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书苑 » fanqee.com
专题 分类 番茄应用
返回《總裁的笨情人》[繁]
第9章

第10章

  天色已晚,林皓宇左等右等,始終不見要等的人歸來。

  她家里的電話几乎被他打爆了也沒人接,不知她又跑到哪里去了?

  回想她為他做的每一件事,這么看來,一路走來,并不是他在唱獨角戲!

  但,對感情遲鈍的她,什么時候才會告訴他,他期待了許久的那三個字?

  夜色越來越濃,林皓宇也越來越擔心。

  不想再作無謂的等待,林皓宇拿了車鑰匙,決定出去找她。

  打開門,方紫寧正站在門口,兩雙眼對上,卻無法看到對方眼底的深情。

  戀愛中的人啊!總是遲鈍得有如初生的嬰孩。

  “為什么不進來?”林皓宇問門外的方紫寧。難道她怕面對他嗎?

  方紫寧低着頭進屋。

  現在她已經沒有當初誓言要幫林皓宇恢復正常的雄心壯志了。今天上午,一切都明朗了——他是同性戀者的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她再努力也是枉然。

  其實她好怕再面對他,但楚琳的話又給了她一絲期待。可是,她在門口徘徊了半天,卻還是無法確定是否該進去面對他。

  “去了哪里?電話也不打一通,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林皓宇關上門,對坐在沙發的方紫寧薄責。

  “要你管!”方紫寧看着他手里的車鑰匙怒吼。想到他可能又是要出去找他的情人知己,她就抑制不了自己情緒地怒吼。

  “我是同性戀這事讓你生氣?”林皓宇在茶几上坐下,對着方紫寧問,細細觀察着她的表情。

  他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了?

  “我要去睡覺,我好累。”方紫寧站起來想要沖向大床,以躲避自己無法面對的事實。

  “紫寧,看着我。”林皓宇擋住想要逃的方紫寧,按着她的肩,讓她再度坐四沙發,注視着她的雙眼。

  方紫寧被動地抬起頭,望進林皓宇的眼中。

  “看到了什么?”林皓宇柔聲問。為什么她總是對他的深情視而不見?

  “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方紫寧大吼地站起來,沖出林皓宇的包圍,拿了衣服進浴室,以躲開林皓宇。

  早知道等她成長,會是一件艱苦的事情,林皓宇看着方紫寧的背影苦笑。

  為什么她還是不正視自己的感情?

  她對感情遲鈍他早就知道,最難挨的日子已經過去,他何必急?林皓宇在心里這么安慰着自己。

  躺至床上不久,林皓宇感到方紫寧也上了床,可是她明顯避着他,因為她背對着他,而且還睡在床緣。

  林皓宇忽然記起,自己從未向她表明過自己的心意,他以為他的付出她會看到,會慢慢地明白。可是,身邊的人都知道了,她卻什么也不知道。

  他對她的期待是否過高了?對感情遲鈍如她,要讀懂他的心事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他几乎已經確定了她的心,可是他自己都未曾說出那几個字,卻在等她說?

  他還為何要作這樣什么無謂的等待?為什么不要直接說出他的心意?

  林皓宇決定了,明天他會告訴她,他愛她,也請她嫁給他,與他共度一生。

  方紫寧的身體在睡眠中靠了過來,林皓宇抱她入懷,然后沉沉睡去。

  ******

  當方紫寧醒來的時候,第一個躍入腦海中的念頭是——她什么時候又睡到他懷中去了?

  經過昨夜,她便對自己說,死心吧!可是,在面對他的睡容時,她卻又止不住地心動。

  拿開他的手起床。她雖然渴望他一直這樣抱着自己,可是,現在他是以什么身份抱着她?方紫寧苦澀地想,他可能是把她當成“姐妹”吧。

  林皓宇被方紫寧的動作驚醒,又把她擁回懷中,張開眼說:“早安。”

  “你是同性戀,發什么神經這樣抱着我。”方紫寧現在很討厭他的溫柔。

  以前溫柔是他身上的一大優點,現在看到他的溫柔卻是那么憎厭。

  他的溫柔與他是同性戀有關吧?這時候,方紫寧夏希望他能強硬一點。

  “紫寧,我愛你!”林皓宇注視着她茫然的雙眼,說出了心里的話,故意忽略她的怒氣。

  他在說什么?他愛她?她有沒有聽錯,林皓宇的話拉回方紫寧遠去的思緒。

  “我愛你,請你答應嫁給我。”林皓宇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沒聽懂他的話了。

  是的,他要娶她為妻、他想每天都可以看到她、他要讓她冠上他的姓,宣告她為他的所有。

  他知道他在說什么嗎?方紫寧像看怪物一樣看着林皓宇。

  他說他愛她,請她嫁給他?如果在昨天之前他這樣說,她一定會欣喜若狂地答應,只因她發現自己也愛他。但現在……她覺得他的求婚,有點欲蓋彌彰的意味。

  他的求婚是否只是為了杜絕流言?不,不是流言,應該是傳言。

  “紫寧。”林皓宇叫。她干嘛用這種眼光看着他?

