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5章

第6章

  從遠處望着久別的蕭家別墅,蕭雨柔心生一絲感慨。

  前面的那一片草地,是她幼年同母親一起讀書的地方;在別墅后面的那一片小樹林里,她曾經寫下第一篇詠春的詩……

  突然間,雨柔意識到,自己是在感懷以前的日子。她自嘲地想,自己是真的變了。

  在那件事后,母親和父親離婚了,沒有爭議地和平分手——  母親拿了她該得的財富,一筆足夠自己過完后半生的錢,然后去了巴黎。

  她告訴她,去巴黎深造一直是她的願望,現在擺脫了婚姻的束縛,她反而可以更加縱容自已。

  或許這樣對母親來說,才是幸福的。

  也是因為這樣,父親才會有海蘭吧?

  母親的獨立慢慢把父親的愛,磨成了朋友般的關心,然后再由關心變成疏離。

  男人都想要個可以疼的女人,直至海蘭出現,才讓父親有了新的感情寄托。

  海蘭人聰明但純真,雖然是個獨立的女性,但是卻又渴望着男人的疼愛;父親雖然年長她很多,但仍然算得十足英俊瀟灑,而且又有成熟男人特有的穩重,這樣的男人讓她不動心也難。

  想通了這些,她明白,自己并沒有立場恨海蘭。

  車子進入蕭家停車場,展宏遠穩穩地把車停奸。

  蕭雨柔打開車門,然后兩人一起定向蕭宅大門、

  海蘭和蕭建華臉上有點驚訝;而也在蕭家大宅的蔚陽,則是受傷地看着他們的身影。

  本來他們都以為,雨柔和展宏遠之問只是同事和朋友,而現在照他們的親密程度來來,他們的關系似乎不是那么簡單。

  海蘭悄悄朝蔚陽瞟了一眼,擔心他的感受。

  而蕭建華則熱情地上前,擁抱多年不見的女兒。

  雨柔也回父親一個同樣的擁抱。

  這讓蕭建華有些驚訝,女兒似乎不怪他了……

  “爸爸,好久不見。”雨柔對父親說,臉上一點也看不出,當年的事對她造成的任何陰影,

  “柔柔……你可回來了……”蕭建華的眼眶有些溼潤。

  人老了,女兒卻不在身邊,愧疚和想念,在這七年的每日每夜里折磨着他;現在看到女兒并沒有冷臉對他,這就是老天爺給他最好的禮物了!  雨柔看出他的想法,拍拍父親不再似以前一樣挺直的背,輕輕說:“爸!我回來了,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她看到大家眼中的淚水,笑着對他們說:“別這樣啊,我不是好好的在這里嗎?”

  他們一行人進入大廳,佣人穿着整齊的服裝,排在大廳口,齊聲說:“小姐好。”

  雨柔對他們微微一笑回禮,然后再轉向父親、海蘭和蔚陽,大方地介紹,“這位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的上司,展宏遠。你們叫他john就行了。”

  雨柔的介紹令在場的三個人愣住,雨柔愛的不是蔚陽?

  蔚陽的心揪痛了起來,他表面雖然仍是不動聲色,但卻握緊了拳頭。

  “蕭伯父,海蘭小姐,蔚陽先生,你們好!”

  展宏遠在看向其他人時,笑容顯得不太自然,特別是在蔚陽陰郁的眼神下,變得有些僵硬。

  看來自己并不受歡迎啊!他無奈地看向雨柔,而雨柔也用眼神對展宏遠表示道歉:

  但他們這平常的動作,在外人面前,卻成了眉目傳情。

  蔚陽的臉色又深沉了几分。

  海蘭打破有些難堪的場面,禮貌地對展宏遠說:“展先生好,我們又見面子。”

  她的話也提醒了蕭建華,于是他也跟他打招呼:“展先生果然是一表人才。”

  “哪里。”展宏遠忙着說客套話,但他沒有怱略蔚陽對他射來的陰沉視線。

  看來,雨柔和他真的很有“淵源”呢!

  雨柔打量着整個宅子。

  表面上,這里沒有多大變化,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原本擺着母親的畫的地方,換上了海蘭的畫作;而沿着紅木樓梯而上的紫羅蘭,也被白玫瑰代替了。

  蕭家的家具本是以深木色為主,和乳白色的地毯相配,顯示出大方、典雅的特色;而現在多了時尚小家具的點綴,顯得有些生氣了。  她又從窗戶向外看到原本母親種植的芙蓉樹,如今被櫻花樹所取代了,

  蕭雨柔知道父母已經離婚了,自己不該去管他們現在的生活方式;然而看到昔日熟悉的環境變得陌生,還是有些感傷。

  展宏遠看着雨柔的表情,了解她的想法,于是輕輕地牽起她的手,表示安慰。

  雨柔也拾起頭來,對展宏遠溫柔地笑笑,對他致謝。

  看到他們之間無言的情感交流,海蘭心里擔心,雨柔是不是真的愛上展宏遠了?那蔚陽該怎么辦?

