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4章

第5章

  車駛入一間別墅,應該是林皓宇的家了。

  這個認知令方紫寧開心不已,她好懷念他家里的美食,現在終于有機會再重溫昔日美食了!

  “你家好大。”方紫寧吐吐舌頭道。

  她一直以為電影是夸張的,哪里會有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有像公園一樣大的花園!?現在她終于相信了,真的有人可以有錢成這樣。

  看到方紫寧粉紅色的舌頭,林皓宇又想把她抱進懷中,好品嘗一番,只是——現在不能了。壓下這股欲望,林皓宇率先走出了車庫。

  “皓宇,你家里還有什么人?”方紫寧跟上去問。一心只想着美食,倒忘了到他家里要面對他的家人。現在想起來是不是太遲了?

  “我父母。”林皓宇又是一句簡短的話打發方紫寧。

  “我穿成這樣會不會太失禮?”方紫寧拉拉校服,然后又撥撥頭發,心里緊張起來。

  一想到要見林皓宇的父母,她就變得很緊張,不知為什么,她想給他們一個最好的印象。

  “不用太拘禮。”林皓宇看着她緊張的樣子,柔聲安撫道。

  她現在的樣子有點像媳婦見公婆的模樣。

  “你家真的好美!”看着那百花盛開,方紫寧贊嘆道。

  “喜歡嗎?”林皓宇問。

  “喜歡!”方紫寧用力地點點頭。這么漂亮的花園誰會不喜歡。

  “喜歡就好。”林皓宇丟過來一句令方紫寧百思不得其解的話。

  到屋里,方紫寧見兩個中年人正站在門口,好像專程在等他倆一樣。

  “我爸媽。”林皓宇向方紫寧介紹自己的父母。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叫方紫寧,你們叫我紫寧就好了。來打擾真不好意思。”方紫寧很有禮貌地向他們打招呼。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們巴不得你天天來打擾呢。”林母笑得合不攏嘴。

  兒子終于帶女孩子回家讓他們看了,這可是她盼了好久的事呀!

  “請坐。”林父笑咪咪說,一臉慈父相。

  方紫寧懸着的心終于放了下來,看樣子他們還是挺喜歡她的。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對林皓宇的家人給她的評價那么在意……

  方紫寧坐下來,林皓宇去拿飲料。

  “紫寧,你還是學生?”林父看着方紫寧的校服問。

  “是的,明天就要聯考了。”方紫寧老老實實地回答。

  “你和皓宇是怎么認識的,皓宇是不是很悶?”這是林母最關心的。

  “喝水。”林皓宇把兩杯飲料放在茶几上,也適時打斷了老媽的問話。

  方紫寧隨手拿起一杯,喝了一大口。

  哇!比藥還苦,林皓宇搞什么鬼?居然想毒死她。

  “我跟你有仇嗎?”用手肘碰碰林皓宇,她低聲問。

  “沒有。怎么了?”林皓宇被她的問話弄得一頭露水。

  “那你干嘛給我喝這么苦的東西?”

  “拿錯了,這杯才是你的。”林皓宇指着另外一杯說。

  原來是自己拿錯了,怪不得別人。方紫寧不好意思地把手上的苦茶塞到林皓宇的手中,端起另一杯。

  林家父母看着他倆直笑。

  他們已經好到不分彼此了嗎?真是太好了!

