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1章

第2章

  周休日不知是好還是不好,待在家里又無所事事,如果可以選擇,方紫寧寧願去上學。

  “女兒,陪老爸下槃棋如何?”方父對正在發呆的方紫寧說。

  “老爸,別強人所難了好不好?”她不喜歡和老爸下棋,這會令她沒有自信,因為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贏過一次。

  “沒大沒小。”方母過來嬌嗔道。

  “女兒,你不去約會?”方父小心翼翼地問。他一向不是個嚴厲的父親。

  “你真是的,女兒才這么小就叫她去約會,老爸,你為老不尊。”方紫寧沒好氣地對方父翻翻白眼。

  真不知老爸心里在想什么,不都說老爸比較疼女兒的嗎?為什么她的老爸總是希望她快快嫁人?難道她不是老爸親生的?

  “我是為你着想。”做老爸的被女兒這樣說,真是太沒有面子了。

  “老爸,難道我不是你親生的?”方紫寧疑惑地問。

  話還沒說完,方紫寧的頭上就挨了一記爆栗。

  “你這笨小孩。”方母好氣又好笑地說:“你老爸當初追求我的時候,吃了不少你外公的苦頭,所以生下你后,他就說一定要從別人家的男孩身上討回來。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方紫寧笨笨地接話。

  “只可惜女兒沒有遺傳到我們的優良傳統,沒有招蜂引蝶的本錢,真是令你老爸大失所望。”方母一本正經地說,肚子里卻早已笑得腸子打結了。

  “老婆,你說的真是對極了。”方父一唱一和地配合方母。

  士可忍,孰不可忍,想她方紫寧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也不像兩老說的那樣不堪吧?至少有很多男孩子說她很可愛的。

  如果方紫寧知道,“可愛”可以解釋為可憐沒人愛,或是可恨不敢愛的話,她就不會這么理直氣壯地說出來了。

  “也只能怪你們的制造能力大差。”方紫寧沒好氣地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突然電話鈴聲響起,方父接起——

  “紫寧,你的電話。”方父舉着電話叫。

  是男孩子哩!看來他的願望很快就會實現了!

  方紫寧接過電話。“喂,我是紫寧。”

  “我是林皓宇。”電話那頭傳來他簡潔的回答。

  “是你呀。我以為你已經忘了要借書這一回事。”

  事隔一個月,她以為他忘了說過的話,也認為他只是隨便說說,因為哪有大男人會喜歡看漫畫的?

  “出來好嗎?我在門口等你。”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那么一點點不在乎。

  是不是在她心中,他并不具任何影響力呢?這個想法令林皓宇不悅起來。

  不見她的日子,他發覺自己無法不想她。一向心如止水的他,曾几何時學會了牽掛一個人?天!他甚至渴求以后的生活能有她的陪伴。

  “什么?現在?”她驚呼一聲。

  方紫寧以最快的速度沖回房,把十集“妙探夫妻”打包,看看身上的牛仔褲、T卹還可以見人,就直接出門了。

  一出門口,就看見林皓宇倚在車門旁等着她。

  “這個給你。”方紫寧把手上的書交給林皓宇后,就准備再回去看電視。

  “你有什么急事嗎?”林皓宇捉住方紫寧的手臂問。

  “我想進去看電視。”方紫寧回過頭來說。

  “看電視?”她不理他的原因,竟只是為了天天都可以看的電視?

