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6章

第7章

  林皓宇忙完公事,才記起午餐時間已過。

  都下午兩點了,不知紫寧有沒有自己去吃午飯。

  拿起電話撥到樓上,響了半天也沒有人接聽。

  打電話到櫃台,櫃台人員說她已經離開。

  會不會是他剛才的責怪太嚴厲了,才會讓她生氣地走了?

  當林皓宇擔心得要死時,當事人卻一邊吃着甜筒,一邊看着商店櫥窗里陳列的商品,旁邊的楚琳不時驚叫着,特別是看到那些精致特別的東西時。

  “拜托,別再鬼叫好不好?”方紫寧沒好氣地瞄了一眼楚琳。她的尖叫聲已經成功地使她們成為路人的焦點。

  看着路人的眼神,楚琳本想抗議的話,全部吞回肚子去,拉着方紫寧閃入一間餐廳。

  餐廳里的裝演很高雅,也很有格調。

  翻開萊單,上面的標價貴得令人咋舌,不過那些食物看起來好像很好吃哩!兩個女生叫了一桌子的東西,吃得不亦樂乎。

  茶足飯飽的兩個人癱在椅子上,几乎動不了。這一餐用了一個多小時,室內的綠色植物伴着輕柔的音樂,令兩個忘了時間。

  “……旁人在笑隨便笑,連自尊都不要,我就寧願流下眼淚滿足你需要……”張學友的歌聲在這午后的寧靜氣氛中,低訴着他的深情。

  “如果有個男人可以為我這樣,我楚琳一定非他不嫁。”楚琳有感而發。現在流行速食愛情,如此深情的男人已經瀕臨絕種了。

  如果有一天建希像歌詞中的男主角那樣為她哭泣,她會怎么樣?她大概會躲起來不敢再見他了。

  一個男人為一個女人流淚,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如果女人要男人當着那么多的人面前為她流淚,也不見得她多愛那個男人,他們之間可能只存在着征服。

  愛人應該是令他快樂,而不是要他為你流淚,至少在方紫寧的認知中是這樣。

  “如果建希為我哭,只會令我害怕。”方紫寧嘆了一口氣說。。

  “如果是皓宇呢?”楚琳問。

  陳建希太高傲,不合適紫寧,以紫寧這種迷糊隨意的性格,她需要的是一個能包容她、呵護她,以她為重心的男人,而陳建希不會是這種男人。

  皓宇?如果是皓宇為她流淚……方紫寧在心里想像了下,那么,她會心痛。

  “你會怎樣?心痛?”楚琳盯着方紫寧問。

  方紫寧驚訝地盯住楚琳,為什么大家都那么容易可以讀透她的心?

  “為什么會心痛?”楚琳看着紫寧不解的表情又問。她全部心事都寫在臉上,不單是她楚琳,相信任何一個人都能輕易看透他在想什么。

  “我們結賬好不好?”被楚琳這么一問,方紫寧驚慌起來。

  她不敢再深掘下去,她現在不想知道為什么會心痛,真的不想知道,也害怕知道。

  “好吧。”楚琳看到方紫寧逃避,不再問下去。感情的事應由當事人來掌控,旁人無需插手太多,能幫的,只是點醒她。

  “多謝,九百九十九元。”服務生捧着賬單過來說。

  “什么?”方紫寧嚇得一把抓過賬單。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居然就吃了上千元?但賬單上寫得清清楚楚。

  楚琳翻遍了全身上下,也只有二百九十六元,而方紫寧翻了自己的口袋,只找出几十元的零錢,想找自己的背包時,才記起放在皓宇的辦公室里,沒有拿出來。

  “糟糕!我的背包忘在皓宇的辦公室了。”她驚叫。

  服務生的臉色倏地變得非常難看。

  “我去打個電話。”在服務生不屑的注視下,方紫寧跑向服務台,拿起話筒撥了林皓宇的電話。

  “皓宇,快來救我。”電話一接通,方紫寧就朝着話筒大叫。

  電話那頭的林皓宇嚇了一跳。救?難道她被綁架了?