  “紫寧,我先去煮飯,你今晚要留下來吃飯啊!”林母站了起來,對方紫寧說。

  “伯母,你趕都趕不走我哩。我去幫你。”說到吃,方紫寧精神立即就來了。

  “下次吧,你第一次來,讓皓宇陪你四周看看。”林母高興地說。

  可能是志同道合吧,要不然怎么一提起煮飯,她就會眉飛色舞。

  其實方紫寧并不是喜歡用藝,她只是想去看看林母怎樣做萊,做出來的東西才會那么可口。

  林母給兒子一個鼓勵的眼神,然后對林父說:“老頭,過來幫忙。”

  “來了,老太婆。”林父也跟着進廚房去。

  “我說過不許叫我老太婆的。”林母一路走一路抱怨。

  “老頭子肯定要配老太婆的了。”

  看着他們的背影及聽着他們漸小聲的話語,方紫寧不由得笑了起來。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林皓宇注視着方紫寧輕笑的臉,他真想把她抱進懷中,獨占她的笑容……

  ******

  落日余暉映在并肩走在花園的兩人身上,誰也沒說話,就這樣慢慢地走着,直走到方父種植的一大片玫瑰花前。

  方紫寧驚訝地蹲下來,看着那一朵朵如杯口大的花朵,深吸一口氣,好香甜的味道!

  “這是我爸為我媽種的。”林皓宇也在方紫寧的身邊蹲下來。

  “你爸好浪漫!”林伯父真是有情有義的好男人,哪里像他老爸,恐怕連一片葉子部沒有送給老媽過吧?

  “這是種來給我媽泡茶的。我爸一向心疼媽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所以現在有時間在家里,就特意種了這片玫瑰花,好曬干給我媽泡茶,聽說可以美容養顏。”林皓宇解釋說。而他也遺傳到了父親的優點,對自己所愛的女人,絕對會一心一意地去疼她。

  這時,林皓宇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熒幕,然后站起來對方紫寧說:“吃飯了。”

  他家真是大得離譜,連叫人吃飯都要用電話通知。

  方紫寧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任林皓宇拖着進屋里去。

  ******

  “伯母,你做的菜比大廚做的還好吃。”坐在飯桌前,方紫寧一邊吃,還不忘一邊拍馬屁。

  “呵……紫寧,你這樣稱贊我,我會驕傲的。”看着方紫寧根給面子地吃着自己做的菜,林母實在開心。

  “你可以驕傲啦,沒人會反對的,是不是?皓宇。”方紫寧轉向林皓宇問。

  “是。”林皓宇真是小看了方紫寧,必要時,她圓滑得像只小狐狸,看她把老媽哄得這么開心,不過,他很高興她取悅了自己的父母。

  “喜歡就常來。”林母邀請她,看着兒子的眼神別有深意。

  吃完飯,方紫寧搶着幫忙收拾碗筷。

  “不用了,你是客人。”林母不讓她插手。

  “伯母如果當我是客人,那我以后都不敢來了。”白吃白喝已經很過意不去了,如果吃完還坐着不動,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林母只好笑笑地任她去洗碗了。

  洗完碗,她到客廳與林母聊天。

  “伯母,你就把我當女兒看好了。”方紫寧笑嘻嘻地在林皓宇身邊坐下來。

  “可以嗎?”林母問,眼睛卻看着自己的兒子,就怕她兒子不答應,她也覺得當媳婦會比較好。

  林皓宇牽動嘴角笑笑,逃開母親狡黠的注視。為什么連母親都知道他的心意,唯獨當事人不知道?

  “紫寧,該回去了。”林皓宇拿過車鑰匙,對方紫寧說。

  “再見,伯父、伯母。”方紫寧站起來向林家父母告辭。

  林皓宇把車開到門口等着她。

  打開車門,卻見座位上放着一束剛剪下來的玫瑰。

  “喜歡嗎?”林皓宇問。剛才她的戀戀不舍全看進他的眼中,所以,吃完飯后他便去剪了一束,讓她帶回去。

  “我好喜歡,謝謝!”方紫寧高興地抱起玫瑰花坐上車,把臉埋在花中深吸氣。

  看到她如此欣喜,剪花時所被刺出的傷口,好像沒那么痛了。

  “花是我爸種的,我只是借花獻佛而已。”他低笑地說。

  “但是你親手剪給我的,不是嗎?”方紫寧看到林皓宇手背上划了几道血痕,心中好感動。

  皓宇對她真的很好!如果有機會,她一定會為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到了。”車停在方家門前,林皓宇對還把臉埋在花中的方紫寧說。