  “你要我嫁給你,我能理解你是為了杜絕傳言,但不要說愛,你褻讀了愛的神聖。”方紫寧好像一下子長大了。

  “我不是同性戀。”林皓宇認真地重申一次。

  “放心,我不會傳出去的,你也不必三令五申的。”方紫寧嘆氣。

  他何必說呢?這樣只會令她感到他在為自己開脫而已。

  “我真的不是。”

  這女人的腦袋是用來干什么的?唐悅騙她倒相信,他告訴她實話,她卻不信!

  “我相信你就是了。”方紫寧拍拍林皓守安慰他,然后起床去更衣。

  林皓宇以自己的人頭擔保,她絕對沒有相信他,只是在敷衍他!

  他氣憤地拿起電話,撥到唐悅的辦公室,接通后怒吼:“唐悅,你給我滾上來。”

  唐悅聽到林皓宇的怒吼,開始思考該不該“滾”上去。

  單聽他的聲音,就知道他想把自己碎尸萬段,但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呀!唐悅還是乖乖上了頂樓,鼓起勇氣敲門。

  “還不滾進來,要我去迎接你嗎?”林皓宇坐在沙發上吼。

  “早。”唐悅進來點頭哈腰地對林皓宇道早安,然后又說:“因為在樓下,所以不能滾,只能用走的上來了,不知總裁有什么吩咐?”即使是死到臨頭,唐悅仍是不改弔兒郎當的模樣。

  “你給我收拾好你搞出的爛攤子。”林皓宇看着正走過來的方紫寧說。

  “你怎么上來了?”方紫寧看到唐悅。

  “我專程上來向你解釋,關于皓宇是同性戀者一事。其實那是我編造出來的,請原諒我的欺騙。”唐悅認真地對方紫寧說。希望她會相信,這樣他才能得到林皓宇的從寬處理。

  “不用說,肯定又是他要你上來解釋的吧?”方紫寧指着林皓宇說。

  “是我良心發現,特意上來向你澄清事實的。”唐悅不敢看林皓宇,低着頭一副懺悔的樣子。

  “那你為什么要騙我?”

  “我是……”唐悅頓了一頓。

  該不該實話實說呢?皓宇在旁邊耶!正在思考着該如何回答,才不惹怒皓宇的時候,方紫寧打斷了他的思考。

  “我相信了。”方紫寧揮揮手說。看着唐悅一副為難的表情,她決定說相信他,免得他難做人。

  林皓宇和唐悅同時看着方紫寧。她這么快就相信?但她的表情明明仍是一副“我不相信”的模樣。

  她說相信,只是敷衍他們的吧?

  這個女人,真是拿她沒辦法。假話她相信十足,真話她卻不屑一顧。

  “皓宇,雖然你是同性戀,但我還是答應嫁給你。”方紫寧深吸一口氣,然后很正經地告訴林皓宇。

  因為她愛他,所以願意為了幫他掩飾他是同性戀的事實而嫁給他。

  “為什么?”林皓宇問。

  他想要的答案是否就要出來了?他瞪了一眼唐悅,示意他可以滾蛋了。

  唐悅痞痞一笑后,乖乖退場了。

  “因為我不想看見你被人唾棄——不過先聲明,結了婚后,如果你要找情人,最好別讓我看到。”方紫寧丑話說在前頭。

  “除了這個,還有其他原因嗎?”林皓宇又追問。

  “你答不答應我的條件?”方紫寧凶巴巴地問,以掩飾自己的真心。

  她不希望他知道她喜歡他,因為那樣會令她感到無力和難堪。

  “相信我,我不是同性戀,而且我愛你,愛了好久好久。”林皓宇走向她,撥開她垂落在臉上的秀發,捧住她的臉認真地說。

  方紫寧不相信現在她所看到的,她居然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愛戀,不會吧?一定是她眼花看錯了。

  “我已經相信你了。”方紫寧不想被林皓宇的魅力所迷惑,而讓自己的心陷得更深、掙開他的手叫道。

  “你很希望我是同性戀嗎?”林皓宇真的被她打敗了。她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他?難道她很希望他是同性戀嗎?