  “看電視有什么不對嗎?”方紫寧不解,他為什么看起來好像很生氣。

  “去吃大餐如何?”既然她的心往里飛,他故意抬出一個令她心動的理由來留住她的腳步。

  “大餐!?”他的提議令方紫寧兩眼發光。

  “上車吧。”看着她發亮的雙眼,林皓宇極力忍住笑意。看來,她真的很好拐。

  “我要先進去換件衣服。”方紫寧拉拉身上的T卹道。

  “不用了。”

  這時候方紫寧才發覺林皓宇沒有穿西裝,只是一身休閑打扮,卻還是瀟灑得要命。

  “原來你也穿得這樣休閑。”說話的同時,方紫寧已經鑽進了車里。

  “你的車子很棒。”坐在車里,方紫寧東摸西摸的。

  她的家境小康,家里只有一輛小金龜車,平時上學她都得自己搭公車,從未坐過這么好的車子。

  林皓宇無奈地看着方紫寧。她的心思沒有一刻是放在他身上的,虧他這一個月想她想得如此辛苦。

  不過,如果她不像他想她那樣地想他,那么他會利用自身的優點,來達到他的目標,令她坦然無波的雙眼,染上愛戀的情愫。

  “有沒有進步?”林皓宇突然冒出一句令方紫寧摸不着頭緒的話來。

  “什么有沒有進步?”方紫寧愣愣地問。

  “我是說你的接吻技朮。”林皓宇悠閑地側過臉問。

  “這個呀。”方紫寧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有沒有進步?”他嘴角勾起一抹別具深意的笑容。

  “你都沒有讓我練習。”方紫寧委屈地說。視線停留在他性感的薄唇上,這才驚覺自己多么想念他的唇。

  “現在給你機會了,可別不珍惜。”大野狼要將小紅帽吃掉了。

  “真的可以?”方紫寧的表情與聽到有大餐吃時,如出一轍。

  林皓宇點點頭,突然覺得自己像是一道菜。

  方紫寧雙手撐着座位,小心地湊過去,輕輕地貼上林皓宇溫熱的唇。

  真的很棒!比她以前品嘗過的任何美食都好,而且好像百吃不厭耶!

  方紫寧伸出舌尖,細細地描繪他的唇形,然后溜進他的口中。

  嘿嘿,她現在應用的這些,都是從林皓宇身上學來的呢!

  林皓宇忍受不了!長臂一伸,把她攬進懷中,一手托住她的后腦,結結實實地攻占了她的小嘴。把一個月來的想念,全部傾注在這一吻上。

  如此深切的想念,令林皓宇嚇了一跳。母親說得沒錯,他要嘛就是一輩子不談戀愛,不然就是全情投入,不可自拔。

  “你是不是去了法國出差?”得到說話的自由后,方紫寧吐出的話又令林皓宇一頭露水。

  “為什么這樣問?”林皓宇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要不然為什么你的吻會變得跟法式長吻一樣熱情?”方紫寧呆在他懷中不自覺。

  “你知道法式長吻很熱情?”原來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別以為我是笨蛋!”方紫寧晃晃拳頭示威,只是根本不具什么威脅效用。

  “我沒去法國,我是去了日本。”林皓宇把她的拳頭展開來,與自己的十指交纏在一起。

  “那有沒有看到日本的櫻花,書上描寫的櫻花雨真的好美!”方紫寧一臉向往。

  因為一些作家把櫻花刻畫得入木三分,美得好像人間天堂一樣,加上一些攝影師把櫻花拍得有如僅有天上才有的美麗,所以令她對櫻花十分痴迷。

  “喜歡日本?”

  “我喜歡日本的櫻花。”雖然她討厭日本,但并不是全部,對日本的先進科技產品、日本的帥哥美女、日本的溫泉和櫻花,她絕對不會排斥。

  “現在是櫻花開得最燦爛的時候,想不想去看看?”

  “想是想,但去不了呀。”方紫寧沮喪地說。

  “加果下次我要去日本出差,帶你一起去如何?”反正再過一個星期他又要去,這一次最好能帶她一起去,免得受這種思念之苦。

  “可我要上學呀,而且今年就要考大學了。”方紫寧更沮喪了。

  “就一個星期,你的功課不會可以問我。”

  “真的?”她眸中的光釆重現。

  空氣真是清新!世界真是美好!林皓宇真是帥斃了!

