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3章

第4章

  七年后

  美國紐約,一棟二十几層的大樓中,從第十二層到第十七層屬于“mee”公司擁有。第十七層樓,是“mee”總裁和設計總監的辦公室。

  右邊數來的第二間房間,原木大門上掛着“蕭雨柔設計總監”的名牌。

  為了重新來過,到了美國后,蕭雨柔放棄文科選了理科,雖然辛苦,但她依然熬了過來,到現在也算小行成就。

  推開門,一間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呈現在眼前。

  一進門最先看到的是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給整個房間一種明亮的基調。

  這個辦公室以原木色調為主,房間地上鋪着白色地毯,中央是—張扇形的辦公桌,右邊是一張同樣色調的沙發,沙發中間是一張玻璃茶几,桌上擺放着鮮嫩的紫色郁金香,還很不協調地放着一只白色玩具熊。

  辦公桌左邊是公文櫃,整齊又現代的設計可以看出,主人是個相當講究效率的人。

  辦公桌對畫是超人型電子顯示螢幕,和桌上的超薄電腦通過網路相連。然而,螢幕下方放置VCR和DVD機的櫃子上,竟堆着一疊游戲光碟和雜志,

  坐在辦公桌后的蕭雨柔,無視房問的凌亂,手肘抵住桌子上,疲倦地用手撐着頭,

  “展潔云……”對着桌子上的內線電話,雨柔已經沒有力氣吼她了。

  這大概是她今天第一百二十二次闖禍了!

  展潔云是展宏遠的妹妹,是蕭雨柔大學的學妹,她今年剛畢業,展宏遠這個做哥哥的,自然要照顧妹妹,所以讓她進“mee”工作,

  而她,也是雨柔這么多年來唯一遇到的克星!

  “什么事情,雨柔姊?”

  展潔云掛着一張世界上最無辜的笑臉,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形象!二十五年來的形象啊!蕭雨柔再一次揉揉太陽穴,心里默數到十之后才開門:“你剛才把資料都殺掉了!”

  展潔云緊張地說:“什么?我什么也沒有做啊!”

  她想為自己辯護,但在看見蕭雨柔空無一物的螢幕時,聲音漸漸小了下來。

  剛才自己在外面玩電腦時,畫面突然消失了。她暗暗想着。

  蕭雨柔萬般無奈地拾起腦袋,對她說:“不是告訴過你,不要用公司的電腦玩游戲。因為系統是連線的,你的電腦一出問題,很可能大家的電腦都會有問題。”  她拉開抽屜,取出一張光碟,放進光碟機,再點一下Recover鍵,使電腦開始自動恢復檔案。

  幸好己在前几天的教訓下,馬上寫了個修復程式,不然真不知道今天又要做到几點。

  看着沒几秒鐘就恢復正常的電腦,展潔云高興地拍着手,“雨柔姊奸棒啊!”

  展潔云雖然已經大學畢業,但是還是小孩子心性。展宏遠讓她來給她當助理,真是幫了不少倒忙!

  可是蕭雨柔又不忍心斥責她,因為她知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是七年前的她嗎?不完全是吧。

  她是真的把展家兄妹當親人一樣看待。

  或許這是那件事情給她留下的唯一后遺症,就好像是一件水晶器皿被打碎了,盡管請了最奸的師傅,仍然不可能把它修補得一絲裂紋也沒有,而她要恢復以前的完全疏離,也似平不太可能了。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几次教導展潔云:“你知道Mee是電腦公司,如果這里的電腦出現問題,恐怕不單單是資料流失,還有被駭客入侵的可能,甚至會牽扯到法律……”