  “謝謝你!皓宇。”下車前,方紫寧鄭重地對林皓宇說。

  “祝你今晚有個好夢。”

  “你也是。小心開車,”方紫寧抱着花下車。

  ******

  躺在床上,看着床頭上的玫瑰花,方紫寧心里好甜。

  伴着玫瑰花的香甜味道人睡,夢中,她見到林皓宇抱着好大的一束玫瑰花向她走來,嘴邊不由得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相較于方紫寧的好夢,回到市區住處的林皓宇卻失眠了。

  坐在書桌前,他手上的個案沒有一個字能看進腦海中去。

  頹然地放下文件,他拉開抽屜,里面放的是和方紫寧去日本時拍的相片。感謝那個日本男人,為他留住了那美好的一剎那。

  照片上的方紫寧正對着他笑,笑得那樣開懷。修長的手指輕撫過照片上她的臉、紅唇。現在,他只能看着她的照片,眷戀她的笑容。

  如果當初他能勇于掠奪自己所愛,那么,今天他就不用對着照片黯然神傷……可是,他愛她,他不希望他的愛會束縛住她。

  不能再想了,再想就天亮了。他收攝心思,躺回床上,卻徒然地瞪着天花板發呆。

  直到窗邊出現了清晨的曙光,輾轉反側的林皓宇才疲倦睡去。

  當林皓宇醒來的時候,時鐘已經指向十點。

  他趕緊起床,整理好自己,開車前往公司。

  一進到辦公室,卻見唐悅正坐在沙發中喝茶。

  “我想我不是付薪水請我的員工來喝茶的。”林皓宇倚在牆邊說。

  “老大,我已經是超時工作了。難得偷得半刻清閑,上來喝口茶也不為過吧!”唐悅繼續吃他的糕點,喝他的紅茶,也不回頭看林皓宇一眼。

  接着他把杯子高舉過頭,“要不要來一杯上好的紅茶?”

  林皓宇走過去,坐到茶几對面的沙發上。

  唐悅把一杯紅茶推到他面前來。

  “我真不懂你,愛她就應該跟她說嘛!干嘛搞到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唐悅開口丟過來一句爆炸性的話。

  林皓宇端着杯子的手頓了一下。

  怎么連唐悅都知道他的心,唯獨她看不明?

  “愛一個人,不是應該讓她知道嗎?大學時你也這樣教過我的。”唐悅盯着林皓宇說。他不明白為什么當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時,他卻變得優柔寡斷。

  “悅,你不明白,當你的愛只會令她困惑時,愛就變得沉重了。她還年輕,應該是自由自在地追求她的人生的,而我只能等她長大,等她懂情識愛。”林皓宇注視着杯中浮動的茶葉說。

  “我不明白你的什么鬼理論,我只知道愛一個人就應該獨占她,讓她的世界只為你轉動。你能確定,你的等待最后等來的會是什么嗎?”

  林皓宇低笑,如果像唐悅說的那樣,那么愛就變得自私了,而他無法這么對待紫寧。

  看着林皓宇苦澀的笑容,唐悅決定了,他要幫他,一定要。否則他的愛只會令他看着別人快樂,自己卻痛苦不已。

  ******

  結束升學考試,感覺天都明朗了。

  方紫寧拿着文具走出考場。深吸一口氣,她加快腳步向公用電話走去,想將好心情與林皓宇分享。

  為什么獨獨想與他分享她的喜悅?她給自己的答案是:他鼓勵她,并且還送了她一束花,讓她心情愉悅,所以她才會考得這樣好。

  “紫寧。”那天在早餐店的四個小女生又圍了上來。

  “嗨,考得怎樣?”方紫寧在心里叫苦,被她們纏上,一時半刻是脫不了身的。

  “紫寧,下星期的畢業晚會,你會不會邀請林皓宇?”楚琳第一個發問。只是,她的發問不是為了想看帥哥,而是為了眼前迷糊的好朋友。

  她覺得林皓宇比陳建希適合方紫寧。

  “是呀,邀請他嘛!”另一個也說。

  “我們會幫你招呼他。”