  “真的,只是,必須經你家里的人同意。不知你家里的人會不會同意你不上課去旅行,而且是跟一個認識不久的男人去。”

  “這個沒問題,我以前總是纏住老爸,要他帶我去日本看櫻花,但他卻要我存夠錢后自己一個人去,別煩他。他說他誓不踏入日本鬼子的國土一步。”

  “有沒有護照?”林皓宇又笑了,看來她的父親應該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沒有。”方紫寧直截了當地告訴他。

  “身份證給我。”

  方紫寧把身份證交給他,這才發覺自己的手被林皓宇緊扣着,但她也不掙脫。

  呵呵,被帥哥握着手,很幸福呢!

  “你這么容易相信別人?”林皓宇揚揚方紫寧的身份證,難以置信地問。

  “難道你不可信嗎?”方紫寧不明白地反問。

  “你覺得我可信?”林皓宇挑高眉問。

  朋友間沒有什么可信不可信的,能做朋友就一定要信任對方,要不然,互相猜疑的朋友還不如不要做。

  “我覺得你像我哥哥一樣可信,雖然他有時喜歡欺負我。”方紫寧沒有什么心眼地說。

  哥哥?林皓宇真是無語問蒼天。他可不是為了讓她把他當哥哥,才對她那么用心。

  “確定我是像哥哥?不是其他?”林皓宇不死心地問。

  “我現在覺得你有點像老爸了,這么羅嗦!快開車啦,大餐正在等着我們!”方紫寧投給他一記衛生眼。

  林皓宇無奈地幫她扣上安全帶。

  如果把他當哥哥又豈會讓他吻她?少根筋的女孩!

  看來要讓她開竅,還真是一件困難的事,不過也頗具挑戰性,但接受挑戰的前提是,他沒有被她氣得發狂。

  他可以等,等她長大,等她接觸愛情,等她明白他對她的愛戀。

  他會讓她在感情上慢慢成熟,她現在還小,他又何必着急?

  方紫寧側身看着開車的林皓宇,喔!連側面都這么俊!

  “怎么不說話?”遇上紅燈林皓宇轉過頭問。她絕對不是個安靜的孩子。

  一轉頭,他就對上方紫寧充滿贊賞的坦率大眼。不知何時,這雙大眼睛的主人才會懂得害羞?

  “你開車的時候很認真,好帥!”方紫寧從來都不會吝嗇給別人贊美。

  帥又怎樣?你還是少根筋地把我當哥哥。

  不過,沒關系,有一天,他一定會擄獲她的心。

  林皓宇在心中宣示。

  ******

  “老爸,你能不能打個電話給我的導師,說我生病,需要請一個星期的病假?”吃完晚飯,方紫寧先跟老爸打個招呼。

  “你有什么病?”方父放下手中的報紙,緊張地問。

  “是呀,你有什么病?為什么不跟我們講呢?”方母也焦急地問。

  “我有相思病。”方紫寧一本正經地說。

  “我的女兒終于有人看上了!”方父松了一口氣,又開起玩笑來。

  “誰那么倒霉讓我妹妹看上了?”方紫寧的哥哥方霖也來糗她。

  說實話,他的妹妹其實是美人一個,只是太迷糊,而且少根筋。她會把別人的特別關懷用朋友的情誼來解釋,所以很多男孩子都受不了地轉移目標。

  因為愛上她,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我對日本櫻花有相思病。”方紫寧受不了地大吼。

  “河東的小母獅吼起來還真厲害。”方霖掏掏耳朵說。

  “死小孩,想害你老媽耳聾啊?”

  “一句話,你幫不幫我打電話給老師?”方紫寧問,問得很有黑社會的氣勢。

  “你存夠錢了嗎?而且你一個人去我們可不放心。”方父開始正經起來。

  “錢不是問題。”她已經找到可以敲詐的人,而且人家還要跟她一起去呢!