  “你現在在哪里?”林皓宇試圖鎮定地問。

  “我在中山路的一間餐廳,等等。”方紫寧不知道這間餐廳的名字,轉頭問一旁的服務生,然后對林皓宇說:“萊莉西餐廳。記得帶錢。”

  話剛說完,她沒等林皓宇反應就掛了電話,只因楚琳那邊出現了爭吵,她趕忙跑了過去。

  “別用那種眼光看我!”楚琳對站在一旁的服務生說。

  她非常不喜歡那種鄙視的眼光!當她楚琳是什么?她只不過是忘了帶錢而已,現在不是想辦法付賬了嗎?

  “我沒有用什么眼光看你。”服務生說。她最看不慣這種人了,裝着一副很清純無辜的樣子,到處騙吃騙喝。

  “是嗎?那么請你離開我身邊,我現在不需要你的服務。”如果當她楚琳是省油的燈,那服務生就大錯特錯了。

  方紫寧過來,對服務生點點頭,說:“對不起,我忘了拿錢包,請等等,我朋友馬上就拿錢來了。”

  “差勁的爛借口。”服務生丟下這么一句話,仰起下巴離開。

  “別理她。”’楚琳對方紫寧說。

  方紫寧也沒將服務生的惡劣態度放在心里,坐下來和楚琳談論着即將結束的高中生涯。

  打了電話給林皓宇后她就放了心,她相信,就算天要塌下來,也會有林皓宇幫她頂住。

  林皓宇開車飆來時,看到的就是方紫寧和楚琳坐着閑談的樣子,根本沒有他想像中的緊張氣氛,他懸着的心這才稍稍平復。

  “紫寧。”他下車,朝她跑去。

  “皓宇,你這么快!”方紫寧拾起頭看着林皓宇。

  只不過是來付餐費,根本不用那么急的。方紫寧看着一臉汗水的林皓宇,他沒穿外套,而且領帶也松了下來,似乎來得很匆忙的樣子。

  她站起來,取了桌面上的紙巾,細心地為他拭去臉上的汗水。

  “你還好吧?”林皓宇抓住她的皓腕問。

  “我還好,只是忘了帶錢出來,吃了飯沒錢付賬。”方紫寧不明白他為什么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

  原來是他誤解了她的話,讓自己自擔心了一場。

  吐了一口氣,他把方紫寧抱進懷中,也不管旁人怎樣看他,反正這是他現在最想做的事。

  他一直都太有風度了,這次,就讓他順着自己的心,任性一回吧!

  “你怎么了?”方紫寧也感覺到他的焦慮及擔心,沒反抗地任他抱着自己。

  突然,一陣驚慌的聲音傳來——

  “錢來了。”

  只見唐悅像陣風般卷進來,舉着手里的箱子叫嚷。

  唐悅的叫聲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特別是方紫寧,她不明白只是付一餐飯的錢,需要這樣扛一箱子的鈔票來嗎?

  “歹徒呢,兩千萬現金交給誰?”唐悅緊張地走過來問。

  “什么歹徒?”這下,方紫寧夏不解了。

  “你不是被綁架了嗎?是皓宇叫我去提款的。”唐悅有點搞不清狀況。

  他接到林皓宇的電話,要他去銀行提兩千萬現金來這里,說用來贖方紫寧。可是,這里好像沒有他想像中那種滿臉橫肉的歹徒啊?

  聞言,楚琳大聲爆笑出來,“那么麻煩你去收銀台付我們的餐費——九百九十九元。”

  “什么?付餐費?”唐悅不敢置信地大叫。

  方紫寧終于明白自己含糊不清的話,令林皓宇誤解了,也害他白擔心了一場。

  原來他很緊張、很焦急,全都是因為擔心她,這個想法令方紫寧心里雀躍起來。

  楚琳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也深刻體會到方紫寧在林皓宇心里有多重要。如此英挺多情的好男人,方紫寧居然不珍惜!?楚琳不禁哀嘆起來。

