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7章

第8章

  走出了中日大廈,方紫寧來到了山頂。她想要找個清靜的地方,把以往所有的不明白都想清楚。

  在石凳坐下來,感覺身邊少了一個人……她好像已經習慣了林皓宇在她身邊。

  第一次看到皓宇,她就被他吻了。那時候她不理解吻所代表的意義,只知道,她喜歡他的吻;然后,他接她上學、到公園吃早餐、幫她撒謊、帶她去日本看櫻花……

  她一直把這一切看成理所當然,她也理所當然地接受他的付出。

  可自從建希宣告她是他女朋友后,她的生活就發生了變化,只有建希在她身邊、皓宇不再出現。

  她曾感到失落了什么,現在回想起來,是她習慣了皓宇在身邊的日子。沒有他的日子,她沒有被關心呵護的安心感,原來建希的關心,并不能代替皓宇給她的關心。

  當她害怕升學考試的時候,她渴望的是皓宇的鼓勵和支持;當她考試考得很好時,她希望的是跟皓宇分享她的喜悅;當她感到委屈時,她只想靠在皓宇的懷中傾訴哭泣……

  她不管發生什么事,都希望皓宇在她身邊,參與她的喜怒哀樂,她早已經習慣了對皓宇的依賴。

  當她知道皓宇有同性戀傾向的時候,她很生氣,卻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生氣,只是下決心要幫他恢復正常。

  她一直以為這是朋友應該做的事,但現在想想,如果換了另外一個人,她會不會這樣去幫他呢?

  答案是否定的。

  “你會怎樣?心痛?為什么會心痛?”

  當日在餐廳楚琳問她的話又回蕩耳邊。

  當時她不願去細想為什么,因為她害怕知道答案。

  為什么會心痛?是因為她在乎他,不願看到他傷心流淚吧!即使是為了她,她也不願看到。

  為什么會突然想哭?因為她喜歡他,她一直都喜歡他,只是遲鈍的她,現在才發覺自己喜歡的人是皓宇。

  原來她依賴他、信任他,只因自己一直喜歡他;她的快樂想與他分享,她的委屈願意向他傾訴,一切只因為她喜歡他!

  怎么辦,她喜歡上一個大她十歲的男人、喜歡上一個她認為不會看上自己的男人、喜歡上一個完美的男人、喜歡上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男人……

  想到這里,她的眼淚又涌了出來。

  天!她該怎么辦?她怎么會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心意?她怎么可以喜歡上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男人?

  她該不該讓他知道,她喜歡他,希望與他共度以后人生的每一天;希望每天張開眼看到的會是他的臉,入睡前看到的還是他……她該不該告訴他?

  誰來告訴她,該不該說!

  方紫寧屈起雙腿,雙臂攬住小腿,把臉埋進雙膝中,無助地哭着。

  從來沒有一刻;令她感到這般的孤獨和無助。

  不知什么時候,有個老伯拍拍她,告訴她該下山回家去了,晚了家人會擔心的。

  方紫寧抬頭,看看天色已晚,謝過老伯后,下了山。

  ******

  走在大街上,在櫥窗的玻璃前,方紫寧看到自己腫得像桃子的雙眼。她不想回家去面對着四面牆,因為方霖去服兵役了,父母回了鄉下,家里沒有人。

  走着走着,她經過了一間樂聲喧囂的酒吧。

  抬頭看看名稱——一“忘情吧”,好名字!方紫寧跟着人群進去。

  里面的裝潢很有格調,一個將長發染成紅色的男人正在台上,一邊彈吉他一邊唱着歌,台下有人在跳舞、有人在喝酒、有人在猜拳,整個酒吧彌漫着放縱氣息。

  “請給我一杯威士忌。”方紫寧坐上吧台前的高腳椅,對調酒師說。

  又是一個為情所困而想借酒澆愁的買醉人!調酒師笑笑地給了方紫寧一杯威士忌,并在里面多加了几塊冰塊,以免她一下子就醉了。

  方紫寧端起酒杯,一口氣喝了下去,酒液嗆得她劇烈地咳嗽起來。這酒比起在日本喝的清酒難喝多了。

  想起日本的清酒,便想起了林皓宇;想起了林皓宇,便想起了他們共度日本櫻花之旅……怎么到現在才覺得,他們共度的那些日子是那么美好?