  要不然讓方霖陪你一起去好了。”方母也說,玩笑歸玩笑,她畢竟還是不放心女兒一個人出外。

  “和他一起去看櫻花?那我寧願留在家里看四面牆。”方紫寧對方霖做了個鬼臉道。

  “你有伴去嗎?”方父又問。

  “有啊!你只管幫我打個電話請假就可以了,其余的不用你們擔心。”

  “你的朋友可不可靠?”方父又問。

  “百分百可靠,你放心,老爸。”方紫寧打個呵欠,准備上床去會周公。

  ******

  “早安。昨晚睡得可好?”

  方紫寧一踏出家門,迎面而來的就是林皓宇的問候。

  “早安。你不用上班嗎?”方紫寧很驚訝林皓宇會一早就出現在她眼前。

  “我來送你去上學。”林皓宇打開車門,讓方紫寧上車。

  “我還沒吃早餐呢。”方紫寧上了車,得寸進尺地說。

  “我們先去吃早餐。”

  林皓宇發動車子,直馳而去。

  來到公園,林皓宇將車子停好。

  早晨的公園,有几個老人在打太極,還有些人在跳健身舞,挺熱鬧的。

  “公園里有早餐吃?吃樹葉還是吃空氣?”方紫寧一邊下車,一邊戲謔地說。

  林皓宇不理會她的戲謔,從后座拿出一個小籃子。

  他一手提着竹籃,一手牽着方紫寧的手向樹蔭下的石几石凳走去。

  “是什么好吃的?”看到他提着竹籃,方紫寧興奮地問。

  拉她坐下來,林皓宇揭開蓋在竹籃上的餐巾。

  “哇,巧克力蛋糕,還有紅豆糕!”竹籃內擺着各式點心,方紫寧開心地想要伸手取美食,卻被林皓宇抓住了手。

  “干什么?”方紫寧火大地問。

  阻攔她享受美食者,一律殺無赦!。

  “老師沒告訴過你,吃東西之前要洗手嗎?”林皓宇用溼紙巾給眼前的饞貓擦干淨手。

  “我只知道不干不淨,吃了沒病。”手一得到自由,方紫寧立即向食物進攻。

  坐在樹下,吹着輕柔的春風、呼吸着清新的空氣、看着盛開的嬌嫩花朵、聽着清脆的鳥鳴、看着賞心悅目的帥哥,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品嘗着人間美食。

  唉!人生最大的享受不過如此。

  “你為什么不吃?”方紫寧問正在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林皓宇。

  “我吃過了。”林皓宇開了罐可樂遞給她。

  方紫寧把最后一口點心塞進林皓宇口中,才騰出手去接可樂。

  喝了一口可樂,把口里的食物吞下去,抬起頭來,方紫寧發覺林皓宇的嘴角沾有少許奶油。直覺的,她俯下頭,伸出粉紅色舌尖,拭去他嘴角的奶油。

  林皓宇被她的動作撩撥得倒抽了一口氣。在她的紅唇離開之前,托住她的后腦,把紅唇又壓回來,把她引發的熱情,全部傾注到她口中。

  嗯!雖然點心很美味,但比起林皓宇就遜色多了。她絕不會介意轉換口味。

  林皓宇放開她的唇,然后又在嘴角印下數吻才扶她坐正。

  “我覺得你比點心還要美味。”方紫寧一言驚人。

  “我是不是要表現出很榮幸的樣子?“林皓宇被打敗了。

  “不用了。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吃完早餐,方紫寧才驚覺自己還要去上學。

  一看手表,喔,不妙。

  “慘了,要遲到了!”她慌張地站起來,把石几上的東西收拾好。

  “我們現在過去,最多遲到十几分鐘。”只顧看着她,林皓宇也忘了時間。在她身邊,總能令他忘卻一切!

