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7章

第8章

  “alan,幫我拿胃藥來好嗎?,”辦公室內傳來雨柔的叫喚聲。

  雨柔的秘書alan拿起藥瓶,正要走進辦公室,突然讓一個人攔住,他抬頭一看,惶恐地說:“總裁!”

  蔚陽看到他手里的藥,眉頭一緊,“我拿進去就行了。”

  “是。”alan有些疑惑地看着總裁推開辦公室的門,嘀咕道:“總裁什么時候開始給人送胃藥了?”正在石文件的雨柔,完全沒有注意到進來的是蔚陽,還在一邊仔細檢查核對,邊拿筆記錄,

  “謝謝你,alan,老是麻煩你幫我拿藥·”

  雨柔沒有抬頭,歉然地對alan說着,順便拿起桌上的—杯水,准備吃藥。

  “你的胃病很嚴重?”

  蔚陽低沉的聲音響起,皺起的眉頭透露出他的擔憂。

  雨柔聽見他的聲音,訝異地抬頭一看,喝進口中的水頓時噴了出來。

  “咳……咳咳……”

  她接過蔚陽遞來的紙巾擦着嘴,心里不禁又一陣悸動。

  “對不起,我不是要嚇你……”

  “沒關系,是我自己太緊張了。”

  蔚陽眼巾閃過一絲光彩,“你緊張什么?”

  雨柔不禁懊惱自己的失言,連忙澄清道。

  “只是不習慣辦公室有別人罷了。”

  蔚陽斂去失望的神色,看到她吃藥的動作,眉頭皺了起來。

  “你這些年是怎么過的?展宏遠沒有好好照顧你?”他生氣了。

  看到他生氣,雨柔不禁感到詫異。

  不至于氣吧?

  几年沒見,她奸像越來越不懂他在想什么了。

  “我沒事的,上午沒有吃早餐,所以胃有些不舒服罷了。”

  “你又不吃飯!”他几乎吼了起來。

  這次雨柔怔住,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不是她不懂得他話中的含義,而是被他這么直接的表達方式給震住了,她想到了展宏遠。

  這就是區別啊!

  展宏遠雖然也關心她,但是卻從不會為了這么點小事而生氣。  沒等她回答,蔚陽已經繞過辦公桌,一把抓住她。

  “跟我去吃飯!”

  “喂!現在是上班時間啊……”她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拉出了辦公室。

  她看到秘書alan和其他職員,都好奇地看着他們兩個。

  不想把面子去光,她只能乖乖任蔚陽拉進電梯,惱怒的她,沒有看到蔚陽得逞的笑容。

  電梯里一陣寂靜,雨柔開始詛咒他們所在的樓層之高。

  “以后我會看着你吃飯,別拿胃藥充飢。”

  “充飢?太夸張了吧?”雨柔假裝輕松地笑笑,試圖把氣氛緩和下來;

  “明天中午和我一起吃飯。”尉陽口氣堅定,不容拒絕。

  “呃……”雨柔知道抗議無用,如果強烈反對,反而顯得更不自然,

  她只好說:“好。”

  看到蔚陽的眉頭因她的話而舒開,心頭不知有什么也松開了。

  “你剛剛在忙什么?”

  “財務報表。”

  “那不是會計部門的工作?”

  “是,但我想先核對一下。”

  “你給自己找了太多事情。以后除了分內的工作,別管其他了。”蔚陽心疼地說。

  “呃,無所謂,以前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我精神很奸。”

  蔚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雨柔當然明白他的關心,只是她希望他們的關系絕對公事化。她不安的回避着他高深莫測的日光。

  “下個月有個宴會,你做我的舞伴吧。”蔚陽說。

  “不行,蔚陽,我是宏遠的未婚妻。”她終于不得不嚴肅起來,因為不把話說開,是達不到目的的。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沒有再說什么,令她心里莫名地一陣失落,她不禁暗罵自己無用。