  可惡!干嘛要想起他!方紫寧用力地搖頭,拒絕林皓宇進入她的腦海中,而此時,下肚的酒精發揮作用,一股的熱像火一樣自腹中燒了上來。

  “小女孩,酒不是這樣喝的。”調酒師對臉紅得像火燒一樣的方紫寧說。哪有人像她這樣喝酒的,不醉才怪。

  “喝酒不是端起來就喝的嗎?難不成還有一套喝酒的學問?”方紫寧笑問,同時把空酒杯推過去,示意再來一杯。她已經感到有些飄飄然了。

  調酒師再給方紫寧的杯子注滿了酒,道:“慢慢喝。”然后就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這一次,方紫寧慢慢喝着,一口一口地品嘗着酒的苦辣。她的舌頭開始發麻,意識也逐漸模糊……

  林皓宇踏進酒吧,穿過人群准備到吧台。

  如果昨晚坐的位置沒有人坐,那么他還想坐回昨晚的那個位置。

  來到吧台,卻意外地看見方紫寧正坐在他昨晚坐的位置上喝着酒。

  從她的臉色及動作來看,想必已經醉得不知東西南北了。

  日本的兩小杯清酒都可以醉倒她,更何況是她手中的金黃色威士忌!

  這又讓他想起了兩人共度的那段美好日子,雖然短暫,卻教人難以忘懷……

  不!不應該再想以前了,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為什么她會在這里買醉?她看起來那么孤寂無助,是為那個叫建希的吧?

  看她那個樣子,林皓宇實在不放心,終于忍不住向正叫着再來一杯的方紫寧走去。

  感覺有人靠近,方紫寧猛然抬頭,竟看到了一個很像林皓宇的男人。站在身邊,俯低頭看着自己。

  不是又做夢了吧?皓宇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用力地搖頭,她笑着向眼前的男人舉起杯子,管他是誰。反正同是天涯淪落人,舉杯何必曾相識。

  林皓宇奪過她手中的酒杯。看到她這個樣子令他好心痛,她是為了誰而頹廢成這個樣子的?才一天不見,難道發生了他意料之外的事嗎?

  咦?面前的人應該是皓宇吧?要不然為何要奪去她的酒杯?

  方紫寧努力地張開朦朧的醉眼問:“你是皓宇嗎?”

  在得到面前的人肯定的回答后,她跳下來撲進他懷中。

  她很累了,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

  抱着他,方紫寧低聲說:“我好累。”

  林皓宇及時圈住方紫寧下滑的身體,把錢放在吧台上,擁着她出了“忘情吧”。

  “我送你回家。”他柔聲對懷中的人說。

  “家里沒人,我不要回家,我要和你在一起。”方紫寧害怕又是她孤單的一個人,她推開林皓宇,叫嚷着不要回家。

  “好,我們不回家。”林皓宇把站都站不穩的她抱進懷中,把她帶回了中日大廈。

  看來今晚,又會是一個難熬的漫漫長夜。

  “好好睡一覺。”林皓宇把方紫寧放在床上,不知是對她說,還是對自己說。

  “皓宇。”方紫寧舉起手圈住林皓宇的頸項,拉下他的頭,印上自己的紅唇。

  她渴望他的懷抱、渴望他的吻,只想他像以前那樣抱着她,讓她安心。

  林皓宇很快地化被動為主動,熱烈地回吻着身下的人,唇摩挲着她幼嫩的唇瓣,舌頭滑進她的口中與她的舌頭嬉戲。

  方紫寧熱烈地回應着林皓宇的吻,她不記得他有多久沒有這樣吻她了,真的好懷念他的吻。

  用力地拉下他,她渴求接觸到他的身體。

  林皓宇的吻由她的唇,滑落至她的頸側,又吸又啃的,令方紫寧感到全身上下都燥熱起來,像被大火燃燒着一樣。

  不行,太熱了,她要去沖涼降低溫度。推開林皓宇,她起身,搖搖擺擺地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林皓宇被推開后,平躺在床上。他差點就失控了,如果她沒有推開他,那么明天早上,他真的不知該如何面對她的指責了。

  她醉了,但他沒醉,他怎么可以在她最失意的時候,而且還是在她醉酒的情況下侵犯她!

