蘭的好朋友啊!有什么事,海蘭不能告訴她,卻可以和他講?

  她穿上睡袍,赤腳走向窗前,透過半透明的窗簾,看見他的車疾馳出去。

  她笑了,笑容卻很淡,淡到讓人感覺不到。

  初春的氣候還是有些涼意啊……

  第二天早十。

  “海蘭!”雨柔在餐廳里找到正在看書的海蘭,走到她身邊坐下。

  她觀察了一下海蘭,試探地問:

  “你眼圈黑黑的喲,昨晚沒睡好?”然后她端起剛點的奶茶,喝了一小口,裝出不經意的樣子。

  “哦,是嗎?我昨晚……看書看到挺晚的。”  雨柔看到她閃躲的表情,心沉了沉。

  “你整天頂着雙熊貓眼,看誰會來追你!”雨柔假裝戲謔地說。

  “你說什么呀!”海蘭笑着回答。

  “喂!像你條件這么好,嬌俏美麗,又是美朮系的高材生,怎么會沒有男朋友嘛!一定是你不告訴我!”雨柔氣鼓鼓地說。

  海蘭以為她當真的,拍拍她的手,說:“你放心吧,我要結婚的話,一定第一個通知你!”

  “你這么保密……對象不會是我熟悉的人吧?”

  “哪里啊,你身邊又沒有人適合我……”海蘭心里一驚。

  雨柔知道了?不會,不會的!海蘭連忙把頭低下,以掩飾自己驚慌的神情。

  她看一看表,說:“啊,快來不及了,我去上課了,拜!”

  海蘭收起書,匆忙地跑出餐廳,不想讓雨柔猜出什么,也不想當着她的面哭出聲來。

  然而她沒有看到的,是雨柔冷冷的表情……

  雨柔心里開始不安起來。

  難道說自己的猜測是真的?海蘭剛才說話時,一邊玩着指頭。那是只有在她心虛的時候,才會無意識地做出來的動作啊!

  到底他們發生了什么事?

  整整一天,雨柔都沒有精神。

  蔚陽在她面前站了半天,都見她沒有反應,只好在她眼前揮揮手:“回魂啦!”

  “啊,你回來了。”她笑着摸摸頭,站起來為他脫去外套。

  她總是這么做的,在他們同居之后。然而今天她心中卻有個疙瘩。

  這外套上有“她”的味道嗎?蕭雨柔撫摸這牛仔布料,不安地想。  “怎么了?有心事?”尉陽把她擁進懷里,輕輕地拍着她。

  “陽,有些事……”她停了下來,不知道該怎么說下去。

  “有事就說啊,”

  他撫摸着她的瞼,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樣。

  但有些事情明明變了啊!難道你沒有事情對我說嗎?雨柔想要大喊。

  她把自己埋在他懷里,這動作讓他感到有些驚訝,更有着歡喜。

  她不常主動親近他、

  她柔聲說,聲音沒有太大的波動:“陽,如果有一天,你覺得不愛我了……”

  她仰起頭,定睛地看着他,“老實告訴我,不要讓我最后—個知道,我真的不會怪你……”

  他打斷她的話:“你在說什么啊!我永遠都不會不愛你!”

  他輕吻了她,“是不是后天的考試,讓你壓力很大?放心好了,雖然這是你進入大學來的第一次大考,但不是那么嚴重的!這樣好了,我明天帶你出去玩玩、放松一下吧!I他提議。

  “好啊!”蕭雨柔終于展開笑顏。

  還有一絲希望的,不是嗎?

  “你覺得這件怎么樣,陽?”蕭雨柔拿起一件酒紅色的外套,對一邊的蔚陽

  說。

  “紅色?下太適合我吧?”他為難地搔搔腦袋。

  “去試試吧。”她一臉哀求,讓蔚陽只奸不情不願地拿起那件衣服。

  忽然,他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也讓雨柔的笑容瞬問僵住。

  她的心開始緊縮,又是她嗎?

  他接起手機,當着雨柔的面,只是支吾几聲,然而憂心的表情卻顯露無遺。  過了一會兒,他關上手機,對正在看衣服的雨柔抱歉地說:“雨柔,我有些急事要辦,對不起,我得走了。”

  “什么事這么急啊?”她不動聲色地問道。

  她仍然裝作在挑衣服,但心卻開始發冷——

  蔚陽,對我說啊……你不說,就沒有機會了……

  他抬手看看表,吻了一下她的面頰,說:“是學校的事,我解決完就打電話給你!”

