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8章

第9章

  夜幕降臨,林皓宇和方紫寧回到中日大廈的頂樓。

  方紫寧進浴室去沖澡,林皓宇不以為意地倒了杯水,坐下來看電視。

  “皓宇,這套睡衣好看嗎?”方紫寧沖完澡,換上那套銀白色的睡衣后,走過來問。

  林皓宇回過頭來,卻見方紫寧穿着一件銀白色的弔帶睡衣走向他。

  那弔帶不長,而且布料也不透明,照理說應該不是很性感才對,但那軟軟的絲質料子加上流暢的線條剪裁,隨着方紫寧的行走輕輕地貼在她身上,把身體的曲線完整地勾勒出來,比起那些低胸露背的透明睡衣還要引人遐思!

  收回目光,林皓宇借口沖涼便往浴室沖去,不理會方紫寧的誘惑。

  他大概明白了几分,她可能是想幫他,但為什么願意犧牲得這樣徹底呢?

  在她未明確知道她的感情歸屬之前,他不會染指她,即使全身細胞部叫囂着要她,但理智也絕不允許他這么做。

  看到林皓宇進了浴室,方紫寧偷偷把一片安眠藥放進他的杯中。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他不用上班,睡到什么時候都可以。

  沖完涼出來的林皓宇在沙發坐下來,把那杯特別加料的水喝了。

  方紫寧看着林皓宇喝了那杯水,偷偷地笑。

  “你笑得好奸詐。”林皓宇捕捉到方紫寧的笑意說。他怎么有種被設計的感覺?

  “沒有——”她急急否認,然后偎着他轉移了話題。“皓宇,我跟你說,建希去了英國。”

  不知為什么,現在她想把她和建希的關系說清楚,她不願意讓皓宇以為她和建希還是情侶關系,在明白自己所愛的人是他之后,她不願皓宇有任何誤會。

  “你……”林皓宇想問她有什么想法,方紫寧卻打斷了他的話。

  “他告訴我的時候,我居然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這樣是不是很不應該?”方紫寧知道林皓宇想問什么,不等他說完,就直接把答案說了出來。

  林皓宇心疼地把方紫寧攬進懷中,她的自責和不知所措他都看在眼里,也為自己之前的痛苦而嘆息。

  “我覺得我比較適合做建希的朋友,站在旁邊為他的成功加油喝彩。他很優秀,我很平凡,和他在一起我會自卑,只是當他說要我做他女朋友時,我不知該怎么反應,所以就盲目的聽從。”方紫寧的頭枕着林皓宇的肩膀,把心里的想法全部說了出來,人感覺輕松了不少。

  “平凡是福。”林皓宇輕聲地說。

  他心愛的人兒現在又重新靠在他的懷中和他說着心里的話,難熬的日子己經過去了。

  這時,安眠藥開始起作用,林皓宇驚訝自己居然會這么困,入睡前他告訴自己,今晚會是個平安夜,卻不知道有個危機正在等着他呢!

  看着床上沉睡的林皓宇,方紫寧得逞地笑了笑。

  很好,一切都按計划進行得很順利。

  她從衣櫃中取出兩條領帶,把林皓宇的手綁在床頭的木柱上。看他明天怎么逃!

  把准備工作做足后,方紫寧也爬上了床,抱着他入睡。

  ******

  隔天一早,林皓宇醒來,想伸伸懶腰,卻發覺自己的手被綁在床頭的住子上,不能動彈。

  一轉頭,就看見方紫寧正坐在一旁,等他醒來。

  “紫寧,放開我,別玩了!”林皓宇感到大事不妙,用警告的語氣叫着。

  “噓,別說話好嗎?”方紫寧不理會他,俯首吻住林皓宇的口,不讓他出聲,開始“下重藥”,治療林皓宇的病情。

  方紫寧從他的薄唇開始,輕咬着他,動作慢得令人心急。

  手解開林皓宇的衣服,輕輕觸摸着他結實的胸肌,感受他的心跳和緊張,放慢速度在他胸前來回拂動。

  林皓宇被她滑膩的手撩起了火花,氣憤地用力吻住方紫寧的唇。

  那力度嚇壞了方紫寧,她急急地移開自己的唇,卻發覺林皓宇正狂怒地盯着自己。

  心虛地收回目光,她不敢再碰到他的唇,低下頭,開始對他不能動的身體下手。舌頭從喉結一路向下滑,一寸一寸地燃燒着林皓宇的理智。

  “紫寧。”林皓宇呻吟。這種任人予取予求的處境,讓他感到無力,他不喜歡這種感覺,他喜歡凡事在自己的掌控中。

  方紫寧的手越過他平坦的小腹,向下探去,在觸到他的褲頭時停了下來。她用力地吞吞口水,該不該再往下去呢?

