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陰謀》[繁]
第8章

第9章

  請兩柔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

  之前在宴會中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任她怎么欺騙自己,也不能抹煞。

  他的神情一直擾亂着她的心房。不知道怎地,明瞭了他的傷痛,眼前所謂的“現實”,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咚咚咚的敲門聲打亂她的思緒。

  這么晚了,會是誰?

  “ flora,是我。我想跟你談談。”

  是展宏遠。

  盡管有几千個不願,但是她知道自己欠他一個解釋,所以找了一件睡袍波上,為他開了門。

  “什么事情?都這么晚了。”走廊上的刺眼燈光,讓雨柔有些睜不開眼睛。

  展宏遠推開房門,讓站在門邊的雨柔一陣驚訝。

  他很少會進入她房間。

  “我想……和你解除婚約。”

  “噢?”沒有傷心,雨柔只是訝異他的決定。

  她一思考,淺笑道:“呵呵,找到意中人了?”

  “沒有。是你的關系。”

  “我?”雨柔打開燈光,為展宏遠倒了一杯水。

  “因為你、心里另有深愛的人。”他像是聊天一般地說道。

  砰!

  水杯掉在地上,沒有破裂,但是水灑了,浸得紅色的地毯更加殷紅。

  “你這是什么意思?”她態度冷然,沒有理會掉落的杯子,質問展宏遠。

  “海蘭告訴我你們以前的事情了。”

  “所以呢?過去的都過去了。”

  “沒有。陰影一直還留在你心里,或許被深埋,但是不曾被遺忘。”

  “你在說什么!我的想法只有我自己知道。”她的口吻開始尖銳,這句話不知道是在告訴展宏遠,還是說給自已聽的。

  “所以你才自己欺騙自己啊!”

  雨柔揚手揮掉桌而上的東西,她真的動怒了。

  “我沒有!”

  展宏遠差點被她掃落的東西打到,他看了看地上一片狼籍,仍然淡然地說:

  “你有!你害怕受傷,所以裝出不在乎的樣子,以為這樣大家就會釋然,不再提以前的事情。而你就可以平平淡淡地過日子,不再疼痛!”

  展宏遠的話像是利刃,毫不留情地划開已經結痂的傷口,讓雨柔渾身一陣顫栗。

  展宏遠看到雨柔略微彎下的身子,彷佛是沒有太多的力氣承載某種沉重壓力。他心疼地把她樓到懷里。

  “你在事業上是那么果斷冷靜,為什么就不能同樣冷靜地面對你自己呢?為什么這么脆弱呢?”

  “我……沒有……”她仍然利用最后的力氣為自己辯解,可是淚水卻不受控制地滑下面頰。

  展宏遠繼續說下去,知道這是讓她認清自我最好的機會。

  “你和別人在一起,從來不曾真正動怒,喜悅也顯得不真實。可是你知道嗎?自從你回到台灣,我可以感到你情緒的波動。雖然你表面上總是裝作不在乎,可是跟你在美國時是截然不同的。你的心緒一直跟着蔚陽走,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其實——你真的愛他,從來沒有變過!”

  他放開雨柔,知道自己該離開了,讓她自己想清楚。

  蕭雨柔的身體綿軟而無力地下滑,陷進床里。她再也忍不住,悲傷地躲在棉被里哭泣。

  展宏遠走向門口,打算把空間留給她一個人。但在他接觸到門把的時候,蕭雨柔突然問:

  “你……從什么時候開始察覺我愛他?”

  “在發覺我和蔚陽有些神似的笑容時。”

  請雨柔身體一震,原來自己覺得熟悉并不只是錯覺。

  她勉強對他笑了笑,說:“我沒想到我表現得這么明顯。”

  她承認了!他可以交差了!

  展宏遠朝肅雨柔笑了笑之后,離開了她的房間。

  一走出房間,展宏遠從西裝口袋里掏出手機,上面閃亮的指示燈顯示出它一直是開着的。

  展宏遠得意地把手機附到耳邊,說:“你都聽到了?”

  “聽到了。”手機那邊傳來的是蔚陽掩不住喜悅的聲音,“謝謝!”

  “哪里,別忘記請我喝喜酒就行了。”

  “我會記得。“蔚陽說完,關掉手機,從宴會一個隱蔽的角落走出來。

  克羅朗多帶着可兒走來,他責備地道:

  “你怎么搞的?怎么可以讓可兒小姐久等?”

  “沒有關系的。”可兒紅着臉說。

  蔚陽根本不管他們,逕自朝門口走去。

  克羅朗多看到可兒受傷的神情,生怕蔚陽會壞事,連忙追上去說:

  “你要去哪里?今天先把訂婚的事情完成吧!”