  “不去了,當着几十個人的面進教室,真是太丟臉了。”當着几十個人的面進去,丟臉事小,后果嚴重到難以想像才事大。

  “誰都會遲到,沒什么丟臉的。”林皓宇又哄又騙的。

  “我不要去,第一節的高老頭可是出了名的嚴厲,讓他捉到遲到,就吃不完兜着走。我可不想被罰洗廁所。”

  以前看到許多同學被他罰洗廁所,沒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就只會笑,現在風水輪流轉,一想到自己要成為同學口中的“所長”,她打死也不去了。

  “洗廁所?”林皓宇不禁回想自己念書時、好像罰洗廁所也是常有的事,想不到這高招一直沿用到現在,而且好像還很管用。

  “你幫我打個電話給我的導師,就說你是我哥,告訴他我病了,要請假。”左想右想,現在只能用這最差的招數了,希望管用。

  “好吧。”林皓宇寵溺的一笑。

  林皓宇掏出手機,按下方紫寧說的號碼。

  “你好,是王老師嗎?是這樣的,我家紫寧有點不舒服,需要請一個上午的假……麻煩你了……再見。

  “王老師沒有問你是誰嗎?”方紫寧緊張地看着林皓宇,很奇怪請假會這么順利。

  “沒有。”

  “奇怪,要是以前有同學打電話請假,他一定會再三審問的,就怕是學生假冒家長打電話請假。”有個太精明的導師真是她們的苦難。

  林皓宇拍拍她的頭,無奈的嘆一口氣。

  “應該是因為我是第一次請假,所以他才會這么爽快地答應,我一向是個好學生。”方紫寧一邊把沒收拾完的東西收拾好,一邊自語。

  林皓宇只是用懷疑的眼神瞟了她一眼。

  “我發誓,我方紫寧所說句句屬實。”方紫寧舉起手道。

  “我要去上班了。”林皓宇站起來。

  “你是不是不開心?”方紫寧提着竹籃跟上去問。

  “沒有。”

  “我保證,以后絕不會再要你幫我說謊了。”像林皓宇這么優秀的人,應該從來沒有說過謊話吧?嗯,他看起來好像有點生氣了。

  “上車吧。”林皓宇上了車后。對方紫寧說。

  “你去上班,我上車干嘛,我要留在這兒玩。”方紫寧把竹籃放進車內,取出自己的書包。難得偷得半日閑,她可要好好想想該怎么利用。

  “上車。”林皓宇又冷硬地重復了一次。

  “上車就上車,用得着用這種口氣說話嗎?”方紫寧咕噥着上了車。

  平時他對她說話都很溫和,現在聲調突然變冷,聽在她耳中可真不好受。

  ******

  “你帶我這來干什么呢?你不怕被老板炒魷魚呀?”

  車子到達目的地——“沖日集團”停下,方紫寧還是不明白為什么要來這里。

  “跟我來。”林皓宇頭也不回地一手捉住正想開溜的方紫寧,帶她走進大門。

  “唉!”方紫寧自認倒霉地任他牽着進去。

  真不明白他為什么那么容易讀懂她的心思!不過,她要先嚴正聲明,是他強帶她進去的,如果有什么后果,可怨不得她方紫寧。

  “總裁好。”

  進入大門,櫃台人員立刻彎腰向林皓宇問好,一雙眼不由得停在眼前的小女生身上。

  老板打哪里拐來的小女生?

  總……總裁?她有沒有聽錯啊!方紫寧偷偷地打量了他一眼。現在的他,好像與平時不同了,嚴肅了好多,不過,認真的女人最美,認真的男人也很帥嘛!

  “中日集團”是跨國企業,龐大得令人難以想像。方紫寧一直以為“中日集團”的總裁,會是一個“聰明絕頂”、“腰纏萬貫”的老頭子,沒想到會是眼前的年輕帥哥。“

  真不可思議!