  正在自責的林皓宇,沒有發覺方紫寧進浴室是為了沖涼,此時她正打開蓬蓬頭淋着自己。

  好舒服!那燃燒的火苗也該熄了。

  關上水,踏出浴池,剛踏上浴室地板,腳下一滑,她當場和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林皓宇聽到浴室傳來砰的一聲,立刻沖了進去,也顧不上合不合宜的問題。

  一踏進浴室,只見方紫寧正躺在地板上。

  她居然是跑進浴室來沖涼!看着她一身的溼衣,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難收拾了。林皓宇拍着額頭叫苦。

  拉她站起來,他扯了條大毛巾罩在她頭上為她拭去秀發上的水滴,然后用大浴巾把曲線若隱若現的方紫寧包住,帶出浴室。

  找了件浴袍遞給她,要她自己換上。然后自己很君子地轉過身等着。

  方紫寧很合作地換上了浴袍,然后來到林皓宇面前問:“我可以睡了嗎?”

  林皓宇看着換好衣服的方紫寧。衣服太大,使她看起來像偷了大人衣服穿的頑皮小女孩。

  按住她的肩讓她在床上坐下,他蹲下來幫她把浴袍的袖子,往上卷了几折,然后幫她吹干頭發。

  方紫寧困倦地打着可欠,把頭靠在林皓宇的胸前。

  “睡吧。”吹干了頭發,林皓宇站起身,對昏昏欲睡的方紫寧說。

  “我要抱着你睡。”驟然失去林皓宇溫暖的胸膛,方紫寧張開眼道。

  林皓宇憶起在日本的那一晚,她也是喝醉了,也是要求他抱着她入睡。

  折騰了大半夜,他也累了,而且看方紫寧的樣子,現在如果他不抱着她睡,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了。

  他吐了口氣,拉她躺下來。

  方紫寧立即偎進林皓宇的懷中,臉貼着他的胸膛,聆聽着他的心跳,低聲說:“皓宇,我好喜歡你。”

  林皓宇怔住了。剛才她叫的是他的名字,她說好喜歡他,是不是真的?

  喝醉的人說的話可不可信?大家都說酒后吐真言。只是,她的喜歡定義是什么?她可以喜歡一樣東西、可以喜歡一件事、可以喜歡她身邊所有的人,那她喜歡他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紫寧,再說一遍。”林皓宇對方紫寧說。她的一句話輕而易舉地又點燃了他的希望。

  “我喜歡你好久好久了,只是我現在才知道,可你為什么不喜歡……”下面的話沒有了,因為她已經去夢周公了。“女人”兩個字說在夢里。

  林皓宇狂喜。

  她說她喜歡他好久好久了,她到現在才知道,這是否代表她已經認清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林皓宇感覺死去的心正慢慢地活過來、只因為她一句酒醉后的話。

  抱着她,林皓宇也疲倦地睡去。

  夜溫馨而寧靜。

  ******

  方紫寧首先醒來,一張開眼對上的就是林皓宇的胸膛。

  被他這樣抱着的感覺真好,皓宇的懷抱好溫暖、好舒服,真希望能永遠都被他這樣抱在懷中。

  可是現實就是現實,她無論如何也忘不了他是同性戀的事實。他可以這樣抱着她,應該是把她當成同類吧?