  電梯里,兩人就一直保持沉默,似乎再也無話可說。

  “叮!”電梯到達一樓。

  蔚陽很自然地握着雨柔的手,走出電梯。

  雨柔不好在同事面前掙扎,只奵在別人的目光下,隨他進入他的車子,雖然不滿他的舉動,卻仍然感到溫暖……

  觥籌交錯的宴會廳內,燈光閃爍,紳士淑女的談笑聲充滿整個會場,優美的小提琴伴奏及鋼琴沉穩的音樂,把布置華麗的大廳烘托得高貴而行品味。

  這是所有人都會留戀的宴會,除了宴會的主人之外。

  蔚陽今天身穿一身黑色鑲銀邊的西服,挺拔的身材,俊逸的外表以及貴族般沉斂的氣質,吸引了整個宴會的女士,當然也包括從英國遠道而來的可兒·斐茨杰羅。

  可兒金黃色的頭發槃起,留兩縷發絲垂下耳際,甚是嬌美。一襲翠綠V領晚禮服,背后一直到臀部上完全鏤空,禮服下擺的皺褶設計,既性感迷人又不失典雅。光潔的領口佩戴着一串瑩綠色項鏈,映襯出她的雪膚以及翠綠的眼眸,

  可兒的美麗高貴讓眾人眼睛二兄,眾人紛紛議論着她,以及站在她身旁的蔚陽,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是絕配。眾人多半了解了這場宴會的主要目的。

  然而,身為主角之一的蔚陽,完全沒有注意到可兒翠眸中蘊涵的深情、

  他只是嫉妒地看着宴會廳的另一端,相談甚歡的蕭雨柔和展宏遠兩人。

  “聽說雷蒙在商場上的成績很不錯。”可兒的父親,理杏德,斐茨杰羅很欣賞雷蒙的氣質,似是首要的還是他賺錢的能力。

  克羅朗多笑容滿面地說:“是啊!雷蒙在商業上很有天分,他最近才從延續近百年的“美意珠寶”那兒搶到几宗大生意!”

  理查德一聽到“美意珠寶”的名號,頓時一臉驚訝。

  “能和“美意珠寶”搶生意?果真是后生可畏!”

  他精銳的目光讓蔚陽有些反感。

  可兒觀察到父親像是挑選商品似的視線,也有些尷尬。

  她連忙解釋道:“父親最欣賞有才干的年輕人了。”說完,便有些嬌羞地看着蔚陽的反應,害怕自己的表現不夠溫順。

  她以前聽說過中國人對于女人的看法,不知道他會不會介意自己的唐突插話,

  蔚陽心里對于這樣的談話感到厭煩,覺得自己仿佛是陳列的商品般,讓人評頭論足。

  他眼光一轉,瞟到正與展宏遠開懷談話的蕭雨柔,頓時感到郁悶。

  他眼中的精光一閃,立刻回答:

  “決策固然重要,但得力的助手也不可忽視,我來為你們介紹几個朋友和下屬。”

  他招來一個侍者,對他低語了几句話,只見那個侍者立即朝蕭雨柔的方向走去。

  宴會廳的另一端,蕭雨柔和展宏遠找到一處不太顯眼的地方坐下;雨柔從侍者處拿了一杯紅酒,淺酌着。

  “你覺得怎么樣?”展宏遠抬頭看着會場中的蔚陽和可兒。

  雨柔目光落在他們身上。

  不得不承認,可兒雖無沉魚落雁之美,卻極為高貴典稚,配上蔚陽絲毫不遜色。

  “從她的言談舉止中可以得知,她的確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子,應該配得上蔚陽。”她的聲音毫無波動,心中卻有一絲莫名的酸澀。

  “哦?”展宏遠暗自觀察着蕭雨柔的神色,說:“那愛呢?倘若蔚陽不愛她呢?”  “愛?”雨柔有些驚訝地看着展宏遠,“政治聯姻很少會考慮到愛情的。”她又啜了一口紅酒,發現這葡萄酒又酸又澀,“不過看可兒·斐茨杰羅的眼神,要產生愛情也不是不可能。”

  “這倒是。”展宏遠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侍者已經走到蕭雨柔跟前,有禮地對她說:

  “請問是蕭小姐嗎?”