  蕭建華沒有想這么多。他把他們拉到客廳問長問短,想要彌補這些年的疏遠。

  而雨柔和展宏遠之問也配合的很好,給人感覺他們關系非常和諧。

  蕭建華看到女兒的未婚夫這么體貼,終于展開笑顏,認為女兒找到了幸福。

  “老爺,開飯了。”旁邊的佣人來到客廳說。

  “噢!柔柔,還有宏遠啊!一起吃飯去。”蕭建華已經改口叫宏遠了。

  “好啊。”雨柔很高興地答應,和大家一道起身到飯廳用餐。

  起身時,她感覺到身后一股注視她的口光……

  他為什么還這么注意她?她已經有未婚夫了啊!

  人家都坐到了餐桌旁。蕭雨柔身邊坐着展宏遠,而她對面就是蔚陽,她不禁在心里埋怨這樣的安排。

  見到蔚陽,她心里還是有—點緊張。

  蕭建華首先打破沉默,熱情地招待女兒:“柔柔,這些都是你愛吃的菜!我知道你今大回來,特地為你准備的!”

  雨柔眼睛一亮,雙手摩擦着,興奮地說:“呵!還是回家好啊!謝謝爸!”

  她的話讓蕭建華不禁熱淚盈眶。

  見狀,她連忙開始夾菜,為了顯示她和展宏遠之間的關系,她往他的碗里夾了許多菜。

  展宏遠有些招架不住,生怕自己吃不了,失了禮節,趕忙笑着阻止。

  “flora,你要撐死我嗎?”  雨柔這才發現在緊張之下,她竟然不斷地夾菜給他,他碗里的菜已經堆得像小山一樣高了!

  她連忙以一副好妻子的樣子說:“你太瘦了嘛!我是為你好啊!”

  飯廳里的氣氛頓時有點凝滯,雨柔可以感覺到父親欣喜的目光;海蘭探索的日光;還有他……深沉的目光。

  她不敢抬頭看他的表情,只希望展宏遠能配合得好一點了。

  展宏遠看出她的緊張,順着她的話題說下去:“你還不是太瘦,又有胃病,該注意飲食的是你!”

  “你有胃病?你以前沒有的啊!”蕭建華關心地問。

  “沒好奸吃飯的關系。”蕭雨柔無所謂地說。

  “她一忙起工作來,簡直是廢寢忘食。上次,“幻”的設計工作,她一忙起來,兩天兩夜沒有停過。”

  雨柔拾起頭來要反駁,卻被蔚陽毫不掩飾的心疼表情給震住,兩人的日光交纏。

  雨柔注意到,他從一開始,就不停地往酒杯里添酒,心里有點擔心。

  這個男人到底在干什么?難道他不知道飲酒過度會傷身嗎?

  眾人見狀,都很有默契地不語。

  海蘭觀察着展宏遠,想看出他會不會嫉妒,但他卻是一臉的平靜。

  海蘭不禁對他們未婚夫婦的關系起疑。哪有人會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妻,與自己以外的男人互望的?

  “為什么不好好照顧自己。”

  不是疑問,而是責怪,蔚陽的話把雨柔逼到死角。雨柔有點招架不住了。

  雨柔以眼神示意他的逾矩。她強迫白己鎮靜下來,飲了一小口飲料才回答。

  “做電腦這一行的,胃病是很常見的,你不也是開科技公司的?”她又溫柔地望向展宏遠說:“john也有點胃病。”

  展宏遠不得不表示同意,不過心里卻忐忑不已,這頓飯局真是他這—生中,最詭異的一次了。

  “我敬你,祝你們幸福。尉陽言不由衷,黑眸由于酒精的作用而有些狂亂。他持着倒滿白蘭地的酒杯,話是對展宏遠說的,然而視線卻只停留在雨柔身上。

  餐廳里的氣壓立時又低沉下來,眾人看着那只盛滿烈酒的杯子,對于蔚陽挑釁的舉動都很能了解。

  蕭建華有些后悔,自己剛才喝酒助興的提議。

  海蘭也試着勸說:“chris,你醉了……”

  但蔚陽仍不為所動。

  雨柔看到這樣的情形,不禁氣結。

  該死的!今天那一整瓶的白蘭地,大概全進了他一個人的肚子了,而他還要喝!?沒有照顧奸自己的人是他吧?

  她轉頭看到尷尬得個知道該怎么辦的展宏遠,了解他的酒量實在有限?為了阻止蔚陽,她一手接過灑杯,看着蔚陽。

  “john的酒量不好,再說他等會兒還要開車,你的祝福我代他接了!”

  說完,雨柔在海蘭和蕭建華的阻止聲中,毫不猶豫地把整懷白蘭地暍得一滴不剩,喝完還把杯子的口朝下,表示干淨。

  她把杯子放下,與蔚陽對視,她看到蔚陽眼中死灰般的絕望,竟然覺得自己有點心疼。

  她趕忙把視線移開,不敢再繼續看他。

  海蘭趕緊上前,“雨柔!你沒事吧?天!那么一大杯酒……不是叫你不要喝的嗎?”