  沒等她回答,他便大跨步向門口走去。

  “你去吧……”即使沒有人在聽了,雨柔仍然淡然地說着;

  她的目光依然凝在衣服上,然而卻已沒了焦距。

  呵呵,她笑着,笑容好冷,冷得讓人生寒。

  接着,她也推開店門,走了出去,悄悄跟着他……

  她看到他走進了醫院。

  是海蘭病了?

  于是,她也跟了進去,直到……直到她看見他走向婦產科……

  她怔住了,緊咬住發抖的嘴唇。

  不會是是這樣的……不會的……

  她就這么等着,告訴自己要對蔚陽有信心。

  然而,不知道多久之后,他們相攜着走出來了。

  空氣凝固了嗎?怎么會稀薄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海蘭臉上是擔心又幸福的表情,她的左手被蔚陽扶着,右手小心翼翼地撫着小腹。

  而蔚陽臉上也是擔憂,卻像個丈夫一樣認真地護着她。  他們多么像是一對夫婦啊!

  她的心開始狂笑,然而臉上卻沒有表情,就那么直直地站着,仿佛一動便會倒下。

  “雨柔!”海蘭首先看到站在走道上的雨柔。

  她和蔚陽臉上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后立即轉為心虛。

  終于看到我了?終于沒辦法掩飾了?她冷眼看着她的好友和愛人。

  “孩子是誰的?”她先看着海蘭,問道。

  海蘭的眼淚滑下蒼白臉龐,歉疚地說:“我……我……對下起……我……”她全身抖顫地,根本不能再繼續說卜去。

  雨柔對于她悽然的表情無動于衷,她再把臉轉向蔚陽。

  “孩子是誰的?”語氣平淡得聽不出她在想什么。

  他沒有回答,眼神卻露出他關切和不忍。

  他連開口敢認都懶了嗎?

  但很奇怪,她竟然哭不出來!電視劇不是演到女主角發現第三者時,都會痛哭失聲的嗎?她竟然連要哭的念頭都沒!

  啊!不,他們之間不但有了第三者,連第四者都有了啊!還有什么好哭的?

  又或許,白己根本才是第三者?

  她冷笑一聲,覺得自己似乎沒有必要再待下去了。

  然而,她沒有想到,更令她震驚的還在后頭!

  “蘭!”一個男人奔了過來。

  蕭雨柔轉過頭看向來人、

  爸爸?

  今天已經有了太多“驚喜”,如果現在有一個外星人奔過來,她都不會覺得奇怪了。

  蕭建華看到女兒竟然也在,不由得愣住了。

  她都知道了?  他眼神閃躲,尷尬地說:“柔柔,我……”他望向痛哭失聲的海蘭,心疼地上前攙着她。

  雨柔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這場戲,劇情似乎很復雜。

  父親終于敢正眼看她了,不過眼睛里淨是對海蘭的心疼,和對她的哀求,

  “對不起,柔柔,我背叛了你和你母親。但是,這不是蘭蘭的錯!你……”蕭建華說不下去了,自己也明白他在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多么荒唐,父親愛上自己的摯友,一個小他二十歲的女人。她的“摯友”肚子里卻有她情人的孩子。而現在,她的父親在求她而非母親的原諒!?

  突然間,她感覺她的世界毀滅了……

  “原諒她?”她替他把話說完,“你還希望我說什么?”她看着她的父親、

  然后她轉向海蘭,海蘭則立即低下頭。

  “還是你想讓我說什么?”

  最后,她看着蔚陽,“還是你?”

  沒有人回答她……

  她徹底心冷了。

  于是她走了,每一步都走得好艱難。似乎某一個角落,有些東丙在崩塌,是那一點一滴的溫暖,是她一年來與他們相處的每一個場景——

  那時正是夏日,她打算沿草坪回家,然后他撞到了她,很戲劇性地說:“你等了久嗎?”

  然后,她便像是受了他的蠱惑,跟他一起演了—出戲。

  那天是悸動的開始……

  午后,她去見了母親,母親手中正在描繪一幅藍藍的油畫。

  她說:“別錯過值得你追求的東西,不然,你會后悔!”

