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4章

第5章

  早上十點五分。

  蕭雨柔第三次看表,她不喜歡有人遲到,就算對方是什么大公司的總裁也一樣。

  而旁邊的展宏遠還是一臉愜意地坐着。

  終于,秘書在十點十分左右,打開會客廳的門,蕭雨柔和展宏遠兩人站了起來,表示禮貌。  然而,雨柔在看見來人的臉時,她愣住了……

  秘書小姐打開門,蔚陽先看到一個清秀的年輕人,他大慨是“mee”的總裁吧!他看起來的確是不太適合商場!

  然后他看到一個女人,身穿白色套裝,腳上踏着一雙白色高跟鞋。

  她有着光潔的小腿,勻稱的身材,優雅的氣質,及腰的烏亮秀發,和……一股熟悉的氣息!

  他看到了她的臉,那是一張讓他魂牽夢縈的臉。

  雨柔!她回來了!蔚陽激動地看着她,不敢說話,生怕自己是在夢里,一發出聲音,就會打碎現有的幸福……

  直到身旁的海蘭驚叫出聲:“雨柔!”

  他這才敢確定,她真的回來了。他盼了這么多年,終于盼到了!

  然而她帶有些許驚訝,卻依然冷靜、疏遠的態度,讓他把想要擁抱她的沖動壓了下來!

  她還在生他的氣?她不希望遇見他?這種想法讓蔚陽的心生疼痛。

  另一邊,蕭雨柔暗想,這樣的“驚喜”真的是很糟糕。

  倒不是遇到蔚陽和海蘭讓她覺得糟糕,因為既然她決定同來,就預期到會遇見他們,特別是自己的父親還和海蘭在一起。

  真正讓她頭疼的是,他竟然就是“RNR”的總裁!這下私事離不開公事、公事離不開私事了。

  聽到海蘭的叫聲,蕭雨柔想自己也應該打聲招呼,所以她笑說:“海蘭、蔚陽!好久不見!”

  展宏遠這才知道他們互相認識,露出一副驚訝的神情,

  雨柔知道自己該介紹一下的,所以她先以禮貌而友好的態度對蔚陽和海蘭說:“這位是我的老板展宏遠,john。我是“MEE”的設計總監,同行都叫我Flora。”

  然后她轉向展宏遠說:“他們兩位是我大學時的同學。呵呵,很巧地,也應該是“RNR”的總裁和藝朮設計師吧?”她以稍帶疑問的口氣望向蔚陽和海蘭,以求確認。

  旁邊的秘書見到雙方都彼此認識,就自動退下了,留下他們四個人在偌大的會議室里。

  海蘭聽到雨柔的話,不由得傷心。

  她的話雖然友好,但是以前她們從不會這么客氣。

  不過,她原本以為雨柔根本不會見她的。她原諒她了嗎?

  而比海蘭更加心碎的是蔚陽!他能聽出她語氣中的冷淡,她又恢復到他剛認識她時的那個樣子了!

  那時她的心還有可能接受他,而現在他們的關系,已經僅限于商業上的接觸了。

  不過,既然她回來了,來日方長,他會對她解釋七年前的誤會。

  在海蘭強忍着眼淚,想要上前再說什么的時候,他攔住了她,并以一個總裁的態度,穩重地與展宏遠和雨柔握手。

  雨柔對蔚陽有另一層的認識。

  她感覺到他剛才的情緒激動,不過卻在很短的時問內就平復了情緒,“RNR”的非凡業績,果然不是隨便得來的。

  她自己也慶幸,他能這么快定位他們現在的關系,這對于雙方的合作都有好處。

  于是她立即把話題從“重逢”轉到“幻”的壓縮問題上。

  “葛利得先……”

  “尉陽!”尉陽堅持地截斷蕭雨柔的話。

  她怎么可以表現得這么陌生!

  雨柔舔了舔干燥的唇,“好吧,蔚陽。我和john這次來,是為了“幻”的壓縮問題。”

  “對于造成貴公司的麻煩,“RNR”致以最深的歉意。”蔚陽沉穩地說。 “聽說展先生也是杰出的設計人才。那么,就麻煩你和蕭小姐,連同這個游戲的美朮設計師海蘭小姐,將這個問題解決。”

  蔚陽無法把視線從雨柔身上拉開,所以盡管是在跟展宏遠說話,眼神還是停駐在雨柔身上。

  她更有女人味了。七年前,她雖然內心成熟,但是外表仍然青澀;而現在她成了一個成熟的女人,有着驚人的嫵媚。

  “當然!”展宏遠說。

  雖然他平常不太說話,不過他能肯定自己是可以相信眼前這個“RNR”的總裁。

  雖然他比較深沉,但是那應該是對外的形象。從他看雨柔的眼神,他可以肯定,他絕不會占“mee”一丁點便宜。

  雖然表情上沒有起伏,雨柔內心可是飽受煎熬!

