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6章

第7章

  是直覺吧!蕭雨柔在T大門口轉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進去看看。她總是覺得,似乎有什么在召喚她,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里不知怎地,有些緊張。

  進入T大,不可否認地,她還真的有些懷念。

  T大有些改變了,以前宿舍后面還是一片光禿禿的土地,現在種滿了郁郁蔥蔥的樹木。  她想起在T大時,校長整天叨嘮着要作校園規畫,現在他終于滿意了吧。

  雨柔笑了笑,不由得想起以前的日子。

  她抬頭看看天,今天還真的很像和蔚陽初見時的天氣呢!

  她沿着樹蔭定進校園深處。

  以往她會在太陽下散步的,不過現在似乎多了許多顧忌……

  停止思考,望向前面的樹林,她愣了一下,認出那里就是她和蔚陽初識的地點。只不過重斬規畫過,又經過了几年的時間,樹木變得更加繁茂、密集,原本裸露的單地被樹蔭覆蓋住了。

  學校不是放假的時候,人也挺雜。幸奸她今天一身牛仔褲外加白襯衣、白球鞋,真的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才沒有招來別人眼神的“關愛”,她還是不太願意惹人注意。

  “天!好帥的男人啊!”

  “是啊,那個男人比我見過的所有明星都帥多了!—

  迎面而來的兩個女孩一邊驚嘆,一邊戀戀不舍地往回看。

  聞言,蕭雨柔不禁笑出聲來。

  帥?

  直到現在,她還沒有遇見過比蔚陽更帥的男人。

  几年前,他身上還帶着些稚氣,然而現在的他,渾身散發的是王者的魅力。

  斯文的外表,帥氣的五宮,在合適的衣裝襯托下,他絕對能讓任何一個人注之前在“RNR”會客廳看見他時,她不由得驚嘆他已經是個真真正正的男人了。

  她原本還有些擔心,他那天回家的安全,因為第二天,他沒有來公司。問了秘書小姐,才知道原來他到馬來西亞去了,這一去就是五天。她心里有些難以解釋的失落。

  蕭雨柔繼續往前走去,突地——天!

  她不由得搖搖頭,蔚陽的臉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唉!自己怎么老是想着他!

  “你病了嗎?”眼前的“幻像”突然開口說話。

  “你……”雨柔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半晌才回過神來。

  蔚陽見她有時笑,有時皺眉,然后又是一副呆呆的樣子,不禁擔心地再問一聲:

  “你還好吧?I

  他雙手扶着蕭雨柔的雙臂,克制想要擁她人懷的沖動。

  “我……還好。”雨柔反應過來。

  “怎么了?你剛才……”

  “沒事的,我剛才在想別的事情,失神了。”雨柔沒有說出她剛剛在想他。

  蔚陽聽見她敷衍的話,不禁苦笑。

  他們已經個再像從前了。

  雨柔打量蔚陽,才知道剛才那兩個女孩并沒有夸大。

  他一身米黃色休閑服,几縷黑色發絲落在前額,樣子十分性感迷人,

  “你怎么會在這里?”雨柔問。

  “那你呢?”他沒行回答,把問題推給雨柔。

  雨人對視,頓時明白,他們都不是因為什么特別的原因才來的。

  雨柔不禁懊惱自己挑起這樣的話題,

  從—開始,她就打算和他淡然相處,絕口不提任何敏感的話題。誰想到這句話,沒有經過大腦過濾,就這么溜廠出來。

  “你還好嗎?”

  蔚陽轉換廠話題,令雨柔松了一口氣、

  “我?不錯啊!”雨柔不把視線放在蔚陽身上,不經意地回答着。

  “我沒有想到你舍政走理科的路。”  蕭雨柔輕笑着,“我也是到美國后才決定的。我已經七年沒有動筆了。”

  她擺出一副老朋友的樣子,小手朝他揚着。

  她原本因為寫作,而在右手中指上留下的繭子,已經很薄了。

  “不完美的終于完美了。”

  她曾經跟蔚陽開玩笑,說自己的手很漂亮,但是唯一的敗筆就是小指上的繭了 。

  “你永遠都是完美的。”蔚陽垂下雙眼,看不出情緒。他執起她的手細細觀察着,“我去找過你,不過沒有想到你會棄文選理,所以沒有找到。”

  他沒有告訴她,他為了找她,還回到了他一直憎恨的家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看着自己被他摩挲擺弄的手,雨柔心里突然有這種感覺。

  她有些驚慌失措地將手抽出他寬大溫暖的手,卻頓時感到清冷。

  她聽到他說去找過她時,心里一陣悸動。

  “你變了很多。”

  “是啊,海蘭也這么說,很明顯嗎?”