  “紫寧,住手!”林皓宇怒吼。

  他用力地拉扯着雙手,把床震得劇烈地搖了起來,一反他平時溫文爾雅的形象,此刻的他狂野不已。

  方紫寧被嚇到了,決定今日到此為止。

  她看到林皓宇被綁住的手,因為用力拉扯而磨破了皮,不忍心地解開綁住他手的領帶,根本就沒想到放他自由的后果。

  林皓宇得到自由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把方紫寧扳過身,讓她趴在床上打她屁股。

  她太任性了,居然敢這樣子玩!

  方紫寧掙扎着躲開,睡衣的帶子因為她的動作而滑落,要搶救已經來不及了,四只眼只能眼睜睜看着它下滑。

  林皓宇一把將發愣的方紫寧抱進懷中,以搶救滑落的睡衣,也拯救自己遠離的理智。同時把她壓向床榻,用力地吻住她的唇,以示懲罰。

  冷氣壞了嗎?怎么突然變得這么熱?方紫寧失去思考能力,只是本能地抱着林皓宇,感覺他的重量與火熱。

  熱量從他身上一波波傳來,像火一樣燒着她,而她希望這火再大一些,把自己燃燒成灰,這樣就能讓全身不明所以的渴求,得到釋放。

  天!要命!跳下床,林皓率再度跑向浴室。

  方紫寧不明白目己的體溫,為何會燙得如此嚇人,卻又渴望與林皓宇的身體接觸,雖然他的體溫比她的還要高……

  皓宇沖完冷水后,從浴室走了出來。

  看着林皓宇全身溼漉漉地出來,方紫寧責怪地說;“你洗澡不會先脫衣服哪?”

  還不是拜你所賜!林皓宇低哼了聲,拿了干衣服進浴室,不再理會方紫寧。

  換好衣服出來的林皓宇,決心問個明白,不要再受這種不白之冤。

  “紫寧,你是不是聽了什么關于我的流言?”

  “沒……沒有。”方紫寧急急否認。

  她不會撒謊,看她低頭臉紅的樣子,林皓宇就知道她在撒謊。

  “好女孩不應隨便挑逗男人的。”

  我知道,方紫寧在心里說,我是為了你才這樣犧牲的!

  ******

  “她看我的樣子好像我是第三者似的,兩次看到她,我都有種被捉奸在床的感覺。”

  唐悅的辦公室里,何子平找上門來,想要解開心中的疑團。

  他實在想不透那個小女生,到底把他當成了什么樣的人。

  唐悅一邊聽,一邊大笑着癱在椅子上。看來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唐悅?”何子平一早趕來這里,可不是來看他唐悅發神經。

  “你是同性戀。”唐悅想着何子平所描述的情形,指着何子平,好不容易吐出這几個字。

  何子平捉住唐悅指向他的手,握住手腕查探了一下,沒有異常啊?還是讓他到權威性的精神醫院檢查過,再下定奪好了。

  “我很正常。”唐悅努力收住笑容說。

  通常聲明自己正常的人,都不怎么正常。何子平決定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希望及時發現,及早治療,這樣還有挽回的余地。

  “我跟紫寧說,皓宇是同性戀,所以她肯定是把你當成皓宇的情人知己了。”唐悅看到何子平堅決的表情趕緊申明,免得真的被帶上精神病院。

  可是一想到子平是皓宇的情人知己,又忍不住笑得趴在桌面上直喘氣。

  原來是這樣,他何子平居然被當成了同志,而且還是萬人迷皓宇的情人知己?想到這,他也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

  “唐悅,我想你實在是太閑了,真的應該派你去非洲拓展市場。”突然一道低沉嗓音響起,林皓宇走了進來。

  現在一切都得到證實,害他受了這么多煎熬的罪魁禍首,正是唐悅。

  啊?他什么時候出現的,怎么他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呢?

  不知皓宇有沒有聽到他剛才的話?看他一臉平靜的笑容,唐悅在想,可不可以當作他還不知情呢?

  “你知道,老同學過來,總得招待一下嘛。”唐悅當他沒有聽到他們之前的談話,打着哈哈。

  何子平也看着林皓宇。林皓宇雖然很俊,但一想到和他一起卿卿我我,何子平還是忍不住要惡心。他比較喜歡小美人,對男人實在提不起任何興致。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對你沒興趣!”林皓宇瞄了一眼何子平說。

  幸好我對你也沒興趣!何子平懶懶地收回了目光。

  “皓宇,你可知道我的用心良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這下,唐悅知道林皓宇把他剛才的話都聽進去了。

  真想一掌斃了自己!干嘛把事情都說了出來,要說也不應該在皓宇的地頭上說呀!

  看着林皓宇平靜的臉,唐悅心里直發毛,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就是這樣平靜的吧……

  “你該死的還跟她說了些什么?”林皓宇低吼。

  “沒有……”在林皓宇的注視下,唐悅又唯唯諾諾地說:“我跟她說女人的身體比男人的有吸引力……我只是指點她,讓她利用女性天生的優點。”

  近日來的欲求不滿,導致林皓宇的火氣足以燎原。現在看着唐悅的唯唯諾諾,林皓宇簡直想撲過去揍他一頓。

  何子平及時把想撲向唐悅的林皓宇抱住,害怕這一打會傷了兄弟感情。

  他不明白皓宇為何如此生氣,不就是開個玩笑嗎?也沒有捅出什么大樓子,不是嗎?