  老實說,她都記個清自己說過多少遍同樣的話。

  “噢!展潔云調皮地扮了個鬼臉,走到被她當作電視的大螢幕前,啟動Play Station 2,開始玩起游戲。

  雨柔看着她毫不在乎的表情,又想起那個一跟陌生人說話就瞼紅的老板,有點哭笑不得。

  真不知道在她還沒有來“MEE”之前,不能代他出席必要會議的情況下,他定怎么把公司撐下來的。

  更有趣的是,別看展宏遠和展潔云是親兄妹,他們的性格卻是截然不同的。

  哥哥靦腆,但是深思熟慮,而且在電腦方面是個奇才。

  而妹妹呢,不但根本不靦腆,還非常開朗又迷糊,光從她這几天惹的麻煩,就可以得知了。

  她不是把紙卡在印表機里,就是亂刪東西,甚至有一次,她把整棟大樓的電源切斷,就為了天台衛星上的一只貓!

  自己好像成了一個大姊姊,照顧着他們兩個人,不過仔細想想,被人需要的感覺似乎還不壞。

  這時候,展宏遠敲了几下辦公室的門,沒等人來開門,就自己進來了。這層樓只有兩間辦公室,所以時間久了,蕭雨柔和展宏遠去對方的辦公室時,都只是象征性地敲敲門罷了。

  “Flora!”

  Flora是雨柔在來到美國后取的英文名字。因為要和美國人打交道,雨柔這兩個字對于他們來說,實在太難念了。

  不過,展宏遠和展潔云在只有他們三個人的情況下,通常都會說中文,感覺親切很多。

  “什么事情?”

  “哥!”

  兩人同時開口。

  展宏遠看到在一旁玩得不亦樂乎的妹妹,不由得皺起眉頭,

  “云兒!你是雨柔的助理,不要只顧着在旁邊玩!”

  展潔云努努嘴巴,一臉不服氣的樣子說:

  “雨柔姊根本不需要助理嘛!再說我在這里老是惹麻煩!”她倒是很坦白,根本不理睬她老哥,眼睛還是盯在螢幕上。

  展宏遠只好搖搖頭,對蕭雨柔用眼神表示歉意。

  而她也點點頭。跟他一起工作這么久了,他們之問早就培養了一定的默契。

  展宏遠拉開一張椅子,在辦公桌前坐下,開始說正事。

  “還記得我們上個月跟“RNR”公司的那個case嗎?”

  “Yeah,怎么了嗎?”  雨柔立刻就想起來了,因為“RNA”是個很大的科技公司,市場可以說涉及五大洲,每—個有關“電”的領域。

  “mee”上下對于可以爭取到那個游戲設計的cawe,都相當興奮。而且,她是整個游戲的主設計人員,為了能將那個游戲做到最好,她已經足足兩天沒有睡覺!

  “有點問題。”

  “不會吧?整個設計部門花了一個星期檢查那個游戲,應該不會有BUG!”雨柔站起來說。

  “倒不是那方面的問題,而是拷貝的問題。”

  拷貝?那會有什么問題?

  她詫異地問:“老實說,我在這個行業時間也下算太短,我不知道拷貝還會有什么問題?”

  展宏遠聳聳肩,一副“我也很驚訝”的樣于說:“我也沒想到,“RNR”總公司和光碟制造廠商間有些問題,所以他們不能提供足夠的光碟。”

  雨柔總算安心坐下來,明白問題出在哪里了。

  “幻”的工程式大概需要三張光碟,外加一張安裝和screen shot的程式,一共是四張。但是我們為了促銷在“幻”以后的發行工作,所以另外多配了—張,倘若要壓縮的話,還是有剩余空間的。”

  “沒錯!所以他們想讓我們過去重新把內容壓縮。”

  ““讓我們”?我沒有聽錯吧!他們叫一個總裁外加設計總監去,就是要壓縮內容!他們實在有點過分,”

  雨柔覺得他們的作法不太合理。

  壓縮又不是什么大工作,何必要展宏遠和她去?