  四個小女生圍着方紫寧七嘴八舌地說,但求可以再見俊男一眼。

  皓宇真的有這么好嗎?不然為什么所有人的芳心都傾向他?這令方紫寧不悅。

  “好,我會跟他說。”方紫寧壓下心中不悅,說道。

  “紫寧。”陳建希聲到人也到,拉起方紫寧的手就向體育室走去,也不管她們正在談論着什么。

  方紫寧乖乖地被拉着往前走。陳建希看起來好像心情不佳,是不是考砸了?應該不會吧?他的成績那么好!

  在體育室停下來,陳建希對着方紫寧質問:“考試的前一天晚上,你去了哪里?”他打了電話到她家,但她家人卻說她還沒有回來。

  “我和朋友出去走走。”方紫寧小心翼翼地說。

  “誰?”看着方紫寧畏縮的樣子,陳建希不悅地皺起眉來。

  他有那么可怕嗎?她是他的女朋友,用不着對他表現出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

  “你不認識的。”方紫寧低着頭不敢看陳建希。

  “為什么不抬頭看着我?”陳建希受不了地低吼。

  方紫寧慌張地抬頭,委屈的淚水在眼里打轉。

  戀愛應該是像蜜糖一樣甜的,為什么她的戀愛卻讓她覺得像濃茶一樣苦?

  方紫寧不敢說話,她怕一開口眼淚就會掉下來。

  “紫寧。”陳建希拉住了欲逃的方紫寧。

  他不想吼她的,真的不想,可是看着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就氣,氣自己的用情之深,氣自己不能占據她的心。

  “別哭了,好不好?”陳建希抬起手,接住方紫寧臉上滑落的淚珠。

  陳建希想不清他們為什么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他是真心喜歡她的,想不到他的喜歡會帶給她委屈。

  “我送你回家吧。”陳建希擁着方紫寧,出了體育室。

  ******

  夜深了,躺在床上的方紫寧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拿起床頭的電話想打給林皓宇,最終還是放下。

  家里人也發覺她的不開心,但都識相地不去問,以為她是因為考砸了。

  其實她考得很好,只是,想找個人傾訴一下今天發生的事。

  正在她猶豫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喂。”方紫寧無精打釆地接起電話喂了聲。

  “紫寧,是我。”電話的那一端傳來林皓宇低沉的聲音。

  他在等她的電話,可是等了許久她都沒打,最后他忍不住打給她,希望不會打擾到她。

  “皓宇。”終于聽到他的聲音,方紫寧几乎想哭了。

  “有話要對我說嗎?”林皓宇平靜地問。他不確定她考得怎樣,所以,他這樣問了。如果她願意,好與不好都可以向他傾訴,他願意做她的聽眾。

  “其實我考完試后,就想打電話給你了。本來我的心情真的很好,我很想與你一起分享我的好心情的。”

  方紫寧握住話筒頓了一下,她不知道皓宇會不會想聽她下面的話,眼淚開始下滑了。

  她移開電話,清清聲音才問:“皓宇,你還在嗎?”

  “是的,我在聽。”林皓率低嘆了聲。

  “我被建希拉了去體育室,他問我考試前一晚去了哪里,我不敢直說,我好怕他,我甚至不敢看他。然后他吼了我一聲,我覺得好委屈,覺得自己好想哭,可是我拼命地忍住眼淚,不讓它流下來。”方紫寧把下午的事說得雜亂無章。

  電話那一頭沒有任何響聲,只有低微的呼吸聲。

  “皓宇,我跟你講這些你會不會覺得悶?”