  在乍然明白自己心中所愛后,她更痛恨他是個同性戀的事實了。

  小手玩弄着他睡衣的扣子,方紫寧在思考是不是該上演一場激情戲碼,畢竟書上都說,男人在清晨的欲望比較強烈,如果她現在挑逗他,不知會不會收到些許效果。

  她希望他可以盡快恢復正常,因為她愛上了他,她希望他也可以愛上自己。

  一顆,二顆,三顆……方紫寧顫着手,解開林皓宇睡衣的扣子。

  偷偷看了一眼林皓宇,他還在睡,她放心地把所有扣子全部解開,敞開他的睡衣。

  原來男人的身體也這么有看頭!不是說女人的身體才會讓人流口水的嗎?看着林皓宇寬厚的胸膛,倏然想起他昨天早上几乎全裸的樣子,她竟然感到口干,使勁吞了吞口水。

  怪不得男人會喜歡男人,原來男人的身體也很有吸引力,至少林皓宇的身體就很有吸引力。

  她的手着迷地輕撫上他的胸膛,卻因此驚醒了林皓宇。

  他張開眼,卻見方紫寧正在對他上下其手。她最近好像很喜歡撩撥他到失控,這是為什么?

  對上林皓宇深沉的雙眼,方紫寧有做小偷被當場抓獲的感覺,她心虛地抬起頭,堵住他的口,不讓他有異議。

  林皓宇驚愕地瞪着眼,她到底知不知自己在干什么?酒醉這么久也該醒了吧?

  她身上穿的浴袍領口很大,胸前的風景一覽無遺,雖然她曾抱怨它很平,但他覺得還可以,風景秀麗得很——等等,他該死的想到哪里去了!

  當他回過神來,方紫寧的唇已經停在他的胸前,那溫熱的舌頭正在他胸前像吃霜淇淋一樣地吮着,瞬間點燃了他的欲望。

  她是從哪里學來如此撩人的動作的?

  呻吟一聲,他坐起來捧住方紫寧的頭,讓她面對着自己。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林皓宇嗓音沙啞地問。

  “挑逗你。”方紫寧眨眨眼睛。

  事實不都擺在眼前,他還問?他不會比她還沒經驗吧?

  “我是誰?”林皓宇要證實她是不是酒醉未醒,要不然她怎么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這几乎燃起了他的欲望,也讓他的心臟難以負荷。

  “皓宇,林皓宇。”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嗎?還需她來告訴他?

  還是他當自己發癲了?拜托,她可是清醒得很。

  她決心與他耗到底!掙開他的手,她跨坐到他腰上,圈住他的頸,把他拉向自己,身體緊貼着他胸膛,把舌頭送進他的口中。

  她胸前的柔軟正隔着那薄薄的浴袍,抵着他赤裸的胸膛,修長的雙腿壓着他的腿,臀部也靠着他的……天!他驚覺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起了驚人的反應,身體叫囂着要紓解,但理智卻不肯屈服地叫着要逃離。

  “停。”林皓宇推開她,直奔浴室,再多待一秒鐘,他的理智就要棄甲投降了。

  他又逃跑了,這次的試驗到此結束,應該有少許效果吧?看他的俊臉紅成那個樣子,表情看起來好像很痛苦,但卻又很愉悅。

  或許這個藥用對了,只是要對症下藥慢慢治療,應該還是有得救的。

  她提醒自己,下次要把他縛住,不讓他有機會逃走!

  只是,如果方紫寧知道得再多一點,就會明白被她壓在身下的男人,絕對是正常的。

  方紫寧想,她若是搬過來與他同住,就可以每日下藥,也讓他不再有機會帶他的情人回來卿卿我我——就這樣決定了。

  林皓宇沖完涼,換好衣服從浴室出來。

  “再睡一覺,中午上來帶你吃飯。”林皓宇一邊扣袖扣,一邊說。

  “皓宇,我搬過來和你一起住,好不好?”方紫寧跳下床,站在林皓宇面前認真地說。

  他一向不會拒絕她的要求,希望這次不會例外。不過,她有足夠的把握讓他答應就是了。

  “不好。”林皓宇反射性地大聲回答。

  開玩笑,讓她過來住,誰知道她還會做出一些什么意想不到的舉動來,那他不被欲望折磨致死才怪,要知道,欲求不滿是很傷身的。

  他回答得太快,令方紫寧感到他是害怕她來會壞了他的好事,她眼淚迅速地涌了上來。

  蒙上雙眼,她低下頭委屈地說:“你很討厭我?”