  一路上都有人向林皓宇間早,但視線都集中在方紫寧身上。

  大伙心里都不明白,老板怎么會帶個小女生來辦公室,而且看那小女生的穿着,應該還是學生。

  “合上你的嘴,蒼蠅都飛進去了。”林皓宇提醒着吃驚得張大了嘴的方紫寧。

  方紫寧直覺地閉上嘴,當她回過神,人已經在他辦公室了,如此光鮮的辦公室怎么會有蒼蠅?方紫寧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坐下來看你的書。”林皓宇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后,指着辦公桌前面的椅子對方紫寧說。

  “我可不可以四處參觀一下?”方紫寧討好地低聲問。如此氣派的辦公大樓,不四處看看如何對得住自己。

  “不可以。”林皓宇簡潔有力地給她一個肯定的答復。

  讓她到處走,不知會惹出什么禍來。

  “真小氣。看一看又不會怎樣。”方紫寧細聲嚷嚷。

  但抱怨歸抱怨,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她還是乖乖地坐下來拿出書溫習,可是在這種環境下,她怎么也靜不下心去看書。

  偷偷地瞄了林皓宇一眼,發覺他正認真地批閱文件,她輕輕地站起來,准備溜出去看看。

  “你去哪里?”林皓宇頭也不抬地問。

  “我……我口渴了,我想出去喝水。”這個理由夠充分吧?

  “在那邊。”林皓宇指指辦公室另一邊的茶水間對她說。

  “哦。”方紫寧只有不情願地向他所指的方向走去。

  有錢人真是奢侈,一個人就要一個茶水間,簡直是浪費資源!方紫寧一邊走一邊抱怨。

  林皓宇看着她的背影想笑。她想做什么他豈會不知道,不過他可不能讓她到處亂跑。

  方紫寧一進入茶水間,忍不住驚訝的張大了眼。一個人用不着這么大的茶水間吧?真是浪費,就連茶杯都好像很精致特別。

  心不在焉地拿了個杯子接水,沒拿好的杯子當的一聲摔下來。她直覺地蹲下來伸手去撿碎片,卻被碎片划傷了手指,呆呆地看着鮮血涌出。

  “你怎么這么不小心!”當方紫寧意識到自己流血而叫出來的時候,林皓宇已經來到她面前,抓起她流血的手清洗干淨,再從櫃子里找出藥箱。給她的傷口上藥,動作一氣呵成。

  “你比我哥還好!”對着正在為她包扎的林皓宇,方紫寧由衷地說。

  每次她割到手或什么的,方霖雖然會幫她包扎,但他邊包扎還會邊笑她笨得像豬。

  “我不是你哥。”林皓宇提高聲量說。

  她今天已經兩次都說到他像她大哥了,他一點也不希罕做她大哥。

  怎么了?她知道他不是哥哥呀,只是打個比方而已。而且她是在稱贊他呀,怎么反被吼了?方紫寧不明白地低下頭。

  “你先出去。”看到她委屈的樣子,林皓宇不忍地放柔聲音道。

  方紫寧乖乖地出去,留下林皓宇清理現場。

  不一會,林皓宇由茶水間出來,手上拿了一杯水,無言地把手上的水杯放在方紫寧面前的桌上。

  “對不起。”方紫寧低聲說。

  “為什么說對不起?”在他記憶中,她好像并沒做錯事。

  “對不起,打爛了你名貴的杯子;對不起,要你浪費寶貴的時間幫我包扎;對不起,要你清理現場。”方紫寧站起來說。

  他茶水間的茶具看起來非常名貴,搞不好還是古董;而且要他浪費寶貴的時間,幫她包扎傷口;還有,高高在上的他可能極少拿掃把吧。

  “你以為我會介意?”林皓宇無奈地問。他只是不滿她把他當哥哥罷了。

  “謝謝你幫我倒茶。”說了這么多,他應該氣消了吧?

  方紫寧抬起頭來,看是否已經雨過天晴了。

  看着方紫寧一臉怕怕的表情,林皓宇不禁輕笑開來,所有的不滿全化為上揚的線條。

  他說過要等她長大的,何必急于這一時?

