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5章

第6章

  第二天早上,方紫寧起床后,就直奔中日大廈。

  她告訴自己,是因為答應了同學的事要做到,所以她才會這么着急來找林皓宇。

  “嗨,我們還真是有緣。”

  她才剛到中日大廈,就見到唐悅迎面而來。

  “是呀。”方紫寧也笑了。

  “我有話想和你談談。”唐悅收起平時弔兒郎當的樣子,認真地說。

  “可是,我有事找皓宇。”

  “我要跟你說的,就是關于皓宇的事。來吧,小丫頭。”唐悅率先往電梯走去,他肯定方紫寧會跟上來。

  果然不出他所料,她已經快步地跟上來了。

  “皓宇怎么了?”一進到電梯內,方紫寧立即問道。

  “進來再說。”電梯到達目的地,唐悅率先進入辦公室。

  “很重要嗎?”方紫寧關上辦公室的門問。

  唐悅慎重的樣子,害她的心跟着弔在半空中,希望別像電視劇演的那樣——皓宇得了不治之症。

  “我今天說的話,你保證不與任何人說,包括皓宇在內。”唐悅嚴肅地說。

  開玩笑,要是讓皓宇知道他這樣低毀他的聲譽,不把他的頭持下來當球踢才怪。

  “我保證。”方紫寧的心七上八下的。

  “皓宇最近很苦惱。”唐悅說了一句,故意停頓下來。

  方紫寧用力地點點頭,以示贊同。她也覺得皓宇最近好像真的很苦惱。

  “因為他發現自己對男人有興趣,他怕傳出去會令中日聲譽受損。”唐悅一本正經地說。

  什么?對男人有興趣?那是……是同性戀吧?方紫寧大吃一驚,這個消息比皓宇得絕症更令她震驚。

  這種事怎么會發生在他身上?如果是別人,她絕不會反對也不會歧視,因為這是別人的自由。但如果是林皓宇,那就另當別論了。

  為什么不喜歡女人,偏要去喜歡男人?皓宇怎么會……方紫寧無措地想。

  “他讀書時就不喜歡女人,也從不碰任何女人。最近他才發現,自己喜歡的居然是男人。”唐悅添油加醋地說,但求效果更加逼真。

  “不對耶,他吻過我的。”方紫寧記得他第一次見面,就吻了她。如果他有同性戀傾向,應該不會吻她才對。

  呃!唐悅真的沒想到保守的林皓宇,會這么快就展開行動。

  “他可能是想努力讓自己恢復正常吧!”

  “說的也是,去日本的時候,我們曾經同床共枕了一夜,卻也相安無事。”那時她還在想,是自己的身材不能令他獸性大發,現在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對女人沒興趣。

  這下子,唐悅真的佩服林皓宇到五體投地了,他前世肯定是柳下惠。

  “我能幫他什么嗎?”方紫寧問。

  “現在只有你能幫他了,因為他不排斥你的接近。”唐悅發覺方紫寧真的很好騙。

  “我該怎么做?”方紫寧很高興自己能幫助他。

  “你該利用你自身的優點,去喚醒他迷失的性向,讓他知道女人的身體比男人可愛。”

  上帝,請寬恕我吧,我是為了朋友,我的出發點是為他們好。

  不過看方紫寧這么緊張,她應該也對皓宇有感覺才對。

  “我知道了。”為了朋友,她方紫寧上刀山、下油鍋也在所不辭。她曾經說過可以為他赴湯蹈火的。

  “你一定要幫他,如果這件事傳出去,他會身敗名裂的,你也不忍心看他身敗名裂吧?”唐悅企圖喚起方紫寧的同情心。

  “我答應你,一定會幫他的。”她等會兒要去問他,為什么放着好好的女人不去愛,居然對男人有興趣?

  “你要去哪里?”唐說拉住正一臉怒意往外走的方紫寧自。她的樣子好像要去質問皓宇。

  “我要去罵他一頓,把他罵醒。”真是越想越氣,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么。

  “不可以。現在他已經夠苦惱了,他也努力想使自己變得正常,他也不想這樣的。為了他的自尊,你不可以當他的面說出‘同性戀’三個字。”

  開玩笑,被她一罵,不就什么都穿幫了?那他還有得玩嗎?