  看着她委屈的神情,林皓宇真是不忍心,但如果對她心軟,就是對自己殘忍。

  他清清喉嚨,試圖和她講理,“你一個女孩子搬過來和我同住,別人會說閑話的。”

  “可是大哥去服兵役了,老爸和老媽回了鄉下,我一個人在家里會怕。我怕黑,我不會使用瓦斯,說不定那天會發生火災或一氧化碳中毒。”方紫寧把所想到得最悲慘的事都列舉出來,滿意地看着林皓宇蒼白的俊臉,她知道自己的話收到了效果。

  如果林皓宇用心去想一想就該知道,如果她在家這么的不安全,方家父母又豈會放心留她一個人在家呢?只是,聽到她列舉的可能性,已經把他嚇得心跳几乎停止了,哪還會有余力去思考其他,只有點頭的分。

  “我幫你打領帶。”看他點頭,方紫寧高興地拿過林皓宇手上的領帶,幫他打上。

  林皓宇看着給自己打領帶的方紫寧,他多希望每一個清晨她都會幫他整裝,然后送他上班。

  “冰箱里有牛奶和點心,記得要吃早點。”離開前,他交代道。

  林皓宇走后,方紫寧很快收拾好房間里的衣服,洗了烘干。

  午休時間一到,不等林皓宇上來,方紫寧就直接下去了。

  吃完午餐,方紫寧要求去百貨公司購物。

  買了生活用品后,方紫寧居然拖住林皓宇去專賣睡衣和內衣的專櫃區。

  她想知道他到底會喜歡怎樣的內衣,是保守型的、可愛型的,還是性感型的,讓她可以投其所好。

  “我在這里等你。”林皓宇死也不肯去。一個大男人陪着小女孩逛內衣部,就算自己的臉皮厚,恐怕別的女生也會不好意思吧!

  “去嘛。”方紫寧的耍賴功夫可是到家的,雙手拉住林皓宇直往那一邊去。

  “紫寧,別任性。”林皓宇站着文風不動,責怪她又舍不得,只有好言相勸。

  方紫寧從不是輕易放棄的人,而且對象是林皓宇,她絕對有信心讓他改變決定,因為他沒有一次能成功拒絕她的要求的。

  結果,方紫寧當然又贏了。

  林皓宇陪着她去挑那些貼身衣物時,周圍的顧客都看着他們倆,不是奇怪的眼光,而是羨慕的眼光,因為肯陪女朋友來逛百貨,還陪着逛內衣專櫃的好男人,真是少之又少了。

  方紫寧挽住林皓宇的手,開心地接下別人的微笑。

  如果林皓宇不是同性戀該有多好!想到這,方紫寧不禁低嘆了一口氣。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

  “為什么嘆氣?”林皓宇聽到她的嘆息。

  “如果你不是同……”話說了一半,方紫寧驚覺自己說漏了口,連忙打住。

  瞟了一眼林皓宇,見他正等着她的下文,她心虛地拿起一套白紗睡衣在身上比量着,“好不好看?”

  林皓宇感到方紫寧有事瞞着他。如果你不是同……下面會是什么呢?同性戀?不會吧?

  他不反對同性戀,但這種事絕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他還是喜歡女人的。

  “皓宇,皓宇!”方紫寧的手在林皓宇面前晃着,嘴里直喚着他。他又神游到哪里了?叫了半天都沒有回應。

  “什么?”林皓宇回過神來,看着方紫寧拿在手上的睡衣,眼睛猛地大睜。

  穿這種睡衣簡直就跟沒穿一樣,如果她今晚穿上它來誘感他,可能會把他燃成灰燼!

  為了安全起見,林皓宇拿過睡衣把它掛回去,隨手拿了套棉質的長袖睡衣遞給她。

  不會吧?穿這種印有卡通圖案的?怎么可以!看到林皓宇又在思考,方紫寧就自己獨自去挑選,一眼看中了模特兒身上穿的銀白色睡衣。

  林皓宇回想,紫寧似乎從看到子平幫他推拿的那天起,就經常做出一些讓他意想不到也無力招架的舉動來……

  天!她不會真的把他當成了同性戀者吧?是誰誤導了她?他相信以方紫寧的個性,絕對不會想到那方面去的。

  “好了。”方紫寧提着袋子過來,打斷了林皓宇的沉思。

第9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