  她趕緊吩咐廚房給她沏杯醒酒茶。

  “我沒事的,我的酒量不是很差,一點白蘭地難不倒我。”她一邊安慰着大家,一邊把碗里的飯菜吃完。心想,這頓飯總算定快結束了,倘若再待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生什么事。

  “你胃有沒有不舒服?I展宏遠接過醒酒茶,喂雨柔喝下去。  “沒事的。想當年,整個工程系還沒有人敢跟我拚酒呢!”話雖然是這么說着,雨柔還是沒有拒絕他,

  看到他們之間的親暱,蔚陽的心像被撕裂般的疼着。

  他等了她整整七年,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局……這叫他怎么甘心?怎么放手?

  蔚陽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則他一定會把雨柔強行帶走!

  于是他猛地站起來,拿起外套,猶如逃難般離開了蕭家,連聲再見也沒有說。

  海蘭尷尬地為蔚陽解釋,不過展宏遠卻不介意,反而流露出了然的神情。

  雨柔從窗子看到蔚陽疾馳而去的車子,不禁有些擔心他的安全。

  這時候,展宏遠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她也該走了。于是她整理好心情,客氣地和父親、海蘭道別。

  “john,你先去把車開出來吧!”

  雨柔很想和海蘭單獨談談,而展宏遠也了解,于是他先離去,把空間留給雨柔和海蘭。

  “我很明白你們的心情。”雨柔搶在海蘭之前打破沉默,“可是我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了。”

  “可是……”

  雨柔打斷她的話:“你先聽我說,在我的世界中,七年前的那一天就是分界點,是從前和現在的分界,我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蕭雨柔了,所以以前的事情對于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她拾手撫去被微風吹亂的發絲,平靜地說。

  “那蔚陽呢?他愛你啊!你給我一點時間解釋,真的是誤會……”

  海蘭急忙地想說些什么,但看到雨柔那淡然的態度,她有些不確定自己的話是否有必要了。

  “不是我不聽,而是沒有解釋的必要了。”

  雨柔抬頭看着一臉焦急的海蘭,和自己云淡風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過去的就過去了,不管當年是什么樣的誤會,對于現在的我來說,都沒有差別,說出來不過是徒增傷感罷了。更何況,我現在已經有了john……”  聽到倒車的聲音,雨柔回頭看到展宏遠已經把車開了出來,她給了他一記溫暖的笑容。

  “你真的變了。”海蘭有感而發,“你不再總是遠離人群了,是為他而改變的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會和他結婚,過所有夫婦都會過的生活。”

  “真的不能回到過去了?”

  雨柔沒有說出答案,但眼神和表情巳明確地告訴了海蘭她的想法

  海蘭真的泄氣了。或許雨柔是對的,這么長的時間里,人不可能不改變。變了就是變了,不是想回到從前,就可以回去的。

  自己從不懂事的女孩,變成了一個持家的少婦;蔚陽由一個陽光男孩,變成一個讓人敬畏的企業家;那么雨柔又有什么理由不變呢?

  雨柔聽到展宏遠為她打開車門的聲音,知道自己不能多講什么了。

  她握住海蘭的雙手說:“沒有什么原諒與不原諒。一切重新開始!我、你和蔚陽,還可以是朋友。只是,我不想我現在的生活有什么改變。請把這番話告訴蔚陽吧!”

  她面帶笑容地向海蘭最后告別,“我要走了,保重。”

  她轉身走下階梯,對展宏遠說:“我們走吧!”人便進了車里。

  車子緩緩地前進,雨柔在后照鏡里,看到了依然站在那里的海蘭,她的唇似乎在說着什么。

  她知道,海蘭是在說——保重。

  雨柔突然覺得眼睛涌上一股酸澀,連忙把頭扔開,不再去看身后的人。

  展宏遠戲謔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今天晚上,你可要好奸跟我解釋,你們之間的“淵源”了吧?”

  說完,他看到雨柔,頓時如臨大敵般地緊張了起來……  四天后

  “沒有解釋的必要了?我們還可以是朋友……這是她說的?”剛從馬來西亞回來的蔚陽,站在落地窗前,面無表情地說。

  海蘭注意着他的反應,不由得心悸。

  她隱隱覺得,他這次回來有些不一樣了,可是又說不出來哪里不同。

  “是的……chris,死心吧!她已經有了展宏遠了。”

  海蘭的話很殘忍,但是她知道她是為他奸。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蔚陽眼中不再有感情。

  “你……”海蘭還想說些什么,然而還是沒有說出來,退出了蔚陽的辦公室;

  許久,他從窗戶看着在外面走動的雨柔、

  當初把她的辦公室放到這一層,是為了每天都能看到她。然而,現在卻成了他每天都要受的折磨。

  他好想像以前一樣愛她、吻她,態意享受擁有她的快樂,可是她不再屬于他了!

  承認這—點,需要多少勇氣,需要忍受多少疼痛呵!

  看着雨柔在几個部門間穿梭,忙碌地工作着,他不禁想,自己能不能就這樣放她跟別人走?能不能忍受看到她的笑容,只為別人綻放時的噬心之苦?能不能眼看着別人擁有她,自己卻保持冷靜、無動于衷?

  蔚陽痛苦地閉上眼睛。不…… 

第7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