  蔚陽頓住,回過身子來直視克羅朗多。

  “不會有什么訂婚儀式,我不會和她訂婚。”他的聲音不大,卻足夠讓身后的可兒聽清楚。

  可兒當場羞辱地迸出眼淚。

  整個宴會也因為他的舉動而靜下來。

  蔚陽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紛紛,頭也不回地走出宴會,沒入夜色中……

  昏黃的燈光讓剛哭完的蕭雨桑感到目眩。她的思緒飄遠……

  初到美國,一個人待在宿舍里,滿腦海里都是蔚陽的身影,快樂的、憂郁的,還有……絕情的……

  同樣的燈光下,她孤獨一人坐在美國街頭的酒吧里。几個同是工程系的男同學嬉笑着接近她,邀請她拚酒。她看着杯子中清亮的液體,一醉解千愁呵!

  從啤酒到雞尾酒,甚至是XO,那几個人看着七、八個空空如也的酒瓶子,落荒而逃,只有她雖醉眼蒙朧,卻還是甩不掉心中的悽楚。

  那天,她因為冑出血而暈倒在街頭,之后,系上再也沒有人敢跟她比酒量。

  不是早已遺忘了嗎?這樣的情景早已經被她清除干淨,遙遠得再也沒有半點印象?為什么又出現在腦海里呢?還清晰得像是昨天的事情……

  原來真的只是深埋,不是遺忘……

  蕭雨柔的淚水又再次在眼眶中打轉。

  這么多年了!她竟然從來沒有忘記過蔚陽!她恨自己的軟弱無助……

  抓起地上的東西狠狠地扔出去——

  當琅一聲,牆上的鏡面應聲而碎,把蕭雨柔憔悴的面容映成千萬個。

  她猛然清醒,自己變成什么樣子了?她怎么會容許自己變成這樣!

  她慌亂地收拾起護照和几件衣服,逃出飯店……

  “小姐,請問你想要去哪里?”由于已經是凌晨,機場接待處的小姐已經有些疲倦。

  “我……”

  不能去美國,他們會再次找到她。那么去哪里呢?她竟然在慌忙之中忘記思考這個問題。

  “請問最近的一班飛機是飛往哪里?”

  接待員敲了几下鍵槃,抬頭回答:

  “最近的班機在三十分鐘之后起飛,是飛往巴黎的。”

  “巴黎?”

  沒關系了,不管去哪里,只要能離開就可以了。

  “給我一張機票。”

  “好。請稍等。”

  蕭雨柔坐立不安地等待着。她抬頭看看候機室里的大鐘,還有五分鐘就要登機了。

  突地,又想起七年前的情景,諷刺的是,那時是戀戀不舍,而硯在是迫不及待地逃離。自從她認識了蔚陽,自己好像一直都是扮演着逃兵的角色。

  蕭雨柔抬頭一看,發現大廳上展示班機時間和航次的黑色展示欄內的白色字牌,不斷地變換着。那聲音讓蕭雨柔感到心慌。

  不一會兒,所有班次旁都顯示出“caneel字樣!”

  航班取消了!?這是……

  蕭雨柔向四周一望,人們都被驚動,大廳里充滿慌亂的氣氛。

  她抬起自己的行李袋,走向一個忙碌的工作人員詢問。

  “具體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是上頭突然下令,取消所有班機。”

  蕭雨柔突然背脊發冷,一種不好的預感欺上心頭。

  忽然,背后一陣騷動,她反射性地回頭看去——

  怒火沖天的蔚陽正向她走來!

  在她怔仲之時,蔚陽几個跨步走到她跟前。

  他眼中的怒氣讓蕭雨柔感到畏懼。

  手一伸,他把雨柔摟進懷里,力氣大得差點兒把她的心臟給擠出來!只是几秒鐘的時間,雨柔已能感覺到他憤怒和失望,還有一點……顫抖。

  能讓所有飛機停飛,只有他能辦到,她早該想到的。

  “你……”她沒有說完,驀地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已經被蔚陽樓抱在胸前。

  透過衣料,她能清楚地感覺到他肌肉的緊繃,她無言了。

  蔚陽抱緊她,努力平復以為將再度失去她的惶恐。

  夜已深,車內的氣氛冷凝得今蕭雨柔几乎窒息,即使是上了車,蔚陽仍然緊緊抱着她。

  “我可以自己坐的。”她緊張地舔舔唇,小心地開口。

  他沒有回應,摟着她的臂膀收得更緊了。

  她只好放棄,乖乖地偎在他懷里。

  車子駛進一楝別墅,雨柔知道這是蔚陽的家,不由得有些緊張。

  “少爺?”管家詫異地看着主人抱了一個女人回家。

  蔚陽仍然不說話,抱着她大步上樓梯。

  管家恭敬地站在后方,不敢上前。

  砰!