  ******

  畢業典禮如期舉行,而晚上的畢業晚會,更是熱熱鬧鬧的展開。

  方紫寧來得很遲,到學校的晚會現場時,几乎全部同學都已到齊了,有人在放聲高歌、有人在跳舞、有人在互訴情衷。

  “我等了你好久。”陳建希的聲音在她身邊響了起來。他今天穿了黑色的西褲、淺藍色的襯衫,令他看起來帥得像電影片里的男主角。

  “對不起。”方紫寧低下頭說。她把陳建希的話當成了抱怨。

  熱鬧的會場這時突然反常地安靜了下來。順着大家的視線方向看去,看見林皓宇出現在門口。

  他的出現令熱鬧的會場靜得連呼吸都能聽到,因為百分之九十九的女生都在注視着他。

  “皓宇!”看到他,方紫寧開心地跑向他。

  她就知道他會來的,因為他答應過她!

  見狀,全場少女的芳心都不平起來。雖然方紫寧很美麗善良,但亦是迷糊少根筋,沒想到居然能認識這么帥的男人。

  大部分的女生都涌向林皓宇,把他當明星一樣着迷崇拜,同時也把方紫寧擠出了人牆外。

  “紫寧。”這時,除建希來到方紫寧身邊,喚回她的注意力。

  “對不起。”方紫字收回目光低下頭,她這個女朋友真的當得很失職。

  陳建希什么都沒說,只是拉起她的手向校園走去。

  方紫寧任由陳建希把她帶出校園,他的表情看來非常沉重。

  “建希——”方紫寧想問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噓,別說話。”陳建希低聲打斷了方紫寧的話。

  來到一棵大樹下,建希低下頭,借着昏黃的燈光,細細描繪着她的容顏,想將它刻進腦中。

  以后,他再也沒有機會這樣看着她了!

  視線停留在粉紅色的唇瓣上,低下頭想要吻上她的紅唇——

  ******

  林皓宇目送陳建希和方紫寧離開,黯然地垂下眼瞼。她是陳建希的女朋友,他不該去介意什么,也沒有權去介意。

  “不到最后千萬別放棄。”楚琳來到林皓宇身邊說。看來這個男人,愛慘了方紫寧。

  林皓宇只是無奈地笑笑。

  “紫寧是喜歡你的。我們去看看他們在干什么。”楚琳拉着他決定出去看個究竟。

  楚琳拉着林皓宇來到校園,發現在樹底下相擁的兩人,正是他們要找的人,當場傻了眼。

  紫寧不是對陳建希沒有感覺的嗎?她喜歡的應該是林皓宇呀!楚琳轉過頭,卻發現林皓宇已經走向停車場,准備離去。

  剛才的一幕林皓宇也看到了,而這是他最不願看到的!看來,他該……死心了!

  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校園內的兩人未曾覺察到有人來過。

  當方紫寧感覺到陳建希的唇覆上來時,連忙退出了他的懷抱。

  她還是不習慣和陳建希有更親密的接觸。

  “我申請的移民已經批下來了,明天以后我將會到英國定居。”

  陳建希感覺到方紫寧的抗拒和逃避,雖然她的人在他懷中,但她的心并不在他身上。。

  “聽說英國的教育很好。”不知為什么,聽到陳建希要移民,她居然有松口氣的感覺。

  其實陳建希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但他還是抱了一絲的希望,希望她會挽留他,如果讓他看到她有絲毫不舍的表情,他會留下來,爭取她的心。

  可是,事實證明,她根本不在乎他……

  ******

  放假了,建希也走了。

  對于陳建希,方紫寧總覺得自己辜負了他。他是女生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啊!她為什么不曾為他心動過?

  為什么會心痛?那天在餐廳,楚琳問的話令她困擾起來。

  不願被這個問題困擾,方紫寧決定轉移注意力去中日大廈找皓宇,因為她答應過唐悅會幫皓宇恢復正常的。

  到了辦公室,林皓宇卻不在。方紫寧心中暗叫不妙,他肯定又在樓上與他的情人卿卿我我了!