  “我一直在聽。”也聽得好心痛。如果是他,他絕對不會讓她傷心難過的。

  “皓宇,我覺得和他在一起好累,我甚至想逃開不見他。皓宇,你有聽到我說話嗎?”電話那頭傳來一些雜音,方紫寧停下來問。

  “紫寧,我的手機沒電了。”電話那一頭傳來林皓宇微弱的聲音。

  “你現在在哪里?”

  “我在你家樓下。”

  “上來坐坐好嗎?”他居然就在她家的樓下用手機聽她發牢騷?

  “不了,已經晚了。”林皓宇說完這句話后就斷線了。

  ******

  夜色已濃,他也該離去了。

  林皓宇再眷戀地看了一眼方家的門口,卻驚喜地發現有一個人正向這邊奔來,他張開雙臂,擁進她小小的身子。

  “你哭過了。”林皓宇心痛地看着她紅腫的雙眼,抬起手撫順她被風吹亂的秀發。

  “你怎么不早說你在這里?”方紫寧退后一步才看到林皓宇的臉。不知為什么,她又想哭了。奇怪,愛笑的她怎么會有那么多的眼淚?

  “為什么又哭了?”林皓宇輕輕拭去她的眼淚。

  此刻,方紫寧只想待在他懷中好好地哭一場。

  哭了好一會,方紫寧自他的懷中抬起頭。

  “我要去看星星。”她看着滿天的繁星說。

  林皓宇打開車門,作了個邀請的手勢。對于她的要求,他從來沒有拒絕的打算。

  兩人開着車,上到山頂,坐在石凳上,看着夜景。繁華的都市燈火跟天上的繁星互相映襯。

  抬頭數着那一顆顆的星星,脖子酸了,方紫寧干脆把頭靠在林皓宇的肩上繼續數。

  “皓宇,我聽人家說,每一顆星都代表着一個人,你說哪一顆會是我,而哪一顆又是你呢?”方紫寧數累了,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反正在林皓宇面前,她不擔心會被取笑。

  是的,你是一顆星,是我心中那顆明星、燃亮了我的人生。但這些話林皓宇只能對自己說。所以他只是對她笑一笑。

  雖然是夏天,但山頂上的風仍是微涼,他脫下外套,披在方紫寧瘦弱的身上。

  “謝謝,皓宇你真好!”方紫寧撫着外套說。外套帶着他的體溫和氣息,暖暖地把她包圍,那種感覺好安心,就像冬天泡溫泉那樣令人着迷。

  “皓宇,我是不是不適合做建希的女朋友?雖然他是我男朋友,我卻寧願和你一起聊天,也不要與他獨處。”方紫寧玩弄着他外套的扣子說。

  “為什么?”林皓宇屏住氣息問。

  “我也不知道。”

  看着她困惑的臉,林皓宇嘆了一口氣,勸自己別太躁進。于是問:“心情好點了嗎?”

  “好多了!”方紫寧點點頭。

  “該回去了。”林皓宇對方紫寧說,帶着她,走向停車的地方。

  一上車,方紫寧便開始昏昏入睡。

  到了方家,熄了引擎,林皓宇轉過頭,看着沉睡的方紫寧,不忍喚醒她。

  他多么希望每天醒來的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她的睡顏!修長的手指輕撫過她緊閉的雙眼,目光停留在她如玫瑰花瓣殷紅潤誘人的唇上,終于,他忘情地低下頭,印上深情的一吻。

  睡夢中的方紫寧嚶嚀了一聲。好甜蜜的夢,她夢見皓宇吻她……

  她逐漸清醒,手不由得撫上紅唇,那里好像還留有他溫暖的氣息。

  “紫寧,到家了。”林皓宇愛憐地看着她睡眼惺訟的模樣。

  方紫寧伸伸懶腰,朝他一笑,然后下了車。

  林皓宇也跟着下車,將方紫寧達到家門口才離去。

  進到屋里的方紫寧,關上門,才記起答應了同學們的事。

  明天吧,明天再去找他!

第6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