  雨柔放下酒杯,回答:“是的,有什么事情嗎?I

  “雷蒙·大衛·葛利得先生想請蕭小姐過去聊聊。”

  雨柔向蔚陽的方向看去,看到蔚陽微笑苦向她輕輕點頭,不由得皺眉。

  他又在搞什么鬼?總不能讓她扔下展宏遠一個人吧?

  像是了解她的想法,展宏遠很有風度地說:“沒關系,你去吧。”

  雨柔這才起身,巾侍者帶領着走向蔚陽:

  看着雨柔的背影,展宏遠一臉輕松模樣。

  這時,卻有另一個聲音響起:“展先生?”

  展宏遠一回頭,發現是海蘭。

  “恕我冒昧,我可否跟展先生談談?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

  展宏遠一向不太愛說話,所以和海蘭的關系,一直只維持在工作上的客套,他有點疑惑她找他的目的……

  “請問是有關……”

  海蘭深吸一口氣,想起多年來蔚陽的痴情,即使承擔破壞者的罪名,毀了她和雨柔重新建立起的友誼,她還是要把話說出來。

  “是關于雨柔的。”

  將蕭雨柔帶到蔚陽身邊,侍者恭敬地退下去。蔚陽立刻把雨柔介紹給几個人,雨柔也輕輕點頭表示問候。

  “蕭小姐?久仰大名!”克羅朗多看到蕭雨柔,雖然不滿蔚陽的做法,但是在可兒面前也不好表示什么。

  “葛利得先生知道我?”雨柔有點詫異他的說詞。

  “當然。”他嘲諷地看向蔚陽。

  克羅朗多嘲諷的目光,讓雨柔意識到,他們父子之間的微妙關系。她頓時覺得,自己實在不應該待在這里當兩人的炮灰。

  這時可兒也向雨柔問奸,態度禮貌謙遜,沒有什么貴族架子:“蕭小姐果然是女強人。”她望向一邊的蔚陽,“能讓Chris贊賞的人一定不會遜色。”

  沒想到她對他已經熟悉到稱他Chris的地步了,雨柔心中涌現一絲復雜的情緒,表面上卻仍是波瀾不興。

  “能讓總裁贊賞是我的榮幸。”她客氣地說着場面話,一邊看着蔚陽,試圖從他深邃的眼神里,找出他讓她來這里的原因。

  可兒畢竟是個女人,她敏感地發覺,蕭雨柔和蔚陽對視的眼神,并不是那么簡單。她感到蕭雨柔似乎會帶給她某種威脅。

  或許蕭雨柔并沒有自己美麗,但是她成熟、冷靜的氣質在商場上是尤其寶貴的,也是自己所不及的。

  想到蔚陽有可能會想娶一個更能幫助他分擔工作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得留意蕭雨柔了。

  這時,有一位男士上前。

  “葛利得先生,在下可否邀請可兒小姐共舞?”

  “我不介意。”蔚陽說。

  可兒、理杳德以及克羅朗多立即不贊同地看向蔚陽。

  可兒有些哀怨的神情,讓雨柔意外地回憶起,她和蔚陽剛見面時的情景。

  雖然不願意,但基于教養,可兒還是微笑地答應了眼前的男人,與他相偕步人舞池。  理查德為女兒說話:“男女朋友啊,可不能那么大方:”

  他其實并不在意蔚陽是否愛可兒,反正上層社會沒有感情的婚嫻多的是,可是如果蔚陽現在越在乎可兒,就越增加這場聯姻的穩定性。

  蔚陽嘲諷一笑,“我和令千金也只不過是普通朋友。”

  他的話當場讓几個人下下了台。

  克羅朗多鄙視地瞥了一眼一帝的蕭雨柔,對蔚陽說:

  “可兒落落大方,再適合你不過,你可別被一些心機深沉的女人迷惑,我可是已經認定了可兒了。”

  聽了他這一番指桑駡槐的話,雨柔覺得自己站在他們中間,簡直是愚蠢極了。

  她不動聲色地趕在蔚陽想要說話之前說:

  “葛利德先生果然關心總裁,連媳婦部精心挑選,不過這“心機深沉”的女人就不太好找了,畢竟有經驗丰富的先生你做監督,恐怕還沒有這樣的女人能逃過你的眼睛。”

  她嫵媚一笑,仿佛完全沒有損人的意思,精釆告退, “我的朋友在等我,excuse me。”

  “她……”克羅朗多氣得說不全句子,他朝蔚陽哼道:“這種女人,哼!”

  蔚陽沒有答話,他也禮貌地說:“excuse me,我去—下洗手間。”然后轉身離開,剩下身后几乎氣絕的克羅朗多。

  雨柔并沒有去找展宏遠,反而從側廳離開廠會場。

  月色下的花園顯得清冷,花瓣都浸在柔柔的淡金色里。

  她順手摘了一朵黃色的花朵,雖然叫不出名字,還是很歡喜地欣賞着。

  大自然的氣息讓她感到舒服多了,剛才在宴會上的怒氣已消。她踏上單坪,舒展雙足緩緩地走着,讓清涼的晚風吹拂有點燥熱的身體。  “你沒事吧?”

  背后傳來男子低沉悅耳的聲音,雨柔立即知道來人是誰。

  她沒有轉身,也不想回答,但終于還是忍不住地說:

  “你叫我加人你們的談話,目的是什么?羞辱我?”她側過身,拾起不小心掉落的花朵。

  “你知道我不是。”

  雨柔微微—笑,“你對待你未婚妻的態度不太好喲,你不該把她讓給別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我該愛她?”

  “她愛你啊。”蕭雨柔看着蔚陽,“你不該傷害她。”

  他嘲笑,“你不讓我傷害她?而你卻總是任意傷害我,你沒有資格說這句話!”他的口氣變得強硬,眼神變得狂亂。

  雨柔停下手中的動作,沒有回話。

  兩個人隔着一小段距離,站在單坪上,月光灑落,把他們兩個的影子拉得更遠。

  “為什么沉默?”尉陽逼近她,不再任她躲避。

  “因為我沒有必要回答。”她神色還是沒有波動,“我們早結束了。”

  “從來沒有!”他怒吼,“我有說過我們結束了嗎?”蔚陽努力控制白己的情緒,他握緊拳頭,手指的關節已經發青。

  雨柔低下頭,回避他灼人的目光,她嘆道:

  “難道海蘭沒有把我的話傳到?”

  “什么話?”他嘲諷道,“”沒有解釋的必要了”?還是“你不想改變現在的生活了”?”

  “那你不……”

  蔚陽突然抓住雨柔的雙肩,力道大得讓雨柔吃痛。

  他強迫雨柔仰起頭,雙目逼視她的。  “只要你現在對我說,你不愛我了,我就放了你。”

  雨柔几乎窒息在他的眼神下。

  “你……”她知道她說不出來,至少不會是真心的。

  蔚陽梢稍放柔,把她擁進懷抱里。

  “我知道你說不出的!I他的嗓音有一股奇異的激動。

  “聽我說!蔚陽!”雨柔用力掙脫他,她看着蔚陽的眼眸,—字—句地說:“我不能,我不能再跟你在一起。”

  “為什么?”

  他的話中夾雜挫敗和痛楚,讓雨柔有些心酸。

  但是現實畢竟是現實,她已經有了未婚夫,而蔚陽也將有未婚妻,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愛戀已經是過去式了;她努力地這樣告訴自己。

  如果要重新生活,必須要說出那几個字,這個代價她願意付出。

  然而,在心底某個地方,始終有種恐懼,她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經過思考的雨柔,勇敢地直視蔚陽,決定封鎖住她所有的感覺——

  “我不愛你。”

  風依舊吹拂,可是呼吸停止了,凝滯得讓人窒息。

  “不!”尉陽怒吼,“你撒謊!”