  她轉身快步往樓上去。

  樓上,林皓宇宿醉醒來,頭痛得像要裂開似的。

  他張開眼,几乎忘了今夕是何夕。四周看看,發現原來是在自己的起居室中,也記起了昨晚與子平、唐悅喝了一夜的酒。

  “你醒來了就好,記得付我衣服的費用。”何子平從浴室出來,光裸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條運動短褲。

  咋晚林皓宇把他的衣服,吐得像從垃圾堆撿回來的一樣,他干脆在路上就把外套扔了,免得帶回來弄臭屋子。

  “你最好起來沖個涼,我只是幫你脫了衣服。”何子平撥着溼發對床上的林皓宇說,然后去翻他的衣櫃找衣服。

  林皓宇跳下床,剛要去浴室洗干淨身上的異味,就聽到有個聲音吼了起來——

  “你們在干什么?”

  兩個几乎赤裸的男人同時望向方紫寧。

  方紫寧看着眼前兩個几乎赤裸的男人,林皓宇身上還有些瘀青,便肯定是他們昨晚做了什么好事!

  林皓宇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條小褲褲,幸好何子平適時拋過來一件浴袍給他。

  何子平換好了衣服就趕緊開溜。看她指責的眼神,他可以想像,眼前的小妮子對他和林皓宇存在着誤會。

  穿上浴袍,林皓宇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他昨晚就決定放手了,因為如果不學會放棄,那他就只能痛苦。

  一抬頭,接觸到方紫寧指責的目光,林皓宇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

  天!他的頭更痛了。身上的味道令他非常不舒服,他拿了換洗衣服往浴室走去。

  看見皓宇一言不發的走進浴室,紫寧心一沉。

  林皓宇生氣了,不想理她了?方紫寧傷心地看着浴室的門。

  可是做錯事的人明明是他耶!至少在她眼中是他的錯,因為他不應該,也不可以喜歡男人。

  但,為什么他不可以是同性戀者呢?方紫寧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對他是同性戀者產生這么大的排斥。

  林皓宇沖完澡出來,卻見方紫寧還保持着原來的姿勢站着,正在發呆。

  她那一臉的迷惘的樣子,令他感到心痛。

  “紫寧。”林皓宇停下擦頭發的動作,伸出手想碰碰她的臉,喚她回神。

  方紫寧被林皓宇的動作嚇了一跳,她沒發現他是什么時候出來的。突然間她很想哭,痛痛快快地哭一場。

  躲開他的手,她轉身跑了出去,在轉身的一剎那,眼淚止不住地滑了下來。

  林皓宇的手停在半空,看着方紫寧消失的背影,頹然地垂下手,心像被車輪輾過一樣痛,令他几乎無法站穩。

  也許,她就這樣走出了他的生命……

  眼淚模糊了雙眼的方紫寧,只顧着往前跑,一心想跑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好好地痛哭一番。

  一個不注意,她撞上了人。

  “對不起。”方紫寧口齒不清地道歉。

  “紫寧。”唐悅看着撞上她的小人兒,奇怪一向快樂至上的方紫寧,居然哭得這么傷心。

  不會是他的玩笑開得太大了吧?如果出了什么亂子,那他就真的沒臉見皓宇了。

  見到唐悅,方紫寧像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樣,趴在他肩上放心地哭,把心里的委屈全化為眼淚,盡情發泄。

  唐悅擁着方紫寧進入他的辦公室。

  “拜托,請別將鼻涕擦在我的衣服上。”唐悅邊說邊拉了一大把紙巾,遞給方紫寧。

  接過唐悅遞過來的紙巾,方紫寧轉過身,很快整理好自己,然后試着平復自己起伏的情緒。

  “為什么哭?”唐悅看着平靜下來的方紫寧問

  “不知道。”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突然就哭了起來。

  方紫寧在辦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來,玩弄着唐悅辦公桌上的筆筒,不願去細想原因。

  “紫寧,答應我,用心去想想。”唐悅把手放在方紫寧的肩上,用堅定的語氣說。

  昨天晚上皓宇痛苦的表情,現在還深刻在他的腦海中,他不忍心看他如此痛苦。而且如果他沒看錯,眼前這個剛哭完的女孩,對皓宇是有感情的,只是她自己沒發現而已。

  方紫寧被動地回過頭來,抬頭望進唐悅的眼中,他少有的嚴肅表情令她不由自主地點點頭。

第8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