  他們認識了十几年,從未見他如此失控過。

  “干嘛氣成這個樣子?”何子平說。他同樣是被誤會的人,也沒有生氣呀!做人嘛,不用太計較啦!

  “是不是欲求不滿,才生這么大的氣?”唐悅一邊躲避他的拳頭,一邊消遣他。

  “林皓宇!”門口傳來獅吼,河東的小母獅正氣得發抖地看着眼前抱成一團的男人。

  何子平反射性地迅速收回手。怎么又讓她看到了?看着眼前氣得發狂的女生,他竟然有罪惡感。

  等等,他又沒有做什么,難不成真的以為自己是“同志”不成?

  林皓宇看着方紫寧,她對他是同性戀者的事這么生氣,是否代表着她已經正視到他在她心里的地位了?

  這邊的方紫寧看着兩個發愣的男人,氣得掉頭就跑。

  實在太過分了,居然鬼混到唐悅的辦公室來,而且還急切得連門都不關,她以往的努力都白費了。

  混賬唐悅,為什么不阻止他們,還把辦公室讓給他們“方便”?方紫寧一面走,一面在心里罵。

  最混賬的還是林皓宇。臭林皓宇,害她白白浪費了這么多的心血去幫他,也讓她的心受到傷害……

  早知道自己會愛上這樣一個男人,當初就不應該太放縱自己接受他的關懷。

  多可笑,她現在的情敵居然是男人,讓她連努力搶回他的機會都沒有!

  當初和建希在一起,她感到苦,那只是辛苦;現在發覺自己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方紫寧也覺得苦,但那是痛苦。

  ******

  方紫寧決定去找楚琳。

  她想找個人明確告訴她該怎么辦。

  來到楚琳的家,紫寧拼命地按門鈴,手都不松一下。

  她肯定楚琳還在和周公下棋,敢如此放肆按鈴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她家里只有她一個人。

  “發什么神經!”楚琳穿着睡衣,頂着鳥窩頭打開門,就朝來人大吼。

  管他是誰,擾人清夢已經夠可惡的了,還敢如此的囂張!

  楚琳正想給門外的人一頓海K,卻在看到方紫寧臉上的兩行清淚時住了口。

  一向單純快樂的方紫寧竟然哭了?其中必定有很大的原因。

  她問開身,讓紫寧進來。

  方紫寧在客廳的沙發坐下。

  “喝茶。”楚琳遞了茶過去。

  “謝謝。”方紫寧接過了。

  “現在可以把心事說出來了吧?”楚琳在方紫寧對面的沙發坐下來。

  “皓宇是同性戀,而我卻發覺自己愛上了他,我該怎么辦?”方紫寧雙手捧着茶杯,看着茶葉在水中漂浮,一如她的感情般無處停泊。

  沒有聽錯吧?林皓宇有同性戀傾向!?打死她,她都不會相信。林皓宇在看着她時,眼里全是疼惜愛戀,怎么可能是同性戀者呢?

  “你怎么知道的?”楚琳問。

  她不會是從誰的口中聽說,然后就深信不疑了吧?

  這年頭,太單純的人通常都很容易受騙,像方紫寧這種單純得沒藥救的女人,最好丟給林皓宇去忙,免得時時來煩她。

  “唐悅說的。”

  是那天在餐廳里提着兩千萬現金的笨男人!?他到底安了什么心?居然這樣詆毀林皓宇,不會是他也看上了紫寧吧?

  不行,她絕對不會讓那個笨男人破壞林皓宇與方紫寧。

  “他說你就相信?”

  “他沒有理由會騙我的……而且我也親自測驗過皓宇了。”

  其實一開始她也以為唐悅可能是騙自己的,但想到自己那么多努力的結果都是零,還有什么可懷疑的,死心吧!

  “怎樣試的?”楚琳可不認為方紫寧會想到試探林皓宇,肯定又是那個豬頭男人出的主意。

  方紫寧把几次的試驗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楚琳。

  楚琳一邊聽,一邊在心里為林皓宇叫苦。

  他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擺在眼前的美食都能抗拒?相信方紫寧帶給他的,簡直就是如煉獄般的煎熬吧?

  他真是個好男人,楚琳決定給他打個滿分。

  “楚琳,陪我去逛逛好不好?”方紫寧也沒有要求楚琳為她解答,畢竟她和自己同年紀,對感情的了解也跟她差不多吧。

  “紫寧,有時聽來的或看到的,未必是事實。”楚琳丟下一句話,進房去換衣服。

  這樣說來,她是否還可以抱有一絲希望?方紫寧一直在想。

第10章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