  “你笑的時候特別帥。”意思是你別板着一張撲克臉。

  “我沒有生氣。”林皓宇聽懂她話中的意思。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方紫寧開心地抱住林皓宇的頸,踮起腳用額頭抵住他的額頭,這是她經常對老爸及大哥做的動作。

  “咳……咳……”突然,門外傳來兩聲干咳。

  方紫寧轉過頭一看,門口正站着一個年輕的男子,手上拿着文件。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送文件的,倒像來看戲的。難道這里有什么好戲看嗎?

  “唐悅,你最好有理由解釋你的不請自入。”林皓宇危險地瞇起眼,盯着門口的男人。

  “我來送文件,沒想到竟打擾到總裁你的好事,請繼續,我會自動消失的。”唐悅說話時沒有半分愧疚,反而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聽說總裁拐了個小女生回來,這真是天大的新聞!總裁可是從不與女人扯上任何關系的,現在居然把個女生帶到辦公室來了?他不來瞧個究竟如何對得起自己?

  “何時需勞動唐經理親自送文件?唐經理的秘書真是失職,我應該考慮給你換個好秘書。”

  “你知道的,做上司的要體卹下屬嘛!”唐悅露出一張笑臉,一語雙關地說。

  “我贊同你的觀點。”方紫寧開口說。

  “謝謝你的支援。可否請問小妹妹叫什么名字?怎么讓我們總裁拐到這兒來了?”唐悅向他目前最感興趣的方紫寧問。

  “第一,我不是小妹妹,我叫方紫寧;第二,我不是皓宇拐來的,我們是好朋友。”方紫寧發表聲明。

  “由穿着判斷。你此刻應該是坐在教室里,聽老師的之乎者也,而不是待在辦公室吧?”不理會林皓宇的目光,唐說不怕死地繼續說。

  “因為我……”她能說因為遲到了,所以請病假逃避現實嗎?方紫寧一臉窘相。

  “不用理他。”林皓宇截斷了方紫寧的話。

  他放開她,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來。

  “這文件是給你過目的。”唐悅把文件放到林皓宇桌上,然后在辦公桌前面的座位坐下來,直盯着方紫寧。

  嘖!嘖!總裁的目光還真是不賴,眼前的小女孩清麗脫俗,尤其是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純真可人。

  原來,總裁不是不喜歡女人,而是喜歡那種清純得像小百合的女生。

  看着方紫寧單純的大眼睛,唐悅可以預想林皓宇的愛情路會走得很艱難。

  “我想唐經理最近比較空閑,是否需要去美國巡查一下那邊的業務?”林皓宇悠閑地開口。

  “總裁,你濫用職權。”唐悅癟起嘴指控林皓宇,那表情真像一個受了極大委屈的小媳婦。如果有一天唐悅失業,到演藝界發展是他的首選。

  “你不喜歡出外呀?”看到唐悅委屈的表情,方紫寧的同情心大起。

  “嗯。”唐說像個小男孩一樣用力地點點頭。

  “那就叫你們總裁另外派人去了,別傷心。”方紫寧拍拍他的背安慰他。看他都快流淚了,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傷心。

  唐悅連忙用手捂住臉,就怕讓方紫寧這個愛心大使看到他的笑臉。

  “唐悅。”

  “皓宇。”

  林皓宇和方紫寧帶警告的聲音同時響起。

  林皓宇警告唐悅適可而止,別惹他不爽。方紫守則是要林皓宇別太過分,唐悅已經夠可憐了。

  “乖,男子漢大丈夫。別哭了。”基本上,方紫寧把唐悅當三歲小朋友哄了。

  唐悅終于忍俊不住地笑出聲來了。

  “你……你欺騙我!”看到唐悅漾開的笑臉,方紫寧生氣地指控。

  “我可沒說我在哭呀。”唐說無辜地說。

  “你……你太過分了。皓宇,你應該派他去非洲巡查業務。”

  “我們那邊沒有業務,不過,我會考慮由唐經理去拓展那邊的市場。”林皓宇靠向椅背道。

  “我很忙,失陪了。’”唐悅趕緊溜之大吉。

  做人要懂得適可而止,要不然,只會給自己招來數不清的麻煩。

第3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