  她確實變了,連自己都察覺出來了,一向敏銳的他又怎么可能感覺不出來?

  蔚陽認真地看她,“你親和多了……笑容也多了……”

  “呵呵,說得我以前有多冷酷似的。”她掩嘴笑着。

  蔚陽也笑了。

  “其實你也變了啊!”

  “哦?”

  雨柔斟酌了一下辭匯,說:“你更成熟了,感情也內斂了不少。是在商場上磨練的結果吧?”

  “嗯。”他點點頭,葛利得家的事業,在他的領導下達到了頂峰,在經濟市場上稱首。

  然而,他卻不快樂,因為他身邊少了一個女人,一個他摯愛的女人。  如果要他選擇,他會要雨柔,放棄葛利得家族的權勢與財富。

  大色漸漸暗下來,晚霞斑欄地映照着,把兩人照成淡淡的紅色。

  長發隨風飄揚着的雨柔,顯得更加柔媚,讓蔚陽貪戀地看着。

  “你以前很了解我的。”雨柔笑看夕陽,隨意說,“那我現在在想什么呢?”

  蔚陽隨吾她的口光,看到變幻美麗的天空,說:“云想衣裳花想容。”

  雨柔怔住了,她原本以為他會說“夕陽無限奸,只是近黃昏”的,沒想到他卻真的說中了自己心里所想的。

  雨柔努力保持臉上自然的笑容,然而僵直的身子卻說明了,她有多么地驚訝與震撼,原來他一直是了解自己的……

  半響,她終于可以說出—個完整的句子——

  “你……還是很敏感。”

  他了然地一笑,“吸引你的不是夕陽,而是晚霞,是云的色澤。”

  雨柔再次輕顫,“可是夕陽和晚霞是相同的啊。”

  “不,不同。每一天都有夕陽,然而卻不是都有這樣的晚霞。這抹昏紅是獨特的,是云彩的衣裳,是不能仿造的。”

  雨柔愣住了,不能想像自己竟被人如此徹底地看透。

  蔚陽溫柔地撫摸她的面頰,晚風中,一如八年前,他在她耳邊呢喃:

  “有些事情變了,但有些,還沒有……”

  有些事情變了,但有些,還沒有……

  這句話把蕭雨柔心里那層自信,砸得粉粹,她越來越擔心自己的處境。

  不知道為什么,她竟然在害怕!

  可是她在怕什么呢?

  雨柔咬着下唇,雙手無意識地扭絞着。  “各位,總裁到了。”秘書的聲音打斷了雨柔的思緒。

  雨柔抬頭,看到俊偉高大的蔚陽,心臟不禁停跳了一拍。

  只見他緩緩地走到議事桌的首位坐下。他的動作像貴族般優雅,然而氣勢卻似一只蓄勢待發的黑豹,充滿掠奪和攻擊性。

  蔚陽大致看了下桌上的企畫書,知道“幻”的裝配和壓縮已經完成,心里有些惆倀。

  她終究還是要離開……

  “能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完成至少一億五千萬份壓縮,各位果然是頂尖的人才。”蔚陽說道。

  展宏遠點點頭,客氣地說:“哪里……貴公司職員十分能干,他們的高效率才是這次節省時間的功臣。”

  “葛利……”蕭雨柔看到他陰沉的眼神,無奈地改口,“蔚陽,這份計畫書是針對“幻”的售后宣傳而擬的。因為壓縮的關系,這部分不得不另外制作發布。”

  她遞給他文件,隨即回過頭跟其他主管說話,以避開他深沉的眼神。

  蔚陽仔細看過發展書,便在上面簽了名。

  終于完成了!

  雨柔長吁了一口氣,懸掛了整個早上的心,總算安定了一些。

  這樣,她就可以毫無牽掛地回美國了……心里卻突然涌上一陣失落。

  然而,當大家慶幸“幻”的結束,決定晚上到夜總會慶祝時,一邊的展宏遠突然說:

  “其實我這次來,還有另一個目的。”

  他沒有理會雨柔詫異的目光,呈上另一份文件。

  “這是“mee”近年來的生產總值、設計資料和人員分配。我以“MEE”總裁的身分,希望“RNR”能接收“MEE”!”

  “展先生!”

  “你……”  眾人嘩然,皆為展宏遠的決定驚訝。

  哪有人主動請求吞并的!?連蔚陽也對展宏遠的想法有些疑慮。

  他看過調查報告,“MEE”雖然規模不算大。然而在雨柔的管理下,公司體制優良,各部門人員安排得當,每一年的利潤也不算少。

  展宏遠又說:“我知道葛利得先生勢必驚訝,然而……”

  “請等一下!”