  “事實上,是我主動要求的。”展宏遠說。

  “為什么?”聞言,雨柔的語氣緩和了很多,她知道展宏遠不會隨便作決定。

  “我原本沒有預料到,“幻”在亞洲市場會這么被看好。你也加道,“幻”雖還沒有推出,但已經有很多支持者了。如果亞洲廠商可以接受我們這種游戲類型的話,我們為什么不向亞洲發展呢?所以這次去,也可以順便了解那邊的市場。”

  雨柔靠着椅背,手中搖晃着原子筆,接着把身子轉向身后的落地窗,思考着。

  而展宏遠也了解她的習慣動作,便隨手拿起一本雜志翻閱。

  不一會兒,她轉過身來,說:“如果我猜得沒錯,你想向亞州發展,但是我們的根基并不穩,所以你要相“RNR”合作?”

  展宏遠露出笑容,“果然什么都瞞不過你……”

  雨柔輕皺眉頭,慎重地說:“你的想法是很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RNR”是多大的公司,他們怎么會輕易和人合作,進而培養自己的敵人?更嚴重的是,你的公司有可能被并吞。”

  “這點我也想過,但是我倒不擔心。我的設計以神秘、科幻為主,而美國孩子卻比較傾向暴力游戲,所以我并不喜歡在美國發展。到亞洲后,即使有被并吞的危險……”

  他搔搔腦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反正我也不太有能力來主持一個公司,若不是近几年來,你幫我處理內部的事情和會議,大概“mee”沒有能力做到現在的規模,所以我……”

  雨柔了解他的想法,笑着接下話題:“他們并吞了“mee”好,你就可以做個快樂的軟體設計帥,不用管商場應酬了?”

  展宏遠為雨柔准確地猜出了自己的心事,而紅了臉,為了擺脫尷尬,只好干笑几聲,“呵,你真了解我。”

  雨柔笑着搖搖頭。她倒不是嘲笑展宏遠的無能,畢竟人各有志。只是他這么大個人了,還以為自己能保留什么秘密。

  其實他的表情早告訴人家了,他實在是很可愛……

  既然這是他的願望,自己也似乎不該再質疑什么了。

  “聽說“RNR”為了更容易爭奪亞洲市場,在亞洲設了分公司?”

  “嗯。”展宏遠點點頭,“剛確定了,在台灣!”  “台灣?”蕭雨柔驚訝地重復。

  展宏遠義說:“聽說從不曝光的“RNR”總裁雷蒙·大衛·葛利得也定居在台灣。所以,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地就是台灣!”

  台灣嗎?蕭雨柔陷入沉思。

  是該回去看看了……

  台灣

  雷蒙·大衛葛刊得,其實也就是蔚陽。

  他正站在以黑色為主的辦公室落地玻璃面前。

  他身穿一身名貴的黑色西裝,西裝把他頎長的身材完美地展現出來,渾身散發出憂郁的氣息,不同于大學時代的陽光般的他。

  秘書為他煮的藍山咖啡濃郁且香醇,香味飄散在整個房間內,可是絲毫不能吸引站在街前的蔚陽。

  他正低頭專心地看着一本書,是Emily dickenson的詩集,也是雨柔最喜歡的,翻開書頁,每—頁都像是新的,看不出它已經曆了將近七年的時間。他一頁一頁仔細研讀着,看到他的小心翼翼,不難理解這本書為什么會這么新了。

  突然,他停了下來,看着其中一頁上娟秀的字體,溫柔地笑了起來。

  “i heard a fly buzz——when I died”那是她分析的最失敗的一首詩了!

  雨柔一向理解力很好,可是卻在這個“fly”上栽了跟斗、

  她堅持認為所謂“fly”是指“飛升”一類的抽象概念,而不是它的實意——蒼蠅,沒想到教授在課堂上說,“fly”的意思就是蒼蠅!

  她氣得直嚷,這么悽美的詩,竟然出現一只蒼蠅,簡直是毀了它的意境!所以她在書上大大地寫着——it is a real fly!

  七年前的場景由于經常在腦海里溫習,所以直到現在還是那么鮮明啊!