  她追了啊,然而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她還是原來的自己嗎?為什么直到不能再閃躲,才願意承認失敗?

  “或許結局會痛苫,追求本身卻是美好的。”  是的,她現在明白了,痛苦總會有的。不過母親沒有告訴地,這滋味竟是如此難熬……

  那天,在靜靜的秋風吹拂下,他對她說:“為我融化……”

  她苦笑,她是融了,不過結冰的,卻變成他!

  他說:“別離開我……”

  因他的深情,于是她為他政變、停留;可原來溫暖、期望的深情卻成了背叛。

  “你是我第一個女人!”

  是不是得到了,所以不再重要?

  “別害怕,我會小心。”

  他的溫柔也分給了她吧……

  “對呀!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然而,她“最奸的朋友”就這樣對待她……她是真的把她當作第一個知己啊!

  她能清楚地記得每一段對話,但這是在讓她徹底看清嗎?多么可笑!

  真的,她毫無留戀了!她走着,每一步,都走得好堅定,仿佛從此再也不會回頭!

  “雨柔!你聽我說……”蔚陽想上前拉住蕭雨柔,然而看到虛弱的海蘭,他又個得不扶着她。

  蔚陽看着她的離去,心里突然有種感覺——

  她再也不屬于他了!

  還要去參加那個期末考試嗎?望着手中的護照,雨柔問自己,要不要去見他最后—面?

  離開醫院后,她沒有給他們時間找到她,就帶着几件衣服和文件,到銀行去把她的存款全轉進了一個帳戶。

  她也用傳真的方式辦了休學。

  幸好她已經滿十八歲,辦事也方便多了。

  她要去美國。

  其實護照早就辦好了,簽證也下來了,因為她原本就計畫要去美國留學的,可是以前因為他,她打消了這個念頭。不過,現在這本護照卻用得上了。

  她買了今天上午的機票,離開之后,一切就與她毫無關系。

  這算是逃避嗎?她不知道。

  昨天回家的時候,她看到母親一臉的擔心。

  但她只是對她說了一聲“保重”,便逃走了,生怕會遇到回家來找她的人。

  等她到美國,她會寄信給她,告訴她自己的情況。

  母親一向了解自己,若不是真的到了撐不住的地步,她不會選擇這條路。她相信母親會體諒自己的。

  在辦完大大小小的事情后,她回到飯店,就這么一直呆呆坐着,直到天明。

  當牆上的鐘在八點整發出悅耳音樂時,她突然起身,往外走去。

  去一趟吧!

  “她的手機還是沒人接聽。”海蘭焦急地說,“怎么辦?找不到她。I

  蔚陽卻出奇地沉默,好像沒有聽見般。

  海蘭只好對他大喊:“蔚陽!你沒有聽見嗎?她不見了!萬一她做出什么傻事怎么辦?”

  “你還要考試嗎?”他突然說。

  “什么考試!先找到雨柔再說!”

  “那你去她家等她,她出現就馬上通知我。”說完,他就山校園里走去。  “那你呢?”海蘭看到他落寞的神情,有些擔心他。

  “我以為她明白的……”他沒有回頭回答她的問題,只是這么說着,就離開了。

  “明白什么?”海蘭疑惑地自言白語,卻想起時間一刻也耽擱下得,馬上跑向停車場。

  蔚陽進了中文系,找到好友簡風。

  簡風十分驚訝。

  “你怎么來了?”

  離考試只有几分鐘了,蔚陽干嘛跑到中文系來?

  “簡風,雨柔來了沒?”

  “沒有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一向不會遲到的。發生什么事了?”

  他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簡單地說:“如果她來了,一定不能讓她走掉。考完打電話通知我。”

  “噢……”簡風一副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的表情,他看着蔚陽匆忙離去的背影,小聲嘀咕,“搞什么嘛!”

  蔚陽開着車,速度快的驚人。

  她會去哪兒?除了蕭家,她根本沒有落腳處,除非她去住飯店了!

  奸,他就一間間的去查,就不信他找不到她。

  該死的!她為什么不等他回去解釋?她昨晚上哪里去了?他好擔心她,整整等了她一夜啊!