  “對喔!我真是太輕率了。”方紫寧敲敲自己的頭說。

  唐悅對天一翻白眼。她不單輕率,簡直就是單純到離譜。不過,皓宇喜歡就好。

  “我先走了。”方紫寧背好背包,走人。

  ******

  來到林皓宇的辦公室外面,他的秘書正在忙碌,方紫寧很有禮貌地對秘書說:“對不起,我想見總裁。”

  “總裁在樓上。”秘書抬一下頭,說完,又埋頭苦干。

  方紫寧上樓,不明白樓上怎么還有辦公室。

  推推門,發覺門是虛掩着的,開門進去。從室內的擺設可以看出,這里不是辦公室,而是起居室。

  方紫寧四周看看,一望進房門,就看見林皓宇正裸着上身躺在床上,另一個男人正在給他推拿。

  他們居然在上班時間,而且是在公司的頂樓,不鎖門地卿卿我我?

  “你們兩個在干什么!?”方紫寧難過地大吼。

  兩個男人同時轉過身來。

  除了林皓宇,另一個男人也是帥到一塌糊塗,難怪會互相吸引了。

  那小女孩干嘛一副捉奸在床的模樣看着自己?為林皓宇推拿的男人實在想不明白,那個女孩為什么會有這副表情。

  看着兩個大男人驚愕的表情,方紫寧更加肯定她的出現,破壞了別人的好事。

  甩下背包走過去,她在床邊坐下來,俯頭對林皓宇說:“皓宇,你不給我介紹一下嗎?”

  “他是我的朋友何子平。”奇怪!她眼中怎么好像燃燒着兩簇火焰?

  “你好,我叫方紫寧。”方紫寧轉過頭對何子平說,眼中沒有一點友善,有的只是警告。

  何子平驚訝于她一副不友善的模樣。他見過她嗎?迅速地回憶一遍,沒有啊!

  方紫寧將何子平的反應視為心虛,不再理會他,轉頭對林皓宇說:“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好?”她才不要給他們兩個獨處的機會。

  “可是我要上班。”林皓宇實在猜不透方紫寧心中的想法。

  “知道要上班,竟還在這兒和他……”本想說卿卿我我的,但一想到不能傷到林皓宇的自尊,連忙收住口。

  她回頭瞪了何子平一眼,頗有警告的意味。

  這小女孩對他可能有點誤會喔!何子平好笑地想。接着他十分識相地離開了。

  看到何子平離開,方紫寧氣呼呼地看看林皓宇。

  “你在干什么啊?”她看着林皓宇的背,真的很想好好揍他一頓。

  “子平在幫我推拿。”林皓宇看着方紫寧氣憤的表情,大惑不解,不明白自己哪里惹到她了。他不過是因為熬夜導致肩背酸痛,所以叫子平幫他推拿一下,不明白紫寧在生什么氣。

  “呃,我的意思是……”對上林皓宇不解的目光,方紫寧才發現她忘記要壓抑自己的怒氣。

  她可是來幫他恢復正常的,不是來指責他不是的啊!

  “我幫你。”她站起來,挽起衣袖。

  “不用了。”林皓宇拒絕方紫寧的好意,拿起一旁的衣服套上。

  被她推拿,說不定會發生骨頭錯位,而且,這樣太過親暱了,他怕自己會做出不當的舉動來,而傷害了她。

  “我有話對你說。”沒關系,她有一整個暑假可以利用,方紫寧在心里給自己打氣。

  “什么事?”林皓宇站在她面前問,細細地觀察她的表情,想找出一絲端倪。

  “楚琳她們托我邀請你參加我們的畢業晚會。”方紫寧一口氣說完,然后看着林皓宇,希望他能爽快地答應。

  紫寧,為什么不說是你邀請我?林皓宇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很忙。”他不會去,因為他不想看她和那個建希一起,那會讓他受不了的。

  如果說方紫寧對他是同性戀一事還存在一點點疑問,這時候也更加肯定了。因為他一向不會拒絕她的,這次,他卻拒絕得很徹底。

  “皓宇,求求你啦。”方紫寧站起來,雙手繞着林皓宇的頸項,撒嬌地搖着身體說。

  她知道她在干什么嗎?林皓宇的目光越過她乞求的嬌顏,落在她背后的大床。她還真是對他放心!