  蔚陽的眼神炙熱得可以把她融化。天!她還是頭一次面對着這么執着的眼光!

  今人晚上,對展宏遠勢必要費一番解釋了。

  十几分鐘后,會談結束了,

  雨柔是設計方面的負責人,所以她會暫時留在“RNR”工作,但這等于是說展宏遠沒有事情干了!這讓雨柔有點不解。

  要知道展宏遠也是軟體設計的人才哪!

  她與展宏遠很有默契地交換一下眼神,看出他也有同樣的疑問,但她稍一斟酌,便決定不把問題提出來。

  在人家的地槃上,她能抗議什么呢?再說反正只有几天,他們就能回美國了。

  蔚陽看着她的倩影,直到她離開會議室,視線還追隨着她。

  “砰!”門在秘書疑惑的目光中帶上,整問會議室只剩下他和海蘭,誰也沒有說話。

  蔚陽點了一支于,思緒紛亂。

  她真的成熟了很多!不像以前的她,那時她還多少有些驕傲——現在的她,變得更加圓滑、實際且內斂。這該是在商場上磨練出來的吧。

  看她在需談舉止中的從容不迫,以及討論到“幻”時的專業,不難印證外人對于她的傳言。

  原來她一直在學電腦,怪不得自己找不到!

  不過這是為什么?他見過她以前的成績單,理科可以說是滿江紅,但她卻改行了。

  難道她定要避開自己的搜尋?尉陽微微皺眉,為這個可能感到不悅,

  還有,她和展宏遠是什么關系?他剛才觀察到他們之間的眼色傳遞,可以說明他們關系之親近……

  這時候,海蘭的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她真的回來了……”海蘭的眼眶有些溼潤,“我一開始還以為這是夢……”

  蔚陽苦笑,他一開始也是這么以為的。他站起來,走到窗戶前,猛吸了一口菸。

  “尉陽,剛才為什么要阻止我?難道你不想和她解釋清楚?”

  “我很了解雨柔,她一向公私分明,我決定私下找她說。”

  “你終于等到了!這下就好了,我也不用那么內疚……啊!我要回去告訴建華!”海蘭有些欣慰地笑道。

  蔚陽沒有改變姿勢,對她說:“你去吧;吩咐秘書幫我把忻行的行程部取消,我需要點時間想清楚。”

  “奸的。”海蘭興奮地奔出會議室。

  但蔚陽心里卻是一片晦暗。

  曾經,只有自己才可以靠近她的身邊;曾經,她只對自己敞開內心。

  然而—切似乎都變了。

  蔚陽再一次狠狠地吸進一口菸:心里既紛亂又興奮。

  她還會是自己的嗎?

  車里彌漫若一股不尋常的安靜。

  一路上,雨柔一直看着窗外,展玄遠不會看不出異樣——代號“冷靜”的女人突然開始不安,有什么樣的事情可以對她有這么大的影響?

  “你沒話說嗎?”展宏遠雖然在外人面前容易瞼紅,然而在蕭雨柔面前是沒有顧忌的。

  因為從一開始,她就能很容易地接近他,即使看出了他的窘迫也不放在心上,而現在,雨柔顯然非常后悔當時的一時熱情。

  “如果你要追問的話,我只能告訴你,我們以前是校友。”雨柔有些不耐煩地說。

  展玄遠笑笑,“我沒有探問的意思。”

  蕭雨柔這時才覺得自己反應過度了,她回頭看看他,點頭表示抱歉。

  蕭山柔望向南外。台灣這七年來變化很大啊。她在心心里贊賞着,不覺微微笑着。

  展宏遠終于打破寂靜,說:“你來過台灣吧?”

  雨柔把視線拉回車,決定對他承認——沒什么奸隱瞞的,不是嗎?

  “嗯,我在台灣長大的。”

  “你在這里長大?那當初訂機票的時候,你為什么都不說?害我還看書了解台灣呢!”