  雨柔站起來打斷他們的討論,眼神嚴厲地看着展宏遠說:

  “john!我想我們有必要談一下。”

  “對不起,我想我和我們總裁有重要事項必須先討論一下,可否耽擱各位几分鐘?”她看向蔚陽。

  蔚陽點點頭表示許可,并對旁邊的秘書說:

  “帶展先生和蕭小姐去隔壁的資料室。”

  “謝謝!”

  秘書把他們帶進資料室,雖然這是個獨立的房問,可是與會議室相鄰的牆上有一個暗色窗戶,從會議室里可以看到資料室的人。

  不過,過分震驚的雨柔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請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雨柔穩住語調,盡量保持理智,

  “你在回六灣之前,就知道我有意要讓“RNR”接收“mee”的。”

  “可是你沒有事先告訴我一聲!”她握緊拳頭,努力控制情緒,“這几年來,我在“MEE”上下奔波,為了公司的利益費盡心力!而你一句話就這么把公司送了出去去!你怎么可以!”她朝他喊,卻沒料到自己激動的樣子被外面的蔚陽看得一清二楚。

  “我并沒有要瞞你的意思。”展宏遠嘆了一口氣,“我沒有和你商量,是因為怕你被外界的因素左右你的判斷。”

  “什么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在美國時,不知道“RNR”的總裁就是蔚陽,你可以在客觀的立場上評估事情的可行性。

  然而現在,無論我先跟你說了還是沒說,你都不會心甘情願地同意的,不是嗎?”

  雨柔心事被說中,一直緊張的神經,突然迸了開來,眼淚竟然不由自主地掉了出來!

  她慌忙地抹掉淚珠,仍然堅持地說:“我沒有!”

  看到她故作堅強的樣子,展宏遠既驚訝又憐惜。

  他無意中瞥了一眼窗外,看到蔚陽憂心痛苦的眼神,訝異于他對雨柔的感情之深。

  為了更加確定,展宏遠輕輕把雨柔擁進懷里,“你在怕什么?”

  等到恢復了平靜,雨柔從展宏遠懷里退出。

  她仔細想想自己近來的言行,明白展宏遠說的是事實。

  “對不起。公司是你的,我沒有資格管你的事,”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我不是說氣話,我是實話實說,我的確有些太主觀了。我道歉。”雨柔真誠地對展宏遠說。

  展宏遠見她已經恢復理智,拍拍她的肩膀,寬慰地說:

  “我們出去吧!別讓大家久等了,”

  “嗯。”蕭雨柔整理一下儀容,確定別人看不出她哭過,便隨展宏遠走出資料室。

  “商量好了?”他們一進人會議會,蔚陽便問道,腦海里卻怎么也抹不去他們方才相擁的影像。

  展宏遠看着蔚陽的神色,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是的。葛利得先生,“mee”的規模不算大,然而架搆穩固。我的要求也很簡單,已經列在計畫書中,希望你能考慮一下。”

  蔚陽再看向雨柔,“那么蕭小姐也同意嗎?”  雨柔已經平靜下來,說:“是的。如果總裁認為可以的話,我會在台灣幫忙整理“MEE”的資料。當然,是在有必要的情況下。”

  蔚陽一揚眉,她會留下來?

  思及此,他連計畫書都沒有看,便一口答應:

  “奸!一切就由蕭小姐來負責吧!”

  几個高級主管立刻反對:“總裁,這件事情難道不應該先跟各位股東商量一下?”

  “是啊,還未經過仔細評估,就馬上決定收購,是否太過倉促?”

  人家都很驚訝,蔚陽一向謹慎,這回怎會如此草率就下了決定?

  雨柔提醒他,“尉陽,你不需要再考慮一下嗎?john并不是……”

  “我已經決定了,”尉陽截斷她的話,看了眾多的反對人員一眼,凌厲的眼神立即讓他們都靜了下來。

  他要利用這個機會,重新贏回她!

  “奸吧,既然總裁堅持。”眾人有些尷尬地說。

  雨柔心里詫異,但是表面上仍十分平穩。

  “那么,蔚陽,我會留在“RNR”代表john處理“MEE”的問題。”

  蔚陽面無表情地看了看她,讓她渾身一陣顫動。然后他宣布散會,解除了她響了一下午的警報,但心中卻隱隱不安……

  離開會議室的蔚陽回到辦公室,點起一支菸,猛吸了一口,藉此撫平心里的波濤洶涌。

  天知道,當他看到雨柔在展宏遠懷里落淚的時候,自己是多么痛心、惱怒。

  雨柔向來是個感情內斂的人。然而,她卻毫無顧忌地在展宏遠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感情!  不,她只能屬于他,他一定要重新贏回她!