  林皓宇苦笑着收回視線,想要拉下方紫寧的手,方紫寧發覺林皓宇的企圖,更用力地摟住他不放。

  “拜托,給個面子好不好?”

  隔着薄薄的衣料,他几乎被不知天高地厚的方紫寧,撩撥得整個人快燃燒起來。不得已,他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方紫寧開心地在林皓宇的兩頰,用力地各親一口。

  她親暱的舉動,讓林皓宇終于忍不住用手固定住她的下頷,唇准確無誤地覆上她的,那是他最想對她做的動作。

  輾轉地摩挲着她的紅唇,靈活的舌頭探進她的口中,糾纏着她驚愕的舌頭,把數月來的思念全借由這個吻,傳遞給她。

  一時間,方紫寧腦中一片空白。

  皓宇已經好久沒有吻過她了,好懷念!她覺得這個吻跟以前的不大一樣,甜蜜得几乎淹沒了她,心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

  她把手掌貼在林皓宇的胸前,發現他的心跳和她的一樣快。

  熱情使兩人跌落在床上,林皓宇抱着方紫寧轉過身,不願方紫寧承受他的重量。

  這個吻令他的心活了起來,她不抗拒這個吻,而且還很投入,或許,他在她的心中還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皓宇的懷抱好舒服!方紫寧整個人靠在他胸前,熱切地回應他的吻。

  最后,林皓宇不得不輕推開方紫寧,起身走出房門。

  再這樣下去,他的自制力會潰堤的。而現在還不是時候,在她尚未明白自己情歸何處時,他不能侵犯她。

  躺在床上的方紫寧看着林皓宇離去的背影、心里五味雜陳。

  為什么他是同性戀?為什么他不愛女人?他是同性戀為什么要吻他?是為剛才的曖昧場面找借口嗎?

  不行,無論如何,她一定要幫他恢復正常。

  方紫寧起身走到廳中,在林皓宇身邊坐下來。

  “要喝什么?”林皓宇几乎是反射性地立即站起來,走向冰箱。

  她再這樣黏住他,他就真的要去沖冷水澡了!

  方紫寧看着林皓宇的逃離,大叫不妙。他連她也開始排斥了嗎?那她該如何幫他呢?

  林皓宇拿了兩罐可樂過來,在方紫寧對面的沙發坐下來,拉開拉環把其中一罐遞給方紫寧,自己逕自喝着手中冰涼的可樂,借以降低體溫。

  “皓宇,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幫你的。”方紫寧看着林皓宇痛苦的表情說道。她一定會幫他的,無論如何,她絕不放棄!

  “幫我什么?”林皓宇大惑不解地看着方紫寧。

  除了感情之外,他應該沒有什么要她費心的吧?只是,如果感情只是用幫的,那他寧可不要。

  “呃,我的意思是,我放假可以幫你分擔你的工作,幫你跑跑腿,端茶送水兼送文件的。”方紫寧沒想到自己會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連忙掩飾地說了一大堆,但求他不會懷疑。

  而且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天天看住他,不讓他有機會出軌了。方紫寧在心里偷笑。

  “你喜歡就好。”方紫寧的提議正中林皓宇的下懷,因為這樣一來他可以天天看到她,不用受蝕骨般的思念之苦了。

  “那就這樣說定了。”方紫寧高興地說。

  ******

  方紫寧利用一下午的時間,去書店里買了好几本關于如何恢復男性正常性向的書,書店的老板又推荐了几本煽情小說給她,讓她做參考。

  謝過好心的老板,方紫寧抱着一大堆書回家。

  家里一個人也沒有,窩在床上,方紫寧開始着手研究如何幫林皓宇恢復正常。

  什么?色誘?那不是夫妻間才可以發生的事嗎?

  不管了,無論用什么方法,她都要試一試。

  為了皓宇,她豁出去了!