  為了有足夠的財力尋找她,他不得已回到這個陰冷狡詐的葛利得家族。盡管家族的主要市場在歐洲和美洲,他還是堅持定居在台灣。

  他讓人查詢美國和台灣的出入境紀錄;他還找人調查了所行新出道的作家,和各大學文學系的學生,可是還是沒有半點她的消息!

  雨柔……你還要我等多久啊……

  “總裁,美朮設計師海蘭小姐想見你。”秘書通過桌上的電話擴音說。

  蔚陽立即收回自己的溫柔的目光,那是雨柔才能看到的。他悶嚴肅的聲音說:“請她進來。”

  下一會兒,秘書便和海蘭打開黑色沉重的大門進來。

  海蘭走在黑色大理石的地板上,感覺還是像往常一樣的沉重。幸好這間辦公室的牆壁和窗戶不是黑的,不然叫它“監獄”,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蔚陽總是說,有一天他會換顏色的,可是一直也沒見他動手。

  有一天,是哪一天?海蘭想,應該是雨柔回來的那一天吧!

  她瞅了一眼不舍得離開、眼中毫不遮掩愛慕之情的秘書,心里笑着。

  她自己也是在雨柔走了之后,才得知蔚陽竟是義大利豪門家族——葛利得家族唯一的繼承人。

  他本來就是俊逸非凡,一副白馬王子的模樣,現在又是NAN的總裁,再加上婚,多少女人為他傾心啊!可是他總是以公事繁忙為藉口,推脫家族的逼婚。

  但她知道,他是在等雨柔。就算雨柔一輩子不回來,他大概也會一直等下去。

  待秘書終于離開后,海蘭正准備好好揶揄他一番,但在看到他手中的書后,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她怎么會不認得?他把雨柔留下的書,都當金子般地護着,天天翻、天天看。有時,她都以為他瘋了。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痴情的人。唉!如果沒有當年那一場誤會就好了!  就是因為他的痴情,她才更加覺得內疚,所以她和建華之問,就這么一直拖着。

  黑色的地面上有一層台階,上面才是蔚陽的辦公桌。

  她見過許多總裁的辦公室,都是這樣的。為什么呢?大概主要顯出高人一等的姿態吧!

  蔚陽的確定高人一等的,但他卻非常低調,從不在媒體上露臉。

  她踏上台階,對他說:“蔚陽,上次與“MEE”的合作,由于“威遠”的惡意毀約,而出現了一些問題,我想在容量上,我們大概要壓縮一些。”

  蔚陽小心地把書放進抽屜里,站起來時,表情已經變得很嚴肅。這是他在商場上展現出的保護色。

  “MEE”的負責人什么時候到?”

  “MEE”的總裁和設計總監明天就會抵達台灣。”

  “讓楊經理去招待他們吧。”蔚陽查看一下自己的行事曆,已經沒有空檔了。

  海蘭想了想,還是提議:“嗯……蔚陽,我想你還是親自去見他們好些,雖然“mee”并不茫多大的公司,但這畢竟是我們公司這方面造成的麻煩,而且,聽說“mee”總裁身邊的那位flora小姐非常精明呢。”

  “噢?”蔚陽聽到Flora這個名字,頓時行了興趣。

  雖然“幻”發行的范圍不小,但對于“RNR”來說,還是小case,所以與“mee”合作的過程,他并沒有參與。

  然而他卻聽不少同仁說過,“mee”的Flora既是個優秀的設計師,又有過人的經商才能。據說她冷靜的判斷能讓人男人都心虛,而且聽說若不是有她,恐怕“mee”早倒了。

  冷靜……很像雨柔的感覺……

  他梢梢琢磨了一會,對海蘭說:“那好,明天上午十點,我大慨有四十分鐘的空檔可以見他們。幫我告訴秘書。”

  “我明白了。”海蘭記下,然后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第5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