  她怎么會希望他是同性戀呢?他沒看到她在為幫他恢復正常而努力嗎?

  “我想我還是回去好了。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也無須再耍賴住在這里。”方紫寧走向大床,收拾換下來的衣服。

  “我可以證明我是清白的。”林皓宇走向她,扳過她的臉,吻住了她的唇。

  既然她已經答應嫁給他,他何必再壓抑自己的欲望,反正她遲早都會是他的人。

  把她放在床上,林皓宇開始用行動證明他的清白——

  ******

  林皓宇證明了他的“清白”后——

  “我不明白唐悅為什么要騙我,是不是你這個上司當得太失敗了?”事實勝于雄辯,方紫寧終于相信林皓宇不是同性戀了。

  “后悔嗎?”林皓宇抱着方紫寧,手指輕撫着激情在她身上所造成的青紫。

  “才不會呢!怪不得漫畫上經常出現這種畫面,原來做這種事真是很歡愉的。”方紫寧食髓知味。雖然一開始有點痛,但后來變得非常的愉快。那種感覺,不是任何言語能形容出來的。

  聽着她的話、看着她認真的表情,林皓宇不禁啞然失笑道:“我很高興你喜歡。”他不由得想起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她也是用這種表情告訴他,她好喜歡他的吻。

  “怎么說?”

  “紫寧,我愛你。當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的心就被你俘虜了,平靜了二十八年的心為你而淪陷,只為你。

  你以為我送你上學,帶你去日本看櫻花是為了什么?因為我愛你,渴望與你共度美好的日子。

  可是你那么小、那么單純,我不敢貿然向你表白,我只能等,等你長大、等你看懂我眼中深深的愛戀。”林皓宇細說他的全部愛戀。

  “我是不是應該相信你?”方紫寧調皮地問。原來她并不是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啊!她愛上的是一個難得的好男人。

  林皓宇放開她,下床來到書桌前,把抽屜里的東西拿了過來,他要向她證實自己的愛。

  方紫寧直看着光着身體的林皓宇發呆。

  喔!他的身材簡直可以媲美瑞奇?馬丁了……方紫寧回過神,發現自己居然盯着男人的身體垂涎,粉臉不由得飛上紅云。

  “看到了嗎,我愛的見證。”林皓宇把東西遞到方紫寧面前說。看到她雙頰排紅不禁問:“你怎么了?”

  “不害臊,光着身子在大姑娘面前晃。”方紫寧捂住發燙的臉說。

  “大姑娘?不是了吧?”林皓宇邪笑地戲謔。她何時也變得如此矜持起來了?

  方紫寧氣得玉腿飛向林皓宇,准備給他一記飛毛腿卻沒成功,反倒讓林皓宇捉抓了縴細雪白的腳踝,大手一寸一寸地沿着腳踝往上探。

  “喂,你干什么?”方紫寧叫。他的撫觸讓她不由得顫抖。

  “現在才問是不是太矯情了?”林皓宇的手繼續放肆地往上爬。

  現在可以證實一個真理——再正經的男人在“出事”后,都會變得很邪惡。

  “我愛不愛你呢?”方紫寧拿着那些愛的見證,自言自語地說,成功地讓林皓宇不規矩的手停了下來,抬頭看着她。

  “你是愛我的。”林皓宇給她肯定的答案。

  “是的,我愛你。”方紫寧拉低林皓宇的頭,在他額上印下几個細碎的吻。

  一個對她一見鐘情的男人,一個深深地眷戀着她,以她的喜好為第一,希望時時可以看着她,把她當成他生命的全部的男人。她笑,他會陪她笑;她哭,他會把她抱進懷中任她哭。

  他會只愛着她,不讓她傷心、不讓她困惑,會一直等着她,這么一個男人,教她如何不去愛他哪!

  “第一次見到你,就注定我要愛上你,因為我的初吻已經給了你,雖然當時我并不是很懂吻的意義,但你的吻讓我喜歡到不可自拔。看來你很會利用自身的優點嘛!”明明說着很感性的話,方紫寧最后還是忍不住地要糗糗林皓宇。

  “喜歡是嗎?”話說完,林皓宇再次封住了方紫寧的口。

  以吻為誓,他們的日子會這樣甜蜜下去,永遠永遠。

  “我們的婚禮定在你入學前,好嗎?”林皓宇征求方紫寧的意見。

  “你肯定我會考上大學?”瞧他說的,好像她一定會考上似的。

  “我對你很有信心,況且如果真的沒考上,你可以重考一年,還不是照樣要入學。”林皓宇早就計算得一清二楚了。

  ******

  林皓宇動作迅速的約了雙方家長見面,決定結婚細節。日子很快定了下來,方紫寧就要成為八月新娘了。

  她要嫁人了嗎?在一年前,她連找個男朋友的想法都沒有,沒想到一年后就要嫁為人婦了,她根本不想那么早結婚的啊!