  同一時刻,呆坐在教室里的蕭雨柔,握着筆,對着整整三張的試卷,什么也寫不出來……

  她突然想起來Emily dickinson寫過的一首詩“heart!we will forget him”,這和她現在的心情多么符合啊!

  無視于身旁監考老師關切的聲音,她突然動筆,好像寫完這些,她就解脫了

  工尉陽!我是簡風!雨柔出現了。”

  “她去考試了?那現在她人呢?”蔚陽刷地一個急轉彎,朝學校的方向疾馳。

  “我攔不住她!她遲了二十分鐘才到考場。就那么坐在那里,監考老師還以為她病了。她也不理老師,過了一會,又突然開始寫起來,寫完,她看了看表后就離開了。

  “天!你沒看見她的表情!我從來沒看過她那么冷的表情……”

  蔚陽沒行聽完簡風的話,就關了手機。

  他把車停在路邊,沉思着。

  她看表?她在趕時間?突然蔚陽心沉了下來。

  難道她要走?他的擔心終于成了事實?她怎么可能這么快拿到護照和簽證?除非她早准備好了!

  一連串的問題浮上心頭……他越想越擔心,還有害怕……

  突然,他的手機再度響起,他接起來。

  是海蘭。

  “蔚陽,建華打電話過來,說他查到雨柔把她所有的存款都取走了,她是不是要走了?”海蘭的聲音有些發抖。

  如果雨柔真的發生了什么事,那都是她的錯。

  “我現在就去機場!”他踩下油門,一路向機場疾馳……

  “搭乘xx航空編號308飛往洛杉磯班機的乘客,請到三號登機門登機。飛機將在五分鐘后起飛。”

  沒有時間了……蕭雨柔拎着行李箱,慢慢地站起來。

  她往機場大門的方向,看了最后一眼。

  還在奢望什么?你根本沒有告訴他你要走啊。

  她嘲笑自己的不舍,向登機門走去,把機票和登機證給驗員檢查后,毅然地走了進去。

  從今天起,一切將重新開始……

  當蔚陽來到機場的時候,就看到一架起飛的飛機。

  白色龐大的飛機呈一條斜線漸漸升空,隨着震耳欲聾的噪音慢慢變小,最后被云層覆蓋,也帶走了他全部的希望。

  他扶着牆慢慢滑下,已經滲出血來的手,仍不斷地捶着牆,但他卻感覺不到疼痛。捶牆的聲音蓋住了他受傷的嗚咽……

  為什么不等他?這么深刻的愛戀,竟然比不上一個誤會?她竟然連—個解釋的機會也不給他!

  她走得這么絕然,難道說連—絲牽掛留戀也沒有?那么他算什么?他的愛給了誰?

  她總是那樣的遙不可及。他愛她,所以他一直在追,追得那么辛苦,結果還是看着她離開……

  他突然大笑起來,帶着歇斯底里的瘋狂,原來不是她殘忍,而是他愚蠢。蠢到看見天空中美好的晨星,便自以為是地想要去觸摸……  這就是天和地的區別……怎么能怪她殘忍?

  他的世界在一夕間變成灰色……

  在蔚陽身后,海蘭痛苦地看着自虐的他,臉上掛滿淚水。

  她拉住他的手,不讓他再傷害自己。

  望着遠處的天空,她哭着喊道:“都是我的錯啊!雨柔,回來啊……都是我的錯……”

  云層之上,太陽毫無阻礙地放射着它的光芒,和他一樣,永遠溫暖而又有活力。瑰麗的桔紅色,灑在機翼上,讓她想起不死鳥……

  不死鳥飛上九重天而再生,那她呢?她會不會恢復成原來的自己,那個永不在乎、孑然一身的蕭雨柔?

  忘記他給她的溫柔,似乎需要很大的勇氣呵……她輕輕地閉上眼睛,再也無法控制的兩行清淚,緩緩地滑落下來……

  heart!we will forget him!

  YOU and I——tonight!

  YCU may forget the warmth he gave——

  I Will forget the light! 

  When YoU have done,pray tell me

  that i may straight begin!

  haste!lest while you're lagging

  I love him。

  再也聽不到樹葉沙沙的小夜曲,也感覺不到陽光和煦的照耀了……

  只有悲傷蔓延着……

第4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