  可是一想到要和林皓宇上演如此激情的戲碼,方紫寧不禁面紅心跳,開始幻想了起來……

  翌日一早,方紫寧塞了本小說進背包,便去中日大廈上班。

  說是去上班,其實主要目的是去監視林皓宇。

  她順利到達林皓宇的辦公室,見他正在講電話。

  林皓宇指指對面的椅子,讓她坐下來。

  方紫寧坐下來,看着講電話的林皓宇。

  這么一個完美的男人竟是同性戀,真是蒼天無眼!他是同性戀的事如果傳出去,不單是他的名聲受損,恐怕還會讓一群女人的心碎滿地吧!

  “你的辦公桌。”林皓宇指指文件櫃那邊的一張辦公桌,那是他特地為她准備的。

  “皓宇,我可以做什么呢?”方紫寧問,總不能像監工一樣坐在這兒直盯着他看吧?

  “你喜歡做什么就做什么。”林皓宇一邊回答,一邊開始埋頭審批桌面上堆得比他還高的文件。

  方紫寧不再打擾林皓宇,拿出她的小說開始看了起來。

  林皓宇偶爾抬頭看看方紫寧,見她正在聚精會神地看着書,也就把全部心思投入到工作中去。

  他以為她要來幫他肯定有什么企圖,現在見她靜靜地看着書,也就放了心。

  這樣應該是行得通吧?電影上經常出現這個鏡頭。方紫寧對那段描寫研究了好久,決定現場試驗試驗,看管不管用。

  看着林皓寧正全神貫注地埋首于自己的工作中,她悄悄地解開兩顆衣扣,把衣服往下拉了拉,露出雪白的肩膀,再撥亂頭發,讓自己看起來帶着野性,然后輕輕地走了過去。

  “皓宇——”方紫寧柔聲地輕喚,還刻意拉長尾音。這樣夠嗲了吧?

  “什么事?”林皓宇沒有感覺到周圍暗藏危機,正仔細審閱上億元合作案的他,聽到方紫寧的叫聲,頭也不抬地問。

  方紫寧對天一翻白眼,為什么眼前的男人這么不合作?

  沒關系,她方紫寧會越挫越勇的!

  傾身向前,她抓住林皓宇的領帶,將他拉向自己。

  林皓宇被動地抬頭,倏地,眼前的春色讓他心一陣悸動。

  她以為她在干什么?居然毫無征兆地給他如此驚嚇!

  “皓宇,你想和我上床嗎?”方紫寧很滿意林皓宇終于正視到她的努力,柔聲地問,還拋個媚眼給他。

  林皓宇正在思考,是該很君子地幫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扣好衣服扣子,還是拉開來看個夠,“你……”

  這男人怎么會這么遲鈍?跟書上男主角的反應截然不同。

  哎呀,她差點忘了,他是“同志”哩!反應肯定不會像書中男主角那樣,雙眼發亮地抱起女主角,往房里走去,然后時間就會跳到第二天早上。

  “你想和我上床嗎?”方紫寧一點也不介意地重復了一遍,繼續努力地挑逗林皓宇。

  當林皓宇聽清楚她活的同時,頓時渾身燥熱、臉紅心跳。

  “你怎么了?臉怎么這么紅?”方紫寧看到林皓宇滿臉通紅,連忙沖入茶水間,拎了條溼毛巾出來。

  林皓宇仰着頭靠在辦公椅背上,任方紫寧拿毛巾擦拭着他的額頭,以降下過熱的體溫。

  仰着頭的林皓宇正好看到方紫寧光潔的下巴,從這個角度看去,她下巴的弧度真的非常美好,其下是縴細的頸項,向下是……林皓宇又不小心地看到了她胸前的春光,剛壓下的欲望再度竄起。

  天!再這樣下去,難保他不會因壓抑過度而斷了氣。

  “要不要上醫院?”方紫寧擔心地看着他一臉不適的模樣。

  “不用,我沒事。”

  他不知道方紫寧受了什么刺激,居然學會上演這種活色生香的鏡頭,或是,她只是純粹覺得好玩?