  方紫寧實在想不到林皓宇是用什么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說服了自己的父母,讓他們決定把一個剛過完十九歲生日的女兒,嫁給他為妻。

  “你到底用了什么辦法,讓我老爸老媽答應?”方紫寧來到中日大廈的頂樓,問正在收拾行李准備搬回家住的林皓宇。

  “我花了兩千萬把你買過來的。”林皓宇笑說着。

  “你說不說?”方紫寧奪過林皓宇手上的衣物,扔在床上,生氣的問。

  “我不是說了嗎?”林皓宇一副無辜的樣子,眨着眼睛看着方紫寧。。

  “告訴你,你若不說,到時候你的婚禮只有新郎,我不會出現的。”方紫寧賭氣地說。

  “這樣啊。”林皓宇說了一句讓方紫寧猜不出他想法的話來后,就脫下身上的睡衣,打開衣櫃找衣服。

  方紫寧盯着林皓宇寬闊的背,不由得吞吞口水。

  她竟然開始懷念起他的身體來了,不會吧?她可不是女色狼,怎么會貪戀男人的身體呢?

  “皓宇。”方紫寧控制不了自己的腳步,走了過去,從背后環住林皓宇的腰,把臉貼在他的背上輕喚。

  林皓宇感受到她的曲線緊貼着他,他拉開她的手回過頭來,托起她的下巴給她一記熱情似火的吻,將方紫寧吻得七葷八素。

  接着他把方紫寧壓在床上,火熱的唇沿着她雪白縴細的頸項一路向下,在她雪白細致的肌膚上印下斑斑紅印,最后來到她總是抱怨不夠“雄偉”的前胸啃咬。

  方紫寧無措地抓住床單,感受着林皓宇的熱情挑逗,全身像着了火般燃燒起來。

  “不可以。”林皓宇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動作,在方紫寧的身邊平躺下來。

  “為什么?”方紫寧愣愣地問着突然停下來的林皓宇,感覺到身體有一股難言的渴望,就像極度口渴的人看着水而不能喝那樣痛苦。

  “我們還沒結婚,這是不可以的。”林皓宇故意弔着方紫寧的胃口,卻也讓自己難受得要命。可是為了順利討到老婆,他必須咬牙忍住自己的欲望。

  “可之前我們也是沒結婚就讓它發生了啊!”方紫寧趴到林皓宇身上說。

  “我怕你會有孩子倒時該怎么辦?”

  “那么……我答應你了。”誰叫她深深地迷戀上他的身體,所以,只有舉白旗投降的分了。

  林皓宇計謀得逞地覆上她,開始滿足她和自己的欲望。

  誘婚成功!

  方紫寧曾經說過他很會利用自身的優點,如果可以抱得美人歸,自身優點何不好好地善加利用呢?

  歡愛過后——

  “為什么要拒絕嫁給我?”林皓宇抱着像被喂飽的小貓一樣的方紫寧問。

  “討厭,你都沒有向我求婚,就只會誘惑我。”

  方紫寧痛恨自己經不起考驗,只要林皓宇輕輕用身體誘惑她一下,她就投降了。

  “我已經向你求過婚了。”

  “那一次不算數。”她那時候是把他當同性戀,才答應他的,不算數啦!

  原來她在意的是自己沒有正式向她求婚,幸好他昨天看中了一個精致的鑽戒并買了下來,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林皓宇拿過床頭櫃上的鑽戒,認真地對懷中的人說:

  “親愛的紫寧小姐,請你嫁給我,我願意像珍愛自己的生命那樣珍愛你。答應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一輩子。”

  “我答應你,我也會讓你幸福一生。”方紫寧終于伸出手,讓林皓宇把鑽戒套到她的手指上,也順帶套牢了她的心、她的情。

  “謝謝!”林皓宇動情地吻上她的紅唇。

  從他們第一次見面開始的吻,就是他們互相傾心的見證。他愛她,而她也愛他,這是一件多么幸運的事!

  小心地看看你身邊的人,說不定有另一個林皓宇正在用深情的眼神注視着你,要仔細看清楚他眼底的深情喔!

  (全文完)

返回 《總裁的笨情人》[繁]
所属专题:总裁系列言情小说精选
所属分类:言情
返回番茄网首页
番茄网 iPhone 应用下载