  他欲吻上她的唇,但雨柔閃躲了一下,他的唇落在她的面頰上,

  他不理會她的掙扎,大手箝制住她揮舞的雙臂,長腿一邁,阻止她的行動。狂亂的吻沒有溫柔,只是瘋狂的占有,蔚陽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蔚陽!蔚陽!不可以……不……別!”雨柔被蔚陽的行為驚嚇得一時間反應個過來。

  回過神來,她開始反抗,希望可以讓他恢復理智,可是根本不能掙脫他。

  蔚陽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他從她的面頰栘到頸項,制造出一個個吻痕,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雨柔努力掙出一只手,用盡全力摑了他一巴掌。

  啪!

  清脆的響聲讓迷亂的蔚陽猛然醒來。他停下動作,而雨柔則趁着這個機會退出他的禁錮,與他拉開距離。

  雨柔努力平息急促的呼吸。她有點難以置信地看着剛才捆他的那只手,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她狠狠地握握拳頭,讓尖銳的指甲剌進掌心,努力找回自己的知覺,“你……你……”

  她竟然說不出話來!

  大概有一分鐘之久,蔚陽低着頭,一動也不動。

  有那么一瞬間,雨柔以為他會就此離開。但蔚陽卻抬起頭看她,眼中暈染開的,是無盡的悲傷。

  她看到他眼里的絕望,還有閃閃的淚光。蕭雨柔的心抽動着,為了不知名的原因而抽痛着。

  “我一生中只愛過你。是愛得太濃了吧……如果……真的……是這樣……”他似乎說不完這個句子,因為他輸得實在大慘了,“我放你走。”

  “我真的希望你明白,七年前,我自醫院離開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再也沒有交集了。”雨柔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蔚陽看着她,痛苦地說:“我一直都以為你明白……”

  蕭雨柔不忍心說下去,但是她知道只有切斷與他的所有聯系,她才能夠安全。“該明白的,我都明白!”

  “我不會再纏着你了……我沒有傷到你吧?”

  他伸出手臂,但是看到雨柔一直向后退的動作,又頹然地放下。他自嘲地苦笑,慢慢轉身離開。

  漆黑的天空,月亮悲傷地躲到云層后面,星子隱滅。風變得冷然,讓兩柔覺得刺骨。

  她抱緊自己,可是卻仍然覺得冰寒深入骨髓。她能感到眼睛里一股熱浪想奪眶而出,她使勁地睜着眼,不讓那里面盛滿的淚水滑落。

  她看着漸漸遠去的身影,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劊子手般可惡、殘忍。

  她看着自己仍然發抖的雙手,愈發憎恨自己的行為。

  如果早知道會有今天,她永遠也不要遇見他。

  回到宴會廳的蕭雨柔,很快地找到了仍在原處的展宏遠。

  “天!你沒事吧?”展宏遠驚訝地看着雨柔頸上的吻痕,“你……”他原本想問下去,可是看到雨柔躲避的神情,便沒有繼續問。

  他打量她,再看到在舞池里與可兒狂舞的蔚陽,頓時明白了。

  雨柔也發現了蔚陽。他優雅的舞姿加上可兒優美的動作,兩人合作無間,在大廳內什分引人注目。

  蕭雨柔抿起嘴,覺得、心里有什么正在醞釀……

  “我想離開了。”蕭雨柔鎮靜地對展宏遠說。

  她可以放開的!

  展宏遠觀察着她明顯的情緒起伏,更加肯定自己剛才的預測。

  這兩個人似乎需要點幫助才行。

  他綻開笑容,“好,我現在送你回去。”

  蕭雨柔頭也不回地離開宴會。她知道自己是不能回頭的,因為一切將會不同。

  她沒有看到的是,身后有一道絕望的眼神,一直追隨着他們離去的身影……

第9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