  踹開房門,把她抱進房間,然后將門帶上。

  他把她放在床上,開始解開上衣的扣子。

  “你……”

  雨柔瞪大眼睛看着他脫下外套,然后是襯衫,最后露出精壯的胸膛。

  “你要干什么?”她舔舔下唇,緊張地問。

  “你看不出來?”

  “你……不能!”

  蔚陽突然停下動作,兩眼盯住雨柔,灼熱的眼光几乎將雨柔融化。

  “我不能?我等了你這么多年,你竟說我不能?”

  他欺近她,濃重的呼吸讓兩柔軟弱。

  他脫下長褲,兩手一抓,就制住兩柔。大手一扯,她的上衣應聲裂開,露出蕾絲胸衣。

  “不!”雨柔沒有反抗,因為她知道自己根本無能為力,但是她還是拒絕着。

  蔚陽撕下她身上剩下的衣物,“你沒有權力說不!”轉眼間他們已經裸程相見。

  “你因為害怕受傷而逃走,絲毫不顧我的感受!”抓住雨柔裸露的雙肩,他指控着。

  “我等了你整整七年!每一天都像是生活在煉獄里,你回來之后卻口口聲聲說你不愛我!你是存心把我逼瘋了才願意罷手嗎?”

  雨柔怔住,虛弱地反駁:“我沒有!我沒有害怕……”話還沒有說完,唇就被蔚陽堵住。

  他挑逗她的舌,讓她虛軟在他的身下。

  “等我終于以為能再擁有你,你竟然又要逃掉,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恐懼?

  聽到你仍愛我,我激動得几乎飛上云霄!然而你再一次選擇離開,又把我推進了地獄,你怎么能這樣折磨我……”

  他不能再等了!他要現在就擁有她,即使要從此把她禁錮在籠子里,他也在所不惜。

  他不會再讓她逃離自己的身邊,他不要再次承受撕心裂肺的痛苦!

  當他強勢地侵入她的身體時,她忍不住迸出淚水。多年來沒有被男人碰過的身體,令她感到強烈的不適。

  蔚陽倏地一愣,接着彎下身憐惜地吻去她的淚,雙手摩挲着她的身體,希望減輕她的疼痛。

  “待在我身邊好嗎?”他待在她身體里不動,深情地看着她。

  她怎么能拒絕?她能感應到他的悲傷,她怎么能拒絕這個她深愛的男人?

  她眨掉眼眶里的淚水,手臂圍住他的腰際,抬起頭輕舔他的喉結。

  他激動地再次吻住了她。

  暗夜被迷離的情欲占領,空氣中充滿了濃郁的愛戀……

  陽光透過窗簾,灑落在床上交纏的人兒身上。

  “嗯……”蕭雨柔逸出呻吟。她想抬手擋住刺眼的陽光,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微睜開眼睛,發現一只手臂從背后環抱着她的腰際,讓她貼緊着身后的胸膛,兩腿也被牢牢地制住。

  不想驚擾身后的人,她輕緩地轉過身子,蔚陽安穩的睡臉映入眼簾。她突然意識到他們赤裸着身體,不禁臉紅。

  自己一向怕冷,昨夜沒有蓋被子卻睡得這么安穩,應該是因為他的體溫吧?他的溫暖讓她舒服地睡了個好覺。

  她看着他,合着的眼睛掩蓋了他平時的銳氣,溫柔的面孔也沒有了憤怒,甚至還帶了點稚氣。她的心升起一絲滿足。

  她忍住疲勞和酸痛想要起身,可是他連在睡夢中,都把她抱得牢牢的。

  “別離開……”他囈語着,開始不安穩。

  雨柔驚訝地觀察他。

  他醒了嗎?

  蔚陽仍然一動不動。

  他還沒醒吧?他連在夢中都害怕她會離開?

  雨柔好心疼,她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傷他這么深。

  她內疚地躺回床”,伸出手,環住他的腰,臉依偎在他的胸膛上,聽他沉穩的心跳聲。

  她想要回應他的愛。什么顧忌、現實和害怕都不再重要了!

  雨柔沒有看到蔚陽原本合着的眼睛倏地張開,眸子問着驚喜的光芒。

第10章
返回 《總裁的陰謀》[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