  唉、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也許是他對她太縱容了……

  閉上雙眼,他也能感受到方紫寧焦急的心情。她應該還是很在乎他的,遲鈍如她,何時才會明白他的心?

  一路走來,她的一舉一動都表現出對他的依賴,如果他趁着這個機會告訴她,他愛她,不知紫寧會是怎樣的反應?

  以為他神經失常亂講話?以為他開玩笑?以為他尋她開心……以她對感情的領悟性,恐怕會困擾她半年也想不清吧?

  感覺頭上的冰涼消失,他張開眼,看見方紫寧正把毛巾拿到茶水間去,于是他起身,過去看看她到底在看什么書,居然會作出如此的舉動來。

  拿起她桌面上的書,翻開的頁面上,竟是火辣辣的激情描寫。

  一向清純的她,何時找來這種小說看的?這是否意味着她已經開始注意到兩性問題了?

  方紫寧出來正好看到林皓宇,在翻看她那本煽情小說。

  如果他喜歡,她會帶一大堆給他看,看到他醒悟為止,那她就不用如此辛苦努力了。

  “你怎么可以看這種小說?”林皓宇合上書,教訓道。

  其實他不反對她看,反正她已經成年了,而且看一下或許可以讓她從中了解一些感情問題,但如果她看了之后,想在他身上試驗,那他就誓死反對了!

  “搞清楚耶,我是成年人。”只是看煽情小說而已,他怎么說的像她罪大惡極似的!他自己和男人卿卿我我的沒關系,她卻連看一下煽情小說都有罪?

  林皓宇回頭看了一眼抗議的方紫寧。

  她最近好像變得有點不一樣了,有點易動怒、有點偏激,她一向是快樂至上的,不是嗎?

  發現林皓宇在看着自己,方紫寧下意識地抬頭挺胸,以彰示自己是成年人的事實。

  林皓宇的目光一接觸到她半露的酥胸,連忙轉過頭,努力平復自己的欲望。

  方紫寧低頭看向自己的胸。有這么差嗎?居然令他連看都不願意?

  算了,她聳聳肩把衣服扣好,既然這已經是事實,她也就坦然接受了。

  為了能讓自己靜下心來辦公,林皓宇把方紫寧推出辦公室,道:“你上樓休息一下。”

  “我的小說……”被拒之于門外的方紫寧叫嚷着。

  “沒收。”林皓宇丟過來一句話肥門關上。

  方紫寧用力地踹了門一腳,以發泄她的怒氣。不知為什么,自從知道林皓宇是同性戀后,她就變得很煩躁易怒。

  “門惹你生氣了嗎?”唐悅過來看到方紫寧孩子氣的舉動,好笑地說。都怪林皓宇,不單害她踹痛了腳趾頭,還讓唐悅看到,真是丟臉丟到家。

  “現在去員工餐廳吃個下午茶,會不會太早?”唐悅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往電梯走去。

  只要提到有關吃的字眼,肯定逃不過方紫寧的耳朵。她趕緊跑過去,唐悅正按着電梯在等着,臉上掛着一抹討厭的笑容。

  “你請客。”看着唐悅的賊笑,方紫寧在他耳邊大吼。

  看他老是一副什么事都逃不過他掌握的樣子,實在令人討厭。

  兩人一同來到了餐廳坐下。

  上班時間,餐廳沒有人在用餐。唐悅叫了杯咖啡,而方紫寧點了最大客的巧克力霜淇淋。

  “怎樣?”

  “什么怎樣?”方紫寧正拿着長長的湯匙挖着霜淇淋,被唐悅的話問得一愣。

  “你幫助皓宇的事怎樣了?”唐悅對天翻白眼,她不會這么快就忘記了吧?那他不就役得玩了?

  “我有的是時間,不急。”方紫寧揮揮手,拒絕再去思考煩心事,想全心全意地吃自己的霜淇淋,卻不時想起林皓宇。

  可惡!唐悅為什么要提起來,這令她的心情跌至谷底。

  “你要抓緊時間,不然他會越陷越深的。”其實,是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好戲。

  “知道了,羅嗦。”方紫寧回唐悅一個大大的衛生眼。

第7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