  突然,內線響起,打斷了蔚陽的思路,他熄了菸,接起電話。

  “總裁,您的父親克羅朗多,西蘭·葛利得先生來電。”

  “我知道了。”蔚陽回答、他沒有立即接聽,反而坐了下來,唇角微微揚起,

  他打電話來做什么?如果他猜得不錯,是為了他的婚事。

  這一陣子,克羅朗多和英國貴族斐茨杰羅家族來往甚密,他早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

  葛利得家族在一百七十年前,起源于義大利的西西里島,在蔚陽曾曾祖父的發展下,由一個不知名的小幫派,成長為歐洲第一黑幫。

  時代的改變,令蔚陽的祖父意識到漂白的重要性。所以他立志革新,把生意合法化,到了蔚陽這一代,已經和黑手黨脫離關系。

  除了蔚陽以雷蒙·大街·葛利得的私人身分,與几個歐洲黑手黨的頭子有些交情外,葛利得家族的事業已經很干淨,也很有錢了。

  那么他們還要什么?

  只剩一個——社會地位!

  所以克羅朗多積極替蔚陽物色古老的貴族,作為聯煙的對象。

  斐茨杰羅家與另一個英國家族萊德家,在經曆一戰后,財務狀況吃緊,需要一個有力的經濟后盾,來支援它在政治上的優勢,所以葛利得家族成了理想對象。

  電話上的指使燈一閃一閃,蔚陽的笑意變淺,他接起話筒,“是我。”

  “怎么那么遲才接電話!”克羅朗多不悅的聲音傳來。

  蔚陽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口氣帶着嘲諷地說:

  “什么事情?說吧。”

  “我准備辦一個大型宴會,讓你和英國皇室的可兒小姐見見面!”克羅朗多的口吻完全沒有父子之間的親密,反而像是在命令。

  蔚陽口氣一沉:“你辦宴會,關我什么事?”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是你父親!”  “所以呢?如果沒有我,葛利得的事業早在你手里完了!”蔚陽句句譏諷,與平常溫和沉穩的形象完全不符。

  克羅朗多一窒,但他隨即拿起桌子上的一份資料,得意洋洋地翻看着,邊說:

  “我知道你還是惦記着,那個叫什么蕭雨柔的……”

  他還沒有說完,就被蔚陽截斷:“你敢調查我?”

  克羅朗多聽出蔚陽的口氣,摻雜着怒氣,不由得顫栗。

  什么時候,當年的孩子已經長成自己不能控制的對手了?

  他不禁有些后侮要求蔚陽回來。

  可是葛利得家族規定,非親生骨血不得掌權。

  為了奪取家族的大權,他只能把蔚陽拉進來,沒想到他竟是這么具有威脅性。

  他鼓起勇氣,說:“我是為你好!你也到適婚年齡了。”

  “別讓我發現第二次。”

  “你是我兒子。”

  “哼!要不是為了族長的位子,你會記起我和母親?”

  “我……”克羅則多個禁惱怒,“不管怎么樣,你下個月四號回意大利來!”

  回意大利?

  不行!他剛找到雨柔,在這個時候,就算是葛利得家族莊意大利的總部被炸了,他也不會回去,

  “如果你要辦宴會可以,到台灣來。我不同義大利!”

  這是他最大的讓步了,否則干脆取消。反正丟臉的是他的父親,與他無關。

  “什么?我已經和皇室約定好了。”

  “那是你的問題!”不等他同答,他就掛上電話。

  雨柔走后的几個月,他一直在找她,直到母親突然病逝。

  他的母親是克羅朗多的情婦,而他則是沒有地位的私生子。

  蔚陽并不為自己的身世自卑,雖然他不能選擇父親,但他可以選擇他要的生活。  然而母親的死加上雨柔的離開,對他造成很大的打擊,他甚至差點輟學。

  而這時克羅朗多出現了,他以承認母親正室身分的條件,要求蔚陽認祖歸宗。

  起初蔚陽以為父親是真心想要補救,盡管不喜歡葛利得家族,還是回來了,可是隨着時間過去,他才了解到克羅朗多真正的目的。

  不,他不要再當任何人的棋子,他要好奸的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他不要再任人擺布了。

  他已經失去太多東西了,他不能再失去雨柔!

第8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