  展宏遠一臉驚訝,他原本以為她只是來過,和她共事這么多年,從沒有聽她提過出生地。

  “你沒有問啊!”雨柔不太在乎地說,然而心里也有點疑惑。

  為什么自己從不告訴展宏遠,關于台灣的事情呢?真的是因為不需要嗎?還是潛意識里在逃避……

  感覺到她無意再談這個話題,展宏遠無所謂地朝她一笑,拿起放在車里的財經雜志閱讀起來。

  雨柔看着他的笑容,心里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

  奸熟悉的笑容呵!奸像今天第一次才覺得他的笑容很……溫暖,好像在哪里見過似的……

  她拒絕再想下去。

  雨柔有些嘲笑自己的神經質,她每一天都和他見面,怎么會不熟悉他的笑容?

  又一陣沉默在車內蔓延……

  性能良好的車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車內安靜得有點讓人不安。

  該死!雨柔在心里低咒,今天是怎么了?早在心里排練過多少遍這樣的情景,然而今天的氣氛卻出乎她的預料!她為什么要把自己跟展宏遠的關系搞僵呢?

  可是,她怎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蕭雨柔拿着電話聽筒,臉上再也遮不住疲倦和厭煩。

  天哪!她不過回來一趟,干嘛大家都要打電話來致意?從上午一回到飯店,先是父親蕭建華,再來是一堆同學,連以前的老師都打來電話。看來她當年的出國算是件大事。

  聽到敲門的聲音,她想也沒有想就說:“請進。”

  因為她知道會在這個時候來的,只有展宏遠了。

  她沒有因為他的進入而有所動作,還是趴在沙發上,不在意讓他看到一臉頹喪的自己。

  “怎么了?”

  展宏遠本來想告訴她,他要出去轉轉,不過看到她的樣子,便坐到床上,問她。

  “沒什么……”是應該把事情說清楚了,可是該怎么說呢?

  雨柔皺着眉頭思考着,垂落沙發的手輕輕地點着地面,心想,應該怎樣讓大家不要再把精神放在七年前的事情上,

  怎么搞的,明明只是出差,卻招惹來這么多麻煩、她抬頭,看到展玄遠,突然計上心來。

  “john,幫我!”

  展宏遠等了好久,就是在等她的這句話。

  一直以來,都足她幫自己,終于讓他等到這個機會來報答她!于是他很興奮地說:“什么事情?”

  雨柔堅定地看着他,“跟我訂婚!”

  找個男人嫁了,應該是最奸的辦法。這樣大家都不用再為當年的事情內疚,因為她已經找到幸福了。

  況且她—直都和展宏遠相處得很好,就這么訂婚,決定自己的歸宿,應該不算是草率的事情,

  “假的?”

  展公遠開始認真思考着雨柔和台灣這堆人的關系,不然怎么在—天內,改變她一向精明謹慎的作風呢?

  “不!是真的訂婚!”

  蕭雨柔毫不懷疑展宏遠想娶自己,這么長時問的相處,她不會不了解。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問:“你願意嗎?”

  “當然。”展宏遠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

  兩個人心里彼此清楚,其實他們之間沒有愛情,但是談到婚嫁,彼此自然是最好的對象。憑着他們的熟悉,婚姻一定會很和睦。

  “恕我冒昧,你是為了某人,才這么快決定訂婚的?”他還是問了出來。

  雨柔坐起身來,考慮了一會兒,對他說:“我在七年前,跟蔚陽和海蘭,有些淵源。”

  她簡單一句話,帶過三人復雜的關系。

  “后來我去了美國,一直也沒有跟他們聯系。現在他們大慨認為對我……有些內疚吧!我不想再提那些事情,所以我想讓他們安心。再說我們結婚也是遲早的事情,就讓他們提前知道吧。”

  聽到她稍有閃爍的目光,展宏遠大概已經猜出他們之間的“淵源”,于是一口答應雨柔的請求。

  “這樣的話,我要去買個戒指。”

  他站起來,走向門口,又回頭說:“還有什么要幫忙的,盡管開口。”展宏遠別有深意地觀察了她一會兒,才走了出去。

  獨自留下的雨柔,再次趴到柔軟的沙發上,兩只手輕輕地絞扭着坐墊外面的布料。

  她輕咬着下唇。心想,這樣就解決了嗎?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竟有些失落……

第6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